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四十一章 不灭的意志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冬儿在父亲怀中沉睡,脸色粉嫩,像是大病初愈,正做着香甜的美梦,可这只是假象,他的身体忽冷忽热,冷的时候像是千年寒冰,热的时候如同燃烧的炭,若没有一副超常强韧的身体,慕行秋还真抱不住他。

    “为什么要把我抛下?”慕行秋问,之前一直与杨延年对峙、战斗,他没来得及质问,现在才得着空儿。

    南海林位于南方两千里以外,并不靠海,利用祖师塔传过来实在过于冒险,慕冬儿也未必能够承受得住,秦凌霜施展瞬移之术带着父子两人来到林北二百里左右的一座荒山上,她正站在山顶向南遥望,探测周围是否有法术禁制。

    子夜刚过没多久,空中星月明亮,山风轻柔,带来阵阵花草香。

    “你若能找到我们,证明你有本事保护慕冬儿,你若不能,就是没这个本事。”

    “你……你们只是要一个证明?”慕行秋觉得这个理由有点可笑。

    “正是。”秦凌霜回答得很认真。

    慕行秋盯着她的脸看了一会,“这是龙魔的主意吧?”

    秦凌霜没回答,她与龙魔共用一躯,自然要同进共退。

    慕行秋摇摇头,肚子里装满了疑惑,尤其是自己从前与这两名女子到底是什么关系?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不应该了解太多往事,甚至对此有一点胆怯,最后他说:“你真有办法治好他吗?”

    异史君预言慕冬儿活不过子夜,他算是熬过了这一关,可是一直不醒,并非佳兆。

    秦凌霜收回法术,南海林的防御并不严密,他们离第一重禁制还有一百多里。

    “你听到杨延年怎么说神魂与魔魂了吧?”

    “嗯。”

    “归根结底,魔魂也是一股意志,来自于远古时代的某位修行者,被历代魔王占有之后,它拥有了记忆。但这些记忆属于魔王,而不是魔魂。”

    慕行秋点下头,失去过去的记忆有一个好处:能够接受各种说法,不会产生太多的疑问。

    “魔王最后一次转世是我父亲。”秦凌霜顿了一下。她的记忆都在,往事一下子浮现在脑海中,“两年多以前,他在皇京被昆沌逼得走投无路。”

    “据说他再入轮回,暂时躲过昆沌的追杀。要在十二年以后觉醒,离现在还有不到十年。”

    秦凌霜摇摇头,“无数次轮回都斗不过道统,再多一次又能怎样呢?何况这一次的敌人更加强大。不,轮回不再是魔王的计划,我猜他做了另一种选择。”

    慕行秋明白了,“魔王抛弃了记忆,只留下魔魂,藏在……冬儿的身体里?”

    “很有可能,这比轮回更合理一些。当时慕冬儿也在皇京,被魔种侵袭多年,非常适合接受魔魂,最关键的是,他有一个爱他的母亲,还有一个为保护他不惜一切代价的父亲。”

    “听异史君说,我不是一个好父亲……没有了记忆,魔魂还是魔魂吗?”

    秦凌霜露出一丝微笑,“这正是魔王出人意料的地方,他拒绝死在道士手中。而是选择了自杀,只留下不灭之魂。”

    “自杀?离开不灭之魂他就不能轮回吗?”

    “或许能,但那不是魔王的选择。”秦凌霜看着慕行秋,第一次感觉到两人之间多了一层薄薄的隔阂。有些事情在她看来清晰直白,根本无需解释,他却显得很困惑。

    他失去了记忆,就像是新生儿行走在世上,自然很难理解轮回十几万年的魔王,秦凌霜能。“魔王几乎经历了每一种人生,他早已厌倦。”

    慕行秋勉强嗯了一声,寻思了一会,低头看向慕冬儿,“没有了魔王的记忆,剩下不灭之魂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与神魂有什么区别?为什么昆沌还是能察觉到它的存在?”

    “这里需要猜测的内容就更多了。”秦凌霜召出祖师塔,开始对它施法,她刚刚学会几招,需要试一下,“我对神魂的了解更多一些,说起来它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第一是不灭,能在天地万物体内寄存,更喜欢人类或妖族一些;第二是悟性,借助于它,能够很轻松地理解那些最玄奥高深的法门。”

    “只凭这两点,神魂就已经非常了不起。”

    秦凌霜笑了笑,“至于魔魂还是称它为魔魂吧,虽然它已经没有魔王的记忆同样不灭,但它的意志不是悟性,而是征服。”

    慕行秋更听不懂了,“征服也是一种意志?”

    “当然,多少开国君王、多少开山立派的宗师,都拥有征服的意志,只要有一丁点成功的可能,他们都会甘冒奇险,只为有朝一日主宰众生。魔魂就是征服,拥有它的人宁可遗世独立,也不屈居人下。当魔王的记忆带着魔魂一块轮回的时候,从来不敢活得太久,因为当魔魂彻底觉醒的时候,魔王将无法安于现状,即使不向道统挑战,也要成为人王。”

    慕行秋惊讶地看着儿子。

    秦凌霜又笑了一下,“别害怕,征服并不是坏事,它跟悟性一样,是人人皆有的一种意志,有些人明显些,有人隐讳些,早在被魔魂附体之前,慕冬儿就不是一个愿意服从别人的孩子,有了魔魂之后,只是让他的这种意志更强大。他现在还小,等魔魂完全觉醒,他也会长大,那时候他会想尽一切办法提升修行,因为他忍受不了有人比自己更强。”

    “这就是魔王的复仇计划?”慕行秋终于有些明白了。

    “我猜是这样,魔王杀死了自己的全部记忆,但他绝不会原谅自己的敌人。”秦凌霜有句话没有明白说出来,魔王之所以将不灭之魂寄存在慕冬儿体内,看中的很可能不只是这个孩子,更是孩子的父亲,慕行秋心智成熟、意志坚强,魔魂无法入居,但他会不遗余力地保护自己的儿子,同时也就是在保护魔魂。

    秦先生观察过慕行秋,当然知道这是怎样一个人。

    慕行秋又一次低头看着慕冬儿。魔魂只是一股意志,并没有改变事实,慕冬儿仍是慕行秋的儿子,他记得清清楚楚。这或许也是魔王的法术之一,让他任何时候都不会忘记儿子,但法术没有撒谎。

    “昆沌想要杀尽众生,他是众生的敌人,自然也是我的敌人。”慕行秋将儿子抱得更紧。

    秦凌霜对此一点也不意外。“所以你瞧,征服并不全是坏事,有昆沌这种人,就得有击败他的人。”

    “最后冬儿会变成什么样的人?”慕行秋心中只有一点疑虑。

    “最后?没有最后,如果慕冬儿变成第二个昆沌,那么早晚会有人再击败他。越是强者越希望世界不变,从这一点来说,至强者都与世界为敌,用不着想那么远。”

    秦凌霜将祖师塔递给慕行秋。

    慕行秋没接,“你需要用它。”

    “给我镇魔钟。你用它。”

    慕行秋接过塔,召出镇魔钟交给秦凌霜,钟身上仍有一层薄光,还有几道更亮些的符箓,它们共同困住至宝,以免镇魔钟回归旧主。

    “你懂得真多,你的猜测在我看来都是事实。”慕行秋由衷地说。

    “我花了很长时间思考这些事情,而且我有神魂。”秦凌霜轻描淡写,在她最孤寂的时刻,神魂并不在身边。但她的悟性仍强于绝大多数人,“我用了一些丹药,施了一些法术,暂时保住慕冬儿的性命。接下来的几天就要靠他自己了,修行者的伤病只能自愈,我将神魂借给他,只是提供一点帮助。”

    慕行秋想说声“谢谢”,又觉得这两个字太简单,实在不足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于是点点头,稍显生硬地嗯了一声。

    秦凌霜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星月,觉得时候差不多了,“杨延年在镇魔钟上留下了印记,我的法术和你的符箓都掩藏不了太久,他很快就会找到咱们的所在,咱们得提前动手。”

    “好,我打前阵,请你照顾冬儿。”

    秦凌霜又召出藏有道统秘籍的小香炉,“不,这回你留下,炉内有三条记载与符箓有关,对你或许会有帮助,尽快学会,天亮之前去南海林找我。”

    “南海林有三位宗师,你一个人……”

    “我们是两个人。我会想办法去除镇魔钟上的印记,祖师塔你拿去做符笔。”

    秦凌霜的语气没有半点严厉,却自有一股令人无法抗拒的威力,慕行秋没再争执,“我会尽快去找你。”

    “带着新符箓,我需要你比现在更强一些。”

    秦凌霜在镇魔钟上又补充了几道法术,纵身升起,向二百里以外的南海林飞去。

    慕行秋不再做无谓的思索,坐在草地上,让慕冬儿靠在自己怀里,开始查看香炉内道统秘籍,秦凌霜已经替他选好三条,将魔文译成普通文字。慕行秋细细阅读,其中一条记载着如何将法器转成符笔的法门,其它两条与符箓没有直接关系,而是如何使用道统至宝的方法。

    道统秘籍里关于符箓的记载就这么点儿。

    时间一点点过去,慕行秋又在脑海中找出赵处野的记忆,那里有不少早期的道统符箓,比慕行秋从符临那里学来的龙宾会符箓强大得多,他从中挑选几条按记载应该很厉害的符箓,在心里默默地演习数遍,起身准备去帮助秦凌霜。

    慕行秋尽可能节省时间,可是仍过去了一个多时辰,离天亮没有多久了,他抱起慕冬儿,以最快的速度向南海林飞去,路上还在琢磨新学到的符箓。

    二百里路程很快飞完,南海林就在前方,当年如海洋一般的森林,如今只剩下上千亩,在半空中一览无余。

    慕行秋觉得奇怪,南海林外没有禁制,林内也没有斗法的迹象,一切好像都已结束。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