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二十八章 不动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山峰高耸,背向皇符城的一面坡势较缓,慕行秋就在这里布置宝物:柳条筐摆在一块平坦的石头上,盖子上面铺着一层粗布,十三件法器绕圈排列,像是一座小小的法阵。

    这些法器的外观都很普通,流火金铃在高等道士手中如火一般飘逸,现在却只是一个颜色暗淡的铜铃,似乎很久没有打磨过了,百褶铁尺更像是粗制滥造的铁条,当初造它的铁匠就没怎么用心,发现无法补救之后扔在一遍,却成为道统的法器。

    十名符箓师站在峰顶,带头者正是骑狮的毛不破,他们名义上是来看守边界,其实是监视这场所谓的“鉴宝会”。

    慕行秋向符箓师点点头,毛不破傲然不动,只有他的狮子张大了嘴,打了一个哈欠。

    五名古神教的人围在慕行秋身边,个个忐忑不安,一有声响传来就紧张地扭头瞧去,生怕会有道士杀出来。

    “这样好吗?”路归真不知问过多少遍了,“就算真的卖出去,也得罪了云形会,瞧他们的意思,之前的谈判都不算数,一百件六品以上的法器恐怕已经不够啦。”

    “没关系,散修们不是说他们也认得道士吗?”慕行秋一点也不在意。

    “散修……不可信。”路归真低声说,已经有一些散修飞来,没有落地,全在空中观望,“云形会成立两年了,实力摆在那里人人可见,散修反复无常,今天投奔这个,明白跪拜那个……”

    “咱们也学学老首席,不见兔子不撒鹰,谁能证明自己与道士真有联系,任选一件法器,谁能安排会面,可得三件,谁能化解狄远服和石亘两人的不满。可得六件,这样也就够了。”

    “那个呢?”路归真指着柳条筐,里面的元婴有一阵子没动过了。

    “那个是留着谈判用的,别随便给出去。没准有人本事大,能说服那位道士放弃此物呢。”

    慕行秋不以为然的轻松态度实在令路归真着恼不已,刚才大家都是施法或者祭符飞上山峰的,只有慕将军和罗小六儿一路拽草扳石攀爬上来,虽然脸不红气不喘。实力却已落入下下层。

    “慕将军,我希望你能明白,这次的祸事不小,道士们最爱迁怒于人,说是后天要杀一千名古神教教徒,那就只会多不会少,大家的命可还都悬着哪。”

    “相信古神。”慕行秋拍拍路归真的肩膀,打个哈欠,“你们在这里看着,我去睡一会。有人开出合适的价格,再叫醒我。”

    “睡、睡觉?慕将军,我们看不住这些宝物……”路归真急了,一把拽住慕将军的胳膊,“慕将军,不用多说,我明白,待会我就宣布交出教首之位,绝无虚言,就算让我退出古神教。我也没有半个不字。”

    路归真以为慕将军在耍手段与自己争位置,眼看事态越来越乱,他也的确不想当教首了,只怕道士们不认可他的退出。

    “别急。谁当教首你们自己决定,我连教徒都不是,不会争这个位置。”慕行秋笑了笑,想起一件事,“对了,好歹这是一场鉴宝会。买卖气不要太重,我再定一条规矩:这里有十四件宝物,谁能拿起来哪件,哪件就归谁,不用任何代价。”

    路归真呆若木鸡,慕行秋大步走开,绕过山峰,走进一片草丛里,真的去睡觉了。

    “明明是十三件,慕将军为什么说十四件?”一名教徒茫然地问。

    “还有筐里的元婴呢。”路归真盯着慕行秋的背影,直到他消失,突然转身,对罗小六儿说:“鉴宝会由你主持。”

    “我……不行吧?我这人笨嘴拙舌……”罗小六儿吓了一跳,他在教中地位不高,担不起这种责任。

    “不用你说什么,看着就行,慕将军赏识你,就说明你行,我去……”路归真的手指了半圈,落在山顶的几名符箓师身上,“我去跟云形会再谈谈,有备无患,嗯,有备无患,这件事很重要,我必须亲自去……”

    路归真也不祭符,提着衣襟向上走去,无论如何,他得先给自己安排一条退路。

    罗小六儿没办法,只得勉为其难,好在剩下的人不只他一个,可是没等他开口相求,那几名教徒已经反应过来,争先恐后地追赶路归真,嘴里哼哼嗯嗯地找借口,总之都在同一时间想起了更重要的事情。

    只剩罗小六儿一人守着柳条筐和十三件九品以上的法器,心中惴惴,向慕将军睡觉的地方望了一眼,又踏实几分,将心一横,叉腿站立,准备做买卖了。

    空中飞来的散修越来越多,将近午时,已经聚集了七八十人,踩着各式各样的法器、法兽,其中一些人的坐骑比毛不破的雄狮还要威武,却迟迟没人落地。

    罗小六儿等得久了,惧意渐去,恼意增多,瞪眼扫视,大声道:“符皇城还有识宝的人吗?连下来看一眼的胆子都没有吗?”

    空中传来一阵冷笑声,还是没人下来。

    “慕将军说了:谁能证明自己与道士真有联系,任选一件法器,谁能安排会面,可得三件,谁能化解狄远服和石亘两人的不满,可得六件,谁的本事大,能拿动哪件就得哪件……”

    “哈哈!”空中的散修哄笑不止,前面的几条也就算了,最后一条却着实可笑,那些法器最大的一个是座铜香炉,高不盈尺,重不过数十斤,莫说散修,就是寻常成年人也拿得动。

    罗小六儿脸一红,正要开口,空中落下三个人来,正是与慕将军相识的慕冬儿、飞飞和秃子。

    “锦簇在搞什么把戏?有好东西干嘛不直接给我?我能打败道士啊。”慕冬儿不满地说,走到筐前,踮脚查看法器。

    慕将军狂妄,这个小孩儿更狂妄,开口就说自己能打败道士,空中的散修笑着摇头。

    “能拿动哪件,哪件就归我?”慕冬儿抬头问。

    “呃……慕将军是这么说的。”罗小六儿也不太拿得准。

    “全拿得动呢?”

    “那就……全归你吧。”罗小六儿心里更没底了,向慕将军睡觉的方向又瞧了一眼,只见风吹草动,不见将军身影,连鼾声都没有。

    慕冬儿哼了一声,展臂抱住柳条筐,刚要用力,空中响起一连串的叫声,这个说“等等”,那个叫“不妙”,原来他们都是忌惮云形会的势力,才一直观望而不落地,心里对宝物还是非常在意的,小孩儿从阻风山而来,多少有些妖力,真要将宝物一股脑端起来,其他人可就吃大亏了。

    “一群胆小鬼。”慕冬儿不理睬散修,双臂微一用力,抬头望了罗小六儿一眼。

    罗小六儿不知道他已经用过力了,苦笑道:“你要是能拿起来,我得去问问慕将军。”

    慕冬儿脸上红光一闪,低喝一声,松开柳条筐,抬手挠挠头,一副茫然不解的神情,罗小六儿这回终于明白对方使过劲儿,稍稍松了口气,“别太贪,一件一件试吧。”

    慕冬儿皱着眉,这里的人都没眼力,他刚才那一抱就算是座小山也得晃两晃,那筐却极为奇怪,既不沉重,也没生根,却将他的力量瞬间都给化解了,令他有劲儿使不出来。

    “秃子,你来试试。”慕冬儿可不会退而求其次地一件件拿宝物。

    秃子笑呵呵地点头,半蹲着抱住柳条筐,嘴里拖长了一声“呀——”,脸憋得通红,头上不多的头发根根竖起,坚持了一会,一屁股坐在地上,缓了口气,笑着说:“好玩儿。”说罢又扑了上去。

    慕冬儿更加迷惑,“锦簇的记忆没有了,法术可变强了,飞飞,你要不要试一下?”

    飞飞微笑着摇摇头,他可不会挑战妖师的法术。

    天上的散修哈哈大笑,山顶的符箓师也都笑吟吟的,却没有一个人当回事,慕冬儿是个五六岁的小孩儿,秃子明显脑子不清不楚,这样的两个人没拿动法器,一点也不出人意料。

    “慕将军看来真有几分本事。”

    “那是,要不然也不能从道士手里偷来元婴。”

    散修议论纷纷,终于有一人忍不住了,跨龙冲出人群,大声道:“我来!”他没有落地,而是伸出右手,要以法术将宝物吸过来,嘴里连哼三次,手臂也动了三下,没有一件法器应声而动。

    “古怪。”骑龙散修也抬手挠挠头,跟慕冬儿一样,他也不觉得这些宝物有多沉,可自己的法术施放出去如石沉大海,一丝也没回来,宝物自然也不会动。

    这下子散修们开始认真对待这件事了,纷纷上来施法夺宝,甚至有人落地,伸手去抓。

    秃子已经累了,坐在边上,对着无影明镜挤眉弄眼。

    罗小六儿越来越高兴,挥手维持秩序,“一个一个来,真有法器动弹了,算谁的?拿不动就放弃吧,到底有没有人认识道士?不是非得用蛮力才能得宝物。”

    又有一些散修赶来,过百人几乎都试了一遍,连柳条筐的一点碎屑都没掰下来。

    众人只得放弃,眼看午时已过,罗小六儿又吆喝了几遍,一直飞在空中的散修贝仙人与数名同伴一块落地。

    “你们也要试试?”罗小六儿记得贝仙人还没做过尝试。

    贝仙人摇头,“我认得道士,能替你们安排会面。”

    “证明。”罗小六儿有了底气。

    贝仙人转身指向远方,“他们来了。”

    一团白云逆风飞来,里面影影绰绰地有一群人,散修色变,立刻让路,山顶的毛不破拽紧缰绳,也向后退了两步。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