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四十四章 未来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抱着儿子落在南海林外的草地上,在一小片坑洼里,他看到了烧焦的几株野草,明明已经烧成了灰,那些草却依然保持原状,微风吹来,它们也摇摇摆摆,贴近地面的部位闪烁着微小的红点。

    这里显然发生过一场斗法,而且为时短暂,以至于双方的法术都没有发生严重失控,在几株小草上仍能持续一段时间。

    除此之外,附近再无战斗迹象,林子里异常安静,好像连风都没有。

    慕行秋看了看怀中的慕冬儿,带着伤重不醒的儿子进入一片危机四伏的森林,似乎是个错误的决定,可慕行秋无处托付,而三位宗师早晚还是会找到目标,如此一来,怎么躲藏都无意义。

    慕冬儿睡得依然香甜,在神魂的保护下,他的魂魄暂时无忧,肉身的状况却没有太多好转,虽然熬过了子夜的死亡期限,但还是一边冷一边热,每隔一段时间会发生反转,令抱着他的慕行秋更加痛苦。

    天就要亮了。

    慕行秋迈步走进南海林,用他那超强的感受力寻找法术的痕迹,入林将近半里之后,他找到了,那是一股极微弱的法术,像是从窗缝里流出来的菜香,转瞬即逝,只有最灵敏的鼻子才能嗅到并辨出方向。

    南海林是一座密林,却没有荆棘杂草拦路,树与树之间非常干净,只有厚厚一层多年积攒的枯叶,踩在脚下如地毯一般柔软。

    空气中飘逸的法术时有时无,慕行秋已经确定方向,大步前行,速度越来越快,走出七八里,来到一座树厅里。

    树厅呈圆形,直径过百步,周围的树木形成墙壁,它们都很高大。枝叶分外茂盛,在空中连成一片聚为房顶。

    正中间摆放着一座七八尺高的熔炉,里面的火很弱,几乎就要熄灭。炉上三尺悬浮着一块四四方方的青石板,石板的四个角各升起一股清烟,在四五尺的高度凝成鼎的形状。

    这里正进行着极为强大的法术,慕行秋却只能感受到断断续续的蛛丝马迹。

    树厅里没有人,全靠着那座熔炉提供了一点光亮。

    慕行秋知道危险就在附近。于是停下脚步,以右手在自己的额头上写下一道符箓,天目得到加强,他看得更清楚一些,那炉中的火一点也不微弱,充满炉子,纯净无瑕,呈现一种淡淡的红色,不摇不晃,像是一团被冻住的冷火。

    石板上的四座青烟鼎也并非毫无变化。而是有规律地向外消失、凝聚,只是速度极快,在加强天目之前根本看不清。

    附近传来一声**,慕行秋转身看去,就在十几步之外,一个孩子坐在离地一丈左右树洞里,洞口很小,只露出他的一张小脸,脸色通红,尽是痛苦。

    慕行秋放眼望去。树洞里的孩子不只一个,而是三十三个,环绕树厅一圈,相互间隔着若干棵树。

    一名年青的道士从慕行秋身边走过。悄无声息,目不斜视,好像他是一个不可见的幽灵。

    道士径直走到炉前,将两只袖子挽到肘部以上,深吸一口气,抡开双臂。一掌接一掌地往炉身上拍打,那铜炉看上去普普通通,似乎还凉着,其实已是极热,手掌一触到上面就冒出丝丝热气。道士全身都在颤抖,显然在忍受极大的痛苦,却没有停止拍打,手掌在炉身上停留的时间反而越来越长。

    道士边拍边走,堪堪绕完一圈,露在外面的手臂已是赤红,仿佛被烧过的铁手。他长出一口气,转过身,露出劫后余生的欣喜微笑,向慕行秋走来,目光没再躲避,甚至开口说话。

    “道火不熄,因为以道士为柴,死亡即是燃尽,然后自有新柴添入,可是有一些木柴不会燃尽,它们永远保持着燃烧状态,成为道火的看护者,瞧,我通过了考验,我将……”道士停止诉说,低头看自己的双臂,它们不再是纯粹的赤红,多了几块青,像是将要熄灭的木炭。

    “我通过了考验,我明明通过了!”道士止步,声音中满是激愤与恐惧,突然间,身上的道袍燃烧起来,他没有抬手扑火,也没有倒地打滚,呆呆地盯着慕行秋,说出最后一句话:“救救我……”

    火焰瞬间将道士整个吞没,片刻之后,他像铁水一样融化,流到地面上,很快就被厚厚的枯叶吸收,什么也没留下。

    慕行秋没救他,早在道士拍出第一掌的时候,他就感受到不熄炉的强大实力,知道道士肯定承受不住。

    那就是万第山不熄炉,上面的石板是鸿山瞬息台,慕行秋能猜得出来。

    对面走出来第二名道士,走到炉边没有拍打,看了一会,将目光转向数十步以外的慕行秋,“我们需要一位好点的掌炉道士。”

    来者是庞山宗师杨延年,右手上托着镇魔钟。

    “人呢?”慕行秋问。

    “你已经失去记忆,对你来说,她们不过是两名认识不久的女子,你仍然在意吗?”

    慕行秋左手抱着慕冬儿,右手召出祖师塔,紧紧握住。

    杨延年露出一丝冷笑,“能战斗的时候绝不多说话你还是从前的慕行秋,失记并没有改变一切,怪不得你还在意她们两个。”

    “失忆没有改变一切,记忆尚存的道士却完全改变了。”

    “你根本不记得从前的道士是什么样。”

    “我会听别人说,关于道士的传说很多,你们法力强大,斩妖除魔,以保护人类为己任,许多人相信古神也必定是一名道士。如果传说是真的,道士的变化真是太大了,如果传说是假的,你们则是隐藏了许多年。”

    杨延年露出真正的微笑,“世界变了,道士不能不变。好比你发誓此生只爱一人,可这个人死了,誓言还有效吗?人类还存在,但是与死无异,灭亡只是早晚的事,道士看得比较远,因此提前做出改变,在幸存的凡人看来,这可能很残忍,但是‘未来’将会理解这一切。”

    “未来?谁的未来?没有凡人,道士也会灭绝。”

    “瞧,这正是世界的最大变化,如果道士拥有不死之身呢?道火仍将不熄,却不需要新的来源。一个人看得越远,行为越古怪,当他看得极远,甚至看到了一切的结束与新的开始,你说他会怎么做?”

    慕行秋没开口。

    “他盯着未来看得越久,越希望让未来早一些发生,因为那个未来更美好。这就是祖师正在做的事情,他不被众生所理解,也没有必要受到理解,因为众生不在未来之中。”

    杨延年停顿片刻,“稍稍睁开你的双眼,看一下未来,不是久远的未来,连半个时辰都用不上,你能看到什么?”

    “什么也没有。”慕行秋说。

    “你在撒谎,因为未来对你来说太过残酷,所以你拒绝承认。半个时辰之后,秦凌霜和龙魔是一方,慕冬儿是一方,双方或者一死一生,或者全都死去,这取决于你现在的选择。”

    慕行秋眼中闪过怒火。

    杨延年在镇魔钟上拍了一下,钟声传到不熄炉上,炉壁一下子通红,随后变得透明,显露出火焰里面的东西,那是一面镜子,镜面冲着慕行秋,镜内映着那张既陌生又熟悉的面容。

    “你可以选择战斗,结局是都死,你也可以选择妥协,用慕冬儿交换秦凌霜和龙魔,并为我们掌炉,结局是一死一生。”

    慕行秋紧紧盯着炉中的镜子。

    “如果你需要从前的记忆,我愿意向你提供一些,总而言之,秦凌霜曾经为你死过一次,你要再一次让她为你而死吗?”

    慕行秋的目光转向杨延年。

    “没错,你们曾是恋人,甚至愿意为彼此放弃修行,就像那些目光短浅的凡人,你们凭着当时的感觉做出决定,以为这决定会永远不变,可天不遂人愿,她为你而死,你与别的女人生下了儿子。如果你早就知道这结局,当初还会海誓山盟吗?这就是道士与凡人的区别,也是祖师与道士的区别,他看到了尽头。”

    慕行秋就在这一刻想通了左流英为何不让他了解太多往事,记忆是未来的土壤,看到的未来越远,准备越充分,力量自然也越强,可未来也是束缚、是陷阱,强大的道士身处其中无力自拔,也不想自拔,很容易沦为未来的帮凶。

    慕行秋没有记忆,也没有明晰的未来,对他来说一切都没有确定,或许这就是左流英的期望。

    “昆沌看到的不是未来。”慕行秋对道统祖师的了解不多,却看清了他的本相,“他在制造未来,只有屈服于他的力量之下的人,才以为那就是未来。”

    慕行秋举起手中的祖师塔,“未来不存在,我的选择不只是两个,而是无穷无尽。”

    杨延年召出所有法器,“这么说,你选择同归于尽。”

    另位两位宗师和其他道士从树林里走出来,围成半圈,面对慕行秋,他们本想省些工夫,看来是不可能了。

    “我说过,你不可能说服他。”项海生挥动如意,也召出了大批法器,戴缜托着洗剑池,同样做好准备。

    三位宗师不想再看到任何意外。

    慕行秋不想未来,也不在意自己是否能敌过三位宗师和数十位道士,他以祖师塔为笔,在慕冬儿胸前瞬间写下第一道符箓。

    他要以血肉为墨、以祖师塔为笔、以自己的儿子为纸,写出这世上绝无仅有的符箓。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