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三十一章 憋不住的一团火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冬儿的脸色越来越红,神情凶猛,像是被人当面抢走食物的小兽,鞭子舞得飞快,如同纠缠在一起的红黑两条小龙在围着他旋转,饶是如此,他还是渐显不支,那五团寒光步步紧逼,离他只有六七尺远。

    “慕冬儿,别硬撑了,向我道歉,我可以饶你不死。”申继先总算挣回颜面,打算到此为止了,这是杨清音的儿子,他不会真下死手。

    秃子夹在鞭子和寒光之间,束手束脚,哼哼两声,想要出手,却被慕冬儿喝住,“秃子别动,我能打过申老头儿,他想让我道歉,哼,我要让他下跪。”

    道士的亲情也就那么一点,如果杨清音在这里,申继先或许还会多考虑一些,面对从未加入道统的慕冬儿,他的忍耐有限,低哼一声,催动寒光发起更猛烈的攻势,但是仍遵守规则,从不进攻秃子。

    秃子与慕冬儿背靠背,相当于为他挡住了一部分攻势。

    飞飞小声对慕行秋说:“不能让冬儿发怒。”

    “怎么?”

    “他……”

    飞飞正想着如何委婉地说出真实情况,不远处的石亘却已抢先说:“申道友,不可逼得太紧,慕冬儿曾经入魔,魔念去除得怕是不太干净,说不定又会回来。”

    严格来说,慕冬儿只是被魔种侵袭,受魔种控制,他以赤子之心挡住了魔念,保住了一线清明,但是在外人看来,他当初在皇京的表现与入魔无异。

    飞飞愤怒地看向石亘,对方表面上是为慕冬儿求情,其实是当众揭发漏洞,他只好对慕行秋点点头。“冬儿不会入魔,但是有情绪失控的危险,就因为这个,灵王才没有管得太严。”

    “原来如此。”慕行秋终于明白自己的儿子为何如此骄纵,他看得更仔细一些,越来越觉得慕冬儿的法术另有玄机,“偶尔失控一次也无妨。”

    “什、什么?”飞飞大惊失色,如果这是正常的妖师,他有再多的怀疑也会憋在心里。可这是失去记忆的慕行秋,“你真的……明白……”

    “看得太明白反而失去真相。”慕行秋说,法术在他眼里与在别人眼里截然不同:普通人要么一无所见,要么以为是狂暴的自然现象;散修看到的是模糊不清的浮光,知道那是法术,却无从躲避与反抗;道士看到的是一条条清晰的法术,或避或接,就跟战场上刀来剑往一般;慕行秋看到的景象与普通人和散修差不多,在心中却多了一层感受,它们像琴弦一样拨动。奏出不同的曲子,他能分辨好坏,却不能说是“看到”。

    慕冬儿的法术是一首杂乱的曲子。各种乐器吵闹不休,只有一件例外,它总是充当背景音,一般人根本听不到,可它从不间断,对于灵敏的耳朵的来说总是存在,它压抑着、等待着,要在一个适当的时刻压过其它的所有乐器。

    慕行秋也在等。甚至有一点小小的兴奋。

    飞飞看出了他的兴奋,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申继先本不想将慕冬儿逼得入魔,可是余光扫来马妖不以为然的神情,他改了主意,手上加强攻势,嘴上说道:“小家伙,杨清音对你有失管束。只好由我代劳,申杨两家同为道统大族,多年联姻,算是一家。你虽然姓慕,也算是半个杨家人。我不能让你丢两家的脸面。”

    慕冬儿气得哇哇直叫,鞭子舞得更快更狠。却腾不出精力说话。

    观战的杨阔很快也明白过来,他不喜欢拐弯抹角,直接对慕行秋说:“马妖,替你撑腰的人就要一败涂地,你若是还在乎在他的存亡,就快点交出元婴,说出施含元的下落。”

    “不急,反败为胜的事情也不是没有。”慕行秋的声音里的确没有半点急切,杨阔狠狠地瞪一眼,他不知道这两人是父子,却也觉得马妖太过薄情寡义。

    飞飞忍不住召出自己的宝珠,另一边的杨阔也严阵以待,他瞧不起这只小妖,却不允许以二敌一的事情发生。

    飞飞只是亮了一下宝珠,马上又收了起来,因为他总算看到令人安心的一点表示:慕行秋右手五指轻轻靠在柳条筐上,慢慢地移动、敲打,像是无意识的动作,又像是在写什么。

    石亘也瞧见了,笑道:“申、杨二位道友,你们可要小心,万一施含元就在附近,你们这些人无异于群羊入虎穴,一个也逃不掉啊,哈哈。”

    申继先不理他,杨阔道:“我们敢来,自然就不怕他,反倒是你,多给自己准备一点运气吧。”

    石亘笑吟吟地也不生气,长叹一声,“真是奇怪,原先不觉得道士之心有多重要,现在才明白,它就是道士的脸面啊,瞧瞧,一旦没了它,连咱们这些注神道士也跟凡夫俗子一样面目可憎。”

    杨阔既想发怒,又要压抑怒火,脸上表情变得很怪,石亘笑得更从容了,他只遗憾自己不是念心科道士,无法从这种人心挑拨中收获更多好处。

    “如果你心里有数的话,就让秃子回来,他在那里太危险。”飞飞说。

    秃子紧紧靠着慕冬儿,对围着两人旋转不已的五团光越来越不喜欢,眉头紧皱,也快要忍不住发怒了。

    慕行秋抬手招了一下,正想着怎么开口,秃子却已看到他的手势,二话没说就飞了过来,五团寒光如同密织的纱网,他一点也不在乎,抬手挡在脸前,说出来就出来了,寒光眨眼间击中他的身体至少一百次,只是让他轻轻摇晃了几下,连个红点都没留下。

    秃子一副呆相,比慕冬儿还不起眼,居然能挡住注神道士的强大攻势,围观众人都吓了一跳,只有几名道士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石亘反而不吱声了,杨阔大声道:“好一只邪妖,拿妖器当身体。”

    这总算解释了秃子为何轻易地全身而退,妖族对法术的抵抗力天生较强一些,以妖器炼身,自然会更强一些,道统有专门针对妖族的法术,申继先发出的五道寒光却不是。

    杨阔还是多看了秃子两眼,注神道士的法术就算随意而发,也没有几只妖族能挡住,这个傻乎乎的妖实在邪门。

    秃子毫不留意别人的目光,径直飞到慕行秋身边,笑呵呵地说:“你怎么不上去打架啊?”

    慕行秋还以微笑,虽然对这张面孔没有印象,却不觉完全陌生,连他奇怪的问话也不觉突兀,“还没轮到我。”

    飞飞终究不能完全相信失忆的慕行秋,秃子也被招回来,前方更无依靠,他紧盯慕冬儿的一举一动,突然说:“他坚持不住了!”

    慕冬儿从母亲那里受到过严厉的提醒,务必要控制情绪,不可再让魔念趁虚而入,可他心高心傲,受不得败绩,更受不得言语撩拨,心中怒火越烧越盛,连秃子离去都不知道。

    飞飞话音未落,慕冬儿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叫,与他的年龄与平时的声音全不相称,更像是成年的狮虎。

    山顶上,符箓师毛不破的狮子坐骑腿一软,将主人甩了下去,毛不破反应快,以手撑地,立刻站起来,不由得满面赤红,好在很少有人注意到他,两边的符箓师全假装看不见,毛不破狠狠踢了一脚瘫软的雄狮,继续观看斗法。

    慕冬儿接连发出数声低吼,手里的鞭子却慢了,五团寒光立刻攻到身前。

    申继先剑指前方,厉声道:“认输吧,小子!”既然对方要入魔,他自然要施展驱魔之术,左手铜镜射出一束光,照在慕冬儿的脑门上。

    本该立竿见影的驱魔术却没有产生明显效果,慕冬儿憋住一股气,脸越来越红,手中的鞭子停止舞动,软软地垂下去,镜光照在额头,寒光不停地撞击身体,他却不动,双唇紧闭,两眼圆睁,像是僵在了那里。

    那些寒光表明上没造成任何伤害,其实是在冲击慕冬儿的经脉,照这样下去,很快就会造成不可挽回的严重内伤,甚至杀死目标,申继先不想杀人,尤其这还是杨清音的儿子,可也不能就这么收手,“傻小子,像谁不好,非要像你父亲那么倔强吗?赶快认输!”

    慕行秋微微一愣,五指在筐上划动得更快,他并非完全放任不管,如有必要,他会出手相救。

    慕冬儿已经听不到别人的话了,也感觉不到身体的疼痛,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吐出那股憋闷已久的浊气。

    他张开嘴,吐出一团火,既非凡火,也不是五行之火、太阴之火,更不是妖魔、散修、符箓师的法术之火中的任何一种,而是他刚出生时就已经得到一种火,以道火为根基,掺杂着诸多火种,这些年来与他一块成长,越来越难控制的同时,威力越来越强。

    砰的一声,五团寒光连同镜光都击散,一心打算驱魔的申继先措手不及,惨叫一声,与来袭之火只打了一个照面,就一个跟头跌向地面。

    慕冬儿的目标却不只是申继先,随意转身,正好对着慕行秋等人,又喷出一团火。

    慕行秋终于听到那件隐藏乐器的演奏,果然一鸣惊人,他正要祭出准备多时的符箓,将乐响再压下去,突然感到头一晕,险些摔倒,有什么东西如潮水一般涌入脑海,可它们来得太不是时候。

    那团火正扑面而来。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