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三十六章 苍白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脑子里出现的记忆不属于他,而是来自于赵处野,他本想将记忆全部毁掉,结果却夺取了其中的一部分,那是一系列不连贯的场景,大都是些没有意义的日常琐事,只有一段与众不同。

    星山宗师位居九大道统戒律科之首,经他之手被判有错或有罪的道士不计其数,作为一名大执法师,他的形象一直完美无缺,对于道士的职责、对于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没人比他分得更清楚。

    看着从前那个稳重如山、坚定如铁、清静如泉的道士,慕行秋几乎不敢相认,除了容貌一致,五行之劫前后的赵处野没有半点相似,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幸存的星山道士没有一个来投奔宗师,急于寻找靠山的狄远服和石亘都不是星山弟子。

    那段与众不同的记忆或许能够说明原因,也就是这段记忆令慕行秋泥丸宫里生出一股奇特的力量,直贯三田。

    “拔魔洞还牵着你。”秦凌霜一直盯着他,目光没有片刻偏离。

    “拔魔洞……我已经……你是谁?我想我一定认得你,可是很抱歉,我失去了从前的记忆,一直没有找回来。”

    那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你真幸运。”

    慕行秋一愣,心思还在赵处野的那段记忆上,它霸占了脑海,容不得他分心。

    这段记忆非常独特,因为慕行秋居然认得这个地方,那是一片到处都是光芒的地方,一望无际,地上没有影子,他甚至能叫出此地的名字无遮之地,这四个字突然出现,在脑海中失而复得。

    赵处野站在那里,看上去十分惊讶,身为星山宗师、道统大执法师、拔魔洞的持有者,他居然毫无来由地进入无遮之地。实在匪夷所思,更匪夷所思的是对面走来另一个赵处野,一模一样,此人走到真正的赵处野身边。附在他耳边说了很长一段话。

    赵处野就这样得到了失传已久的道统符箓,可赵处野的这位幻象又多说了几句:“符箓或许不是昆沌的对手,但是能给他制造一点麻烦,牵制他的一些注意力,为道统争取到一点时间。这是你必须做的事情。是你的职责,我相信你已经做好了准备。”

    幻象消失,赵处野退出无遮之地,回到道统塔内的存想室,两天之后,昆沌发动五行之劫,道统塔被毁,里面的一多半道士在无知无觉的状态中被杀死,赵处野逃过一劫,却没有执行自己的“职责”。

    星山宗师被吓住了。道士之心破裂的一刹那,他对整件事情生出深深的怀疑:为什么自己必须进行一场无望的战斗?只是为了给已经毁掉的道统争取一点很可能毫无用处的时间?

    那个幻象塞给赵处野一项必死的艰巨任务,却不肯多透露一丁点的信息,争取时间做什么?道统除了符箓之外还有什么备招?赵处野全不了解。

    赵处野二百年前成为星山宗师,从那时起,一直就是他安排别人的命运,当一只更强大的手按在他身上的时候,他选择了背叛,宁可投靠昆沌,也不接受任务。

    记忆一闪而过。慕行秋以后还有时间仔细查看那些道统符箓的内容,他也没心情为赵处野感到遗憾,在他面前,正站着一名奇怪的女子。在他身后,还有受伤的慕冬儿。

    “慕冬儿!慕冬儿!”小妖飞飞的声音中充满了惊慌。

    慕行秋急忙转身望去,刚才还对伙伴们声称没事的慕冬儿,突然脸色发白,双唇发青,绝非“没事”的样子。

    慕行秋闪身飞过去。异史君二话不说,先将慕冬儿塞过来,“你惹的祸,你自己收拾吧。”

    慕冬儿冷得像冰一样,全身瑟瑟发抖,头脑却还清醒,也能说话,甚至费力地挤出一丝微笑,“惹祸的是我,不是锦簇,谢谢你救了我一命,我欠你……欠你……”

    慕冬儿终于坚持不住,晕了过去。

    周围的人鸦雀无声,秃子伸出手,想将慕冬儿胸前的短剑拔出来,剑身上凝了一层薄霜,就是它令伤者寒冷彻骨。

    慕行秋紧紧抱住自己的儿子,冲秃子摇摇头,“让他睡一会。飞飞,查一查这柄剑是怎么回事。”

    慕行秋很自然地下达命令,全不在意失去的记忆中自己与这只小妖是什么关系,飞飞也很自然地接受命令,取出两颗宝珠,一手一颗,正要施法,对面的异史君严肃地说:“没用,太晚了,不如早点……”

    “他不能死。”慕行秋冷冷地说。

    “嘿,什么叫‘不能死’?这三个字根本没有任何意义,难道有谁‘能死’吗?搞破坏你是行家里手,救人你可不行。”异史君连连摇头,除了自己的命,他对任何人的生死都不在意。

    飞飞不听众魂之众的话,还是举起宝珠,射出两道光,重叠在一起,指向那柄短剑。

    “这是一柄七品六级的法剑,赵处野在上面……写了一些符箓,就是这些符箓伤着了慕冬儿,我……我看不清符箓的内容,没法医治。”

    慕行秋以右手食指、中指轻轻搭在露出的剑身上,“十七道符箓!”

    慕行秋十分惊讶,他能查出符箓的数量,却一种也不认得,它们都是道统符箓,龙宾会里没有记载,他正要从赵处野的记忆中寻找线索,耳边响起秦凌霜的声音,“把他给我。”

    慕行秋扭头看着那张脸孔,他有一百个理由先问清原因,却毫不犹豫地将慕冬儿递过去。

    秦凌霜右臂抱住慕冬儿,左手按在他的额头上,片刻之后,她的手背也被冻得失去血色,苍白如纸,从指尖开始,苍白一点点向上漫延,很快进入衣袖,没多久,她的脸颊也白得像是冰人儿。

    异史君咳了两声,“龙魔姑娘,需要你出来一下,秦道士这么折腾下去,你们两个的身体可就都没了。”

    龙魔没出现,秦凌霜收回左手,将慕冬儿还给慕行秋,半晌未语,直到肤色恢复正常之后才说:“跟我来。”

    龙魔领路向南方飞去,慕行秋等人跟随在后,异史君望着群山之中的符皇城,叹了口气,有点舍不得,最后施展法术传出声音:“云形会符箓师听令,留在符皇城,保护它的安全,首席不在的这段时间里,由骑狮者担任城主。”

    骑在狮子背上的罗小六儿抬头仰望,大声说:“是说我吗?我不行,我不是云形会的符箓师,我、我连字都不认识!”

    异史君没兴趣多做解释,反正他选中了骑狮者,剩下的事情就看罗小六儿的造化了。

    祖师塔分身还飘在空中,异史君一把抓在手中,追赶前方众人。

    秦凌霜飞出数百里,在江边落下,对飞飞说:“有一种沉妃草,你认得吗?”

    “认得,跟普通水草差不多,但是拔起来之后不会飘浮,而是一直沉在水底。”

    “我需要至少七株。”

    “我马上去采,让大家跟我一块去吧,我教他们寻草之法。”

    秦凌霜点头,数十名孩子跟着飞飞去寻草,慕行秋也要去,被秦凌霜叫住:“你留下。”

    秃子也留下了,他不认得沉妃草,一时半会也学不会复杂的法术,一脸关切地盯着慕冬儿,隔一会摸一下他的额头,直到冻得不行了才收手。

    “他的伤与符箓无关。”秦凌霜等到孩子们飞远才开口解释,“短剑上的符箓虽然强大,慕冬儿也能承受得住,让他受伤的还是昆沌。”

    “昆沌……为什么?”慕行秋心中的疑惑又都回来了,慕冬儿喷出的是什么火?为什么能够引起他的一点记忆而不是全部?为什么能够引来祖师塔分身里的昆沌法术?

    异史君飞来,手里握着小塔,对秦凌霜说:“你真要向他解释一切吗?他将从前的事情都给忘了,左流英觉得暂时别让他知道太多往事比较好。”

    “左流英只在大事上正确,有些事情他从来没经历过,永远不会明白。”秦凌霜说起左流英的名字时极为平静,没有敬佩,也没有嫉恨。

    “说实话,我对左流英没有好印象,但他料事如神,每次都正确,实在令人头痛,更令人厌恶。”异史君转过身,欣赏江景,有些事情他也没经历过,也不想明白。

    “告诉我真相,我一定要救活他。”慕行秋已经不在乎左流英的提醒。

    “我只是猜测,你又没有从前的记忆,所以我就不从头说起了,只告诉你结论吧。慕冬儿是魔魂转世,他的力量正在觉醒,昆沌的法术就是要将魔魂杀死,咱们挡住了大部分,可还是有一点进入慕冬儿的体内。”

    “等等。”慕行秋虽然失去记忆,但是对一些天下皆知的事情还是听说过的,“魔魂两年多以前在皇京进入轮回,慕冬儿出生快要三十年了。”

    “这正是魔魂的聪明之处,他没有像从前那样轮回到新生儿体内,而是选择了当时也在皇京的慕冬儿,具体情况我不知道,但慕冬儿体内必有魔魂,否则的话不会引来昆沌的法术。”

    “不止如此。”异史君转过来,手举着小塔,“还引来了祖师塔,这不是分身,而是如假包括的真塔,魔魂聪明,昆沌也不笨,慕冬儿只剩三田还有几分暖意,最多坚持到今天夜里子时,魔魂也就跟他一块完蛋。唉,昆沌还是技高一筹,斗不过,真他娘地斗不过啊。”

    “未必。”慕行秋突然明白,他必须接过赵处野放弃的职责,那是可能挽救慕冬儿的唯一办法。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