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三十三章 困龙之斗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十指翻飞,在祖师塔分身的火焰上挥写符箓,神情凝重而专注,像是在抚奏一首激昂慷慨的古风,只是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慕冬儿不明所以,反而落在地上,目光从秃子、飞飞、罗小六儿一直扫到慕行秋身上,“你在干嘛?人都哪去了?法器呢?我刚才是赢是输?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

    秃子回答不了问题,罗小六儿惊恐得说不出话,飞飞全神贯注地盯着慕行秋,察觉到事情不劲儿,反而是慕行秋,抬头看着慕冬儿,双手仍然不停,“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是像你那样,我只是忘了刚才那一小会儿……好像……我是不是又喷火了?”慕冬儿并不是真的失忆,狂怒状态的一些事情开始浮现在脑海中,“这下可糟了,母亲说过,再出现这种事,就要拿逍遥索把我捆起来,三年不准施法。”

    不管嘴上怎么说,慕冬儿还是非常害怕母亲,脸色一下子白了,“飞飞、秃子,你们什么也不准说……没用,这么大的事儿,肯定会传到母亲耳中。倒霉啊倒霉,都怨姓申的老头儿……”

    慕冬儿一边抱怨,一边看慕行秋写符,过了一会又笑了,“锦簇,你的手指头真是灵活,看得我眼都花了,这是什么法术?有什么用?”

    慕行秋本想凭借符箓消解祖师塔分身里的法术,很快就明白那是不可能的,里面的法术太强大,超出了他的极限,“离开这里,越远越好,立刻。”

    “去哪?为什么?明明是我替你撑腰。”慕冬儿从来就不是一个听话的孩子。

    听话的是飞飞,小妖一跃而至,抓住慕冬儿的一条胳膊,同时施法带着秃子和罗小六儿,一块飞离山峰。

    慕冬儿倒是知道好歹。虽不情愿,却没有挣扎,只是追问不休。

    之前逃走的人当中,道士们速度快。已经不见踪影,散修次之,还在视线范围内,符箓师的实力参差不齐,有人追上散修。也有人还在山坡上滑行,符皇城中的普通居民甚至没弄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看到散修无端坠落又起飞,他们也跟着逃跑,大部分人连城门还没出,在城内的街道上挤成一团。

    飞飞朝远离符皇城的方向飞去,只要离开这片环境复杂的区域,他就能施展瞬移之术,可他们连一里地都没飞出去。

    “飞飞,你在玩什么?怎么绕起圈来了?”慕冬儿第一个发现古怪。

    飞飞无法直线飞行。他越是增加法力,弧度越是明显,他想冒险直接瞬移,结果眼前一黑一亮,四个人又回到了慕行秋面前,正对着他,或者说正对着祖师塔分身。

    “来不及了,我出手晚了一点。”慕行秋知道慕冬儿逃不出去了,他错误地选择祖师塔分身写符,错误地允许慕冬儿第二次喷火。又没有及时发现祖师塔分身的异常,导致塔内的法术已经泄露出一部分,将目标牢牢束缚住。

    无论之前犯过多少错误,他一定要保护自己的儿子。

    “什么来不及了?”慕冬儿莫名其妙。突然纵身而起,以极快地速度向远处飞去,同样不到一里地就兜了一个圈子回到原处,嘴里一个劲儿叫着“奇怪”。

    “锦簇……”

    慕冬儿正要发问,被飞飞拽到一边,“别打扰他。”飞飞小声说。

    慕行秋不能再分心了。此刻的他正试图驾驭世上最狂暴的巨龙,这条法术之龙要从祖师塔分身形成的牢笼里站出来,龙须已经在外面摆来摆去,慕行秋手中既无缰绳,也无工具,只能一刻不停地修补牢笼,争取不让狂龙出来。

    他的十根手指快得不可思议,不要说罗小六儿,连飞飞和慕冬儿也看不清手指的动作,秃子盯得太紧,甚至趔趄了一下。

    每一道符箓就是一根铁条,慕行秋手快,呼吸之间就能建造至少五十根,可里面的狂龙力量却大,一口气就能毁掉数十根,双方比的是谁更快。

    与此同时,慕行秋还要将泄露出来的一部分法术吸进体内,转化为法力,他的经脉很快就被充满,若是在两年前,他根本承受不住,现在却是轻车熟路,一些法力用来增强符箓,另一些则通过双脚传到地下。

    整座山都在微微颤抖,像是一只巨大无比的筛筐。

    慕冬儿也明白处境危险,却不知道这危险就是针对他的,对飞飞说:“咱们得帮帮锦簇,嗯……咱们朝不同方向飞,城里还有咱们孩儿军的人,都叫出来,道士们跑得倒快,云形会的老首席呢?这里不是他的地盘吗?”

    慕冬儿一连出了几个主意,飞飞只是嗯嗯以对,他心里十分慌乱,奇怪的是,越是心焦,他对慕行秋的信心却越足,“咱们一块封堵这座塔?”

    他是在询问,慕行秋没有反对,小妖立刻取出宝珠施法,马上就发现情况比想象中更危险,塔内的法术似乎无穷无尽,慕行秋却不可能一直这么快地写下去,而且泄露出来的法术逐渐增多,慕行秋只能化解一部分,剩下的正在空气中凝聚,阻止附近的人飞离,很可能也在准备一场攻势。

    慕冬儿觉得飞飞的主意更好,正要施法相助,慕行秋严厉地说:“你不行。”

    “为什么?”慕冬儿愕然,“飞飞没带灭世,还不如我厉害呢。”

    “塔上有你的火,所以不行。”慕行秋没心事编造更合适的理由。

    慕冬儿皱起眉头,勉强接受了,他虽然有些娇纵,却不会在危急时刻乱来,“秃子呢?他的法力很强,比我还强。”

    慕行秋点下头,独木难支,有一点助力也是好的。

    秃子笑呵呵地走来,双手按在火焰上,一下子呲牙咧嘴,却没有挪开,反而连声叫喝,将双手慢慢稳住。

    秃子的法力的确惊人,可他不怎么会用。全是一股蛮力,飞飞马上说:“秃子,帮我!”

    秃子点头,这是他们在阻风山练习过的配合。秃子提供法力,飞飞将它们转为精巧的法术,帮助慕行秋阻挡塔内的狂暴力量。

    飞飞越来越心惊,塔内的法术强大得不可思议,慕行秋居然只凭符箓就能挡住。也是匪夷所思。

    慕冬儿目不转睛地看着,总想出手帮忙,瞧见“锦簇”坚毅的神情,又放弃打算,他开始觉得这个“锦簇”与自己印象中的马妖不太一样,而这与失忆关系不大。

    罗小六儿帮不上忙,也逃不出去,急得手足无措,“我去山顶,看看能不能叫些人来帮忙。”

    罗小六儿手足并用。很快爬到山顶,毛不破的雄狮还趴在那,双爪抱头,像是一只被主人打怕了的大狗,身后一股臭气,原来是吓得**了。

    罗小六儿向符皇城望去,里面的散修和符箓师还在乱飞,城内的居民堵在城门口,半山腰上,没来得及逃走的符箓师也被法术困住。像一群没头苍蝇爬上爬下,明明逃不出去,偏不肯放弃,也不做变通。

    “喂!”罗小六儿举臂挥动。“大家都上来帮忙!”

    有几名符箓师抬头看了一眼,却没有一个肯上来,法术的束缚越强大,他们越想挣脱出去,如同顶网游动的鱼群。

    罗小六儿连喊数遍,没叫来符箓师。却叫来一群孩子,那都是慕冬儿带来的同伴,他们飞向山峰,大声问:“冬儿在那边吗?”

    罗小六儿正犹豫着应不应该让一群孩子过来帮忙,他们已经飞近,受到法术的影响,加速向后绕去,一个个大叫“奇怪”,都不怎么害怕。

    慕冬儿大喜,“快来帮忙,我吐出的火不小心把这座小塔点着了,我不能出手,你们快把火灭了,让锦簇看看咱们孩儿军的厉害。”

    一帮小孩儿哪知深浅,雁形排开,左手按在前方同伴的肩膀上,右手变换法诀,年纪都不大,手法却极为成熟,站在最前方的孩子双掌拍向火焰,身子前倾,似乎要将火焰压下去,马上又向后仰去,嘴里大叫道:“好强的法术,大伙儿加把劲儿啊。”

    几十个孩子不停地前仰后合,提供的助力忽大忽小,慕行秋很快就看明白其中因由,这群孩子当中藏着数名元婴,他们的力量正在觉醒,本人却不自知,力量因此时而迸发时而隐藏。

    慕冬儿看得心痒难耐,摩拳擦掌道:“锦簇,我可以……”

    “不行。”慕行秋严厉地拒绝,虽然多了一些助力,情况却没有多少好转,塔内的法术也在增强,他们这些人不知能坚持多久。

    慕冬儿悻悻地退到一边,犹豫着要不要这么听从锦簇的命令。

    他有点忍不住了,悄悄走到雁形阵最后面,伸出手打算按在同伴的肩上,用这种方式帮忙点,他想得很好:这样一来,塔上的火认不出自己了吧?

    慕冬儿的手臂刚一举起来就被拦住,他惊讶地抬头,看到的是云形会首席那张苍老松弛的面孔,山顶上,罗小六儿还在冲山下叫喊,根本不知道身后多了一名符箓师。

    “昆沌为什么会盯上你?”首席唐敖迷惑地说。

    “啊?我不知道,昆沌盯上我了?他在哪?”

    唐敖轻轻推开慕冬儿,冲正在写符的慕行秋露出微笑,“你还真是一个惹祸精啊,到哪哪完蛋,连我的符皇城都不例外。”

    “别说风凉话,你有多大本事,能灭火吗?”慕冬儿问。

    唐敖嘿嘿笑了两声,“我的本事很大,可是有一个人比我的本事更大,只有她能灭火。”

    唐敖没有写符,也没有加入镇压祖师塔分身的队伍,而是向脚下的山峰连挥数掌,像是敲门一样击出响声,“两位姑娘,闭关该结束了,昆沌露出尾巴啦!”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