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三十八章 黑暗通道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异史君决定带着这些孩子回符皇城,那里还有几名元婴,以及他苦心经营两年多的防护设施,正要施法,却看到慕行秋又回来了。

    “没追上?原来你连瞬移之术都给忘了,放弃吧,慕行秋,跟我回符皇城,耐心等候消息,龙魔阴险狡诈,不过还是有点本事的,没准真能将慕冬儿救活,就算失败,也与你无关。”

    瞬移之术不能频繁施展,可是一次就能飞出数百里,对于只会气飞之术的慕行秋来说,距离过于遥远,瞬移留下的法术痕迹也很微弱,他只能认准大致方向,令这次追踪更加困难重重。

    连江面还没飞过去,慕行秋就失去了龙魔的踪迹,只得又回来找异史君。

    “祖师塔在哪?”

    “在我这儿。”异史君双手挡在腹前,“它现在归我所有,在你手里的时候它只是分身,经过慕冬儿火烧并且传递昆沌的法术之后,它才变成真身,我是第一个碰到它的,这里的所有人都能作证。就算你想抢”异史君打量了慕行秋几眼,“现在的你不是我的对手。”

    “祖师塔里面很可能还残留着昆沌的法术。”慕行秋提醒道,他追踪不到龙魔,希望通过祖师塔找到慕冬儿的下落。

    “你以为我没检查过吗?”异史君面露鄙夷,他没有所谓的故人之情,更不在乎慕冬儿的生死,因此一点忙也不想帮。

    慕行秋想说昆沌的法术肯定隐藏得很深,可是众魂之妖根本不会相信,稍一寻思,慕行秋说:“你找这么多元婴要做什么?”

    “这么多?加在一起还不到十个。”异史君一点也不觉得多,“据说元婴都是前代道士传世,带着从前的意志,可能还有一些古老的法门,我要的就是这些法门,它们或许能帮助秦道士完善神功。瞧,我也会助人为乐。还是全心全意哩。”

    “不会伤到元婴吗?”

    “不会,我只是让他们的前世记忆提前觉醒而已,对他自己也有好处。不过唤醒记忆的法术太复杂,花费太大。所以收集到的元婴越多越好,你也可以参加,我给你留一个名额。”异史君笑道。

    “你知道我藏起来一名元婴。”

    “嗯。”异史君矜持起来。

    “他和其他元婴不太一样。”

    “怎么不一样?”

    “他会吐火。”

    “跟慕冬儿一样,没什么稀奇,这只能说明他控制不住天生的法术……等等。他会吐火,你没骗我?”

    “狄远服、石亘等许多人都见过他吐火,我为什么要骗你?”

    “啊,怪不得那两个家伙能说动赵处野。吐火通常是天生法术,你的那个元婴的确有点特别,觉醒得比较早……你愿意将他带来?”

    “你能保证他的安全?”

    “他又不是你儿了,那么在意干嘛?好好,我保证他的安全,秦道士已经逼我做过保证,等你追上她。可以问问。”

    “我会带元婴去符皇城。”

    “后天就是元婴小会,你得守时。”

    “好。”

    异史君这才取出祖师塔,犹犹豫豫,“从前的你有诺必践,现在还是这样吗?”

    “古神教的人称我为慕将军,你可以去问他们。”

    “嘿嘿,我是那么斤斤计较的人吗?拿去拿去。我是查不出任何法术,瞧瞧你的本事。”

    异史君笑呵呵地交出祖师塔,慕行秋接在手中,立刻用自己的感受力进行检查。

    “昆沌不会就这么舍弃祖师塔。可他的法术藏得一定非常深,我查不出来,就意味着天下没人能做到,收好塔。等昆沌主动找你吧。要我说,你还是快点去找元婴,带他来我符皇城,至于慕冬儿,这么多年来,没有你他活得挺好。不差这一次……”

    “有了!”慕行秋大声说,周围的飞飞、秃子等人都松了口气,他们大都不明白祖师塔有何用处,可是都相信慕将军一心要救慕冬儿,因此为他找到线索而高兴。

    “不可能。”异史君斩钉截铁地说,“你连瞬移之术都不会,就凭几道符箓能比我更厉害?不可能,就算你会吸食法术,那也不能用来检测,你弄错了,肯定……”

    慕行秋用的不是符箓,也不是吸法之术,他对法术的感受力来源不明,自己也不说不清原因,这种能力就像是凭空多出来的一种感官。

    祖师塔里隐藏着不少法术,它们大都与昆沌无关,是历代高等道士尤其是初代三祖加持的,为的是强化宝塔,使它具有种种功效并能留住大量法力,这些法术极为强大,而且错综复杂,慕行秋只能感受到大致情况,动不得,更吸不出来。

    有几道法术施加得比较晚,与其它法术的联系也没有那么密切,是法术密林之上的飞鸟,盘旋往返,像是在觅食,又像是在警戒。

    这很可能就是昆沌留下的法术,慕行秋却无法分辨它们的具体用途,只能在塔身上写符,对这几道法术挨个刺激,力道很弱,以免发生不可收拾的后果。

    头两道法术受到刺激之后躲进了法术森林里,显然不认为这是生效的时机,第三道法术却对刺激昂起头,慕行秋眼前一黑,好像被一股强劲至极的暗流吸了进去。

    他和祖师塔一块消失了。

    飞飞等人目瞪口呆,异史君则大为恼怒,因为失去记忆的慕行秋居然比他“厉害”一点,“笨蛋,昆沌的法术是能随便触碰的吗?用你这种不要命的办法,我也能找出法术。”

    “可你刚才说‘不可能’。”飞飞出身妖族,对异史君的崇敬却远不如对慕行秋的多。

    “因为我不想莫名其妙地死掉。你们以为祖师塔带他去找慕冬儿了吗?我看未必,慕行秋喜欢冒险,这回就是他的死期,祖师塔直接把他送到昆沌那里去啦,这就叫自投罗网。”异史君气哼哼地说,一挥袖,飞到空中,也不管别人,飞飞等人远远跟在后面。他们信任的不是异史君,而是慕行秋。

    慕行秋被吸进黑暗之中,这可不是一无所有的虚空,更像是一条极为狭窄的通道。一个大活人被硬生生塞进去,全身受到挤迫,骨头咯咯作响,处在碎裂的边缘。

    痛苦的旅程持续了一段时间,这显然不是瞬移法术。慕行秋体质超强,也需咬牙坚持,就在他快要受不了时,眼前终于重现光明。

    这是一片幽深的树林,松柏参天,头顶枝叶遮得密不透风,地面上几乎没有杂草,只有厚厚的一层落叶和少量不喜欢阳光的植物,看不到鸟兽的足迹,也没有虫蚁爬行。

    慕行秋不认得这里。右手紧握祖师塔,左手在自己和塔身上飞快地写下数道符箓,用以自保,他有预感,祖师塔没有带他寻找慕冬儿,而是来到一个与昆沌有关的地方,或许就是他的老巢。

    他刚刚写完第七道符箓,与身边的松树融为一体,就见两名年轻的道士走来。

    “哪里有人?”一名道士说。

    “宗师不会弄错,他说有客人来。那就一定是有人闯进咱们这南海林。”另一名道士说。

    南海林,慕行秋觉得这个名字很怪,突然想起石亘曾经提起的几方势力当中有一个“南海三宗师”,很可能就是这里。

    原来南海不是海。而是一片森林。

    祖师塔里有一道法术变得不安分起来,像是家养的猛犬见到了邻居家的相熟伙伴,想要从主人手里挣脱,冲上去打个招呼。

    慕行秋刚刚写成的符箓将法术拦住了,可是力度越来越弱,快要拽不住那只猛犬。

    两名道士到处查看了几眼。实在没找到客人在哪,只好转身回去禀报。

    不等两人的身影消失,慕行秋就抬手在祖师塔上又连写十余道符箓,总算将里面的法术束缚住,然后再给自己身上增添符箓。

    他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他刚才激活的法术不是用来追踪慕冬儿的,而是与其它道统至宝联系的,南海林里必定有至少一件宝物。

    慕行秋不关心这个,打算悄悄离开,继续刺激昆沌留在祖师塔里的法术。

    他没来得及离开,两名年轻道士刚刚消失,他也刚刚重新与松树融合,又有三名道士出现,他们不是走来的,而是突然之间就露出形体,离慕行秋只有十几步之遥。

    这一定是三位宗师了,慕行秋已经不认得他们,心中稍感紧张,不知道自己的符箓能否骗过这三位高手。

    好在三位宗师没有召出法器,只用目光扫了一遍,一人说:“看来真的是出错了。”

    “至宝经过祖师之手以后,好像……不那么稳定了。”

    “祖师自有他的考虑,无需咱们猜测。祖师已经下令,咱们出一位去查看魔魂的状况吧。”

    “不用一块去吗?”

    “嘿,难道天下还有人需要三位服日芒道士联手对付吗?”

    “也别大意,即使失去了魔种,魔魂也不好对付,祖师的意思似乎是让咱们三个一块去。”

    慕行秋忘记太多事情,否则的话,他会对三位服日芒道士直接开口说话感到奇怪,现在他只高兴一件事:慕冬儿终于有了线索,只需跟随某位宗师即可。

    “祖师的意思并不明确,还是我一个人去吧,二位留下继续炼丹。魔魂已衰,丹药才是最重要的。”

    另两人点头,身形同时消失,只剩一名道士,身材高大,相貌威严,在那里站了一会,也消失了。

    又是瞬移之术,以慕行秋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跟踪,但他清晰地察觉到祖师塔内又有一道法术波动,他没时间多想,立刻刺激此法术,再次被吸入黑暗之中。

    再睁眼时已是黑夜,左身火焰、右身寒冰的慕冬儿正悬在半空中,身边飘浮的女子不知是龙魔还是秦凌霜,正好转身,对远处的一个身影说:“来得好快。”与此同时,负在背后左手施放出一道法术,将刚刚赶到的慕行秋遮住。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