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三十章 教训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冬儿早就想打一架了,翻身跳至空中,冲着满天满山的道士、散修和符箓师大声道:“谁先来?石亘,你不是自称要杀灭古神吗?先过我这一关。”

    没人接话,石亘笑而不语,不愿与这样一个小娃儿一般见识,散修和符箓师则不愿无端得罪阻风山。

    慕冬儿连喊两遍,也没有人站出来应战,他更加恼怒,面朝石亘说:“你有胆子惹事,没胆子打架吗?”

    石亘咳了一声,转向申继先,笑道:“他是杨清音的儿子,算是申道友的晚辈,你要不要代为管教一下?”

    “哈,我亲娘都管不了我,申老头儿有多大本事?世界毁了,魔种被关起来了,道统完蛋了,这世上没有任何规矩能束缚我!”

    慕冬儿大言不惭,说得却是实话,他从小生活在孤岛上,又被魔种侵袭多年,对人世间的规矩所知甚少,长大之后稍一接触只觉得全是对自己的束缚,因此十分不服气。

    在别人眼里,这个长不大的小家伙狂妄得没边,申继先冷哼一声,“管教你有什么好处?”目光转向马妖,仔细打量了几眼,确认这就是自己曾在山谷里见过的慕将军,“你让一个小孩儿给你撑腰,我若打败他,你愿意老老实实交出元婴,说出施含元的下落吗?”

    石亘急忙插口道:“元婴是我的。”

    杨阔怒声道:“元婴是你的?你跟谁生的?元婴乃是前代道士转世,当然要归道统,如今道统就在鸿山!”

    石亘势单力薄,不吃眼前亏,干笑两声,也不争辩。

    慕行秋走到柳条筐前。轻轻拍了两下,“谁能打败慕冬儿,这些东西全归他。至于施含元,我会知无不答。”

    人人都以为筐里装着元婴。申继先也不例外,他已经用法器检查过,确信十三件法器下面的确有一个奇特的儿童。

    “好,就这么说定了。”申继先纵身跳到空中,贝仙人等散修与鸿山的道士们一块退后,只有石亘和杨阔还留在原地,山后的散修退得更远一些,几乎到了符皇城的上空。近百名符箓师仍停在山顶不动,离战场不到百步,脸色青红不定,对即将在家门口发生的战斗一声不敢劝阻,像一群人形的山石。

    飞飞退后几步,虽然不太理解慕行秋的做法,却没有提出反对,只是暗自戒备,万一慕行秋真的失忆到没有父子亲情,就必须由他保护慕冬儿的安全。

    远远地传来教首路归真的声音:“慕将军。别忘了替古神教求情……”

    没人搭理他,或远或近的目光都盯在空中的一老一少身上。

    申继先手持法剑与铜镜,“慕冬儿。你快要三十岁了吧?”

    “干嘛,比岁数大小吗?”

    “你也算是胎生道根,在娘胎里就开始修行,可惜没有凝成道统内丹,只能算是散修,散修顶多修到星落境界,三十年,你的修行该到头了吧?”

    道士的声音清晰,远处的散修听到这几句话无不大吃一惊。一是没想到这个小家伙的年纪居然这么大了,二是没想到申继先如此高看他。散修内丹驳杂。无论修行得多么刻苦,也无法登顶。就算达到了也比同境界的道士弱许多,即便如此,绝大多数人一辈子也到达不了星落境界,慕冬儿若能在三十年内达到,是一个不小的奇迹。

    慕冬儿摇摇头,“什么星落、注神,都是道统的分法,用不到我头上。我学过道统法门,也练过妖魔之术,说不清是什么层次,反正比星落厉害,注神我也不惧,面对服月芒我也有胜算。”

    “嘿,杨清音小时候再胡闹也没有你这么张狂,你这是跟你父亲学来的吧?”申继先以教训的口吻说。

    慕冬儿却只注意到一件事,“我母亲小时候也胡闹过?她还总说自己从前当道士的时候多么听话呢,我就觉得不可能,她要是那么听话,我父亲会宁可进拔魔洞也不去找她?”

    不管慕冬儿的真实年纪有多大,他的心智与个头儿都是五岁的孩子,说话没遮没拦,观战众人忍不住笑出声来,飞飞偷瞧慕行秋,见他神情不变,甚至也跟别人一样露出微笑,不由得更加担心慕冬儿的安全。

    慕行秋不会强迫自己产生感情,只是觉得这个孩子既可气又可爱,纳闷自己是跟什么样的女人生出这样鬼精灵来。

    申继先也笑了,摇摇头,“当初真应该把你带回道统,好好管教一番。好吧,我就替申杨两家给你一点教训,先告诉我,你身边的这个人算什么?”

    秃子总是跟在慕冬儿身边,不管他说什么都点头。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也归我保护。”慕冬儿拍着胸脯说,“放心吧,他就站在这里,不会出手的,咱们两个还是单打独斗。”

    申继先不想再等了,说来说去出乘露丑的还是申杨两家,本来道士斗法相隔至少百步,甚至上百里,申继先没将慕冬儿放在眼里,因此只保持十几步的距离,左手张开,手中铜镜上蹿一尺,飘在半空中,五指弯曲,对着慕冬儿,“过来!”

    慕冬儿可没有法器稳固,身子向前一倾,似乎就要落入申继先手中,却是借势冲锋,右手甩出一条红黑两色的鞭子,如闪电一般刺向申继先。

    “果然!”申继先认得这条鞭子,手比嘴快,话刚出口,左手已经抓住鞭梢。

    一条软软的鞭子却像长枪一样坚硬,慕冬儿停止冲锋之势,身体横在空中,右手紧握鞭柄,脸上一副无所畏惧的坚毅神情,对面的申继先表情丰富得多,先是不屑,随后是意外,复又转为不屑,没一会又变得愕然,很快露出愤怒,几乎一次呼吸换一次面孔。

    两人的交锋都在鞭身以内进行,连道士也看不出多少端倪,只能从申继先的表情看出来他没占到便宜,杨阔握剑上前一步,旁边的石亘笑道:“怎么,申杨两家要联手教训晚辈吗?”

    杨阔怒容满面,却没有再动,连手中的剑也收了起来。

    战斗双方僵持了一会,申继先突然撒手,连人带镜瞬间退出数十步,挥动法器,在身前设置一道强大的禁制,厉声道:“停!”

    慕冬儿收回鞭子,得意洋洋地说:“认输了吧,老头儿,换下一个。”

    申继先强抑怒火,“你学的到底是什么法门?”

    “怎么,你认不出来吗?”慕冬儿更得意了,他对情绪的控制还不如普通人家的同龄小孩儿,占了一点上风就笑得嘴都合不拢。

    “五行法术、念心幻术、自然道法术、妖魔邪术,你会得不少。”申继先当然认得。

    “还有一道炼兽之法呢,差一点就把你驯服了,唉。”慕冬儿很是遗憾。

    申继先大怒,他对炼兽之法稍有了解,知道那是左流英开创、杨清音等人发扬光大的法门,第一步是与炼兽对象建立灵犀,慕冬儿刚才的确用过这一招,申继先只觉得一阵头晕,惊骇之下才选择后退,却没有认出法术的底细。

    “不知好歹。”申继先再不轻敌,也不留情,右手舞剑,左手晃镜,连发五道寒光。

    慕冬儿又甩出长鞭,与五道寒光斗在一起,他也是太大意了,胜了一招就以为能够轻意击败对方,没想到这五道光极为难缠,在申继先的操控下,力量没有减弱,反而越来越强,速度更是快得惊人,以五敌一,围得水泄不通。

    观战的散修与符箓师初时还觉得鸿山道士没什么了不起,直到这时才纷纷色变,道统虽然遭遇重创,幸存的道士还是不好惹,那五团光在他们眼里只是一片片模糊不清的影子,不要说抵抗,连用目光准确地捕捉到都很难。

    秃子跟着慕冬儿飞来飞去,的确一点也不插手,地面上的飞飞却有点担心,再次扭头看向慕行秋。

    慕行秋察觉到飞飞的目光,自言自语道:“他的法术很奇特啊。”

    “嗯,慕冬儿的法门跟大家都不一样,什么都学过一点,却不肯深入修行,灵王希望他专精一门……”飞飞没再说下去,那是母子二人的争执,他不好评说。

    慕行秋看到得更多,慕冬儿的法术不只是杂乱,内中有一种占据主导地位的法术,慕行秋对它似曾相识,想不起名称,只能看出其中的大致脉络。

    “那条鞭子也不错。”慕行秋赞道。

    飞飞忍住,没说那就是慕行秋的鞭子,心里越来越担心,慕冬儿渐落下风,作父亲的居然一点也不着急,难道他不相信那是自己的儿子吗?

    慕行秋的神情很放松,以欣赏的态度观战,“道统的内丹纯粹,法术也纯粹,漏洞已经非常少了。”

    非常少意味着还是有一点,杨阔和石亘同时瞥了一眼,觉得马妖的大言不惭不比小孩儿差多少。

    慕冬儿渐渐陷入泥潭,腾挪的余地越来越少,鞭子由三丈长慢慢缩到一丈有余,那五团光越战越勇,数十步外的申继先专心施法,完全将慕冬儿当成正式的对手。

    秃子说不插手就不插手,飞飞却不能让慕冬儿受伤,暗自思存法术,准备在必要的时候出手干涉,不远处的杨阔似乎察觉到什么,又召出法剑与铜铃。

    慕行秋仍然不动,他预见到慕冬儿的法术将达到一个极限,那却不是尽头。

    受困的慕冬儿怒火中烧,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