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四十五章 破阵符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没有试探,慕行秋很清楚自己的敌人有多强大,他必须从一开始就拼尽全力,机会只有一次,而他要赌上的是四个人的生死。◇↓,

    庞山宗师杨延年预言了“未来”,它比强大的法术更具有威慑力,相信它的人会以为那是无可逃避的宿命,慕行秋只当它是胡说八道,因为他不记得任何一位宗师。这两年来他听过一些道统的传说,知道宗师们的姓名,可是耳听为虚,他更直接的感受来自于赵处野等道士,那些人与传说中的道士毫无相似之处,跟凡人一样为生存挣扎,只是拥有的力量更强大,挣扎的时候溅起的水花更明显。

    对慕行秋来说,杨延年的预言与街头算命先生的胡诌并无区别。

    破阵符,慕行秋在儿子身上写下第一道符箓。

    十几万年前,当道统与魔族作战时,面对魔族的坚韧防御,破阵符是道士们常用的进攻符箓之一,魔族战败,道统独尊,道士们继续完善符箓之术,但已没有多少用武之地,最后一次使用是与念心科内斗。在那之后的几万年里,道统符箓被隐藏起来,赵处野虽然通过启示重获秘术,却很少使用,骨子里他仍然只信任五行法术。

    正是在慕行秋手中,破阵符得以重见天日,与当初相比却是面目全非。

    几万年前,没有符箓科道士能以祖师塔为笔、以两个不灭之魂并存的身躯为纸,相较之下,慕行秋的血墨反而最为普通。

    慕冬儿体内不只有魔魂和神魂,还有昆沌留下的强**术、刚出生不久就得到的奇特之火,如果他是一张纸,造纸的每一样材料都是极为罕见之物,而且这些材料互不相融,正处于你死我活的争斗之中。

    符箓就是一名临危受命的统帅。风风火火地闯入混乱的军营,一手兵符,一手举刀,向彼此不合的几位将领下达不容违逆的命令。其中脾气最大的一位将领乃是昆沌的法术,若在平时,它不会接受任何符箓的辖制,可是在两只不灭之魂的弹压之下,它也只能屈服。

    慕冬儿左身冰冷,眼中射出的是红光,右身燥热。眼中射出的却是白光,两束光的目标不是道士,而是数十步以外的不熄炉。

    三位宗师和几十名道士同时施法,他们布下的是一个法阵,众多法术在空中融为一体,形成一团拳头大小的光球,几乎完全透明,只在移动的时候才会显示出一点痕迹,即使这样也只有天目能够察觉到。

    光球悬浮在空中。中间有一团鸽子蛋大小的区域稍微更亮一些,整个看上去像是一只藏在水下的眼珠,它转了一下,看向目标。“瞳仁”倏地变亮。这就是它的进攻,比慕冬儿左右眼射出的两束光速度更快。

    慕行秋闷哼一声,退后一步,他的下丹田被击中。那股力量无形无迹,像箭一样直接射入下丹田,将第一枚内丹击出一个裂口。

    光球的“瞳仁”连闪三下。绛宫和泥丸宫先后被击中,慕行秋步步后退,每退一步,都有一枚内丹裂开。

    这两年多年以来,他的三枚内丹虽然一直在偷懒,转动得非常缓慢,但它们毕竟还保持完整,正在逐渐恢复,提供的法力不多,对慕行秋来说却非常重要。

    三丹尽裂,停止旋转,慕行秋立刻感到头晕目眩、全身无力,写符需要全神贯注,他的意识却在消散,他的血肉之中缺少了那一点法力,也不如平时强韧,当不了第一等的符墨。

    慕冬儿的两束光已经射出去,慕行秋盯着它们,希望能产生一点效果,这是他的全部希望。

    光球的进攻和慕行秋的后退都在瞬间完成,同一时刻红白两光击在不熄炉上,发出嗞嗞地响声,炉身毫无变化,里面的火更是纹丝不动,仿佛冻住了一般。

    道士们没有阻止这两束光,他们相信不熄炉能承受得住,只要写符、祭符的人死了,光自然会消失。

    可慕行秋没死,他遭受重创,换成任何一名道士,不死也会瘫倒,他只是后退三步,身子摇摇晃晃,没有倒下,更没有死。

    内丹对他很重要,却不像对其他道士那么重要,他就像久病之人,再多一点病痛也不至于就此一命呜呼。

    “这小子还真是……”宗师戴缜想不出特别合适的形容。

    “虽生犹死,留他一命,用来监炉吧,太阴之火总是不够强烈,何时才能炼丹成功?”杨延年仍想继续自己的计划。

    太阴之火需要法力催动,不熄炉却会毁掉肉身,三位宗师能承受得住,但没人愿意为此受伤,只好每隔一段时间牺牲掉一名道士,杨延年觉得慕行秋或许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三丹已毁,他没有法力,空具一具肉身有什么用?”戴缜眉头微皱,“这两束光怎么还不停?”

    “这是符箓之术,祭符之后能自己维持一会,跟咱们的五行法术不太一样。”杨延年倒不觉得意外。

    “别大意,准备除掉魔魂。”项海生的目光一直盯着慕冬儿。

    三位宗师之所以在击败慕行秋之后暂时住手,就是在这件事情上有分歧。

    杨延年失过了一次手,低头不语,却也没有配合施法的意思,戴缜道:“神魂怎么办?归谁?”

    “两位宗师,咱们奉祖师之命消灭魔魂,大功未成,地位不稳,还有闲心争这个吗?”项海生稍显严厉。

    戴缜寻思了一会,不服气地说:“项宗师,你还是没说神魂要怎么处理。”

    “自然是收集在法器里,交由祖师处理。”项海生召出数件拘魂之器,“夜长梦多,诸位努力,咱们的一切都是祖师所赐,他不首肯,连命都不属于咱们自己,更不用说一只神魂。”

    再没人敢多说什么,道士们再次共同施法,半空中光球的“瞳仁”又眨了两下,一次攻击慕冬儿的内丹,一次攻击魔魂。

    慕冬儿坐在父亲怀中,面孔冲外,两只眼睛对着不熄炉射光,他本来就处于昏睡状态,随着慕行秋一块摇晃,自己一动不动,光球眨眼之后,他还是这样。

    道士们沉默了一会,普通道士不敢吱声,宗师当中戴缜首先沉不住气,“项宗师,你还在等什么?可以拘魂了。”

    “等等,必须先确认魔魂已死,请两位宗师以至宝施法,慕冬儿若是吐出纯粹的道火,魔魂已死,若是吐出融合之火,魔魂还在。”项海生的大光明镜放在不熄炉内,因此要另两人施法。

    杨延年和戴缜互视一眼,没有立刻服从命令。

    “符箓还在进行,等结束的吧。”杨延年说,他吃过亏,因此更加谨慎,慕行秋站在那里迟迟未倒,更让他不敢大意。

    项海生目光微垂,“也好,让我取出大光明镜,自己施法吧。”

    杨延年假装没听见,戴缜却有些惊慌,不想以后被项海生在祖师面前告上一状,托着洗剑池上前一步,“好吧,我来,三位服日芒的宗师,还怕这一对父子吗?”

    洗剑池竖立起来,里面的水不动,映照出来的景象比大光明镜还要清晰。

    慕冬儿的模样出现在水面上,眼睛里没有光,片刻之后,居然眨了一下。

    戴缜吃了一惊,“怎么回事?他没有内丹,怎么还能施法?”

    普通道士看不出慕冬儿的眨眼有何特异之处,三位宗师却瞧得清清楚楚,他的眼睛里还有法术发出,这绝不是旧符的持续,而是新的破阵符。

    杨延年再不能旁观,立刻以镇魔钟施法,钟声三响,他的脸色变了,“不是慕冬儿,是慕行秋!”

    慕行秋摇摇晃晃,似乎随时都会摔倒,手中的祖师塔没有动作,三丹尽裂,再也不能提供丁点法力,脑海中一团混乱,甚至不能存思符箓细节,天目模糊,耳中朦胧,可他仍在写符,符纸是慕冬儿,符笔是祖师塔,符墨是他自己的血加上祖师塔里的法力。

    祖师塔在向他提供法力,昆沌留在里面的法术都已被去除,整座法术森林向慕行秋开放,它们组成的符墨比道士的血更强大。

    可写符还需要存思,慕行秋的脑海混乱,感受力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敏锐,破阵符就在脑海中,根本无需细想,就像那些一辈子只画一匹马、一枝花的老画师,画面已经牢牢印在脑子里,面对真实的物品,反而无从摹画。

    此时的破阵符不是文字,而是一团光、一片影,切切实实地存在于他的脑海中,思绪如何混乱,都不影响它的存在。

    他也用不着移动祖师塔,塔内的法力自动流出,在慕冬儿体内写下符箓,再由两眼射出。

    一点灵光在脑海最深处闪现,慕行秋隐约明白了什么,但他还不能细想。

    “内丹已毁的人怎么可能写出道统符箓?”戴缜不只惊奇,还有愤怒,手中的洗剑池水纹波动,瞬间发出九道法术。

    九道法术一离开法器就偏离方向,朝不熄炉飞去,撞在炉身上,无声无息地消失。

    “别动。”项海生终于明白问题出在哪里,身形一闪到了不熄炉前,向里面看去,只见大光明镜里,被拘禁的女子两手捏法诀,摆出施法的姿势。

    原来她才是一切的根源。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