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六十五章 跟随者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两人飞出很远都没见到人烟,地面上倒是有不少城镇的废墟,曾经以符箓和法术快速创造的宏伟建筑消失得干干净净,凡人用双手一砖一瓦盖起来的房屋倒还剩下不少断壁残垣。

    黄昏时分,他们停在一座小城的中心,这里本应是官府所在地,当初建造的时候用过不少符箓,如今符箓失效,只剩一地实实在在的石块,没有外力相助,它们承受不住自己的重量。

    四周的民房还耸立着,院墙内外杂草丛生,慕行秋拣起一块石头,向最近的一座院子里抛去,当的一声,也不知是些什么小兽,在草丛中嗖嗖乱跑,带动杂草不停晃动。

    秦凌霜轻轻地笑了一声,“你还是这么淘气。”

    “我从前……”慕行秋想起左流英的提醒,没有再问下去,而且他有一点不安,害怕了解自己与秦凌霜的往事,“慕冬儿的伤完全好了吗?”

    秦凌霜摇头,“还有隐患,必须找齐九大至宝,我有四件,你和慕冬儿各有一件,还差司命鼎、镇魔钟和拔魔洞。你和念心传人既然逃了出来,拔魔洞不知是否还在,先不管它,镇魔钟被项海生带走,现在很可能落入左流英手里,司命鼎大概是在乱荆山,据说那里聚集了一批女道士,为首者自称‘九仙’,我想咱们应该从她们那里开始。”

    慕行秋已经打听过消息,想法与秦凌霜一样,事实上,两人飞行的方向正是朝着乱荆山。

    “她们会交出司命鼎吗?”

    “咱们只是借用而已,实在不行,可以答应她们事后多送一件至宝,我有四件,随她们挑,我想没有道士能拒绝这样的条件,。”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

    “等你恢复记忆。就会知道没必要谢我。”

    两人其实用不着休息,不过慕行秋心中有许多疑惑,希望借这个机会问个明白,“你认得左流英吗?”

    “嗯。左流英从前是庞山禁秘科首座,而我是他亲自选中的弟子。”

    “那太好了,我需要你的建议:我应该相信他吗?他很奇怪,先是对我说不要急着找回记忆,后来又告诉我三丹合一是错误的。让我尽量不要施展符箓之外的法术。可他又为昆沌做事,抢走了许多元婴。我真有点糊涂了。”

    慕行秋叹了口气,就是因为左流英,他一直处于迷茫状态,与这个世界保持着疏离,即使是在五行之劫期间救人的时候,也没有强烈的感同身受。

    他厌恶这样的状态,这就像一场漫长的噩梦,他希望早点醒来,另一个人却警告他醒来得越晚越好。

    秦凌霜想了一会。“我是左流英的弟子,但我从来不了解他,我只知道一件事,明明谁都不喜欢他,甚至提防他、痛恨他,可是只要左流英愿意,能让任何人死心塌地信任他,即使你在心里骂他,不明白他到底要做什么,可你还是会觉得他自有道理。”

    慕行秋摊开双手。“没错,这就是我现在对他的想法,我还以为自己中了法术。”

    “左流英用的不是法术,而是自信。他有理由自信,这么多年来,他的预测总是出人意料,却总是成功。”

    “这么说,我应该按他说的去做?”

    秦凌霜凝视着他,稍显严肃。这是龙魔极少会露出的神情,“不,按你自己想的去做,即使在你最信任左流英的时候,也没有对他惟命是从,那不是你,你是慕行秋,永不认输。就像你写封嘴符时用上的念心幻术,记忆会失去,感觉不会,你还是你。”

    慕行秋也凝望着她,心里有一股奇怪的冲动,觉得自己可以拥抱她,不会受到拒绝。他没有这么做,因为他有一个儿子,还有一个应该是妻子的伴侣,光是这股冲动就已经让他感到羞愧了。

    “我想……还是先去乱荆山,借到司命鼎之后,再去断流城找左流英。”

    “打败左流英是许多人的梦想,即使没有与鸿山道士的约定,即使他不是昆沌的代言者,我也希望能有机会与他一战。”秦凌霜露出一丝向望。

    乱荆山在西南方,断流城在北方,秦凌霜向北望去,天目看不到那么远,她的脑海中出现了断流城的样子。

    “还有魔尊正法,你也修行了,是吧?”

    秦凌霜点下头。

    “我不信任异史君,他说要三百年以后才会变成魔像,可异史君练了没多久就被他控制住了,我想这个问题解决得越早越好。”慕行秋顿了顿,他现在对秦凌霜的信任毫无保留,这是油然而生的信任,甚至不需要记忆做基础,“我原想用魔族的方法修行,可是魔众有十万之多,现在会魔尊正法的人却寥寥无几,所以我又想了一个办法,不太成熟,只是我的胡思乱想。”

    秦凌霜微微一笑,“没准左流英不让你找回记忆就是为了这些胡思乱想,说说吧,你是这世上唯一拥有服日芒的实力却没有相应记忆的人,或许会有奇特的想法。”

    慕行秋简直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在江南行走到处写符箓的时候,受到过许多感激与夸赞,都不如秦凌霜几句话令他感到舒服,就像是被教书先生当众表扬的学生,“你和我都会吸收法术并转化为法力,我想办法或许就在其中。”

    “嗯……接着说。”

    “魔族修行越深体质越强,体质越强越可能变成魔像,我的想法是能不能反其道而行之,将魔修……释放出去……”

    “然后在必要的时候再将它吸收进来。”

    慕行秋很高兴,“没错,你觉得可行吗?我已经将修行的法门全忘了,随便一想,可能是一条死路。”

    秦凌霜没有马上回答,仔细地想了一会,突然向不远处的一丛杂草指了一下。草丛中沙沙作响,从里面跑出来的不是小兽,而是一个人形。

    殷不沉连滚带爬地钻出草丛,跪在地上,脸上的表情既像哭又像笑,“别动手,是我。”

    “你跟来做什么?异史君躲在哪了?”秦凌霜冷淡地问,她那一点点温柔,只在单独面对慕行秋时才会显露出来。

    “我是自己撵上来的。”

    “你会追踪瞬移之术?”

    “啊?瞬移之……这个,老君带着我瞬移,然后将我扔下来,自己走了,剩下的路是我自己追上来的。”殷不沉立刻改变说法,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那是一种湿漉漉、软塌塌的笑容,“请问您是秦道士,还是龙道士?”

    秦凌霜没有回答。

    “应该是秦道士,您对我可能不太熟,龙魔认得我,小的叫殷不沉,与道尊的关系可不一般,真是非常、非常的不一般,我们曾经同生共死、并肩作战、同闯龙潭虎穴,就像……就像亲父子一样……”殷不沉发觉秦凌霜的目光越来越冷,他的声音也越来越低了。

    慕行秋打量殷不沉几眼,“咱们刚见面的时候,你可没说过这些话。”

    在符皇城,殷不沉变为人类老者,与慕行秋侃侃而谈,将他视为晚生后辈,一点也没提从前的交情。

    “因为我听说道尊失忆了,所以……道尊、秦道士,你们收留我吧,我当仆人,我擅长这个,别让我回老君身边,我不想当活妖器,他会玩死我!”

    秦凌霜冷淡地说:“异史君派你来到底有何目的?”

    “老君就是把我扔下来,没说什么,我猜他是想表示友好吧。”殷不沉爬起来,湿湿的眼睛闪着既狡诈又可怜的微光,“我有一个主意,既然咱们都学过魔尊正法,面临着变魔像的危险,为什么不一起找个办法呢?我的变化比较快,可以……”

    “用不着,我们也不需要奴仆,或者再多一个儿子。”秦凌霜看了一眼慕行秋,施法带着两人一块升到空中。

    殷不沉急了,脑子飞快转动,想找一个留在两人身边的理由,突然间灵光一闪,“慕冬儿!”

    “他怎么了?”慕行秋问,秦凌霜暂停。

    “慕冬儿是豢兽师,我也是,我们可以相隔很久进行联系,自从五行之劫杀死大量人类和妖族之后,这种联系更顺畅了,我猜是世间野兽增多的原因,不信可以问龙魔,她知道。”

    秦凌霜沉默了一会,对慕行秋说:“豢兽师的确有这种本事,可异兽已经弃他而去归慕冬儿所有,他不算真正的豢兽师。”

    “这个简单,我随时都可以再招一只异兽,比如……”殷不沉体内还剩一些妖力,伸手指向附近的草丛,一只倒霉的灰兔飞了出来,落在他手中,双腿乱蹬,殷不沉苦着脸说:“我、我这就跟它建立灵犀,好像还没人试过普通兽类,正好从我开始。”

    殷不沉盯着灰兔,像是在施法,余光却在偷瞧天上的两人。

    慕行秋看了秦凌霜一眼,对殷不沉说:“你可以跟来,把兔子放了吧,今后有机会遇到异兽。”

    殷不沉大喜,“谢谢道尊,道尊是好人……秦道士也是好人,当年的断流城之战那可真是……我没参战,但我听说过。兔子真要扔掉吗?我做菜也很拿手,可以用它炖肉。”

    秦凌霜带着慕行秋飞走了,殷不沉急忙扔掉兔子跟上来,慢慢消减自己的法力,发现秦凌霜的飞行术也扩展他的身上,心中稍安,随口道:“据说灵王一个月前率军离开阻风山,正往南边行进,重逢在即,道尊一定很高兴吧?”

    慕行秋甚至没马上反应过来灵王是谁,秦凌霜投去一瞥,神情未变,殷不沉却吓得面容失色,再不敢开口,开始相信这个秦道士是个极为棘手的厉害人物。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