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五十一章 祖师的选择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带头的妖族身高体壮,脸上毛发浓密,一双牛眼,目光冷冰,越是死死盯着某样东西的时候,越像是在走神。

    狄远服和石亘互视一眼,同时冷笑一声。

    “何方妖孽,敢来江南生事?”狄远服急于立功,话一说完,不等对方回答就已召出如意施法。

    他不想再被石亘看笑话,因此一出手就用上全力,白玉如意里飞出一束光,绕着两名道士飞了一圈,骤然变成十几条,同时攻向每一只妖。

    众妖一个也没动,狄远服发出的法术刚射出十余步远就自动消失,消失得干干净净,好像这只是一场烟花,弄个响、发点光就算大功告成。

    两名道士之前的飞行术就是这么无疾而终的,可他们没想到连更强大的进攻法术也会石沉大海。石亘脸色微变,狄远服不安地挪下脚,“自然道?”

    自然道法术流传很广,道士们却很少关注,因为最厉害的自然道也只能化解星落境界的法术,对注神道士无能为力。

    带头的妖族摘下斗笠,露出头上的两只小角,“道士果然有眼光,能认出自然道法术。”

    “不可能,自然道不可能……”狄远服自己反而不相信了。

    “自然道拿注神境界的法术没办法?”那妖不屑地撇撇嘴,“还不许我们改进一下吗?道士还跟从前一样死板。”

    “就这么几年的时间里,你们能将自然道改进多少?”狄远服对妖族的话一点也不相信,瞥了一眼石亘,希望从他那里得到支持,结果让他失望,石亘神情严肃,似乎很将周围的妖族当回事。

    “我没有那么死板。”石亘露出笑容,“我只知道一件事,我们的法术的确被化解了,可是要说诸位改进了自然道……嘿。你们还是将身后的靠山请出来吧,真有本事的话,我们不是不可以交出这名元婴。”

    狄远服可不愿交出元婴,想了一下。又改了主意,石亘说得没错,只凭这群妖族不可能困住两名注神道士,背后必有高人,很可能是某位服月芒的道士。

    “我们的靠山不容易请。”妖族看了一眼同伴。露出几分得意,“我叫漆勿夜,来自舍身国。”

    妖族抬手在空中比划“勿夜”两个字。

    “我们没问你是谁?你为谁做事?是鸿山那群道士吗?”狄远服打断漆勿夜的自我介绍。

    鸿山道士境界大都不高,对入伙者的要求也不高,连散修都收,狄远服因此有这样的猜测。

    漆勿夜却像没听到一样,继续介绍其他十几只妖,无非是漆、飞、豪三姓和舍身国王族拓姓,妖头认真地介绍一遍之后说:“现在二位知道我们的名字了,当可死而无憾。”

    狄远服大怒。石亘大笑。

    两人同时施法,配合默契,就像是道统兴盛时期的道士,一个进攻,一个辅助,虽然群妖的自然道连续几次化解他们的法术,两人仍然不惧,注神道士不如从前那么罕见,实力却没有下降,甚至更强一些。联手之后的威力增长不止一倍。

    十几名妖族也同时施法,两名道士发出的光芒再次在几步之外消失,但是随着两人持续施法,光芒开始占据优势。慢慢向前行进。

    漆勿夜摘下斗笠,双手撕开长袍,一步跳到两名道士面前,化成一只直立的牛头怪,全身长毛,头顶的两只小角瞬间变成数尺长的大角。尖端锋利,弯腰低头顶向狄远服。

    两名道士大吃一惊,自然道能化解注神的法术就已不可思义,漆勿夜居然冲到近前,直接以身体硬接他们的法术,被光芒击中的时候砰砰直响,却没有受伤,更显匪夷所思。

    狄远服跟大部分道士一样,不擅长肉搏,立刻就要升到空中,他忘了在自然道法术的束缚下自己不能飞,等他反应过来,一切都晚了,长角已经从他的腹部穿过。

    漆勿夜直起身,角上挂着未死而惊骇的道士,周围的妖族狂呼,自然道法术变得更强,将道士的光芒都压了回去,甚至将江火儿从石亘手中夺走,送到半空中。

    石亘比垂死的狄远服更吃惊,他被困住了,逃不掉、攻不得,眼看牛头怪转向自己,一只角上挂着同伴,另一只角冲向他,心中惶恐至极,脑筋转得比平时更快,“祖师!祖师!”

    漆勿夜甩甩头,狄远服随之抖动,嘴里发出嗬嗬的叫声。

    “你倒是聪明。”漆勿夜说。

    石亘是聪明,可他猜出真相,却不明白原因,照样满腹疑惑,“我一直在找祖师,想参加元婴大会也是为了能见祖师一面,我愿意追随祖师、为祖师效劳,当他的奴仆也行。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

    “为什么祖师宁愿选择我们也不要你这种道士?”

    石亘正是为此百思不得其解,他听说过有些服月芒道士直接受命于祖师,羡慕不已,却只能自叹实力不足,可一群妖族……他理解不了。

    “因为我们更有前途,而你的路已经走到尽头。”漆勿夜仰头咆哮了一声,身上的长毛分开,露出全身上下镶嵌的近百颗珠子,红黑黄白,颜色各异。

    石亘仔细看了两眼,突然明白过来,那不是普通的珠子,而是一枚枚修行丹,有妖丹、散修丹,还有几枚纯正的道士内丹。

    “祖师要的是新法门,不在乎强弱,因为祖师转念之间就能将其完善,像是发展了几千年。我们被选中,因为我们有新想法,而你,还死抱着五行法术,祖师早就没兴趣啦。”

    “我也可以……我知道一种符箓……”石亘急切地想表明自己还有用处,漆勿夜却已没兴趣再听,一头顶去,堂堂注神道士,在一群妖族的法术束缚之下,竟然躲避不得,也被牛角刺穿。

    漆勿夜用力甩头,将两名道士丢在地上,两人还没死,但已说不出话来,捂着肚子,不敢相信自己真被一只妖打败了。

    漆匆夜摇身恢复人形,接过同伴扔来的长袍与斗笠,穿在身上,对两名道士说:“吐丹吧,这是你们唯一的用途了。”

    狄远服奄奄一息,石亘一手捂腹,另一只手变换法诀,还想施法逃走。

    众妖大笑,全都张开嘴巴,有几只为了让嘴巴张得更大一些,甚至将头部变成兽形。

    两名道士感受到强大的吸力,不由自主地也张开嘴,慢慢地,淡黄色的内丹升到半空中,与江火儿的高度一样。

    “轮到谁了?”漆勿夜大声问,立刻有两只妖族上前一步,兴奋地盯着那两枚内丹,虽然每只妖的身上都有不少修行丹,注神道士的内丹还是比较罕见,获得之后的助益也更强。

    这伙妖族轮流吸丹,轮到者算是走运了,两枚内丹向他们缓缓飞去,两妖张嘴添唇,要将内丹先吞下去,再慢慢转到妖身表面。

    距离两张贪婪的大嘴还有三尺,内丹不动了,两妖一愣,同时跳起来,还是没够着,内丹又升起两尺,两妖愤怒了,扭头望向漆勿夜,以为是妖头故意戏耍自己。

    漆勿夜冷哼一声,“嘿,咱们走了眼啦,附近还有高手。给我出来!”

    漆匆夜一声大吼,众妖同时施法,一阵阴风吹向四面八方,直到数十里之外才停下。

    慕行秋从树后走出来,他刚刚赶到不久。

    “我认得你。”漆勿夜说。

    “嗯。”慕行秋可不认得这只妖,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垂死的道士,目光转向半空中的江火儿,他还在昏睡,身体僵硬,双拳紧握,显然睡得不太舒服。

    “你是饭王锦簇,我见过你的画像,还曾经去群妖之地投奔过你,但是没找到。”漆勿夜哈哈大笑两声,“真是巧啊,当初遍寻不得,如今却在人类的地盘上不期而遇。可惜,今非昔比,当年你是妖族救星,大家都把你当成巨妖王的继承者,现在什么妖族、人类都不重要了,祖师就是一切。我们获得祖师另眼相看,成为入选者,而你什么都不是。”

    另一只妖插口道:“我叔叔一家当初是饭王救下来的,要不让他入伙吧?”

    “你叔叔一家如今还在吗?”

    “他们没能熬过五行之劫。”

    “所以说,当初的一切都没有意义,巨妖王、饭王、舍身王、人类的皇帝,还有道士,都是大火烧来之前的最后一批动物,你争我夺,眨眼之间,都归焦土。不过……饭王,你愿意入伙吗?我得先提醒你,饭王这个称呼可以继续用,就当作是绰号,但是主事者不是你,是我,明白吗?”

    “明白。”慕行秋说,他在感受周围的法术,觉得有几分熟悉。

    漆勿夜看向其他妖族,“你们同意接受他吗?”

    众妖点头,只有那两只吞不到内丹的妖族不干,“饭王还没入伙呢,就抢夺该归我们内丹,这可不行。”

    漆勿夜抬头看了一眼那两枚飘浮在空中的内丹,“饭王,我给你一次机会,道个歉吧,入伙之后大家还是兄弟。”

    “你们真是道统祖师的手下?”慕行秋在远处就听到了这边的交谈。

    “怎么,你不相信?除了祖师,还有谁能赐予如此强大的法术?”漆勿夜脸色变得不太好看,两名注神道士想入伙都没机会,饭王竟然表现出几分挑剔之意。

    “抱歉。”

    这两个字一出口,漆勿夜稍稍满意,正想开口欢迎饭王,对方接下来的话就让他愤怒了。

    “内丹不能给你们,元婴也不能。”慕行秋从怀里掏出祖师塔。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