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五十五章 将计就计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的魂魄进入一个奇怪的战场,这里没有地面,上下皆是天空,空中各有一轮太阳,像是水中倒映出来的景象,整个符皇城飘浮在正中间,由于没有地面相连,房屋、院墙等建筑全都自成一体,轻飘飘的,似乎一脚就能踢飞。

    慕行秋不由自主地飞向城池一角,那里是一大片空地,像是一座军营,营内没有人,充斥着一团团颜色各异的烟雾,紧紧挨在一起,却又相互独立,时不时会有一团烟雾突然蹿起几十丈高,然后又迅速降落,仿佛此起彼伏的地火。

    魂魄就是被这些烟雾引来的,它们像是水洼吸引着沙漠中的迷路者,即使里面的水混浊肮脏,也如琼浆玉液一般令人口内生津,诱惑他们不顾一切地扎进去。

    这就是数万人组成的“砖石”了,他们的肉身不知去向,显露出来的只是烟雾,慕行秋的魂魄飞到近前,他觉得自己还能坚持一会,于是停在烟雾边缘观察。

    阳永孚之前派进来的一百多名先锋无影无踪,庞山宗师杨延年站在百步之外的一座楼顶上,身上没有锁链,神情阴郁,呼吸略显沉重,显然也受到烟雾的强烈吸引。

    “我是庞山宗师,不是家养的猛犬。”杨延年盯着那些烟雾,像是在自言自语,“瞧我沦落到什么地步,瞧瞧道统……”他扭头看向慕行秋,“这都是你害的。”

    “我?”

    “是你!”杨延年显得气急败坏,“你已经被关进拔魔洞,为什么还要出来?就是因为你,我才会失去至宝,祖师不原谅人,从来不……你到底要干嘛?你修行逆天之术、选择念心科、退出道统与妖族混在一起、闯进止步邦杀死神树、跑到皇京向祖师挑战,你究竟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

    “我不记得了。”

    “哈哈,当然,你失忆了,让我告诉你吧。你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让自己显得与众不同,因为你出身贫寒,却野心勃勃,总想获得别人的赞扬与依赖。你很成功,过去的你的确非常成功,可惜,除了赞扬与依赖,你什么也没得到。祖师一出现,你所做的一切都无意义。”

    “跟我说这些没用,我一点感觉也没有。”

    “失去记忆真是一个好办法,能将从前的事情一笔勾销,管它恩怨情仇,管它洪水滔天,都与你无关。”杨延年突然平静下来,像是被野兽追击被迫要跳水自救的人一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能击败众魂之妖。我能重获祖师的赏识。”

    杨延年纵身一跃,飞进一团烟雾之中,消失不见了。

    来自烟雾的吸引力越来越强,慕行秋也快要承受不住,于是主动跳了进去。

    啊好像一击重拳,刺耳的尖叫声冲入耳中,慕行秋觉得脑子都要裂开了,只得继续向前飞行,眼前忽暗忽明,声音忽大忽小。有时狂风扑面,有时火焰冲天,有时天塌地陷,他甚至来不及辨认身处何方。必须不停地飞行,越快越好。

    在一片火海当中,慕行秋与一道身形险些撞上,两人同时施法,慕行秋更胜一筹,躲过了攻势。击中了目标,然后擦肩而过,各自继续前进。

    慕行秋大致明白了,这些烟雾是符皇城数万人的泥丸宫,化成一团团迥异的烟雾是因为他们情绪高涨但又互不相同,刚才那人肯定是阳永孚派进来的先锋之一,他们也在烟雾中急速飞行,不管撞上谁都先发一招。

    用这种方式寻找众魂之妖几乎必败无异,这里就像是一座地形险恶的森林,其他魂魄都是对此地完全陌生的外来者,只有异史君熟悉地势,一暗一明,胜负很容易预料。

    不过烟雾中毕竟还有“地势”可循,慕行秋又飞了一会,期间若干次与他人相遇,都是各施一招各奔东西,谁也不敢稍作停留。慢慢地,他找到一点诀窍,每团烟雾之中都有高低不同的尖叫声,令人难以忍受,但是如果仔细聆听,能够提前听到其它烟雾里的尖叫声,如果追随相似高度的声音前进,遇到的场景也会非常相似,风、火、水、土 等只会出现一种。

    地势仍然险恶,但是因为一致,所以不必担心突然冒出来的其它力量,能够节省许多精力。慕行秋顺着一条火墙飞行,天目逐渐发挥作用,能够看得更远更细致,火墙并非一条直线,甚至不是连贯的,只是飞得太快,几乎察觉不到中断,风墙、水墙等等也是如此,至少十种墙纵横交错,组成极为复杂的环境。

    然后慕行秋看到了其他人,一百多名散修正像没头苍蝇一样四处乱蹿,他们进来得很早,一直没有找到正确的前进路线。杨延年是个例外,他正在沿着水墙曲折前进,也发现了慕行秋,却毫无反应,他一心追杀的只是异史君。

    既然生杀皆可,在杨延年看来就只有一种选择:杀死比活捉更容易。

    能否找到正路,取决于实力高低,只有法力强大者才能抵挡住尖叫的干扰分辨出同样高度的声音,那些散修并非不想这么做,而是不能。

    异史君仍然下落不明。

    杨延年改变路线,与慕行秋一块沿火墙飞行,很快与他并驾齐驱。

    “诵经能够抵挡尖叫妖术。”杨延年大声说。

    “嗯。”慕行秋不会诵经之术,看样子杨延年也不擅长。

    “异史君很看重你。”

    “是吗?”

    “你们从前就认识,现在异史君成了秦凌霜的跟班,会比从前更在乎你,所以”

    两人同时出手、同时改变路线,慕行秋进入水墙,杨延年进入风墙,互相施法攻击,他们都处于魂魄状态,身形皆为幻象,可若是被法术击中,照样有魂飞魄散的危险。

    慕行秋没法将祖师塔带进来,也没有血肉可做符墨,实力大打折扣,好在秦凌霜帮他重铸了一枚内丹,尚可自保,只是法术十分单调,就是一条条火线,比不上杨延年的千变万化。

    战斗持续了一会,一个声音钻入慕行秋耳中:“这可是你擅长的领域,慕行秋,记忆可以忘,老本行不能忘啊。”

    这是异史君的声音,他以法术传声,避开了绝大多数耳目,却瞒不过庞山宗师,杨延年进攻慕行秋就是为了引异史君出现,那声音即使只泄露出极微弱的一点,也被他牢牢抓住。

    正沿着风墙急速前进的杨延年突然不见了。

    慕行秋还是没想起来自己的“老本行”,但他听到的声音最清晰,也追查到声音的来源,加快速度,连破数道不同种类的墙,进入了另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里。

    一座破败的小屋,到处都是裂缝,但是没有尖叫,也没有突然冒出来的风火。

    这是某人的泥丸宫,慕行秋甚至没想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就已去往另一处泥丸宫,这的确是他擅长的领域。

    连过七处不同的泥丸宫之后,慕行秋进入一座洁白的房间里,作为泥丸宫,它完美无瑕,像是用一整块白玉凿出来的。

    杨延年坐在地上,怅然若失,一只乌鸦蹲在他的头上,乌鸦看上去很老,毛掉了不少,眼睛里有着人一样的神情,“这个笨蛋,道士之心没了,人也变傻了,不懂什么叫将计就计,他想通过你找到我的下落,我就给他一次机会。哈哈,我正在品尝他的记忆,说实话,味道一般。”

    “异史君?”

    “唉,你真是什么都不记得了,想当初,咱们两个加上左流英进行过一场精彩的魂斗,我就是受此启示,创建了这座魂城之阵。整整两年,我在全城人的脑子里建成泥丸宫,为的就是布阵,你知道让那些从未修行过的人拥有泥丸宫有多难?可我还是成功了,哈哈,唯一的遗憾是第一个落网者是条小鱼。庞山宗师、服日芒道士,早几年还比较值钱,现在”乌鸦摇摇头,“我在等左流英。”

    “咱们……是敌是友?”慕行秋必须先弄清这件事。

    “连你也变傻了,当然是友,可这跟咱们从前的相识无关,是因为秦凌霜,明白吗?”

    “我将元婴送来了。”

    “嗯,你还跟从前一样遵守诺言。”

    “看来你并不需要我的帮助,我要去找另外几件至宝,告辞了。”

    “别急,与其你去找至宝,不如让至宝来找你,我布下这座魂城大阵,为的是引来左流英与他一战,他手里怎么也会有一件至宝吧。”

    “你的阵法有守无攻,左流英只要有点耐心,用不着进攻,你早晚都得解散阵形。”

    “有攻无守?你以为我异史君会做如此愚蠢的事情吗?我这叫韬光养晦、深藏不露。”

    慕行秋左右看了看,“这也是你打造出来的泥丸宫,很不错。”

    “嘿嘿,我还是谦虚一点吧,我可没本事造出这样的泥丸宫,这是主动送上门来的,而且还是你送来的。”

    “我?”

    “这就是你儿子身边的那个傻瓜嘛,慕冬儿将他带到符皇城,你又托付给我……”

    洁白无瑕的泥丸宫晃了两下,乌鸦动了动肩膀,“殷不沉这个笨蛋来了,他想用魔尊正法对付我,嘿,这回我就让他彻底明白老君当年为何不学此法。”

    乌鸦冲慕行秋眨了一下眼睛。

    慕行秋心一悸,与乌鸦无关,魂城之外,有人要动他的肉身。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