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五十四章 魂城门口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赶到符皇城的时候,天亮还没有多久,刚一飞过群山,他就觉得气氛怪异,待到落在城门前时,感觉变得更加强烈,好像有一只庞大如山的怪兽就蹲在黑暗中,呼出的腥气令人毛发耸立,可就是看不到它的样子。

    太阳升起没多久就开始显示威力,亮得刺眼,慕行秋能看到整个城池,可无论增加多少法力,天目也看不到这股怪异气氛的来源,那像是一道弥漫的法术,他却吸收不了。

    江火儿一落地就往前跑,十几步之后停下了,低头看着腰上的绳子,这是一条加持符箓的法绳,两头分别系在慕行秋和江火儿的腰上,之前飞行的时候两人挨得近,小家伙没有注意到,这时才察觉到身上的束缚。

    江火儿不喜欢身上的绳子,这让他想起从前的痛苦经历,双手抓住绳子用力拉扯,他的力量连寇三都感到惊讶,对慕行秋可没有半点效果,连扯几下之后,已经绷得笔直的绳子却变长了,江火儿高兴地继续往前跑,绷直之后再拉扯,就这样一直跑出去百余步远,已经进入城内,再怎么用力也不能让绳子变长了。

    城内空空荡荡,本来就很冷清的街道此时更是阒寂无人,偶尔起风,未关的房门梆梆地响。

    江火儿没见过世面,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这座空城有什么奇怪,瞪着一双圆圆的眼睛到处张望,忽然发现自己双脚离地,竟然缓缓地升了起来,他一直就想学会飞行,因此更加高兴。

    绳子再度变长,升到与城门楼差不多一样高的时候停住了,江火儿得以俯视多半座城池,放眼望去,哪都没人,这是一座空城、死城。却没有遭到破坏的迹象,牛马安静地吃料、休息,享受这无需劳作的一天,猫狗却都躲了起来。偶尔发出一声丧家似的哀叫。

    慕行秋借助江火儿的眼睛看到了城内的一切,不禁纳闷异史君到底在玩什么把戏,他将自己请来,却将全城人都藏了起来。慕行秋记不起异史君,完全是因为秦凌霜才相信这只众魂之妖。现在不免有些后悔。

    他转过身,看到一名老者拄拐缓步走来。

    这是一名很有派头的老者,鹤发童颜,宽袍大袖,身材很高,腰板笔挺,手中的拐杖比人还要高一头真是高一头,杖顶上插着一颗完整的骷髅头走得不快,每一步都迈得郑重其事,好像道路两边站满了谦恭的臣民。

    老者走到慕行秋身边。与他并肩站立,向城内望了一会,“你的法儿倒好,我派进去一百三十七名先锋,一个也没出来。”

    慕行秋用不着江火儿也能以符箓查看城内的情况,只是小家伙太活泼,所以让他玩一玩。

    “你是来攻打符皇城的?”慕行秋问。

    “嗯,这座城比我预料得要难攻克,异史君不愧是活了几千年的众魂之妖,有点真本事。”老者转身。略一拱手,“在下连海山阳永孚,统率江南十万散修,未请教阁下尊姓大名?”

    慕行秋一直在江南行走。知道有个连海山,却从来没听说这个掌号“十万散修”的阳永孚,乱世多谣,吹牛者比比皆是,慕行秋并不在意,还礼道:“在下慕行秋。妖族散修好像不太多见。”

    阳永孚脸色微变。“你在暗示我是妖族吗?”

    “只是一种感觉,如果有错,请原谅。”

    阳永孚哼了一声,转过身,过了一会又问:“什么感觉?我不是妖族,可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从我身上察觉到妖气?”

    “妖气?没有,你身上没有妖气,这就是……我觉得好像认识你,咱们见过面吗?”

    “哈。”阳永孚发出一声嘲笑,没有回答。

    慕行秋越发相信他们肯定见过面,但他不可能想起来,所以也不必费力。

    阳永孚转动手中的拐杖,直至入地数寸,“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率领散修攻打符皇城吗?”

    “为了元婴。”慕行秋用不着猜。

    “嘿嘿,可你知道我是为谁来夺取元婴的吗?”

    慕行秋摇摇头。

    “祖师。”阳永孚平淡地说,结果真的只引来平淡的反应,他扭头盯着慕行秋,“我知道你失忆了,可你知道祖师是谁吧?”

    “昆沌,你很幸运,很多人想为他效力却投靠无门,你的独特法门是什么?”

    “原来你也知道祖师的喜好。”阳永孚脸上露出微笑,“待会你就能看到我的独特法门了,我能得到祖师的赏识,不只这一个原因。”他停顿片刻,“我是左流英的朋友。”

    “原来如此。”慕行秋敷衍道,左流英的形象在他眼里越来模糊不清。

    “进攻符皇城是一项极为重要的任务,左流英交给我,我不会让他失望。”阳永孚郑重地点点头。

    慕行秋更觉得他们曾经相识了,阳永孚的口气倒像是不想让他“失望”。

    “你打算怎么做?”慕行秋决定暂时置身事外,异史君实力强大,既然没有求助,就是用不着别人相帮。

    “异史君是个老滑头。”阳永孚恨恨地说,声音里有一点发颤,好像在异史君手里吃过苦头,“他料到符皇城会遭到进攻,所以早早布下阵法,他是众魂之妖,躯体是法身,随意变化,随意抛弃,但他不能离开身体太久,所以他将全城人都变成了自己的身体,散修、符箓师、普通人都包括在内,足有四五万具。”

    阳永孚拔出拐杖指向城内,“这是一座魂城,以数万人的身躯为砖石,进入者都会身魂分离,魂魄在陌生的身躯中穿梭,还有谁比异史君更擅长这种打法?最简单的应对之法是毁掉这座城和城里所有的人。”阳永孚晃晃拐杖顶部的骷髅头,“可是不行,城里至少有二十名元婴,可能更多,我们来攻打符皇城就是为了抢夺元婴,绝不能误杀任何一个。”

    慕行秋腰间绳索的另一头就系着一名元婴,阳永孚却像没认出来一样,对之没有表现出任何兴趣。

    “这样一来。就只剩一个办法,派高手进城,与异史君斗魂。”阳永孚微微眯起眼睛。

    “你已经派进去一百三十七名先锋。”

    “他们是探路先锋,陷在里面很正常。而且他们多少送出一点信息,虽败犹荣,接下来我要派大将上场。”阳永孚看着慕行秋。

    “我不是你的部下,更不是‘大将’。”

    “当然,我的大将另有其人。可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也是帮你自己一个忙。”

    “请说。”

    “战场无情,异史君出手无情,逼急了,他宁愿鱼死网破,得有人保护那些元婴,他们若有死伤,我这一仗就白打了。这件事只有你能做,因为你不是我的大将,也不是异史君的人。”

    “我可能会忙异史君。”慕行秋实话实说。他就是为此而来的,只是异史君隐而不现,他才没有直接进城。

    “嘿嘿,没关系,只要在最危急的时刻你优先想着保护元婴就行,其它时候想忙谁随你的便。”

    这个忙倒是简单,不用阳永孚开口,慕行秋也会这么做,所以他感到有些奇怪,“你认得我。你出来不是请我帮忙,是要试探什么。”

    “道尊还是道尊,失忆之后也也没变,咱们的确曾经相识一场。等你恢复记忆再说吧。”

    阳永孚举起拐杖,骷髅头指向天空,一道绿光直迫云霄,成团的乌云从四面八方涌来,里面人影绰绰,虽无十万之众。一万多人还是有的。乱世之时人口锐减,阳永孚能聚集到这么多的散修,非常了不起。

    慕行秋用天目细瞧,发现云中的人不都是散修,准确地说连两成都不到,剩下的大多数人明显是普通凡人,被拉来凑数,个个脸色苍白,吓得不轻。

    乌云聚合,七声雷响,七道闪电,颇有散修出阵的气势,随后一条铁链从天而降,末端捆着一个人。

    “妖邪,放开我!”那人在空中大叫。

    阳永孚笑道:“慕行秋,你应该认得他吧?”

    慕行秋当然认得,那是庞山宗师杨延年,他们两度交手,上一次在南海林中,杨延年的镇魔钟被同伴夺走,他选择了逃之夭夭,这些事慕行秋是从秦凌霜那里得知的,当时他正处于半昏状态。

    杨延年停在城门上方,全身被锁链捆缚,看到慕行秋,他发出大笑声:“得意吧,小子,道统算什么?宗师又算什么?现在你看我的笑话,过不了多久就会轮到你!”

    慕行秋没吱声,阳永孚用骷髅头指向杨延年,冷冷地说:“杨延年,你该感到庆幸,祖师还肯给你一次机会,不想步项海生的后尘,就进符皇城内活捉异史君。”

    杨延年稍稍平静了一些,“祖师会原谅我?”

    “祖师没有信任,自然也没有原谅,祖师只需要办事得力者,你有用,祖师就会留你一命。”

    “必须活捉吗?”

    “嗯,开窍了,活捉最好,杀死也可。记住,此战不胜,我就毁掉你的原身。”阳永孚一挥拐杖,杨延年带着锁链进入城内,深入里许之后倏然消失,只剩铁链悬在空中。

    “这才是我的大将,一刻钟之后,他若不胜,我会亲自带众将进攻。”

    阳永孚笑吟吟地看着慕行秋,笑容突然消失,因为慕行秋的魂魄已经进城了,留在城门口的是一具身体,身在外而魂入城,他的法术比杨延年强大得多。

    江火儿什么都不知道,在绳子的范围内到处乱飞。

    阳永孚再挥拐杖,数百名散修从乌云中下降,浮在百余丈高的空中,“异史君,慕道尊,我不会再让你们小瞧我。”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