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五十二章 不可战胜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祖师塔乃道统九大至宝之一,有幸拿到它的道士都恭恭敬敬地用手托着,慕行秋却是反手握持,塔尖冲下,好像它是一柄顺手抓来的匕首,姿势颇不雅观,连对面的妖族都觉得可笑。

    “饭王,不,锦簇,你这是怎么回事?胳膊肘往外拐,不帮我们反而帮两名快要死掉的道士吗?”漆勿夜笑道,瞧了一眼自己的兄弟们,大家都已做好准备,他没什么可担心的。

    狄远服和石亘的确快要不行了,内丹被夺、腹部重创,他们全仗着几百年修行出来的体质才没有立刻死去,可是喘息沉重,面容急剧苍老,眼见是没救了。

    慕行秋救不了他们,也不想救,他只对一件事感到疑惑,“你们都想为昆沌效力,为何却要自相残杀?”

    漆勿夜哼了一声,“这不叫自相残杀,我们已经得到祖师的赏识,他们两个只是痴心枉想,非要打个比喻,我们是看门的,他们是上门讨饭的乞丐,结果连饭碗也被我们夺走啦。”

    众妖大笑,两名道士脸上全无血色,狄远服又惊又骇,已经说不出话来,石亘颤声道:“你们得意不了太久,祖师……祖师的恩宠不会一直存在,道统塔就是前车之鉴。”

    漆勿夜脸色一沉,露出极度鄙夷之色,“死到临头也不醒悟,祖师的恩宠当然不会一直存在,你必须不断地争取,恩宠本来就是鞭策,你走得慢了,甚至止步不动,还指望祖师像从前一样吗?道统塔倒掉的时候,有人死了,有人活了,活人比死人聪明;活下来的道士当中有人躲起来,有人怨天尤人,有人另寻活路。后一种人更聪明一些。你们两个算是聪明人,但祖师需要的是聪明人中的聪明人,是不是人类并不重要,比如我们。”

    漆勿夜得意洋洋。目光一直看着“饭王”。

    石亘呆在那里无话可说。

    “从前我很崇拜你。”漆勿夜意犹未尽,但他在意的不是两名道士,“群妖之地和舍身国到处传扬你做过的事、说过的话,我当时真想追随你出生入死,真是遗憾哪。我错过了魔种的侵袭,也错过了祖师俘虏与释放。”

    众妖哧哧地笑,那两名轮候内丹的妖族有点不耐烦,“还等什么?饭王又不能真当饭吃,他那一套都是过时的玩意儿,杀死他,又多一枚妖丹,该轮到谁了?”

    一名妖族摇头,“该轮到我了,可是饭王的妖丹我不要。”

    “嘿。你倒是有恩必报。”漆勿夜冷冷地扫了此妖一眼,“饭王,我最后一次给你机会,要么入伙,要么转身走开,这里没你的事,充英雄的时候结束了,你就算将全天下的妖族、人类聚在一起,也只是让祖师杀得更省力一些。现在大家只比一件事,看谁能活得更久一些。祖师恩宠不会持久?那又怎样?趁着恩宠还在,就该随心所欲,能杀多少是多少,反正早晚都是一个死。死在谁手里有什么区别?”

    “昆沌真的那么厉害吗?你们吓成这样。”慕行秋真的不记得了,虽然这两年多以来到处都能听说到关于道统祖师的传言,可是真假难辨,他将过去的切身体验都已忘记,因此总觉得大家将昆沌的实力夸张过头了。

    漆勿夜一愣,然后恼怒地说:“你问我这个?你跟祖师在皇京交过手。不对,你还没出手就被生擒活捉,算不上‘交手’,可你对祖师的实力应该比我更了解。就算你当时不服气,两年前的五行之劫也该让你领教祖师有多厉害吧?”

    躺在地上的石亘突然又开口了,“没用,你们将祖师说得越厉害,他越想打一架,他就是这么一个人,可不是你们妖族的‘饭王’,哈……”石亘吐出一口血,“你们还是快点逃走吧,碰到他的人都没……好下场。”

    “饭王”总是不冷不热的神情比石亘的挑拨更加激怒群妖,漆勿夜已经将心中的话一吐为快,仰头吼了一声,再次显出牛怪之形,抛掉斗笠和长袍,迈开大步冲向目标,要将自己从前的崇拜对象顶翻。

    不管道士怎么说,在他眼里这就是饭王。

    其他妖族同时施展自然道法术,可是出乎他们的意料,四周并没有法术可以化解。

    慕行秋真将祖师塔当成了匕首,向漆勿夜身上刺去,牛头怪连法术都不怕,更不惧几寸长的小塔,一步未停,狠狠地撞上去,要将“饭王”也刺个窟窿。

    这一撞的力量如同巨山压顶,慕行秋被推着后移数尺,可他没有被刺穿。

    慕行秋左手抓住一只长角,右手的祖师塔抵住了另一只角,漆勿夜歪着头,一角上一角下,像是在蹭痒痒时被卡住了,一点也动不得。

    事发意外,包括漆勿夜在内的群妖都不开口,只有石亘发出断断续续的冷笑。

    “这是什么法术?”漆勿夜连续三次用力都没生效,心中大感疑惑。

    “一点符箓。”

    “嘿,符箓可没这么厉害,而且我没见着你写东西……左流英找过你吗?”

    “左流英?”

    “没错,他算是祖师的管家,谁有与众不同的法术,左流英就会找上门,要么跟他一块效忠祖师,要么被杀,你的法术足够获得左流英也就是祖师的青睐了。”

    慕行秋推开漆勿夜,“我也给你一次机会,走吧,回老家去,既然你觉得昆沌不可战胜,那就离得远一点,没再往前凑了。”

    漆勿夜却没有认输,毛茸茸的脸上怒意勃发,尤其是一双眼睛,瞪得像两只灯笼,大吼一声,又冲上来,这回两只角上光芒四射,全身的毛发里也有各种颜色的光透出,他吞食的修行丹在这一刻都显露出来。

    其他妖族也都全力施法,用自然道法术将慕行秋团团围住,要让他的法术尚未离身就被化解。

    慕行秋没有后退,甚至没用左手,右手举起祖师塔,再次刺中长角,就一下,一触即撤。

    漆勿夜前冲之力势不可挡,却被这轻轻一触击溃了,猛地倒飞出去,撞倒了两名伙伴,又飞出一段距离才掉在草丛里,嘴里惨叫不止。

    地上留下整只牛角和几枚修行丹,丹上的光芒正在迅速变弱。

    群妖大惊,他们一直在施展自然道法术,结果连对方的招数都没感觉到,更不用说化解了。

    漆勿夜从草丛里爬出来,恢复了人形,全身**,抱着双臂瑟瑟发抖,头上的一只小角已经没了,鲜血流满了半张脸。

    一只妖急忙将长袍送过去,斗笠却没法戴了。

    “祖师会来找你的。”漆勿夜颤声道。

    “嗯,他不找我,我也会找他。”慕行秋收起祖师塔。

    “呵呵,你还是饭王,真正的饭王。”漆勿夜在脸上抹了一把,转身就走,其他妖族愣了一会才跟上去。

    “别跟着我了。”漆勿夜飞到空中,“祖师不会原谅失败者,各奔东西还能多活两天,待在一起只会被一网打尽。”

    群妖还是追在他后面,有两只妖临走前向慕行秋匆匆地鞠躬行礼。

    石亘转动目光,“干嘛不告诉他们实话?你是人类道士,不是妖族。”

    “你认得我?”

    “之前我也以为你是那只马妖,现在我知道你是谁,慕行秋,你是慕行秋,走到哪毁到哪的慕行秋,哈……咳咳……你从拔魔洞逃出来的?还是祖师放你出来的?”

    “我把从前的事情都忘记了。”

    “嗯,这像是祖师的风格。你真要向祖师挑战?”

    “这算是挑战吗?据我的所见所闻,战斗从五行之劫那一刻起就已开始,只是昆沌离得太远,咱们看不见而已,就像普通人看不见道士施法一样。”

    “你挑战过一次,结果是一败涂地。”

    “我不是因为能打败他才去挑战。”慕行秋顿了一下,“而是因为不赞同他的做法,不喜欢他正在制造的‘未来’。”

    石亘大笑,随后咳嗽起来,好一会才能重新开口,“狄远服,你听到了吗?这世上竟然还剩下一名真正的道士。”

    狄远服没吱声,好像已经死了,片刻之后冷冷地说:“因为他失忆了,根本不知道祖师有多强大,不知道自己在做了什么跟疯狗一样。”

    “疯狗……你知道咱们两个为什么会死吗?因为太正常了,祖师瞧不上,自己又没本事,道统为什么会倒掉?也是因为太正常了,只要有助于修行,连近在眼前的威胁都看不到。”

    石亘强撑着支起上半身,剧烈地喘息,眼中闪着最后的光,“能对我说一声‘道火不熄’吗?”

    慕行秋犹豫了一会,先将江火儿从空中接下来,然后是那两枚内丹,“道火不熄。”

    石亘倒下,嘴里一直念叨着“道火不熄”四个字,渐渐地无声无息,在他身边,狄远服已经先他而亡,“跟疯狗一样”就是他说出的最后几个字。

    慕行秋拍醒了江火儿,小家伙一睁眼就要吐火,待看清来者的相貌,又咽了回去。

    “我得给寇三夫妻写封辞别信,别让他们担心,还得遵守约定去一趟符皇城,看来又要飞行了。江火儿,你相信昆沌不可战胜吗?”

    江火儿似乎听懂了这句话,仰头将憋在喉间的火吐了出去,一飞冲天。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