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五十八章 不可猜的左流英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左流英的声音只有慕行秋一个人能听到,除此之外还有一只妖察觉到了蛛丝马迹。

    正在杨延年的泥丸宫里与殷不沉斗法的异史君早就知道慕行秋在城中行走,对阵法影响不大,他也就没有阻止,直到一个声音以法术的形势穿过符皇城,他才发现还有一道法术在自己的阵中游走,比慕行秋的法术更微弱、更巧妙。

    异史君听不清声音的内容,但是一下子就猜出了说话者的身份。

    “左流英!”罗小六儿不由自觉地大喊一声,吓了一跳,立刻抬手捂嘴,可声音还是随着指缝传出来,有些含糊,却一点也不低,“鬼鬼祟祟的左流英,你派出一群小虫子来跟我斗法,自己躲在暗处搞偷袭吗?这可不像你的为人,不不,这就是你的为人,所谓出其不意就是这么来的,你日复一日地假装出一副模样,然后某一天再打破它。天下都以为你光明正大,你就来一招阴的。”

    罗小六儿松开手,脸色一会青一会白,慕行秋告诉他:“别担心,这是异史君在通过你说话,没有害处。”

    罗小六儿稍稍放下心来,对法术更增敬畏,他只是学了几道符箓就以为已经入门,现在才明白自己连法术的山门还没见着。

    左流英不理睬异史君,只对慕行秋一个人说话,“内丹已成,没办法再毁,但是你要记住,除了符箓不要使用任何法术,也不要去寻找从前的记忆,不要让任何人对你多嘴多舌。”

    “那你就别再对我指手划脚。”慕行秋开口说,左流英的法术断断续续,无法跟踪,他只能正常说话,顿了一下,口气稍软下来,“起码告诉我原因。”

    左流英的声音沉默了一会,异史君能听到慕行秋的声音。又通过罗小六儿大声说:“左流英怎么可能告诉你原因?他在故弄玄虚,想要欺骗整个天下,甚至昆沌,你不过是他故意布下的疑阵之一。用来转移昆沌的注意力。哈哈,左流英,我没说错吧?虽然我也不喜欢昆沌,可你想单枪匹马与他斗,拿我们当棋子。还是省省吧,谁知道你以后会不会是另一个昆沌?赶快做出选择,要么甘心给昆沌当奴才,别再假装好人,要么跟大家联手,把你的计划通盘托出来!”

    罗小六儿的眼神与嘴里说出的话完全不搭,双眼圆睁,一副难以置信的惶骇神情。

    左流英又传来一句话,“别去探寻原因,它会将你引入歧路。”

    慕行秋一愣。若有所悟,又说不清是什么,“现在我的面前一条路也没有。”

    天下正乱,众生挣扎,人人、妖妖都在想办法自救、救人,慕行秋却不知该做什么,寻找记忆?左流英说越晚越好;学法术?左流英又称这是错误;寻找元婴?他却不知道找齐之后要做什么;收集九大至宝治疗慕冬儿?慕行秋只剩下这件事毫无疑问,无论左流英反对与否,他都要做下去。

    自己明明不喜欢左流英的指手划脚,为什么还要听他的指示?与许多事情一样。慕行秋说不清原因,只是朦胧地觉得这是正确的选择。

    “故弄玄虚!故弄玄虚!”罗小六儿大叫,声音中满是鄙视,脸上却是一片茫然。“慕行秋,你又上当了,为什么要说‘又’呢?因为你从前就经常上他的当、吃他的苦头……哎呀,我也上当了,左流英……”

    罗小六儿闭嘴,他听不到左流英的话。也不了解从前的往事,所以越说越糊涂,忍不住问:“异史君上什么当了?”

    话音未落,天上就给出了答案。

    泥丸宫一直被当作战场的杨延年尖叫一声,终于恢复意识,不知是他施法,还是魔云压顶的阵法出了问题,长长的铁链环环断裂,杨延年向地面下坠,接连三次想要稳住身形都没成功,直到离地面只有不到十丈,才纵身跃起,像一只被猎人射中的大鸟,起起伏伏地飞走。

    杨延年还在下坠过程中,施含元已经退回肉身之中,脸上闪过一片黑气,然后长出一口气,“好一个左流英。”

    魔云压顶阵崩溃了,鸿山道士们合力发出的金光迅速扩张,融化了铁链、驱散了乌云,散修们不明所以,纷纷逃蹿,云中的普通人失去法术的支撑,像冰雹一样掉下来,恐惧的叫声响成一片。

    鸿山道士飞出金光,施法接住众人,施含元带着七名小道士飞向符皇城。

    天上正一团糟,地面上突然传来一声嚎叫,慕行秋并未写符,近百步之外却出现了一具身形,双手捂眼,凄声惨叫:“眼睛,我的眼睛!异史君,还我眼睛!”

    慕行秋带着江火儿跑过去,罗小六儿跟在后面。

    惨叫者是殷不沉,指缝中正在流血,慕行秋以祖师塔在他身上迅速写了几道符箓,止住流血,与此同时发现一个问题,殷不沉原先的法力颇为强大,现在却已所剩不多。

    周围出现的人越来越多,地上的魂城大阵也崩溃了,大梦初醒的人们刚一回过味来就四散奔逃,这回他们终于不再是原地踏步了,跑的跑、飞的飞,像是被水淹了的蚁巢。

    异史君从城楼上飞下来,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这些人都是他辛苦培养出来的布阵材料,如今也顾不得了,忽西忽东地乱蹿,所到之处众人逃得更快,曾经的符皇城城主、云形会首席,如今已成为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恶徒。

    “你,都是你!为什么不拦住左流英?”异史君怒气冲冲地对慕行秋说。

    “我都不知道他做了什么?”

    “他、他偷走了元婴,所有的元婴,我的、你的,一共三十七名,全都没了!”异史君既愤怒又心痛,欲哭无泪。

    殷不沉听到异史君的声音,伸出双臂,露出两个空荡荡的眼窝,颤声道:“异史君,快还给我眼睛,否则……否则……”

    “否则怎样?左流英把你像擤鼻涕一样甩掉了,你以魔尊正法修炼出来的法力我都笑纳了,我的水晶眼是白用的吗?你还欠我利息呢。”

    “咦”殷不沉发出奇怪的声音,像是喉咙被掐住了。

    试符场里有一小群人与众不同,没有逃跑,而是奔向慕行秋,半路上各自显出真身,原来是飞飞、和几十名小孩儿,数量少了一些,秃子也不见了。

    “瞧你做的好事。”异史君仍在指责慕行秋,“连你的小跟班也被左流英偷走了。”

    “我的小跟班?”

    “天哪,跟失忆的人说话真是太痛苦了,那个秃子,他体内也有转世的道士魂魄,所以泥丸宫……算了,跟你说这些没用。”

    异史君抬头看向飞来的施含元和七名道士,目露贪婪,“左流英居然放过了你的元婴,啊,那是因为时机未到,他另有办法对付你。施道士,你保不住这些元婴,还是交给我吧,我已经上过一次当,不会再有下次了。”

    施含元笑了一声,在杨延年的泥丸宫里,异史君一直隐藏实力,最后时刻才爆发出来,的确比他更强大一些。

    “我知道自己保不住元婴,所以”七名小道士一字排开,施含元继续道:“让他们自己保护自己。”

    异史君仰天大笑,没有出手试探小道士们的实力,而是落在地上,来回踱步,嘴里嗯嗯啊啊,好像在与什么人商量要事。殷不沉的斗志急转直下,顺着异史君的脚步声来回摇头。

    “只能这样了。”异史君停下脚步,抬头说:“施含元,我允许你入伙,只要你们……好吧好吧,咱们联手,七名元婴,你四我三……你太会做生意了,难道从前是牙山道士?算你赢了,我入你的伙总可以吧?”

    “我们以继承道统、拯救众生为己任,只要你认可这项职责,就可以加入。”

    “当然认可,从今以后我连蚂蚁都拯救。”异史君扭头看着殷不沉,“来吧,小贱奴,我拿走你一双眼睛,再送你一双,这回是白给的,不收利息。”

    异史君将两枚眼珠一样的水晶眼扔在地上,罗小六儿吓了一跳,生活在阻风山的孩子们却无所谓,有人拣起眼珠,递给摸摸搜搜的殷不沉。

    “谢谢,谢谢老君,您的大恩大德……”殷不沉一边按眼珠,一边谄媚地奉承。

    “能得到异史君相助当然很好。”施含元算是同意了,目光转向慕行秋,“你呢?”

    “左流英,到底是什么人?”慕行秋必须先解决左流英留下的疑惑,才能做出决定。

    “我不猜测祖师的想法,也不会猜测左流英。我只知道一件事,这个世界需要的是自救,不能指望任何强者,尤其不能指望左流英,如果你想要简单一点的答案,就跟其他人一样,将左流英当成昆沌的代言者吧。”

    “简单就是正确。”异史君插口道。

    这个回答没能解决慕行秋对左流英的疑惑。

    “我当年给你的香炉,交给秦道士了吗?”施含元问。

    “交给她了,她在南海林打败了三位宗师。”

    殷不沉安好了水晶眼,趁机插口道:“没错,杨延年就是因此受到左流英惩罚的。”

    施含元脸色微变,“这么说来南海林的元婴如今都在秦道士手里……立刻去南海林,希望还来得及。”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