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五十七章 符皇城的混战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殷不沉恨极了异史君,这恨意一部分来自于对变成魔像的恐惧,更多的则与他的实力息息相关:铁蛟王子已经脱胎换骨,当他觉得自己能够战胜异史君时,就再也忍受不了他的欺侮了。

    “就算祖师亲临,我也要先杀了你,你想拿我当法器,我就用你献祭!”

    蛟龙张开大嘴向乌鸦咬去,慕行秋若不让开也会受到牵连,他选择暂时退出泥丸宫,让一蛟一鸦先斗个结果,他要去看看外面又发生了什么事。

    江火儿不知怎么爬到了慕行秋的肩膀上,一手按着他的头顶,一手遮目向高空遥望。

    漫天乌云被一束金光冲破,金光稍有倾斜,照在符皇城正中央,数十名道士飞在光芒之中缓缓下降。

    正在维持魔云压顶阵法的散修们吃了一惊,立刻有数人飞向金光,一人大声道:“我们奉祖师之令攻打符皇城,无关人等速速退去!”

    金光中的一名道士哼了一声,“嘿,好一个‘奉祖师之命’,道统正宗在此,你们哪来的祖师?”

    散修一愣,又有一名散修飞上来,悄声说了几句,第一名道士明白过来,“原来是鸿山道士团的申继先,你们前两天刚在符皇城惨败而退,怎么,想趁火打劫吗?那也得等我们放火之后吧。”

    申继先厉声道:“别在我面前油嘴滑舌,护道师在此!”

    “护道师?哪来的护道师?”散修们莫名其妙。

    又一批道士从高空下降,成员比较奇怪,是一名老道士和七名小道士,老的六七十岁,小的看上去才两三岁,也像模像样地穿着蓝袍,可头发太少,只能梳一个小鬏,没办法插簪。

    站在慕行秋肩上的江火儿眼睛一亮,喉咙里发出啊啊的声音。

    那七名小道士个个神情严肃。形容未成,却已有几分道士的冷漠高傲。

    散修笑了一声,“我道是哪位厉害人物,原来是施含元。真不巧。负责对付你的不是我们,可你既然主动送上门来,我们也不能不收,老东西,交出元婴。找个地方自生自灭吧!”

    散修无礼,申继先、杨阔等人大怒,施含元却笑了笑,阻止众人动手,“真有地方能够自生自灭,我一定去,可惜,天下已无净土。”

    “你就是所谓的护道师?”散修不客气地问,打量施含元几眼,“你的胆子不小。怎么不自称祖师啊?”

    “当祖师我的本事不够,就连护道师也不是我,是他们七位。”

    七名小道士一字排开,面朝数百名散修。

    散修们先是一愣,随后齐声大笑,法阵已成,“阳永孚”下达进一步命令之前,他们用不着太专心。

    “大家都知道元婴强大,可是,你也太着急了吧?这么早就端出来。带够尿布了吗?”散修越发不客气。

    施含元仍不恼怒,“唉,也是没办法,听说昆沌已经下令追捕天下的所有元婴。我就知道再也躲不下去了,与其等着你们进攻,不如我主动出来撞撞运气吧。”

    散修眉头紧皱,目光转向申继先、杨阔等道士,“不对,你们之前不是与施含元势同水火、到处找他报仇吗?什么时候勾结在一起了?”

    杨阔铁青脸不吱声。申继先道:“对付昆沌必须用点手段,施道友一直就在鸿山,我们到处找他只是为了掩人耳目,现在没必要了。”

    杨阔的脸色越发难看,因为连他的“耳目”也被遮掩了,他是真心要找施含元报仇的,结果申继先从昏迷中醒过来之后告诉他的第一件事就是施含元藏在鸿山。

    关于施含元之前的种种行为,申继先都给予了解释,杨阔等人勉强接受,只是不太喜欢被蒙在鼓里。

    散修对这些事情都不关心,今非昔比,他们背靠强大的靠山,再也不用害怕这些丧家犬似的道士了。

    “送上门的功劳不能不要,你手里只有这七名元婴吗?我还以为你养了不少。”

    施含元没开口,申继先道:“加上符皇城和你们抢走的元婴,就够多了。”

    散修大笑,右手负在身后,已经做出示意,众散修催动法阵,乌云中飞出数十条铁链,每一条都对准金光中的一名道士。

    道士们同时施法,加强金光的禁制,挡住了所有铁链。

    慕行秋又回到杨延年的泥丸宫里。

    乌鸦与蛟龙斗得正紧,异史君落了下风,殷不沉修行魔尊正法的确效果明显,尤其是化蛟之后,全身如铜墙铁壁,令异史君的法术没有用武之地。

    “是谁这么大胆?”异史君却不着急,还在关心外面的情况。

    “施含元和鸿山的道士。”慕行秋说。

    “他们是仇人,怎么搅到一块了?”殷不沉疑惑地问。

    “哈哈,笨蛋,那明显是障眼法,鸿山道士团假装憎恨施含元,目的正是为了保护他,我早就想到了。”异史君嘎嘎怪笑。

    “来多少人我都不怕,魔云压顶阵法都能对付。”

    “分明是我的魂城大阵更厉害。”

    “自身难保还敢夸海口?”

    两妖吵闹,慕行秋再次退出。

    空中的斗法难解难分,数十条铁链已经将金光团团缠绕,可是一条也没攻进去,金光透过铁链的空隙向外绽放。

    慕行秋对内外两场斗法都不太关心,他与施含元有过数面之缘,觉得这名道士不像坏人,可是也跟左流英一样令人捉摸不透。

    “咱们去救人吧。”慕行秋对江火儿说,他要救的人是秃子、飞飞和那群阻风山的小家伙,他们都是慕冬儿带来的,如果异史君抵挡不住,他们不能落在任何一方势力手中。

    慕行秋本来是要帮助异史君的,可听说魔尊正法的事情之后,已经没这个必要了。

    江火儿跳到地面上,天上的七名小道士一直没理他,让他有点失望。

    慕行秋带着江火儿走进符皇城,手握祖师塔,每走一段路就写一道符,在重重法术之中开出一条狭窄的通道。他只想带走秃子等人,不想破坏异史君的阵法,干扰正在杨延年泥丸宫里进行的斗法。

    城内的人都聚在试符场里,慕行秋加快脚步,绕过那束照在城池正中央的金光,很快就走到了。在这里只凭肉眼是看不到人群的,他一边走一边写符,令十步之内的人显现出来,他们仍在争吵、大叫、痛哭、原地奔跑,却看不到活生生的外来者,。

    江火儿觉得很有意思,总想伸手去摸一摸这些人是真是假,都被慕行秋阻止了,异史君的魂城大阵威力强劲,稍不注意就会被卷进去。

    他没找到秃子和飞飞等人,只看见了罗小六儿,他正与古神教教首路归真大声争执。

    慕行秋将他唤醒。

    罗小六深吸一口气,茫然地看着周围的一小群人,目光很快转到慕行秋身上,大喜道:“慕将军来了,真是太好了,您快告诉他们,我不想当城主,也不想当教首,我连字都不认识几个……”

    “这是异史君……这是唐敖布下的阵法。”慕行秋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情况。

    罗小六儿根本理解不了,直到周围的人在慕行秋的符箓影响之下一群群出现又消失,他才终于相信,“古神哪,我、我什么也没有感觉到,还以为只过去一小会……不应该把大家都叫醒吗?”

    “暂时不用,阵法对你们没有太大损伤,强行中止反而有害。”慕行秋已经将试符场找得差不多了,“阻风山的那些孩子呢?”

    “不在这里,据说唐敖一回来就将那些孩子藏起来了,啊我想起来了,姚校尉!姚校尉也被云形会藏起来了,说是要保护他的安全,没准跟那些孩子在一起,可我不知道在哪。”

    慕行秋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战斗发生了变化,那七名小道士参战了,七束光先是合在一起,共同融入周围金光里,然后分出数百条,射向四面八方,铁链被迫后退,符皇城也在震动。

    “施含元,管好你的小崽子们,别干扰我们主仆二人的斗法!”杨延年嘴里发出异史君的叫声,他明明已呈落败之势,口气仍然强硬。

    “也让我凑凑热闹吧。”施含元神情一呆,进入了杨延年的泥丸宫。

    殷不沉的魔云压顶阵法困住的是众魂之妖,因此慕行秋能来去自由,施含元也是如此。

    泥丸宫沦为战场的杨延年手舞足蹈了几下,很快恢复平静。

    鸿山的道士仍然两线作战,发出的金光同时进攻异史君与殷不沉的阵法。

    “咱们应该帮哪边啊?”罗小六儿迷惑不已。

    “就算要帮忙也不是现在。”慕行秋已经走到城墙边,祖师塔抵在墙上,瞬时写下几道符箓,将一股微弱的法力送遍全城,寻找活人的气息,结果一无所有,活人都聚集在试符场内,异史君将孩子们藏得很好。

    “他们就在这里。”慕行秋轻声猜道,却没办法将秃子等人分辨出来。

    他正要收回祖师塔,突然发现在城中巡视的法术不只他这一道,还有一股更微弱的法术也在寻找什么,两道法术不期而遇,都停顿了一下。

    慕行秋没认出法术的来源,对方却认出了他,那道法术稍作转化,变为声音传到慕行秋脑海中。

    “慕行秋?”

    “左流英?”慕行秋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猜出来的,在他失忆之后两人只见过一次面。

    “有人替你重铸了内丹?”左流英的声音难得地显出严厉,“这是个错误。”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