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二十二章 指江起名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注神道士的法术来得太快,白鸟红龙齐至,慕行秋就算有一百根手指也来不及在上面写符,两只法兽同时击中目标,互相撞击,引发一场地动山摇的大爆炸,烟尘漫天,山石滚落,潭水倾覆,不知又有多少小鱼小虾遭殃。

    散修们不得不再次后退,离战场越来越远。

    狄远服与石亘谁也不看谁,同时轻哼一声,两人说是联手,彼此仍存戒备,反应在法术上就是不分主次,各逞威能。

    两人离山脚只有百步之遥,烟尘很快漫延过来,将他们团团包围,却越不过禁制半寸,无力进入十步之内,只得悻悻而去,继续向前方翻涌。

    两名注神道士相隔二十几步,中间有一股烟尘冲过,对于天目来说,这是一道薄如轻纱的障碍,他们互相看得清清楚楚:石亘胸前的魔骨有规律地砰砰响动,狄远服抓在元婴脖子上的手掌越攥越紧,元婴脸色通红,手足舞动,一股火憋在胸膛里,却受到法术束缚释放不出去。

    这将是生死一击,在这个距离斗法,躲是不可能的,两人不仅要比谁的进攻力量更强,还要比防守的坚韧,偏攻还是偏守全在一念之间,稍有失误就是两败俱伤,甚至俱亡。

    谁也不打算认输后退,他们丢掉了道士之心和道士的职责,唯有高傲一直带在身上,比从前更加根深蒂固。

    “等等。”石亘的实力的确比狄远服稍强一点,最先发现异常,“捞月山是泥土堆成的吗?这股烟尘太多了吧。”

    狄远服转动目光瞥了一眼,烟尘的确有点奇怪,虽说是注神道士的法术激发出来的,可是层层翻涌,没完没了,势头不见减弱,反而越来越强,定睛向稍远一点望去。连天目也觉得朦胧一片。

    狄远服心中一惊,正要开口,二十几步以外的石亘却抢先施法了。

    红黑两色的光团扑面而来,狄远服霎时间心灰意冷。只晚一点,就已是一败涂地,可他还是催动左手的玉玦,困兽犹斗,就算击不中对方。也不能就这么等死。

    接下来的事情出乎两人的预料,红黑光团按理说应该即发即至,可在穿过中间的那一片烟尘时竟然缓了一缓,不过延迟了眨眼的工夫,对狄远服来说却是救命的一刻,他终于也能发出法术,给自己设置一重禁制,同时强迫元婴吐出火焰。

    火焰在经过烟尘时也缓了一下,随后与石亘的法术擦身而过,两道法术各自撞上敌对禁制。劈啪乱响,漫天烟尘里又多了成片的火星。

    禁制很快就被冲破,进攻法术也因此受到削弱,接下来,两名道士要以身体硬接对方的攻势,是胜是负、是生是死,全在此一接。

    谁知这两道法术弱得不成样子,有气无力地向前磨蹭,没有半点杀气,两名道士初时都以为这是对方的诡计。不敢大意,直到外面的烟尘抢在法术前面冲进禁制之内,扑面而来,他们才明白的确有“诡计”。罪魁祸首却是另一个人。

    “马妖!”

    “他还没死!”

    “都是你没用全力!”

    “是你干扰了我的法术!”

    两人一边争吵一边施法驱散烟雾,互相提防着的同时还要寻找马妖的踪迹,不免有些缩手缩脚,哪样都没做好,好一会才烟消尘散,重见清明。

    四周野草萋萋。孤峰耸立,散修已经逃到十几里以外,马妖更是无影无踪。

    两人互视一会,同时发出一声嘲讽的冷笑。

    “狄首座好法术,能将元婴化为顽石。”

    狄远服目光一瞥,脸腾地红了,左手紧紧抓着的元婴竟然变成了一块长石,自己也是大有法力的道士,手中之物何时被换,他竟然一点感觉也没有。

    摆脱尴尬的最好办法是让对方也成为笑话,狄远服压下心中的羞愤,扔掉长石,冷冷地说:“石首座也不差,魔骨变木,令人钦佩。”

    石亘也是一瞥眼,发现护在心口处的魔骨居然被换成一块枯树皮,心中大怒,嘴里却发出一阵大笑,“狄道友,咱们可走眼了,被一只马妖戏耍,你我二人从此有何颜面行走江湖?各寻一处僻静之处自裁了断吧。”

    “想自裁随你,我不奉陪。马妖用的是障眼之法,若不是有你牵制,我早已将其杀死。他跑不远,就算搜遍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他找出来。”

    “好!知耻而后勇,咱们一时大意吃了暗亏,不管马妖是何来历、有何靠山,咱们都得将面子找回来。”

    “咱们?”狄远服鄙夷地打量石亘。

    石亘脸上堆笑,“狄道友,你不会真的认为只凭马妖自己,就能从你我的眼皮底下夺走元婴和魔骨吧?”

    狄远服神情微变,“你是说有人帮他?星山宗师赵处野吗?”

    “嘿,马妖的话不尽可信,但他背后必有靠山,没准就在附近。”石亘向四周望了一眼,正色道:“狄道友,要么远离是非不问世事,要么勇猛精进绝不言退,既想争元婴,又想单打独斗是不可能成功的。”

    “那我也用不着与你联手。”狄远服毫不掩饰心中的厌恶。

    “狄道友,你说是一个人找靠山容易,还是两个人容易?天下大乱的局面不会持续太久,左流英召集元婴大会,说明祖师即将再次出山创建新道统,像咱们这样的人,恐怕很难进入祖师的法眼,不得已,只好攀附其他强者,下手还得快,否则的话,连这个资格都没有。”

    狄远服对石亘更加鄙夷,却不得不承认他说得很有道理,沉吟片刻,“你有门路?”

    “两名注神道士加在一起,到处都是门路。”

    “必须先解决那只马妖,我不管他背后的靠山是谁,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好!”石亘赞了一声,“以元婴当作见面礼,向咱们敞开的门路会更多。”

    两人互相施以道统之礼,各叫了一声“道友”,算是尽弃前嫌。只是彼此间的印象并无改变,一个觉得对方粗鄙无耻,一个暗笑对方愚蠢可欺。

    狄远服召来附近的散修,命令他们一天之内找出马妖的下落。

    慕行秋的确没有逃得太远。龙宾会符箓缺失瞬移之术,飞行术也不隐蔽快捷,他用符箓施展了三次土遁,此刻正坐在四十里外的江边,与身穿黑衣的元婴互相打量。

    符箓的禁制比较弱。容易引起敌人的注意,慕行秋干脆不用,只以草木遮挡身形,两名注神道士如果升上高空仔细观望,完全能够看见他和元婴。

    “你叫什么名字?”慕行秋问。

    元婴不吱声,他的容貌与两岁的孩子无异,只是稍显瘦小,最明显的特征不是额上的红印,而是他的眼睛,过于早熟。透着成年人才有的审视与戒备。

    “你会说话吗?”慕行秋又问。

    元婴张开嘴,却没有声音发出来。

    “你认得我吗?我失去了太多记忆,从前的事情都想不起来了。”慕行秋总觉得对方的目光里有一点熟悉的东西。

    也不知元婴听懂没有,他的眼神似乎有一点困惑,可是接下来他就冲慕行秋吐出一团火。

    没有注神道士的法术相助,元婴的火焰烈则烈矣,却不够精巧,慕行秋右手连抓,将火焰收入手中,过了一会。摊开手掌,亮出一枚红通通的珠子。

    “或许你也跟我一样忘记了许多事情,甚至连从前的身体都给忘了。”慕行秋用的是吸法之术,将火焰中的法术凝聚成一颗珠子。但是维持不了太久,珠内的法力得尽快释放出去,他用左手在珠子上指指点点,连写十一道符箓。

    珠子燃烧起来,火势不大,周围数里之内的草木噌噌地生长。成群的鲜艳蝴蝶从草丛中飞出来,这都是普通的小法术,慕行秋用它们消耗外来的法力。

    元婴露出明显的惊讶之色。

    “这些法力用来写乞雨符的话,至少能写五十张,够五口之家用上三五年,可惜我手里没有现成的符纸。”慕行秋站起身,法术可能会引来注意,他必须离开了。

    他将手中燃烧的火珠扔到刚才坐过的枯木上,那木头没有被点着,而是蠕蠕地动了起来,抖落一身碎屑,爬到江面上,变成了一艘小船。

    符箓的威力不如道统法术,慕行秋若非拥有服月芒境界的体质与血液,写出的符箓再快再好也不是注神道士的对手,但是龙宾会发展了数量极其庞大的辅助符箓,可用于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符临教给他的两千多种符箓大都属于此类。

    慕行秋很喜欢这些小法术。

    元婴却不怎么感兴趣,他在意的是对方竟然能空手接住自己的火焰。

    他又从嘴里吐出一团火。

    慕行秋抬手接住,“不要再玩了,这样会惹来麻烦的。”

    元婴又吐出一团火,慕行秋左手接住,“看来没人教你应该听话。”

    元婴一连又吐出四团火焰,慕行秋两只手里分别多了三颗火珠,快要握不住了,严厉地说:“要我在你身上写几道符箓吗?”

    元婴指指他手里的火珠,想要回来。

    慕行秋想了想,扔给他一颗。

    元婴拿着火珠仔细查看,伸出手,再要剩下的火珠。

    慕行秋跳到船上,等元婴跟上来才对他说:“只能先给你一颗,这一颗消失之后再给你第二颗。”

    火珠能维持一刻钟,慕行秋希望元婴到时候会玩腻。

    元婴大概是听懂了他的话,随手向后一抛,火珠又变成一条长长的火焰,推着人和船如离弦之箭一船冲出去一里多远。然后他又抬头看着慕行秋,脸上居然多了一丝笑容,这很可能是他出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游戏的快乐。

    慕行秋遵守诺言,给他第二颗火珠。

    六颗火珠用完,小船驶出七八里,慕行秋望向捞月山的方向,相信他们的行踪已经泄露,“既然你没有名字,我给你起一个吧……还真是麻烦,就以江为姓以火为名,从今以后你叫江火儿,明白吗?”

    元婴意犹未尽,舔舔嘴唇,似乎还要吐火,慕行秋却已在晨曦中看到捞月山散修的身影。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