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六十一章 炼宝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冬儿领教过极北方千万年不融的积雪,见识过冻入骨髓的法术之冰,经历过群妖之地一刮就是十天半个月的凛冽寒风,都没有现在这么冷。

    这就是一池水,平静像是一面镜子,没有冰,没有雪,由于表面上散发一层柔光,看上去甚至有几分暖意,可它真的很冷,一丝丝、一缕缕的寒意从全身每一个毛孔钻进经脉,与运行其中的法力融为一体,攻占三田,进而遍布全身,每次呼气都像是有一堆棱角分明的小冰碴从鼻孔里挤出去。

    “我受不了啦!”慕冬儿大叫,拼尽全力,手足居然能动了,手舞足蹈地想要飞起来,哪怕直起身子也好。

    秦凌霜转身拍出一掌,慕冬儿没有离开池水,反而陷了进去,之前漂浮的时候,起码还有一部分身躯露在水面之上,如今却是整个没入水中,不能呼吸,也不能说话,体内更加阴冷,慕冬儿只挣扎了几下就冻得僵硬了。

    虽然是一身两魂,但慕冬儿知道将自己拍入水中的一定是秦凌霜,而不是龙魔,他在心里暗暗发誓,再也不叫她“阿姨”了。

    空中的千足王不在意这点小事,他刚刚杀死三百年前的仇人戴缜,高兴得想要长啸,信心大为膨胀,再不多话,长身一扫,又有一片树木化为灰烬,整个身躯将树厅围住,主头冲着女道士,背上另外几十颗较小些的头颅分守四方。

    千足王背上的妖兵损失了一些,仍剩下近千只,半妖、兽妖皆有,全都穿戴着样式夸张的骨甲、角甲,手中拿着的不是刀枪剑戟,而是各种各样的号角,吹出来的声音却不大,像是一群昆虫的嗡鸣,但是他们吹得越卖力,千足王的双眼越红。嘴里喷出的阴风也越强烈。

    秦凌霜不急不躁,在瞬息台上缓步行走,时不时抬手指一下不熄炉和大光明镜,同时操纵三件至宝。令蜈蚣寸步难进。

    千足王背上的妖兵更加用力地吹动号角,声音由嗡嗡逐渐变成野兽的咆哮,蜈蚣嘴里喷出的阴风卷着灰烬将整个洗剑池完全罩住,但他仍然不能击破三件至宝造成的禁制。

    形势不算紧急,龙魔又开口了。“打了这多久,还不知道阁下尊姓大名呢,我们是龙魔与秦凌霜,跟你斗法的是秦凌霜,跟你说话的是龙魔。”

    蜈蚣仍在喷风,说话声从颔下传出来,“让你们死个明白,我乃群妖之地洪荒洞洞主千足王。”

    “听上去很厉害,可惜我没听说过,巨妖王漆无上斗道统的时候你在哪?”

    “呸。漆无上一只小妖而已,怎么请得动我?我一直在洞里修炼‘千妖聚体’,无心参与凡间俗务。”

    “你别说,让我猜一猜。你的‘千妖聚体’一直没练成,直到两年前的某一天,你突然……做了一个怪梦,梦里一位自称道统祖师的家伙愿意帮你炼妖,唯一的条件是你得给他当宠物。嗯,养一条大蜈蚣的确挺威风的。”

    千足王大怒,因为龙魔说得几乎全对。只是用词轻蔑,殊为不敬。

    “你算什么东西?不过是道统念心科几万年前留下的一条咒语幻化而成的奴仆,再加上一只死而不绝的魂魄,别以为你们有几件至宝就能与我抗衡!”

    “呵呵。你倒是挺了解我俩的底细。千足王,老实跟你说吧,昆沌根本不在乎这一战谁输谁赢,他看中的是你的‘千妖聚体’,你的死活他一点也不在意,秦凌霜的法门更独特。只要她愿意,昆沌会亲自来向她求教,托梦这种陈旧手段一点诚意都没有。”

    念心科传人的传统是未斗法先斗嘴,已斗法更要斗嘴,辅以幻术,连道士尚且受不了,更不用说一只数百年的老妖。

    千足王全身用力,“我让你领教一下真正的‘诚意’!”

    “千足王,认真一点,宠物要有宠物的样子,只有凶猛是不够的,你会打滚吗?你喜欢被主人挠肚皮吗?你会从喉咙里发声讨好主人吗?”

    千足王缠得太紧了,背上的一些妖兵甚至口吐鲜血。

    “哇,千足王,吹几声号角就能吐血,你的妖兵从哪招来的?太弱了吧。”

    空中的灰烬散开一小片,龙魔抬头看了一眼,笑道:“这才对嘛,有帮手应该一早就叫出来,千万别独自逞英雄,就像那些小猫小狗,叫得再大声还不是逗人一乐,何必这么用力呢?”

    千足王怒不可遏,能在地下洞穴隐忍几百年不出来,老妖并非易怒之徒,可是在第九层念心幻术的影响下,他的忍耐力早已到头,怒气比他喷出来的阴风还要盛大,杀死宗师戴缜的兴奋早已烟消云散。

    天空中出现一名道士,三十几岁的模样,高而瘦,长着一只显眼的鹰钩鼻,手里托着一座木雕小楼,“千足王,别上当,围住即可,让我来收拾这两名魔女。”

    “千足王乖乖听话,当心没有晚饭吃。”龙魔抬起头,以手遮目,“我们两个成魔女啦?给昆沌当帮凶都这么义正辞严,你从前一定是牙山道士。”

    “我叫徐孤辰,从前是星山道士。”那人冷冷地说。

    “抱歉,认错了,我对牙山有点偏见。徐道士,你未免太堕落了吧,居然跟妖族混在一起,南海三宗师即使投靠昆沌,也只收道士入门。”

    “龙魔,免开尊口,念心幻术对我无用。”徐孤辰一手托着木楼,一手握着小小的铜镜,保护自己不受幻术影响。

    “有昆沌给你撑腰,你当然不怕幻术。”龙魔显得一点也不在意,好像已经认输,“我就是有点好奇,千足王以‘千妖聚体’得宠,三宗师擅长炼制活丹,你凭的是什么?应该不是木工活儿吧。”

    徐孤辰正在蓄势,没有马上施法,轻笑一声,“别假装不认识这是什么。”

    “难道这真是棋山至宝珍奇楼?你要不提醒一声我还真想不到,昆沌太随意了,赠送至宝也不分个三六九等。早知如此,我就该鼓动秦凌霜投靠昆沌,至少能分得一件,遗憾啊遗憾。”

    徐孤辰蓄势已毕。地面上,千足王也缠得更紧一些,洗剑池水面微波荡漾,似乎有缩小的趋势。

    “念心科该当灭绝。”徐孤辰手中的珍奇数发出一团闪闪的光芒,仿佛楼内藏着成堆的金银珠宝。

    “哈哈。你才一件至宝,能对付我们三件……”龙魔话未说完,瞬息台的烟、大光明镜的光和不熄炉的火都在后退,没有参战的洗剑池也在迅速缩小,千足王的庞大身躯终于找到空隙,步步紧逼,几十颗头颅里喷出的阴风开始渗入禁制。

    “哎呀,秦凌霜,还是你来对付吧,这个家伙很厉害啊。你说什么?嗯嗯……明白了。”洗剑池已经缩到不足三十丈宽。瞬息台等至宝也都随之变,龙魔却不怕了,抬头笑道:“徐道士,我知道你的本事是什么了,你偷学了炼兽之法,用在了至宝身上,当然,还是得有昆沌帮你,对不对?”

    徐孤辰脸色一寒,什么也没说。继续催动法力。

    洗剑池和禁制仍在缩小,只是速度慢了一些,千足王的身体能缠上两圈有余,秦凌霜随手施法抵抗。龙魔仍对空中的道士说话:“你的炼宝之法有个大漏洞,昆沌有没有帮你补上啊?看你的神情就知道没有,昆沌只想让独特的法门生效,才不管有无漏洞,反正修行的又是他自己。”

    “我的法门没有漏洞。”徐孤辰终于开口。

    “真的吗?异兽、灵兽皆有几分灵性,所谓炼兽之法是双方配合共同修行。道统至宝虽然强大,却没有这种灵性,十几万年来,它们一直受到供养,对道士的奉献视为理所应当,灵犀之术也不能让它只忠于一人。所以,是珍奇楼在炼你,而不是你炼珍奇楼,我没说错吧?”

    “胡说!”徐孤辰没能控制住心中的怒火,“珍奇楼只归我一人,我们……我们说好的,这是比道统印记更强大的法术,它归我所有,只归我所有,只有我能激发出它的全部力量,你们空有四件至宝,也比不上我这一个!”

    “是吗?灵犀之术以泥丸宫联系,你是被炼一方,泥丸宫必定受损呵呵,我之前还有一点怕你,其实我的念心幻术就是对你的最大克星啊。”

    “有胆子你就试试。”徐孤辰反而不怕了。

    龙魔准备好幻术,正要施放,却有人抢了先。

    洗剑池已经缩到十丈大小,中间还容纳着瞬息台和不会缩小的三十多个孩子,空间越来越狭小,慕冬儿终于又露出水面。

    吸进的第一股空气击碎了体内的寒冰,内丹恢复旋转,法力在经脉里像水银一样运转,依然冰冷,却毫无阻滞。

    慕冬儿又能施法了,一飞而起,冲破了秦凌霜设下的禁制,穿越千足王喷出的阴风与灰烬,直接来到徐孤辰面前。

    徐孤辰一惊,手中的珍奇楼光芒一转,攻向突然冒出来的孩子。

    慕冬儿被击中了,却没有受伤,反而伸出手,一把夺过珍奇楼,“炼兽之法,我也会。”

    徐孤辰大惊,正要夺回至宝,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爆裂了,霎时间全身轻飘飘的,不由自主向地面坠去。

    他的目光望向离得越来越远的珍奇楼,发现自己被抛弃了。

    慕冬儿只用了极短的时间就完成了灵犀之术,握着珍奇楼,跳到千足王最大的一颗脑袋上,速度比下坠的徐孤辰更快,调转木楼,狠狠刺进蜈蚣头顶,大声道:“这个也归我。”

    千足王腾空而起,发出沙沙的尖叫,背上的妖兵纷纷跌落,升到数百丈时,蜈蚣停住了,被珍奇楼刺中的地方流出粘液,长长的身躯不停抖动,却不敢再动。

    “醒来吧,元婴,跟我组建孩儿军,一块去向昆沌挑战!”慕冬儿发出宣告,洗剑池里的三十三名元婴一个接一个地飞到空中。

    从符皇城赶来的慕行秋等人,远远地正好看见这一幕,施含元脸上变色,“魔魂……真的转到他身上了。”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