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四十三章 池水两荡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南海林中火焰冲天,在百余丈的空中散开,数不尽的火星宛若倾巢而出的萤火虫,四处乱飞。

    三位宗师互视一眼,终于在这一刻抛去相互间暗存的忌惮,恢复了几分道士之间的默契,棋山宗师项海生和庞山宗师杨延年瞬间消失,数十名道士也都升起,转身飞回林中,只留下鸿山宗师戴缜一个人对付龙魔。

    “呵呵,元婴的脾气就是大,说发火就发火,不就是炼丹嘛,舍个身、送个命,反正也没长大,又是三位宗师亲自操作,他们应该满足了。”龙魔笑吟吟地说,仍然没有对宗师施法。

    戴缜一个字也不回答,他得出结论,杨延年和项海生之所以先后中计,就是因为没有及时出手,让龙魔说话太多,使得念心幻术有了施展余地。

    洗剑池里的水柱迅速变长,像一条细长发光的海蛇,摇摇晃晃地升到半空中,调转方向朝龙魔飞去,速度不是很快,摇摇摆摆,好像没有眼睛,看不到目标的具体位置。

    “戴宗师的脾气更大,说动手就动手,这是什么招数?鸿山耍蛇吗?”龙魔手中托着的镇魔钟稍稍变大一些,高一尺左右,表面闪耀着五色光华。

    戴缜嘴角微微动了一下,镇魔钟印记未除,所能发挥出来的实力顶多一成,龙魔不用念心幻术而是施展五行法术,更是不自量力。

    “我想起来了,这不是鸿山耍蛇,乃是沧海一粟!”龙魔欢呼一声,像是猜中了谜底,“此刻看上去就是一条细线,待会它就会扑天盖地,所谓一粟之中有沧海,啧啧,这是很了不起的法术,非常复杂。从前牙山要动用至少五十名星落以上的道士才能勉强施展,戴宗师以一己之力就能发招,佩服佩服。”

    龙魔说得越好听,戴缜越谨慎。那条细细的水线不快反慢,在龙魔三十步之外徘徊不进。

    “这下子可糟了,我该怎么接招呢?戴宗师这一招没有任何破绽,躲是躲不开的,硬接?死得更快。唉,念心科怎么就没留下几招类似于沧海一粟的绝招呢?光动嘴可保不住小命……戴宗师,您不回头看一眼吗?林子里的火更大了,我没骗你,项、杨两位宗师控制不住火势,洗剑池盛有神水,灭火应该有奇效吧?”

    戴缜专心施法,林中局势真的失控,项海生自然会以神游之术发出通知,用不着戴缜回头观瞧。他要做的事情就是一击必杀,不给龙魔留活路。

    沧海一粟的施法过程的确极为复杂,涉及到的法诀多达三十几种,需要在短时间内存思大量文字,法力并非越多越好,而是兵分数路,各司其职。这一切在表面上都看不出来,对方若以为能够趁虚而入,则正好中计,会提前激发法术中的宏大力量。

    龙魔没有中计。不敢抢先出招,只能等候戴缜的法术逐渐成形,她看上去有些慌张,笑容僵硬。语速变快,手中的镇魔钟越来越亮,表面五色流动,比洗剑池更像至宝,但是双方都清楚得很,她采取的是纯粹守势。处于不胜之地。

    “念心幻术最适合炼制活人丹,我真能帮上忙。符皇城里藏着几名元婴,慕冬儿手下的孩子里也有,戴宗师需要吗?咦,天上的这朵云好奇怪。树林里哪来的怪影儿?”

    龙魔试图转移戴缜注意力的尝试全告失败,鸿山宗师终于完成蕴势,主动发招。

    沧海一粟、一粟沧海,洗剑池中的水线瞬间冲来,壮大成为一张水膜,将龙魔整个笼罩其中,这一罩足以网罗千军万马,全用在龙魔一个人身上,也算是戴缜对她十分看重了。

    龙魔并不全靠嘴皮子迎战,手中的镇魔钟在同一时间变大,将她扣在里面,抵抗洗剑池的法术。

    望山至宝对牙山至宝,本该势均力敌,可是镇魔钟上留有他人的印记,龙魔发挥不出太多威力,那钟在洗剑池水的冲刷之下快速变小,坚持不了多久,龙魔不得不蹲下,右手抱膝,低着头,全身蜷成一团,多挨一时是一时。

    “就这点本事吗?”戴缜终于开口,他已稳操胜券,可以稍稍放松一点了,“让秦凌霜出来,我要瞧瞧她是否比你厉害些。”

    蹲在地上的龙魔摇摇头,像是一个被吓坏了的孩子。

    戴缜没有同情之意,下一刻,他不仅没有同情,还变得愤怒了。

    念心科斗法从来不讲究光明正大,从这一点来说,慕行秋算不得真正的念心科传人,龙魔才是,她控制不了镇魔钟,只能以它护身,可她左手里还握着一串法器,它们才是她用来进攻的武器。

    十七件法器包括剑、尺、铃、印、镜、珠、炉等物,件件都在九品以上,上面也有杨延年的印记,却不像镇魔钟上的那么强固,同为服日芒境界,并且读过道统秘籍的秦凌霜,在来时的路上去除了上面的印记,将它们变成一件法器。

    念心弟子习惯用鞭子。

    戴缜站在南海林边缘,脚下是一片草地,前方地势稍稍向下倾斜,在十余步以外形成一个小小的坑洼,鞭子就从这里钻出,不是一条,而是七条龙魔一心九用,不能都用来施展幻术,故此只有七条鞭子。

    那些鞭子全是火红色,红光之内隐约能看到十七件法器,都是拳头大小,依次排列,周而复始,像是一根长长的蛇脊骨。

    七条红鞭钻出地面十余丈,甩开来,从不同方位抽向戴缜。

    戴缜吃了一惊,却是临危不乱,他的左手里还握着一枚铜印,手掌一翻,印文冲上,七块符箓似的古朴文字一跃而出,迎上七鞭,轰轰作响,将主人防护得滴水不漏。

    偷袭没有取得效果,镇魔钟已经缩得很小,勉强将龙魔的身体罩住,很快它就会恢复到数寸小钟,而洗剑池水只要接触到龙魔的肉身,不管它是真幻之身、钢铁之躯、法术之体,都会灰飞烟灭。

    就在这时,戴缜手中的洗剑池突然微微一颤,水面荡起数圈波纹。

    这是一个极微小的变化,却比破土而出的七条红鞭更让戴缜惊讶,居然有人想夺走洗剑池,施法者不可能是龙魔,她全力自保尚难,还能发起反击已属奇迹,没有余力再施展其它法术。

    “秦凌霜。”戴缜叫了一声,身边瞬间多出五件法器,分别是灯、烛、玉斧、布幡和节杖,虽非九品宝物,却都是拘魂研魄的必备之器。

    纯粹的魂魄还能施法,这种事情可不多见,戴缜心中先赞了一声,出手绝不留情,仍存必胜之心。

    洁白的玉斧表面忽地一暗,表明魂魄已被锁定,戴缜正要拘魂,右手上的洗剑池又是一晃,秦凌霜魂魄的实力比他预料得更强一些,而且法术奇特,不易防守。

    戴缜将法力催动到极致,嘴里低喝一声,念出数句经文,灯烛火苗骤然上升,只要拘得魂魄,秦凌霜再强的法术也施展不出来。

    一条红鞭仓皇退回地下,转眼消失不见。

    魂魄逃回到肉身之中。

    戴缜这一战相当于以一敌二,对方数施奇招,都被他挡住,心中却也生出几分钦佩,不过战斗即将结束,魂魄退回肉身也不安全,镇魔钟已经缩无可缩,肉身的长发几乎都变成了蓝色。

    龙魔和秦凌霜的奇招还没结束,这最后一招也是最让戴缜意外的一招,明明已被逼到绝路,镇魔钟竟然瞬间扩大数倍,力量暴增数十倍,将沧海一粟形成的水膜硬生生撑破。

    龙魔纵身跃到空中,左手收回一长串法器,右手托着变小的镇魔钟,笑道:“戴宗师,多谢了。”

    沧海一粟竟被击破,戴缜大惊之余,体内法力也乱成一团,连退五步,脸色随之连变五次,站稳之后终于恍然大悟,脱口道:“你盗用我的洗剑池水!”

    秦凌霜借助一条红鞭魂魄离身,目的并非攻击戴缜,而是借助洗剑池水洗掉镇魔钟上面的杨延年印记,池水两荡,清洗完成,镇魔钟终于能够发挥出大部分实力,得以冲破沧海一粟。

    “嘻嘻,小把戏,这要感谢一颗头颅。”龙魔笑着说,这是秦凌霜的法术,但她明白是怎么回事,秦凌霜之所以能在一招之间盗得池水,是受秃子的启发。秃子曾带走一滴池水,他自己不明白怎么回事,魂魄进入霜魂剑之后,记忆呈现给秦凌霜,拥有神魂的她,很快就查明根源,并将其改造成为一道法术。

    前来南海林挑战的时候她就希望能遇到洗剑池,否则的话,她和龙魔更无胜算。

    戴缜不知前因后果,惊愕地盯着手中的铜盆,不明白它为何会在激斗之中背叛主人。

    龙魔将镇魔钟托在胸前,“这回可以公平斗法了,戴宗师,你准备好接招了吗?”

    临战之际最忌心浮气躁,对道士来说尤其如此,戴缜早已失去道士之心,一念心动万念随生,若是对战别人还好些,偏偏对手是念心科弟子,一点小破绽变成了大漏洞。

    戴缜慌乱地施法自保,拿不定主意是否还应使用洗剑池。

    龙魔已经施法了,正用务虚幻术围攻戴缜,可是擅长制造意外的不只是她。

    眼前一黑,龙魔失去了目标,秦凌霜已来不及出现。

    戴缜呆呆地望向半空,一面九尺高的椭圆形镜子悬浮在那里,龙魔消失了,身形却映在镜面上,栩栩如生。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