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四十章 人走器留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杨延年盯着镇魔钟发出的光芒,不惊不怒,反而露出笑容,“这才像个样子。”

    流火金铃脱手悬在空中,庞山宗师左手连变法诀,镇魔钟瞬间由几寸长至三尺有余,右手拇指和小指伸直,其它三指弯曲,摆出“六”字形,只以小指的一节托住镇魔钟的边沿。

    钟声响亮,向四面八方传播,身上的光芒跳跃不定,流火金铃绕着钟身飞速旋转,要将那光芒去除。

    钟声惊心动魄,秦凌霜感到一阵眩晕,她的魂魄与龙魔共用一身,融合得自然不如正常人牢固,右手抛掉铜镜,不停地变换法诀,利用祖师塔施法自保。

    钟声还震出一个人,慕行秋身上的法术消失了,他就站在秦凌霜身后,龙魔揽镜自照的时候,镜中形象发出暗示,他于是慢慢飞过来,交出手中的祖师塔。

    “原来是你。”杨延年看到了慕行秋,终于明白至宝并未出错,“潜入南海林的也是你了?”

    “随便逛逛。”慕行秋与秦凌霜并肩站立在空中,接住她扔掉的铜镜,在上面飞快写符,也向杨延年发起进攻。

    杨延年此时的精力大都用于去除镇魔钟上的光芒,钟声的攻击不是特别强大,因此慕行秋和秦凌霜能够无所顾忌地采取攻势,虽然那一招偷袭没能立刻击败敌人,却为两人争取到难得的机会。

    杨延年隔一会就召出一件新法器,都是九品以上的宝物,达到十七件之后,他终于停下,这些法器绕着他和镇魔钟不停旋转,提供保护的同时,也在清洗镇魔钟。

    慕行秋和秦凌霜两人联手,加上偷袭的一道法术,仍不能将镇魔钟完全争取过来,更不能攻破庞山宗师的防护。只是将钟声压迫回去,他们听不到声响了。

    “你们根本不会使用道统至宝。”杨延年放下心来,“慕行秋,你是被祖师塔误带入南海林的。秦凌霜,在你手里祖师塔只是一件强大的法器而已。”

    慕行秋醒悟过来,扭头问道:“你认得道统秘籍上的古怪文字吗?”

    “那是魔族文字,我认得一些。”

    慕行秋从百宝囊里召出一座小香炉,“一个叫施含元的道士送给你的。”

    秦凌霜将祖师塔还给慕行秋。接过小香炉,“你顶一会。”

    “好。”慕行秋收起铜镜,开始在祖师塔上写符、祭符,威力立刻倍增,镇魔钟的响声被束缚在七十步的范围之内,震得空气微微颤动,慕行秋的符箓到此为止,也不能再前进一步,杨延年仍然有条不紊地清洗镇魔钟。

    “你要现学法术操纵祖师塔?或许真是个办法,一刻钟。看看咱们谁的速度更快。”杨延年并不轻敌,秦凌霜拥有服日芒境界的内丹,在短时间内学会几项高深法术是有可能的,他定下一刻钟的期限,或者秦凌霜学会操纵祖师塔,或者他将镇魔钟上的法术清洗干净,谁抢先谁的获胜机会就能大幅增加。

    慕行秋的职责就是干扰杨延年的清洗,为秦凌霜争取到尽可能多些的时间。

    符箓形成一道道白光发出,以祖师塔为纸,符箓的力量成倍增加。即使这样,仍然远远没有发挥出道统至宝的威力,慕行秋查看过塔的内部,符箓只能利用到少量法力。对那些森林般的大量法术毫无影响。

    手里明明握着神兵利器,却不能拔出鞘,这是慕行秋和秦凌霜的弱势。

    秦冷霜托着小香炉,专心阅读施含元收集到的道统秘籍,除了空中悬浮,不施任何法术。完全依靠慕行秋的保护。

    杨延年有一会没说话,说是一刻钟,但他不想真拖那么久,更希望速战速决,获得昆沌的赏识并不容易,如果获胜得太艰难,会让他失去得之不易的地位。

    终于,镇魔钟上的光芒开始消退,钟声则再次向外扩张,速度不是很快,却非常稳健,步步为营,慕行秋的符箓根本阻止不住。

    “真奇怪,祖师居然允许你逃出拔魔洞。”杨延年又能开口说话了,一刻钟尚未过半,他拥有充裕的时间。

    “我用不着任何人的允许。”慕行秋不记得拔魔洞里的事情,守缺却想起来一些,她没有细说,但是从未暗示过他们的逃亡得到过谁的允许或帮助。

    “那是因为你并不自知,一切都在祖师的算计之中,一切,谁也不可能例外。”

    慕行秋咬破舌尖,吐出一小片血,鲜血在空中凝聚成两粒小珠,分别落在他的左右手上,他松开祖师塔,让它浮在面前,双手沾血,在上面以更快的速度写符、祭符。

    一直以来,慕行秋都是以血为墨,血在指内流动,消耗量极少,想提高威力,就必须做出牺牲了。

    血符迅速渗入塔身,符箓之光重新稳住阵脚,钟声再次停下,距离慕行秋不到二十步,空气在那里微微震动,只有天目才能看得清楚。

    “赵处野教你的道统符箓吗?果然有些门道。”杨延年低低地嗯了一声,一道钟声冲破符箓的拦截,慕行秋听到了钟声,这声音与之前不同,不是从耳朵钻进来,而是直接进入脑海里,初时如蚊叫,转瞬似雷鸣,轰的一声,险些将泥丸宫震裂。

    慕行秋身子一晃,浮在面前的祖师塔前行三尺,似乎要离他而去。

    慕行秋不得不跟着前步,如此一来,不是钟声靠近他,而是他靠近钟声了。

    那片震动的空气就在不远处,慕行秋知道,一旦进入其中,自己坚持不了太久。他用余光看了一眼秦凌霜,她正专心阅读香炉内的道统秘籍,没有醒来的迹象,她相信慕行秋,将安危完全交给他。

    镇魔钟上的光芒只剩薄薄一层,杨延年已经稳住阵脚,可以发起反击了,他又低低地嗯了一声,第二道钟声冲出来,像一名无所畏惧的小将,单枪匹马闯敌营。

    慕行秋脑海中又是轰的一声响,这一回他有所准备,吸收了一部分声音,祖师塔只向前移动六七寸。可杨延年的进攻没有结束,开始低声念诵一段经文,他周围的空气震动得越来越明显,即使是寻常的肉眼也能看得到。

    钟声一道接一道地冲过来,慕行秋的符箓之光只能挡住大军,却拦不住这些骁勇善战的冲锋者,他的脑海中轰声不断,祖师塔渐行渐远,他只能步步跟进,否则就没办法在上面写符。

    祖师与震动的空气只有三步时,慕行秋决定换一种打法,再这样下去,他必输无疑,现在他的经脉内已经积攒了不少法力,正急迫地想要化成法术,离开他的身体,它们是一股奇兵,慕行秋可用的打法却没有多少。

    他用这些法力飞行。

    这一飞山崩石裂,慕行秋推着祖师塔,主动闯进钟声阵里,轰响如海水一般涌来,与之相比,之前在他脑海中响起的声音只能算是潺潺溪水,慕行秋咬牙忍受,劈开这令人发疯的声音,瞬间冲到了杨延年面前,那些旋转的法器,都没来得及拦截。

    这里很安静,慕行秋脑海中仍有余响,震得他全身血液沸腾、肌肤欲裂。

    杨延年微微一愣,他没料到慕行秋会冲到自己面前,然后他想起来,这正是慕行秋惯用的招数。

    就在这转念之间,慕行秋抬起仍沾有血迹的手指,在杨延年脸上、胸上各写了一道符箓。

    “你……”杨延年跟正常道士一样,面对危险首选护住三田和经脉,然后才是发起反击,可慕行秋的符箓让他意外,这居然不是进攻符。

    慕行秋以杨延年为纸,写下两道飞行符,这是他所学过的最快的飞行之术。

    杨延年心中刚刚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嘴里才吐出一个字,嗖地一飞冲天,三百丈高以后,化作一颗流星,向东南方极速飞去,他控制不住自己,因为他的身体就是这两道符箓的纸张,提供了相当多的力量。

    人走了,法器留下了。

    慕行秋右手抓住祖师塔,左手托住镇魔钟,另外十七件法器向上飞起,要去追随主人,却冲不破钟声法阵,片刻之后,钟声渐弱,那些法器也失去主人的踪影,停在空中,既不飞行,也不旋转了。

    杨延年被送走,却没有受伤,反倒是慕行秋为冲破钟声法阵付出不小的代价,脑海中的轰鸣转移到耳朵里,就此安营扎寨,一直不肯减弱,体内的血液沸腾不止,还有越来越剧烈的趋势。

    杨延年很快还会回来,慕行秋不敢休息,也不敢太用力,右手握着祖师塔,以食指在镇魔钟上写符,速度比较慢,每一笔都很小心,他不能再像从前那样随意挥霍血墨了。

    将将写完三道符箓,镇魔钟缩小到一尺多高,慕行秋再也写不动了,体内的血液似乎就要喷涌而出。

    一股清凉从慕行秋后心处注入体内,恰如久旱逢甘雨,浇灭了沸腾的血液。

    “谢谢。”慕行秋转身说。

    秦凌霜眼里闪过一丝惊讶,马上恢复正常,“准备好再战一场了吗?”

    慕行秋点点头,望了一眼不远处的慕冬儿,“他能动吗?”

    “能。”

    “那不要在这里等,要战就一战到底。”慕行秋将祖师塔递给她。

    秦凌霜笑了一下,这还是她记忆中的那个人,而她也仍然能够立刻理解他的想法,“好,去南海林。”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