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一十九章 约战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火球从元婴的嘴里吐出来,那是一团粗劣的火,仿佛燃烧不充分的木炭,里面包含着大量颗粒状的火星,随时都有可能散落一地。

    姚校尉和罗小六儿不会因此轻敌,他们认出这是形态不完善的法术,漏洞百出,力量却不可小觑,两人立刻闪到一边。

    火球撞在铁门上,积聚多时的力量瞬间爆发,轰的一声,厚达六七寸的铁门被砸出一个大窟窿,火球继续前进,见墙就撞,见门就入,整座地府都在摇晃,墙壁上的石块簌簌而落。

    元婴的力量一直以来都受到束缚,这是他第一次随心所欲。

    他还不会飞,从台子上一跃而起,跳到门外,低头看了一眼已经死去的长老,嘴里吐出第二团火球,尸体眨眼间就被烧成灰,火球继续向地下钻去,引发更强烈的晃动。

    姚校尉和罗小六儿向门外望去的时候,孩子已经没影了。

    “快追,不能让元婴落到道士手里。”姚校尉纵身从铁门窟窿里跳出去,那窟窿边缘还是红通通的,衣服触之立燃,姚校尉一边跑一边扑灭。

    罗小六儿动作更轻盈一些,衣裳完好,紧跟在姚校尉身后,从包袱里摸出一面铜镜,大声问:“咱们能打得过道士吗?”

    “总得试%一试。”姚校尉心中也没有把握,“或许可以劝说元婴不要跟道士走。”

    罗小六儿一点也不觉得这是一个好计划,可他还是紧跟不舍。

    一路上尽是火球造成的断壁残垣,城内居民大都聚在外面,地府中的人不多,撞见元婴者无一幸免,能留下几块残肢就算幸运。

    “坏了,杀心一起,再难挽回。唉。”姚校尉叹息一声,跑得更快。

    那孩子已经将地府门户冲破,两人倒是没遇到阻碍,很快就回到地面上。

    正是夜色最深的时候,也是天将亮的一刻,神佑城上空飞舞着十几团火球,将全城照亮,废墟中到处都是哭嚎声,事发突然,众人根本来不及布阵。

    孩子站在一根翘起的梁木上。小小的身子不着寸缕,正是好吃贪玩的年纪,却有着成人似的沉稳与怒意。

    火球都是他吐出来的,但他现在已经不在意凡人的生死了,正抬头观望浮在空中的几个人。

    那七名散修又回来了,带来了帮手,八人当中只有他的穿着不像道士,一身宽松的黑袍,长发披在身后。足下没有法器,凌空而立,看样子只有三十余岁,可他的神情却比任何人都像道士。冷漠而高傲,从前这曾是让凡人放心的外貌,现在却是残酷无情的死亡象征。

    “这一个还比较像话。”黑袍道士开口道,他飘浮的位置最高。七名散修自觉地矮下去半身,距离他十步以外。

    孩子仍不说话,或许是没听懂。

    姚校尉仰头抱拳。冲天上说:“阁下是哪一家道统的道士?”

    黑袍道士等了一会才将目光慢慢转向姚校尉二人,一边的玄妙真人齐至胜小声说:“就是他。”

    黑袍道士打量了姚校尉几眼,“你们两个没有内丹。”

    “没有,我们不是修士,只是学了一套阵法和几招符箓之术。”姚校尉实话实说。

    黑袍道士想了一会才自我介绍道:“我是捞月山山主狄远服,道统已经没了,还分什么‘哪一家’?你饶过我的人一命,我也饶你一命,从此两不亏欠。但是不要再让我看到你或者古神教的其他人,你们尽可蛊惑凡人,我不干涉,可要是再敢阻挠我捞月山的行动,就是在向我挑战。”

    “古神教并非蛊惑之术,你的人可以证明。”姚校尉平静地说。

    七名散修都有些脸红。

    狄远服哼了一声,“我知道你的阵法以人多取胜,聚齐人,来捞月山找我吧,十日之内我都在。”

    狄远服挥下袖子,梁木上的孩子向天上缓缓升起,他不安地扭动了两下,没有再做反抗。

    姚校尉顾不得许多了,大声叫道:“元婴,这个世界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自由了,不用非得跟随道士,他们……”

    狄远服又挥下手,不见法术形迹,姚校尉和罗小六儿只觉得狂风扑面,胸闷气短,再也说不出话来。

    “别太过分,古神教,想夺元婴,十日之内来捞月山,十日之后,你最好躲着点。”狄远服转个身,带着七名散修和那个孩子一块消失了。

    “瞬移之术,姓狄的起码是星落境界。”罗小六儿惊讶地说,扭头看向姚校尉,觉得他应该放弃了。

    “咱们曾经击败过服月芒道士。”姚校尉却不肯认输。

    “那是因为有慕将军和守缺姑娘,他们两个承受了绝大部分攻击。”罗小六儿提醒道。

    “咱们有法器。”姚校尉指着罗小六儿身上的包袱。

    “这些法器……好吧,你说打那就打,我就有一个问题。”罗小六儿竖起右手食指。

    “说。”

    “你就那么确信元婴跟着道士不会学好?古神教传播的是弱者之道,向来只与凡人打交道,非得插手道士的事吗?”

    “你这是两个问题。”姚校尉看着满城的火焰,叹了口气,“元婴都是两年前出生的,近一阵子却突然沸沸扬扬起来,我担心道士们又有异动,到时候免不了还是一场生灵涂炭,就算不能找回元婴,也得弄清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好有个提防。”

    罗小六儿神情黯然,“已经将天下毁成这个样子了,道士们还不死心吗?”

    “昆沌隐而不现,强者之间胜负未分,真正的大战还没到呢,希望凡人还来得及……”

    凡人聚过来了,元婴乱发火球,声势惊人,却没有准头,大部分居民都躲过了。这时陆续走出藏身之地,像一群游魂走向地府入口。

    罗小六儿悄悄地将手中的铜镜换成一根铁尺。

    “土地神走了。”一名老者茫然地说。

    “咱们的家也毁了。”一名女子哭着说。

    地府里浓烟滚滚,时不时传来坍塌声,显然是不能再住人了,神佑城居民的一多半财产都在里面,毁于一旦。

    天亮了,四百多名居民哭成一团,一名青年突然跳出来,指着姚校尉和罗小六儿大声说:“就是他们两个害的,不来还没事。才来一个晚上,什么都没有了,他们其实是给散修探路来了。”

    人群正处于脆弱状态,极易受到煽动,立刻就有数十人围上来,七嘴八舌地要讨个说法。

    罗小六儿手握铁尺往地上一指,伴随着爆炸声升起一股黄烟,众人胆怯,纷纷退让。

    “笨蛋。我们若是散修的同伙,早就跟着他们一块离开,还留在这里干嘛?难不成你这里还有宝物,等着我们搜寻吗?”罗小六儿目光炯炯。看向谁谁就后退,“我们是来打狼的,狼退了,又来了老虎。难道因为这个,从前的打狼就成罪过了?”

    众人羞惭,无言以对。一名老者期期艾艾地说:“当时别放走散修就好了,原来人家顶上还有更厉害的道士。唉,土地神怎么说走就走了呢?没有他,我们可怎么活啊?”

    “嘿,‘土地神’没将你们全杀光,已算是手下留情,你们还想怎样?那么大点儿的孩子,你们也忍心?”罗小六儿见过不少自私自利的凡人,即便如此,还是觉得神佑城居民做得过火了。

    “不是我们残忍,天下大乱,人人如此,连道士都背弃誓言,再也不保护凡人了,何况我们这些普通人?”老者辩解道,其他人都点头称是。

    姚校尉上前一步,“诸位,请回答我一个问题,有谁愿意跟我这位罗兄弟单打独斗?”

    众人皆摇头,“我们这里就没几个年轻人,谁跟他单打独斗?他会法术,我们不会。十个打一个还差不多。”

    姚校尉笑了一下,“瞧,你们不愿意与力大者斗力,却要与更强者比残忍吗?弱肉强食、滥杀无辜、自立山头、以势压人,那都是强者之道,你们行此道能捞取一时之利,最后怎么比得过真正的强者?道士来抢元婴是早晚的事,从你们用锁链将元婴捆缚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会有这一天。”

    众人无语,过了一会一名女子说:“凡人就只能等死吗?”

    “当然不是,但凡人不该行歪门斜道,那里是强者的丛林。别再想着什么土地神了,也不要留在神佑城,此地已遭诅咒,居之不祥,收拾一下东西,另寻住处吧,多练练阵法,足以自保。”

    众人唉声叹气,犹豫不决,姚校尉挤出人群向码头走向,准备离开了。

    码头离得不远,两人上船之后,城里的居民仍在哭哭啼啼,罗小六儿大声道:“元婴归了道士,等他学会法术,必然回来报仇,留在这里的人才真是等死!”

    众人听了,这才恍然,有人冲进地府抢救财物,有人去废墟里寻找藏货,真要舍城逃亡了。

    罗小六撑船,驶出里许之后忍不住说:“有时候我真怀疑凡人是不是值得挽救。”

    “别太苛求,凡人从来就不完美,可是没有他们,这个世界就真的灭亡了。”

    “我不苛求,可是连你也不想找这群人帮忙,不是吗?”

    “我想明白了,不能找任何凡人帮忙,弱者之道只用于自保,不用于进攻。”姚校尉顿了顿,“该是慕将军出山的时候了。”

    罗小六儿满脸惊奇,“你知道慕将军的下落?两年多了,还从来没人见过他。”

    “他一直就在凡人中间。”姚校尉说,目光转动,好像要找的人就在身边。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