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六十四章 算计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异史君后退一步,抬起右手,随意地搭在殷不沉肩上,转怒为笑,“好啊,那就说说魔尊正法。施含元那群道士真是太死板了,变魔与入魔是两码事,他们害怕魔族法术,就以为……”

    慕行秋手握祖师塔在空中戳戳点点,异史君脸色微变,笑容稍显僵硬,“慕行秋,你又在干嘛?我现在防护得很好,就算是一百层念心幻术也找不到我的情绪。”

    异史君的确做好了防护,受苦的却是殷不沉,体内忽冷忽热,血液涌向七窍,随时都有可能喷出来,尤其是两只水晶眼,完全不受他的控制,似乎想要夺眶而逃,他不得不用双手死死按住。

    “可以用来当作符纸的东西有许多。”慕行秋平淡地说,祖师塔仍然有板有眼地这戳一下那点一下,动作幅度都不大,却颇为有力。

    异史君脸色再变,笑容没剩下多少,然后他松开殷不沉,整整衣襟,郑重地说:“别故弄玄虚了,慕行秋,你的底细我一清二楚,我明白你的意思,咱们如果连互相信任都没有,还谈什么联手呢?”

    慕行秋放下祖师塔,他的确什么也没写。

    异史君指着慕行秋哈哈大笑,“原来你真是故弄玄虚,我差一点当真,还以为你在拔魔洞里学会了什么新法术,嘘……这世道,真是摸不清门道啊,说不定从哪里蹦出来一位无名小卒,实力与服月芒、服日芒不相上下。我白活了几千年,收集的情报都不够用了,就像慕冬儿骑着的那条大蜈蚣,肯定是洪荒洞千足王,从前又笨又贪婪,根本不入老君我的法眼,居然被混沌看中……”

    异史君及时收回话题,咳了一声,先问龙魔:“你和秦道士没偷偷修行魔尊正法吧。尤其是秦道士,她拥有慕行秋进入拔魔洞之前的几乎所有记忆。”

    慕行秋微微一惊,他知道自己从前与秦凌霜的关系一定非同寻常,却没料到会亲近到这种程度。尤其是他已经有一个儿子,还有一个他想不起来的妻子。

    龙魔微笑道:“先别管我们的事,你对魔尊正法动什么手脚了?”

    “呵呵,这可不是我动的手脚。道统炼丹,为了容纳更强大的内丹。修行后期必须形成道士之心,绝情弃欲,变得越来越古怪。与之相反,魔族炼体,筋骨聚气、肉血凝力,汗毛里都贮藏力量,用不着绝情弃欲,反而可以尽情享受凡世之乐。可天底下没有这么好的事情,魔体强到一定程度,就会变得……不太像血肉之躯。你们还记得群妖之地的那尊魔像吧,它很可能就是某位修行过头的魔族。”

    “记得。”龙魔看了一眼失魂落魄的殷不沉,他已经恢复正常,可是呆呆的神情已经有几分雕像的样子。

    “魔族不想变雕像,于是就想出一个办法,聚齐十万魔众共同修行,各种年龄都有,共同分担魔修的后果,老魔寿终正寝之后新魔替代。至于某些仍坚持单独修行的魔族,就免不了……一步步发生变化。”

    异史君像是一位和善的老先生。即使在授业解惑的时候也是笑容满面。

    “这些事情你早就知道?为什么道统没有相关记载?”龙魔问。

    “你可冤枉我啦,这都是几十万年前的事情,我虽然博学,也没到这种程度。我是在止步邦里吃了几口魔像的木头,才猜出这段往事的,之前只是觉得魔尊正法有风险,所以让它流落出去,想看看道士修行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这也算一种本事吧,慕行秋吃了多半只魔像。除了填饱肚子,什么也没得到。”

    这又是一段慕行秋失去的记忆,但他还记得一件事,“你说过我和左流英得到过你的记忆,那里面有提醒。”

    “我大方一点吧。”异史君在殷不沉头上敲了一下。

    殷不沉没防备,吓得跪在地上,发现没事才讪笑着爬起来,看到慕行秋和龙魔盯着自己,不由得又吓一跳,眼珠转来转去,双手摸来摸去,想知道哪里发生了变化。

    “右眼不准动。”异史君命令道。

    殷不沉这才察觉到右边的水晶眼被施了法术,里面有什么东西在晃动,慕行秋、龙魔和异史君都能看到,唯有他自己一无所见。

    水晶眼里是异史君十几段不连贯的记忆。

    他得到魔尊正法的过程颇为巧合,正法以魔卷的形式在群妖之地辗转流传,一直没有妖族参破其中的奥妙,得到者都将它与别的魔卷混为一谈,这倒保护了它的安全,没有受到道统的关注。

    在早年间一次宣讲古神教的活动中,他从一只小妖献上来的一堆不值钱的“宝物”当中发现了卷轴,很快就察觉到它的与众不同,于是潜心钻研,断断续续地用了十几年时间才破解真相。

    自己竟然得到了失传已久的魔尊正法,异史君大喜过望,但他没有马上修行,多年来吞吃妖族得到的一些远古记忆令他不安,于是专找那些家世永远的小妖继续吞吃,终于形成一个模糊的概念:没有魔王的允许,私自修行魔尊正法非常危险。

    可危险究意是什么,只靠吞妖是无法找出来的。

    异史君一恨心,决定利用身边的妖奴放出魔尊正法,让它流落到道士手里。

    他的想法是这样的,如果道统了解魔尊正法的危害,立刻毁掉,那他也不练,如果道统同样无知,那么不妨让道士试练一下。

    这个计划还有一个好处,道统时时提防魔族反扑,就算有道士修成魔尊正法,也会被道统自行除掉,他异史君仍是唯一的继承者。

    这些记忆极为分散,彼此间隔较远,又没有特别清晰的想法,所以慕行秋和左流英当年都没有特别注意。

    异史君推开殷不沉,“事实证明,道统对魔尊正法只是一般性的提防与厌恶,并不了解修行之后的危害,直到我在止步邦里吃了魔像,再加上我的一点猜测之后,才明白原因:魔族强盛了几十万年,大概从二十多万年前开始,就再没有私自修行魔尊正法的笨蛋了,十三万多年前兴起的道统当然不会记得,甚至连转世之后的魔王也不记得……嘿嘿,我说的笨蛋不是你们两个,是他。”

    异史君又将殷不沉拉过来,“修行魔尊正法并不容易,想变成魔像至少需三百年以上的时间,所以你们不会有事。这个家伙太贪心,得到魔尊正法之后来找我求取速成之法,我当然不会浪费机会,就教给他一些炼活器的法门,他倒真听话,与魔尊正法一块修行,没日没夜,进展神速,就是我自己修行也没这么刻苦。”

    殷不沉发出小狗找不到母亲时的嗯嗯声,他这辈子没认真做过几件事,修行魔尊正法绝对是最花费心血的一件,结果辛勤培育的果子却被异史君一把摘去。

    他不敢多说什么,只能恨自己太贪心、太轻信,恨异史君太狡诈、太狠毒。

    “三百年?”龙魔摇摇头,“那怎么行,我们都是道士,至少能活上千年。”

    “道士能活上千年是有条件的,必须拥有道士之心,你们三位,好像谁都没有。你们看着吧,昆沌消除了所有道士之心,再过些年,道士的容貌会发生极大的变化,像申继先这样的老家伙还好,左流英还想假装十八九岁的模样,可就难上加难喽。至于三位,慕行秋受过再灭之法,本来就活不过百年,秦道士是魂魄夺舍,连自己的身躯都没有,龙魔……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他们两个若是死了,你也会跟着死吧?”

    龙魔盯着异史君,想起一些往事,“当时那尊魔像是我发现的,我从几只小妖那里得到信息其实是你故意散布的吧?”

    “嘿嘿,我这一辈子没做别的事情,就忙着算计……不不,就忙着安排天下大势走向了,谁知道哪条路有用呢?唉,昆沌一出现,我的一切安排都没用了。”

    龙魔眼中露出一丝怒意,异史君也不示弱,“怎么了?自从在止步邦里见面之后,你算计我的时候还少吗?左流英现在的身躯是你从我这里骗去的,就为了给慕冬儿治病,在江边你又利用我一次,这些账我都没跟你算。”

    龙魔笑了,“说的也是。”

    慕行秋关心的不是魔族历史,上前一步道:“慕冬儿从殷不沉那里学会魔尊正法,他也学了你的炼活器法门吗?”

    “问他。”异史君推得干干净净。

    殷不沉又嗯嗯了几声,“慕冬儿不会炼活器法门,我、我没舍得教给他。”

    异史君大笑,一脚将殷不沉踢开,“开诚布公,这是联手的开始,两位……三位怎么说?”

    慕行秋与龙魔互相看了一眼,一瞬间心有灵犀,慕行秋解除防护,龙魔施展瞬移,两人一块消失。

    异史君一愣,“至于吗?”

    殷不沉凑上来,笑着说:“老君,现在追赶还来得及。”

    异史君扭头打量自己的“活妖器”,觉得他这么热心肯定别有目的。

    百里之外,慕行秋与龙魔并肩飞行,两人都不相信异史君道出了全部实情,但是没有对此进行交流,过了一会,慕行秋发现这不是龙魔,而是秦凌霜。

    他的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秦凌霜似乎有意阻止他与龙魔单独见面。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