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三十九章 谦让一招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龙魔笑吟吟地望着远处的客人,那人到来有一会了,一直在七八里以外的半空中逡巡,虽有夜色,他却不以此为掩护,迟迟未进,只是因为还没有拿定主意。

    慕行秋到得晚,被龙魔施法隐身之后,自己也连写几道符箓,看到慕冬儿,他稍感安心。

    “杨宗师,你好啊,我也算是半个庞山弟子,不知您还念不念旧日的同门之谊?”龙魔亲切地说。

    原来这是庞山宗师杨延年,慕行秋不记得往事,但是这两年多以来对道统多有耳闻,知道九位宗师的名姓,也知道自己从前曾经在庞山学道。

    杨延年右手上托着一个小小铜钟,头不抬,眼不动,只盯着钟身,面露困惑,慕行秋出现的时候,他似有所感,快速地张望了一下,很快又恢复原状,“道统都没了,哪来的庞山?”杨延年语气平淡,透着一丝意兴阑珊,他显然也跟其他道士一样,在五行之劫中失去了道士之心。

    “所以才叫旧日之谊嘛。”龙魔倒不见外,笑容越发亲切,“天下汹汹,人人自保,多一分关系就多一分保障,您或许不觉得自己是庞山宗师,在我们这些庞山弟子眼里,您就是最大的靠山哩,行走江湖,谁不提起您的名号?”

    杨延年哼了一声,明知这是一派胡言,心中却不怎么反感,但是目光仍未离开钟身,就算没有道士之心,他也不会在关键时刻犯糊涂,更不会被几句好话打动,“既然如此,把慕冬儿交出来吧。”

    “嘻,杨宗师太见外了。慕冬儿是杨清音和慕行秋的儿子,天生就是庞山弟子,比我要名正言顺得多,说什么‘交出’?他本来就归你管嘛。”

    慕冬儿悬在空中,半身火焰,半身冰霜,中间界线分明,谁也不让谁,他的神情却颇为坦然。闭着双眼,似乎正在存想,没有感受到身体的痛苦。

    这是不应该出现的事情,杨延年正是为此困惑,眉头微皱,“魔魂哪去了?”

    “魔魂?什么魔魂?”龙魔装糊涂,妙目圆睁,真的像是一无所知。

    “嘿。”之前的讨好还是有些用处,杨延年冷笑一声,没有立刻动手。也没有继续逼问,而是左手捏诀,对镇魔钟施法。要自行查出真相。

    “宗师,咱们庞山的祖师塔呢?你怎么用上了望山的镇魔钟?哦,我知道了,您将九大至宝都夺到手了,对不对?”

    龙魔欢欣雀跃,明明见过祖师塔就在异史君手里,却一点也没表现出来,隐身站在后面的慕行秋差一点怀疑自己拿着的塔是假货。心中不禁纳闷,自己当初是怎么跟这个龙魔认识的?她又是怎么与性格截然相反的秦凌霜共享一具身体的?

    “祖师还在,谁能同时拥有九大至宝?”杨延年没有自夸的习惯,“祖师分给我哪件就是哪件,我不会挑三拣四。”

    “毕竟是宗师,比我们这些普通弟子大度多了,像我,总是念念不忘祖师塔归庞山所有。别家的至宝虽好,看着就是不够亲切。”

    “嘿……”杨延年又冷笑数声,“你居然对我挑拨离间?真是痴心妄想,不过你没有施展念心幻术,还算有几分自知之明。”

    “我哪敢啊。念心幻术吹得响当当,我已经练到第九层了。实力距离真正的服日芒道士还是差得太远,宗师法术之强,我在这里都能感觉到,别说施法,连动也不敢动一下。”

    杨延年左手停止捏诀,镇魔钟微光闪烁,他终于找到了魔魂的下落,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原来神魂也在这里,好,非常之好,庞山弟子果然孝顺。”

    龙魔的笑容变得有些尴尬,“这魂那魂的,其实能有多大用处?魔魂说得那么厉害,在祖师面前不也是毫无还手之力,吓得重入轮回?”

    “魂与魂不一样,魔魂与神魂最初也是修行者的普通魂魄,历经无数劫难,修成不灭之魂,在众生中轮转不息。作为代价,它们失去了力量、记忆与七情六欲,只留一股意志,或许没有太大的本事,可是只凭‘不灭’两字,就足以超越世间的一切法门。”

    “宗师博学多识,这些事情我从前都不知道,像我这种头脑简单的人,甚至都没想过魔魂、神魂的来历。”

    “别太谦虚。”杨延年慢慢向龙魔飞来,右手仍然托着镇魔钟,左手多了一只流火金铃,“魔魂一直被魔王占据,代代相传,以至于今,受魔族浸染太深,必须除掉。神魂无迹可寻,或在此或在彼,强者得之,弱者也可得之,现在该轮到我了。”

    “当然,还有谁比宗师您更有资格掌管不灭之魂呢?哦,祖师,他对神魂没有兴趣吗?”

    “祖师法力不可思议,已经拥有不灭之身,还要神魂做甚?”杨延年飞到近前,距离龙魔和慕冬儿只有百步之遥,“你是自裁,还是让我动手?”

    “我这么老实,祖师还要杀我啊?”龙魔委屈地说。

    “想当初大多数道士都很老实,留在道统塔内专心修行,结果死伤惨重,那些叛出道统的道士,却在野林镇逃过一劫。唉,真幻,真老实尚且没用,假老实更无价值。据说拔魔洞已破,有一名女子自称从中逃出,乃是念心科弟子,你的宿命已了,应该没什么可留恋的了,不如自裁吧。”

    “我也算是为人一遭,没享受过父母之宠、男女之爱、子孙之孝、朋友之情,怎么会没有留恋呢?”龙魔不住地摇头。

    “你说的这些都是俗人之欲,修行之士避之唯恐不及,不值得留恋。何况世事多艰,就算是祖师也不能随心所欲,高处不胜寒,站得越高,要防备的意外也越多。你以法术之身,能够听闻拔魔洞被打破的消息,已属万幸。”

    “可拔魔洞不是我打破的。”

    “祖师也没有亲自来消灭魔魂,假人之手与亲历亲为并无区别,完成心愿即可。你说你算是半个庞山弟子,那我就再执行一次宗师之职,送你上路吧。”

    “没得商量?再怎么着,宗师手下也需要奔走之人、爪牙之徒吧,端茶送水的侍女我也能做。”龙魔越发显得温顺。

    “废话少说,我让你一招,让你先施法。”杨延年从始至终就没相信过龙魔,让一招已算是最大的手下留情。

    “我要是不出招,宗师是不是也不出招?”龙魔笑嘻嘻地耍赖。

    杨延年脸色一沉,“不管真心还是假意,你叫了几声‘宗师’,我才给你一次选择,别高估你自己的本事,也别高估我的耐心。”

    龙魔长叹一声,扭头看了一眼慕冬儿,“看来是真的没有办法了,我已尽力,可宗师软硬不吃,我能怎么办呢?能不能将魔魂杀死、将神魂带走,然后留下慕冬儿呢?皆大欢喜。”

    杨延年冷酷地摇摇头,手中的镇魔钟和流火金铃一个嗡鸣一个脆响。

    “等等,我还没准备好呢,宗师说过让我先出招的。”

    杨延年不语,他让龙魔先出一招,可不是要毫无防护地硬接。

    龙魔走投无路了,抬手整整长发,左手负后,右手召出一面铜镜,没有用来施法,而是揽镜自照,“可惜这一副花容月貌,可惜半生蹉跎,也没个爱我的人愿意为我出生入死。宗师,我发招啦!”

    龙魔转过铜镜,脸上笑意尽失,镜面射出一团团柔和的光芒,速度不是很快,像一连串南迁的候鸟飞向百步之外的杨延年。

    这算是一招,杨延年坦然相待,两人都是服日芒境界,龙魔稍弱,大概一二重,杨延年是三重,可他手持至宝,实力大增,龙魔相当于赤手空拳,铜镜只是极一般的法器,提升的力量不值一提。

    第一团光到来,方向稍偏,撞上镇魔钟,光团悄无声息地消散,露出里面拇指盖大小的一团火,原来这不是一道法术,而是两道。

    砰的一声,火灭钟摇,杨延年身形晃了一下,“秦凌霜。”

    七团光依次撞来,杨延年全部以镇魔钟硬接,他察觉到神魂的时候,就已知道秦凌霜与龙魔共用一身,但他仍然不惧。

    内丹是一样的,施展出来的法术却不相同,秦凌霜明显比龙魔强出一大截,不仅攻势强大,还有一股奇异的吸力,令镇魔钟不稳。

    “这才是真正的庞山弟子。”杨延年赞道。

    最后一团光飞来,破裂之后里面却没有火焰,镇魔钟也没有晃动。

    “就是这样吗?”杨延年有点失望,但是不想再等了,左手摇晃流火金铃,声响骤快,镇魔钟的嗡鸣也如龙吟一般变得高亢。

    秦凌霜没有那么多笑容,也没有求饶之意,她转出负在身后的左手,亮出另一件法器。

    杨延年脸色一变,摇铃的手停住,没人比他更认得那件法器。

    庞山祖师塔,拥有此宝的秦凌霜实力已经不比杨延年差多少,加上这段时间里吸收的大量法力,反而还要更强一些。

    杨延年知道自己上当了,目光转向右手里的镇魔钟,发现钟身上的光居然在对自己闪烁。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