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六十三章 看不见的符纸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第一次感受到失忆的好处,他几乎没有预设的立场,因此觉得眼前这些人类与妖族的争执既荒唐可笑又令人愤怒。

    “够了”他大声喝道,可失忆的坏处也很明显,法将道尊妖师……他从前出生入死得到的称号现在一文不值,除了龙魔闭上嘴,其他各方仍在吵闹不休,就连她也只是稍作停顿,一听到有人说她和秦凌霜都不算道士,又加入战团。

    慕行秋取出祖师塔,在空中写下一道符。他现在写符的速度非常快,几乎就是将祖师塔往空中戳了一下就已完成。

    这回所有人都闭嘴了,不是想闭嘴,而是被迫如此,好几位为此憋得脸通红:慕冬儿在蜈蚣背上拼尽力量要开口,结果将珍奇楼刺得更深,千足王痛得全身颤抖;异史君一手仍然拎着殷不沉,将他当成魔器,另一只手掐住自己的脖子,像是溺水者;数十道士表现得稍自然一些,但也或闭目或者默默诵经,以缓解这股奇怪的力量。

    只有龙魔是个例外,既诧异又兴奋地扭头看着慕行秋。

    天上地下突然安静下来,大家先是感到诡异,很快就变成了恐惧,他们当中有实力强大的道士,有深不可测的老妖,有胎生道根的元婴,彼此怀有警惕甚至敌意,早就做好施法自保或进攻的准备,结果却在同一刻被同一道法术封住嘴巴。

    许多人一开始不知道法术的来源,过了一会才将目光看向慕行秋。

    “够了。”慕行秋缓和语气,但手里仍然握着祖师塔,“道统也好,魔族也罢,你们用不着互相喜欢,也没有必要非得联手,想杀个你死我活?可以,只是能不能等一段时间,起码等你们站稳脚跟的时候?”

    慕行秋指向远方。天上的乌云尚未完全散去,云内隐约有法术在向这边窥望,地面上逃亡的妖兵还没有跑出视线,“昆沌还在。这次进攻失败了,损失的力量对他来说微不足道……”

    慕行秋的话没说完就被打断。

    法术的封印力量对每个目标都是一样的,可是目标的实力与擅长的法术各不相同,闭嘴效果持续的时间也就不同。龙魔第一个露出微笑,但是开口打断慕行秋的不是他。而是天上的慕冬儿。

    “这是什么怪招?锦簇,你怎么连我的嘴也给封上了?”

    慕行秋举起祖师塔,“我还能封第二次。”

    慕冬儿对“锦簇”的说话语气很不满,可是稍一犹豫,没有再争辩,连他自己都感到奇怪,嘴里小声嘀咕道:“你有什么资格……”

    第二个开口的是异史君,为了显示自己受的影响不大,他咳了几声,将吓瘫的殷不沉放下。摸摸他的头顶,对慕行秋说:“你这道符箓很奇怪啊。”

    “嗯,符箓不重要,关于道统与魔族……”

    慕行秋的话又被打断,而且大家不约而同地更关心封嘴法术,刚刚还剑拔弩张的道魔之争反而没谁提及。

    “没错,你以祖师塔为笔自身鲜血为墨,这些我都能理解,可你是以什么为符纸的?”第三个开口的是施含元,在他身边。七名小道士也恢复正常,但是没有说话,对慕行秋和他的符箓也不是特别关心,拿目光偷瞧半空中的大蜈蚣和背上的一群孩子。尤其是慕冬儿。

    一时拐不过弯来的反而是慕行秋,“符纸……我以什么为符纸?我……好像忘了。”

    慕行秋愣住了,他不是忘了,而是从一开始就没有弄清楚,他能在一切蕴含法力的东西甚至法术本身上面写符,可是在他周围的空中并无法术。大家相距太近,嘴上争得激烈,手上却极为克制,谁也不敢释放出一点法术。

    慕行秋的确写出了符箓,而且是非常强大的符箓,回想起来,他确信当时面前有一块极为清晰的符纸,虽然也跟某些法术一样看不见摸不着,他却能感受得到,现在这种感受则已消失。

    “嘿嘿,慕行秋,你的符箓真是奇中之奇啊,昆沌一定非常喜欢,早晚会来拉你入伙,你不记得符纸是什么,昆沌能帮你想起来。”异史君皮笑肉不笑,“恭喜,前途无量啊。”

    道士们的目光也都不太相信,都以为慕行秋是在有意隐瞒。

    “慕行秋,小心些,莫要父随子路。”施含元提醒道,开始担心慕行秋也有入魔危险。

    在施含元身后,申继先和杨阔互相看了一眼,在他们眼里这仍是马妖锦簇,不明白异史君和施含元为何叫他慕行秋。

    半空中的慕冬儿更纳闷,扭头低声问飞飞:“他们这是在干嘛?占我便宜吗?”

    飞飞急忙摇头,用更低的声音说:“他们分不清。”

    慕行秋成功地结束了争执,意外地将疑问都引到了自己身上,可他回答不了,越是努力想弄清刚才的符纸是什么,脑子里越糊涂。

    龙魔就在这时开口:“你们都没看出来吗?嗯,倒也不怪你们。”

    “你看出符纸是什么了?”异史君不太相信地打量龙魔,“秦道士或许有可能,你……嘿嘿,我瞧不出来的东西,你也瞧不出来。”

    “术业有专攻,要论起妖族家世魔族史记,我肯定比不上你,可是我也有擅长的领域,是你们都不太了解的。”

    异史君听到这立刻猜了出来,“念心幻术?你是说慕行秋用的不是符箓,而是幻术?哈,笑话,先不说念心幻术能不能封住我……们这些高手的嘴巴,就算能,慕行秋也不会施展,他失忆啦”

    龙魔笑吟吟地等了一会才说:“封嘴之术的确是一道符箓,这没有错,咱们说的是符纸。”

    “符纸与念心幻术有什么关系?”

    “慕行秋是以咱们的情绪为纸,只有修行过念心幻术的人,才能如此清楚地感觉到他人的情绪,这会变成一种本能,即使施法的记忆没有了,本能仍会留下。”

    众人略微明白一些,异史君仍不服气,指着龙魔。想要说些什么,结果好一会也没有开口。

    “咱们争得太厉害了,情绪强烈得能当成符纸。”龙魔轻叹一声,“昆沌法力之强超出想象。我担心他也能利用情绪施法,所以慕行秋说得没错,咱们还是先等等吧,只要别死在昆沌手里,道魔相争的机会多得很。”

    一想到自己的情绪会被敌人利用。大家的竞争之心都弱了,小心翼翼地看着慕行秋,害怕他再在情绪上写符。

    慕行秋其实写不了,当大家的情绪减弱之后,他感受不到符纸的存在了。

    气氛变得尴尬起来,关于道统与魔族,大家暂时不想争论了,可是还有更现实的问题摆在眼前:秦凌霜和龙魔救下的三十三名元婴应该归谁?

    异史君对龙魔说:“咱们是一伙的吧,这两年多以来,你们闭关修行。我在外护持,不知耽误了多少事情,你们不会过河拆桥吧?肯定不会,秦道士是个讲信用的人。元婴是你们救下来的,也算是我救下来的,对不对?”

    之前还有人指责秦凌霜和龙魔不算真正的道士,施含元这时却改了说法,“秦道士龙……道士,你们救下元婴不会怀有私心,将他们交给道统……”

    站在施含元身后的申继先突然厉喝一声:“小子。你做什么?”

    话音刚落,施含元身边的七名小道士同时蹿起,被蜈蚣背上的七名元婴分别接住。

    慕冬儿操纵着千足王,一扭身就已飞出七八里。“你们慢慢争吧,等我打败昆沌,元婴爱跟谁就跟谁”

    蜈蚣不停扭身,以古怪的方式前进,速度奇快,没一会就消失了。

    道士们又惊又怒。申继先道:“施道友,咱们不追吗?”

    施含元叹了口气,“追上也没用,是护道师他们自己想走。”

    他看得很清楚,表面上是慕冬儿等人“抢”走了七名小道士,可小道士们毫无反抗,半推半就,是主动跟他们走的。

    元婴也有自己的想法,短短两年多的修行无法让他们成为纯粹的道士。

    “真让他们去挑战昆沌?”申继先更觉得不可思议,目光扫来扫去,最后落在慕行秋身上,终于承认这不是马妖了。

    “昆沌要是这么容易就被找到,咱们也用不着害怕了。”异史君不屑地说,“慕冬儿他们有能力自保,让他们去闯吧,除了昆沌,唯一能收拾他们的只有左流英……”

    龙魔双手一拍,“我有一个好主意”

    “我还没说完呢……好吧,你先说。”异史君不喜欢被人打断,便他现在需要让着点龙魔。

    “听你们刚才说,左流英从符皇城抢走了一批元婴,他自己肯定也收集到不少,不管怎么说,他现在是为昆沌做事,想击败昆沌,必须先过他这一关,是吧?”

    大家点头。

    “那还等什么呢?左流英已经开始动手,咱们也不能总是等着吧,我建议,先放下道魔妖之争,都去断流城向左流英挑战,但是用不着一起去,与其互相提防,不如各自为战,咱们做个约定:谁打败左流英,谁就拥有全部元婴。怎么样?”

    异史君第一个叫好,因为他相信自己这一方更占优势。

    申继先等道士就没那么热情了,鸿山道士团自称道统正宗,最强的力量就是服月芒的施含元和那七名元婴小道士,小道士被拐跑,鸿山实力大打折扣。

    出乎道士们的意料,施含元居然同意了,“好,这总比口舌之争强,嘿,道统还没弱到不敢应战的地步。”

    施含元也不告辞,施法飞起,其他道士跟上。

    异史君搓动双手,笑着说:“龙魔,你出了一个好主意,你秦道士和我,再加上慕行秋,咱们必胜无疑啊。”

    慕行秋摇摇头,“我要去断流城找左流英,但我没想与任何人联手。”

    “我也是,秦凌霜的想法跟我一样,人多未必是好事。”龙魔微笑道。

    “你们两个……三个在逗我?”异史君大怒。

    慕行秋又举起手中的祖师塔,“先说说魔尊正法的事情吧。”

    连慕冬儿都学会了魔尊正法,慕行秋可不想让自己的儿子步殷不沉的后尘。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