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三十七章 龙魔疗伤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异史君在野林镇提前唤醒了秦凌霜,在见识过她的奇异法术之后,决定追随左右,帮助她一块完善新法门,这个目标远未达成,碰到了昆沌的法术。,

    他将这一切都归咎于慕行秋。

    “唉,第一眼看到你我觉得不妙,一时犹豫,没将你撵走,结果第二天闹出事来。”异史君仍然保持老者形象,脸上的皱纹却少多了,后悔莫及的神情清晰可见,“这一切都得怪你,没有你,不会有什么鉴宝会,没有鉴宝会,慕冬儿不会替你撑腰,也不会被道士逼得露出本相,他不露出本相,不会引来昆沌的法术,两位姑娘也不用提前出关。唉、唉、唉,你们想出救人的办法了吗”

    秦凌霜摇摇头,她能吸取万物的法术,但是速度太慢,而且有可能失败,这个漏洞不解决,没办法与真正的强者较量,仅仅两年多的时间太短暂,她的法术更为纯熟,却称不上完善,能够压下祖师塔里的法术,却无法治疗慕冬儿的重伤。

    异史君猜想也是如此,“魔魂本来要十二年以后才会苏醒,这下子可好了,提前暴露,昆沌不会放过他的,放眼天下,此时此刻谁是他的对手他的一道法术都这么厉害,本人若是到了”异史君打了个寒颤,左右瞧了一眼,“不是我心狠手辣,也不是我无情无义,话说回来,我跟这个小家伙的确不太熟,你们两个其实跟他也不熟:两位姑娘,你们跟这小子没有半点关系;慕行秋,你连记忆都没有,更说不上”

    “我记得他。”慕行秋低头看着怀里昏迷的慕冬儿,记忆越来越清晰,只是场景中除了父子二人,仍然没有其他人的身影。

    “既然记得那你应该知道自己从来不是一个关儿子的好父亲,抛下他这么年的。没什么感情吧”

    异史君说来说去只有一个目的,劝说慕行秋和秦凌霜放弃慕冬儿,“昆沌是个谨慎的人,算猜到慕冬儿今晚会死。也一定会来查看,不是他本人,是某个他极其信任的走狗,反正都不好对付。把他扔在这里吧,你们要是不好意思。交给我”

    秃子一拳打来,异史君闪身躲过,怒道:“傻小子,你干嘛想陪死没人拦你,你留在慕冬儿身边好了。”

    秃子认真地点点头,“我陪他。”

    “呵,从前只有一颗脑袋的时候比现在还聪明些。”异史君又转向慕行秋,“把慕冬儿交给我吧,我给你一项任务,符皇城里有三名元婴。你去带出来,明天早晨咱们汇合,据说你手里也有一名元婴,阻风山的这群孩子当中可能也有几个,加在一起足够用了。”

    异史君伸出双臂,见慕行秋没有反应,耐心地说:“冲动一次够了,再这么下去,你会将所有人都害死。”

    “昆沌本人不会来。”慕行秋说。

    “呵呵,别去猜测道统祖师的想法。这是天下皆知的公论,算是左流英,也不敢做此猜测。”

    “这不是猜测,昆沌法力无边。五行之劫和祖师塔里的法术却都是自动产生,说明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无瑕分身,所以过来查看冬儿生死的人不会是他。”

    “那也是他非常信任而且法力高强的家伙,没准是还活着的某位宗师,甚至可能是左流英。你能打过吗”

    “我杀死了星山宗师。”慕行秋将儿子抱得更紧。

    “赵处野只是服月芒境界,从前不是你的对手,他也从来不是昆沌的心腹,以昆沌的本事,被他看中的道士,现在肯定被提升到服日芒境界了,你打不过,绝对打不过。”异史君不停摇头。

    “还有我。”秃子挥了挥拳头。

    异史君头摇得更快,“你顶多算是一个觉醒得早一些的混乱元婴,想跟服日芒道士较量,还得再等几十年。”

    “再加上我们。”秦凌霜说。

    异史君垂头丧气,他表面上在劝说慕行秋,其实真正在意的是秦凌霜,最不希望听到的是她的这句话,“秦道士,别急着做决定,听听龙魔的意见吧。”

    秦凌霜脸上露出笑容,龙魔出现,“我曾经让慕冬儿受过不少苦,现在是补偿的时候了,我比慕行秋留下的理由还要充分呢。”

    “呜呜,我为什么要将你们唤醒呢”异史君后悔了。

    “因为我们在山下闭关,早晚会被惊醒,还因为你觊觎阻风山的几名元婴,以为慕冬儿当时会被杀死,你帮过忙,慕行秋又在悲痛之中,如此一来那群孩子会归你掌握。”龙魔随口猜道。

    异史君呆了一会,“在你眼里,我是一个满肚子阴谋诡计的坏蛋”

    “左流英也有阴谋诡计,可我不觉得他是坏蛋。”龙魔笑道,向慕行秋伸出双手,示意要抱慕冬儿。

    慕冬儿全身都跟冰块一样又冷又硬,偶尔才有一股细若游丝的暖意流出,慕行秋抱到现在,也已冻得半身麻木,于是将慕冬儿递过去,心里有些不踏实,“你们两个”

    “一长串的往事,几乎都跟你有关,还是等你恢复记忆再说吧。”龙魔总是面带笑容,似乎对什么事情都不认真,却不令人反感,而是觉得她能解决一切问题。

    龙魔抱着慕冬儿,轻声道:“小家伙,你出生的不是时候,从前的道士花几百年、上千年时间修行,你却只有几十年的时间,苦难是对你的磨砺,坚持过去,你会成为了不起的大人物。”

    “你有办法救他”慕行秋心中燃起一线希望,虽然不会放弃慕冬儿,但他现在对如何救人还没有可靠的计划。

    “我这个阿姨是白叫的吗”龙魔冲慕行秋眨下眼睛,左手握住剑柄,轻轻念了一会咒语,猛地将剑拔出来,剑尖刺进去三寸有余,这时只剩下赤红的一小截,剩下的部分全在慕冬儿体内被烧化了。

    “厉害。”龙魔扔掉短剑,顺手将慕冬儿递给异史君。慕行秋伸手她也不给。

    异史君立刻接过来,高兴地说:“交给我,你们走吧,明天早晨咱们在”

    “我那种是半途而废的人吗”龙魔甩甩左臂。手掌已经苍白得近似于透明,“慕行秋,帮我个忙。”

    “好。”

    龙魔抬起右臂,手掌按在慕行秋脑门上,“还好杨清音不在这里。”

    话音未落。脸上白气一闪,左手的冰霜瞬间转移到右手,然后涌入慕行秋的泥丸宫。这一招太过突然,慕行秋毫无防备,那股寒意从泥丸宫下行,进入经脉,直奔绛宫和下丹田。

    慕行秋半身麻木,反应本来慢些,再加上三枚内丹衰弱已久,全无抵抗之力。一下子僵在那里,全身迅速覆盖上一层冰霜,连指头都不动了。

    “谢谢。”龙魔笑着收回手臂,恢复正常。

    抱着慕冬儿的异史君大为赞赏,“好办法,定住慕行秋,不用跟他那么多废话了,我知道龙魔姑娘比秦道士”

    砰的一声爆响,从慕冬儿胸前的伤口里跳出一小团火焰,它像是撞破了一堵铜墙铁壁。直奔异史君的下巴而来,异史君更没防备,扔掉慕冬儿的同时纵身后退,堪堪躲过。胡须还是被火团燎着。那火不同寻常,瞬间将异史君全身点燃。

    异史君大叫一声,一飞冲天,随即调转方向,一头扎进旁边的江水里,半天没出来。

    龙魔及时接住慕冬儿。转身对慕行秋笑着说:“你当然不记得了,这是我做事的风格,反正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何必多做解释呢你去除一点寒气,异史君去除一点火气,慕冬儿又能多坚持两天,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吧,如果我能治好,带他来找你先想好怎么感谢我如果治不好,呵呵,我想咱们不要见面了。”

    “等”慕行秋费力地吐出一个字,龙魔原地转了半圈,人不见了,片刻之后,远处的江面上响起一群孩子的叫声。

    秃子站在一边,几番想要出手拦截,又都放弃,龙魔什么都不用说,单是相貌让他下不了手。

    没多久,飞飞带着一群孩子回来了,看见全身冰霜僵立不动的慕行秋,大吃一惊,“怎么回事秦道士刚才抢走了沉妃草,她带慕冬儿去哪”

    飞飞取出一枚宝珠,施法送到慕行秋额头上,宝珠旋转着缓缓下行,一路滑到下丹田的位置,冰霜像蛋壳一样破裂,还剩下的一半的时候,慕行秋用力挣脱,终于恢复自由,“那是龙魔。”

    “哦”飞飞和孩子们还是没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慕行秋微微仰头,查找龙魔留下的法术痕迹。

    “龙魔”异史君从水下冲了出来,全身湿透,须发半毁,怒气冲冲地大喊大叫,“又来了,在止步邦里还没有害够我吗贱人,快给我出来”

    慕行秋找到了瞬移的微弱痕迹,他很少飞行,今天必须破例,纵身跳到空中,对异史君说:“这些孩子交给你,我去追回龙魔,不能让她一个人冒险。”

    慕行秋记不起龙魔这个人,却对她没有半点怀疑,她带走慕冬儿,显然是要让慕行秋远离危险。

    异史君一愣,“嘿,有资格安排任务的是我。”

    慕行秋已经飞走了,秃子想要追赶,被飞飞拽住。

    异史君扭头看着众孩童,这里藏着元婴,不能这么丢下不管,只得恨恨地说:“最好慕行秋和龙魔都陪慕冬儿一块被杀死,只剩秦道士够了,然后元婴也都归我,呵呵。”

    说到这里,异史君又高兴起来,飞飞则对众魂之妖生出警惕。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搜搜篮色,即可全文阅读后面章节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