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六十二章 道魔之辨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蜈蚣急剧缩小,直到最后仍长达五十几丈,相形之下,站在蜈蚣背上的慕冬儿还没有它的一只脚足长,可他仍然最为显眼,手握珍奇楼,刺入蜈蚣头顶,用力回拽,将蜈蚣头高高拉起。

    千足王像是一匹引颈嘶鸣的画中骏马,只是显得非常痛苦。

    慕冬儿的感觉却从来没这么好过,经脉之内仍有寒意游走,但他不觉得难以忍受,恰恰相反,寒意令他头脑清醒、精神亢奋,曾经模糊的念头顷刻间变得清晰,那些瞻前顾后、犹豫不决全都消失得干干净净。

    洗剑池里的三十三名元婴飞到天上,停在慕冬儿面前,他们都很小,只有两三岁,目光中却有着成年人的期待与信任。

    “昆沌为什么躲起来?为什么挑拨世间强者互相争斗?根本不是因为什么‘揠苗助长’。”这话是说给秦凌霜听的,慕冬儿却没有意识到,他的心思都在三十三名元婴身上,严格来说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可是一同飘浮在洗剑池里的经历,让他们结成了类似于战斗情谊的牢固关系。

    “昆沌其实是害怕了,害怕有人反抗,害怕有人找上门去,天下大乱,互相打来打去,就没人能顾得上他了。”蜈蚣试图逃跑,慕冬儿一拳砸去,千足王再不敢乱动,“昆沌不过吸取了历代道士的修行,法力更多一点而已,咱们也有洗剑池的力量,而且你们是元婴,身上有前代道士留下的强大意志,生来就是为了打败昆沌的。跟我一起战斗,跟我一起去找昆沌!”

    孩子们振臂高呼“战斗”,声音仍显稚嫩,其中几个连衣服都没穿,他们某些方面比同龄孩子成熟得多,骨子里却没有真正变成大人。

    慕冬儿声音响亮,十余里之外也能听得到。道士施含元惊讶地对慕行秋说:“他要变魔,他怎么会变魔?”

    没等慕行秋开口,异史君抢先道:“这算什么变魔?慕冬儿从小就狂妄,现在更狂妄一些罢了。”

    施含元摇摇头。“不对,慕冬儿能操控蜈蚣巨妖,施展的明显是魔族法术。”

    “你肯定?我看更像是杨清音的炼兽之法。”异史君仍提出反对。

    施含元略显不悦,召出一面铜镜,远远地照射慕冬儿。“道统辨认魔族法术的手段千千万万,我绝不会弄错,慕冬儿身上有明显的魔族迹象,还有那些元婴……连他们身上也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异史君拧着眉不吱声,似乎仍不同意施含元的看法。

    慕行秋很高兴看到儿子苏醒,对是否变魔并不在意,“问秦凌霜就知道了。”

    众人向已被毁掉多半的南海林飞去,异史君嘀嘀咕咕:“两位姑娘太草率啦,好不容易弄到手的元婴。怎么就拱手让人了呢?”

    南海林上空,三十三名元婴都站在了千足王背上,慕冬儿强迫蜈蚣下降,迎向到来的一大群人,一眼看到了申继先,大声道:“申继先,符皇城一战打得稀里糊涂,咱们再比一场,让你看看我能不能给锦簇撑腰。”

    申继先哼了一声没接话,有施含元在场。用不着他出头,更不愿意与一名变魔的小子斗法。

    慕冬儿目光转动,对飞飞等人喊道:“快过来,都到我这边来。跟我去找昆沌……秃子哪去了?好像还少几个人。”

    阻风山的孩子们早已等待不及,他们也不在乎变魔与否,一声欢呼,全飞了过去,在蜈蚣背上抢位置,只有飞飞还留在慕行身后。

    慕冬儿的目标又转向施含元身边的七名小道士。“你们也过来,从今以后,元婴自成一派,不用再追随任何大人了。”

    小道士们你瞧瞧我我瞧瞧你,居然颇有几分心动,施含元急忙咳了一声,低声说:“别忘了你们的身份,护道师的职责是保护道统正宗。”

    小道士们齐齐点头,脸上神情有些失望。

    慕行秋身边的江火儿眼前一亮,可他自己不会飞,必须借助他人的法术,于是一手拉扯慕行秋的衣角,一手指向慕冬儿,显然是在求他将自己送过去。

    慕行秋转身对飞飞说:“看着他。”

    飞飞嗯了一声,拉着江火儿飞向蜈蚣,慕冬儿不太高兴地说:“飞飞,你竟然跟着锦簇……”

    地面上的洗剑池、瞬息台、不熄炉和大光明镜都已消失,一地灰烬之中有一小片圆形的净土,女子站在中间,笑吟吟地看着飞来的众人,这只能是龙魔的神情。

    “秦道士吗?”施含元落地问道。

    “抱歉,她用力过度,需要休息一会,我是龙魔。”龙魔手放在嘴边,压低声音说:“而且她不喜欢见外人。”

    说罢,龙魔冲慕行秋眨下眼睛,向异史君和殷不沉挥挥手,又朝道士们施礼,片刻间做出数种神情,将所有来者都照顾到了,无论人类还是妖族,都觉得她对自己的态度最为亲切。

    施含元指着半空中兴高采烈的慕冬儿,“听说是两位治好了慕冬儿的伤势,恭喜,不过他身上的魔族法术是怎么回事?”

    “这可不怪我们两个,殷不沉,是你教给慕冬儿魔尊正法的吧?”

    殷不沉法力没了一多半,信心则丢个彻底一点没剩,在慕行秋和异史君身后来回逡巡,没料到自己的名字会被叫到,着实吓了一跳,身子一抖,像是要跳起来,结果却矮下去半截,“啊,在跟我说话吗?”

    “我问你,是不是你将魔尊正法传授给了慕冬儿。”龙魔一字一顿地说。

    殷不沉一脸茫然,好像没听懂这句话,脸上似笑非笑,到处张望,希望能有人给他一个提示。

    天上传来慕冬儿的声音,“我是从他那里得到魔尊正法的,但不是他传授给我,是他输给我的。我说我能用炼兽之法驯服飞霄,他不信,结果他输了。”

    殷不沉一脸苦笑,颤声道:“愿赌服输,而且……而且……”他看向慕行秋,没敢往下说。

    又是慕冬儿接下去,“魔尊正法是我父亲的法门,当然要传给我。”

    龙魔笑道:“慕冬儿和元婴们一块在洗剑池里疗伤,魔尊正法好像有一点泄露。”

    施含元正色道:“魔族法术可没有‘一点’之说,哪怕只是一个念头都可能入魔。不行,这件事必须尽快解决。”

    慕行秋上前一步,“冬儿的伤完全好了吗?”

    “待会再跟你说。”龙魔又冲慕行秋眨下眼睛,然后对施含元道:“不用这么紧张,慕冬儿有过被魔种侵袭的经历,怀有赤子之心,又继承了魔魂,完全能够驾驭得了魔尊正法,不会像道士那样入魔的。”

    “太冒险,这世上已经有一个昆沌,不能再有魔族了。”

    龙魔摊开双臂,“这可难了,慕冬儿拥有的不是魔念,他从头到脚、从里到外、从血肉到骨髓,都在变魔,你总不能杀死他吧?”

    施含元沉吟不语。

    慕行秋走到龙魔身边,面朝众道士,他不会允许有人再伤害自己的儿子,异史君笑了笑,也走过来,殷不沉亦步亦趋。

    “谁敢杀我?谁能杀我?”慕冬儿在天上喝问,手上用力,蜈蚣发出沙沙的叫声,“小道士,你们都是元婴,前代道士转世,中间相隔几万甚至十几万年,千辛万苦重回世间,就是为了维持一个半死不活的道统吗?你们是毁灭者、胜利者、开创者,道统要亡,就让它消失好了,咱们可以再创立一个,叫什么都行,道统、魔统、修统、木桶、铁桶……反正随心所欲,来吧,加入我们。我认得你们身边的老道士,他叫施含元,据我所知,他最近这些年可没做过几件正确的事情,跟着他,你们只有一个结果:变得跟他一样老,瞧瞧你们的打扮,现在就穿道袍,以后几百年者都不会变化啦。”

    慕冬儿想什么说什么,口才比受伤之前似乎更好了一些。

    小道士们垂下头不吱声,申继先等道士大怒,“还说没有魔念,这分明就是入魔者才能说出来的话。”

    施含元大摇其头,但他不看慕冬儿,而是向对面的龙魔说:“请秦道士出来吧,她是真正的道士,应该明白事态的严重。”

    龙魔也摇头,“还是别让她出来了,她就是觉得尴尬才躲起来的,要我说,现在不是区分道魔的时候,只要能击败昆沌,管它是什么法门呢。”

    申继先忍不住开口说:“那怎么行?我们是道统正宗,以斩妖除魔为己任,昆沌要灭,妖魔也不能留。”

    异史君不满地道:“说归说,你干嘛非盯着我看?想斗法,我奉陪,说什么道统正宗,你以为是在做菜吗?”

    道士们纷纷召出法器,异史君一把抓起殷不沉挡在身前,也不管蛟王之子吓成什么样子,老妖嘴里叫叫嚷嚷,一百个不服气。

    龙魔也厌烦了,指着不远处戴缜的尸体,“他比你们还正宗些呢。”

    半空中,慕冬儿更不服气,还在对七名小道士挤眉弄眼、施展各种法术,要将他们引上来。

    同行伙伴一下子变成歧路者,互相指责、争吵,慕行秋听了一会,再也忍受不下去,大喝一声:“够了!”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