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四十七章 宗师的提醒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南海林恢复了平静,戴缜带领十几名道士在林中布下重重禁制,树厅已被洗剑池整个占据,上方浓密的枝叶散开一些,露出蔚蓝的天空,偶尔有白云掠过,林中多了小鸟的啁啾。

    洗剑池里,三十三名元婴还在仰面飘浮,呼吸匀称,四肢蜷缩着,睡得正香,慕冬儿也加入其中,睡得尤其深沉,发出轻微的呼噜声。

    秦凌霜站在瞬息台边缘,看着孩子们绕台飘行,嘴角突然一动,换上龙魔的声音,“你就是不肯让我跟他说几句话。”

    “你喜欢给人乱出主意,还是少说话为好。”

    两人的声音差别明显,龙魔即使一句话里也有几次跌宕起伏,情感丰富得像是熟透的果实,秦凌霜却总是波澜不惊,就跟那洗剑池一样,石子扔进去直接沉底,水面上连道波纹都不会产生。

    “哈,爱出主意也有错吗?迄今为止,我的主意一个比一个高明,慕行秋从我这里获益良多。”

    “你有自己的目的,拔魔洞已破,心愿已了,用不着再出主意了。”

    “我接下来的心愿就是帮帮慕行秋嘛,你比我更清楚,像他那么好的人可不多见。”龙魔的声音变得极为温柔,她在回忆美好的时光,“我在他的泥丸宫里住过,了解他的每一个想法,他真的非常非常喜欢你,喜欢到让我嫉妒。可是你死了,而他是普通人,不可能一辈子活在记忆里。老娘也是好人,他们过得很苦,生下的儿子又是一个惹祸精……”

    “当初你为什么要将慕冬儿送给魔种?”秦凌霜打断龙魔。

    “你一直不愿意与我共享记忆,看到我的记忆你就什么都明白了。呵呵,好吧。我试着解释一下,杨清音怀着慕冬儿的时候,身上带着我给她的神魂,按理说生下的孩子应该非同一般,可慕冬儿虽然胎生道根,凝成的却是一枚散修内丹。老实说,我有点失望,这样的孩子长大之后怎么能在乱世之中生存呢?”

    “所以你将他送到魔种那里历练一番?你就不担心魔种直接杀死他?”

    “不会,当时我身上也有魔种。所以我知道魔种对慕冬儿一定会非常感兴趣,绝不会杀死他,事实证明我猜对了,不只魔种感兴趣,连魔魂也感兴趣,魔王甚至自愿结束自己的记忆,将魔魂送入他的体内。”

    慕冬儿正好从眼前飘过,秦凌霜一招手,将神魂收回自己身上,可她召不出魔魂。它与慕冬儿的魂魄完全融为一体,根本无法分割,相比之下。神魂与秦凌霜的融合就弱多了,多年前才会被风如晦悄悄盗走,连当时的庞山宗师都一无所觉。

    “难道他不是真正的胎生道根吗?”

    “他是胎生道根,但他的道根出了一点偏差,不适合修道,更适合炼魔,现在还不明显,等到再过些年。慕冬儿有可能会成为纯魔,不受任何力量控制的纯魔,即使没有魔魂相助,也是如此,只不过会延迟一些。”

    “你的计划就是让慕冬儿变魔?”

    “呵呵,这不叫计划,这叫顺势而为。十三万多年前魔生道,如今也该轮到道生魔了。道与魔互相瞧不顺眼,非要你死我活,在我这个外人看来,他们倒是一对亲兄弟,为了争夺遗产……我这么说你不会生气吧?”

    “从碎丹的那一刻起。我就不再是道士了,跟你一样。我也是外人。”

    慕冬儿飘走了,眉头稍稍拧起,对神魂的离去似乎不太高兴。

    “那就好,所以我将慕冬儿送给魔种,为的是有朝一日他能成为慕行秋的强大帮手,看来我想得太好了,现在是慕行秋为他奔波。”

    “另一个魔王。”

    “什么?哪来的另一个魔王?”

    “我是说野林镇,当年来了一只魔种,非常强大,据说与魔王不相上下,我们就是被它侵袭,小秋因此生出道根,那时神魂还在我身上,过后才被风如晦盗走……”秦凌霜陷入回忆之中。

    “你是说慕冬儿的胎生道根之所以与众不同,是因为神魂制造的道根不够纯正?嗯,有点道理,慕行秋一直不像道士,然后他的儿子走得更远一些。这么说来,沈休明的儿子沈存异也该有点特别。可惜其他人都死了……哈,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慕冬儿应该是你和慕行秋的儿子,你们两个都受过魔王之种的侵袭,产下的后代肯定更出类拔萃!”

    秦凌霜转过身,向瞬息台一角上的不熄炉弹了一指,一团拳头大小的火球飞了出来,落进池水里,像墨一样迅速化开。

    “我的肉身早已毁掉,说这些有何意义?”

    龙魔沉默了一会,“我对你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你也该对我坦诚一点了吧?”

    “你想知道什么?”

    “很简单,你到底要对慕行秋做什么?”

    “你怀疑我会害他?”

    “我只是不明白,你明明一个人就能击败三位宗师,整个天下除了昆沌应该就属你最强大,可你还让慕行秋冒险斗宗师,又给他指派了任务,去寻找其它至宝,简直是往火坑里推嘛,救慕冬儿真的需要九件至宝吗?”

    “需要。”秦凌霜干脆地说。

    “我觉得……”

    “你觉得什么?”

    “我觉得你在考验慕行秋,而且你很喜欢被他保护。”

    这回轮到秦凌霜沉默了,过了一会她说:“我只希望他变得更强,想保护谁是他自己的事情。”

    “嘻嘻,道士们费尽心机地推测未来,你却只想回到过去。唉,你在霜魂剑里不是已经绝情弃欲了吗?”

    “在霜魂剑里我必须那样,否则我会疯掉,慕行秋也会因为频繁进入剑内,与我一块疯掉,现在我住在你身体里。受你的情绪影响。”

    “你为他付出了太多。”龙魔轻声道。

    秦凌霜眼前突然出现了骑马的小秋,还是那张少年的脸孔,因为风吹日晒稍显黑,双唇倔强地紧紧闭在一起,眼神中略有一丝惊慌,伸出一条手臂,邀请少女新娘跟他一块逃走。

    不管风如晦当时用过什么法术,选择是少年自己做出来的,那么多人做过同样的梦。只有他在意了,并付诸行动。

    “一点也不多。”秦凌霜坚定地说,在她的魂魄里,也有着一丝不变的倔强。

    龙魔沉默的时间更长一些,“这不是你的全部想法。”

    “你又猜到了什么?”

    “不公平啊,我是有什么说什么,你却总让我猜好吧,我就再猜一猜。你用太阴之火和洗剑池水修复了慕行秋的内丹,将三枚变成一枚,却比从前更强。你将祖师塔变得更适合当符笔。你还教他一些新法门。令他能在更多的东西上写符。嗯,你真是想让他变强,变得特别强。强到能跟你并肩对抗昆沌……不仅如此,还要强到超越众生,就像昆沌,强到改变初心。”

    “道统都没让他改变,我有这个本事吗?”

    “不在于有没有这个本事,而在于你是不是这么想的。”

    秦凌霜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些微怒意,“我必须无私吗?没错,我希望慕行秋能够重回到我的路上。我们要一块向昆沌挑战,不是为了保护众生,而是因为唯有昆沌值得我们挑战。这对众生有坏处吗?我非得假惺惺地声称自己离不开他们吗?这对小秋有坏处吗?他需要我的帮助,至于最终的结果他总有选择,没人能强迫他改变,可他若是改变……若是改变,我不会阻止。你说杨清音是好人,可我不欠她什么。就算她是圣人,也与我无关。”

    “对不起,我太苛刻了。我只是不希望他受伤,也不想看到你失望。”

    “失望……先得有希望,才会有失望。”

    秦凌霜闭上嘴。龙魔也不再说话,这虽然是她的身躯。现在却不由自己做主。

    宗师戴缜从树林中走过来,站在岸边施礼,口称“道火不熄”,秦凌霜还礼。

    “秦道友,你真的要向祖师挑战吗?”

    “我不找他,他也会找我。”

    “需要我给你一点提醒吗?”

    “请说。”

    “祖师在闭半修行,他好像觉得这世上还有强大的对手,而他没有必胜的把握,必须再次增强实力。”

    “这一次,连九大至宝都不能帮他了。”

    “我看了一下你的新法门,很巧妙,很强大,但是还不到能放弃至宝的程度,远远不到。”

    “你在提醒我仍然不是昆沌的对手?”

    “没错。”

    “可你还是愿意站在我这一边。”

    “祖师摧毁了所有人的道士之心,我没想到结果会如此不堪,瞧啊,连宗师都变得贪生怕死,道统最后一点痕迹也没了。我要重建道士之心,祖师不会同意,所以我只能站在你这一边。给你一个提醒之后,我还要给你一条建议。”

    “请说。”

    “神魂、魔魂皆在你手,三十三名元婴有可能再炼出一只不灭之魂,这才是最大的一笔财富,也是你能击败祖师的最大希望。”

    秦凌霜没有开口。

    “元婴的数量可能还不够,我们炼了许久也没能成功,如果你肯听我的建议,就去符皇城抢夺那里的元婴,炼魂之后再去断流城与左流英一战。”

    “左流英?”

    “正是,你想击败祖师,甚至想见到祖师,都必须先过左流英这一关,如果你能轻松地击败他,才谈得上向祖师挑战。”

    戴缜从怀中掏出一封信,“事实上,左流英已经向你发出挑战了。”

    (本卷结束)(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