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一十八章 斩链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感谢读者“一脚踢到石”的飘红打赏。)

    孩子的手腕、脚踝、脖颈、腰间、大腿上分别套着勒肉的铁镣,锁链延伸,直通铁厅八角,锁链的每一环上几乎都挂着一件法器或者符箓,杂七杂八总有四五百件。

    孩子的红印与双眼都像是在燃烧,锁链上的器物随之发生变化,嗡嗡鸣叫,轻轻晃动,符箓将燃未燃,法器将发未发。

    姚校尉不理身后关闭的铁门,目光只盯着孩子,伸出双臂,表示自己并无恶意,他身边的罗小六儿却是左手握右腕,右手捏剑诀,像是在给自己把脉,其实蕴势待发。

    姚校尉挥手示意罗小六儿收势,低声说:“这是真正的元婴。”

    神佑城长老还在门外唠叨日子多么苦、土地神有多重要,透过狭小的窗口听到了姚校尉的话,怒声道:“我就知道你不怀好意,主动来帮我们抵抗散修,嘴上说什么都不要,其实你想抢夺我们的土地神,我就知道!元婴是什么鬼东西?这里只有土地神,属于我们的土地神!”

    长老越说越怒,真的相信这两人心怀鬼胎,自己的做法因此绝非恩将仇报,就算官府还在,自己也说得出道理。

    孩子没有再进一步施法,但也没有收回力量。

    姚校尉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孩子,大声问门外的长老:“这孩子的父母呢?”

    “都死了,他是我们拣来的,不,我们收养的,没有我们,他早就冻死在荒郊野外。你别以为我们是在虐待他,土地神年纪小,脾气却大。不管束着点,早就将神佑城点着几百遍了。”

    罗小六儿冷笑一声。

    “是他帮你们修建的地府吧?”姚校尉仍不回头。这座地府规模宏大,墙壁看上去还比较新,显然不是龙宾会从前留下的遗迹,而是最近两三年内以法术新修的。

    “他是土地神,当然要做点好事,难道我们天天白供着他么?而且他只是费些力气,整座地府还是我自己动手修建的。”长老必须用怒意驱赶心中的羞愧,唾沫喷在铁门上还不过瘾。又拿拐杖在门上重重敲了两下,“你想要元婴,就跟他待在一起吧,他每天早晨喷一次火,你们正好热乎热乎。”

    孩子额上的红印慢慢冷却,姚校尉冲他眨眨眼,露出一丝微笑,终于转过身,隔窗对长老说:“散修不足为惧,只要你们平时严加防范。在敌人到来之前排好阵形,足以自保。”

    对方到这种时候还想着神佑城的安全,长老愣住了。扭头看了一眼两名跟进来的青年,见他们面露惭色,不由得将心一横,恶事总得有人来做,自己一把老骨头还要什么脸面?

    “姚校尉,你是好人,可你居无定所,浪迹江湖,保不齐酒后失言将土地神的事情泄露出去。抱歉。我们不能放你走,土地神是神佑城的根基。没有他,我们这些人连一个冬天都熬不过去。”

    “散修已经知道元婴在这里。他们不会善罢干休。”

    “你也说过,元婴不只一个,散修未必就知道我们这一个最为强大,很可能是虚张声势,现在我们学会了阵法,更不怕他们了。”长老不太放心,问两名青年,“学会没有?”

    两人犹豫地点头。

    长老又用拐杖敲敲铁门,“活着不易,请两位体谅些。”说罢,转身欲走。

    “若是有道士来要元婴呢?”姚校尉问。

    长老止步,咬咬牙,“道士都死光了,哪还有道士?就算真来了大家鱼死网破,道士不让我们活,我们也不让道士活。待会你就知道土地神的厉害了,我们怕走露风声才不用他,否则的话,就凭那七名散修……哼。”

    长老带着两名青年向外走去。

    姚校尉摇摇头,让开窗口,罗小六儿走过来,再次摆出把脉似的施法姿势,冲三人叫道:“喂,等等,你们还没将东西还给我呢。”

    三人转身,一脸茫然,长老说:“我们没拿过你的东西。”

    罗小六儿伸手一指,一柄小剑出现在三人头顶,瞬间长至三尺,在墙上火烛的映照下寒光闪烁,劈头盖脸地砍来,三人吓了一大跳,边躲边退,没一会又回到铁门边。

    法剑停在空中,来回指向三人的眼睛。

    “麻烦开下门,这里太局促了些。”罗小六儿客气地说。

    “你、你是散修?”长老转过身惊恐地说,这两人会布阵,身上带着不少法器,可是在乱世之中这都不算什么,神佑城里就有不少法器,关键这两人不会飞,这是散修与普通人最重要的区别。

    “我不是散修,只是会玩些符箓。”罗小六转过右手,手心冲着窗口,露出纹在皮肤上的符箓图案,那像是一只眼睛,眼珠的位置是一个极其复杂的文字,此刻正散发丝丝热气,像是在燃烧,“请快点开门,祭手符很辛苦,我坚持不了太久,一着急的话可就掌握不好分寸了。”

    长老惊惧交加,看一眼罗小六儿手中的符箓,回头又瞧一眼悬在半空中跃跃欲试的法剑,终于明白自己已是走投无路,“放你们走就相当于将土地神拱手让人,我、我……”

    长老倒有一股狠劲儿,猛地一仰头,居然向铁门撞来,宁死也不愿打开铁门。

    罗小六儿倒吓了一跳,他也算见多识广,却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倔强的老头儿,他的符箓之术不成体系,打架有余,救人不足,不由得哎呦叫了一声。

    门口的两名青年也被唬得一惊,好在手疾眼快,一块抓住长老的胳膊,一人劝道:“长老,您可不能死啊,万事总有得商量,古神教的两位大哥是好人。应该不会出卖咱们,放走也无妨。”

    长老向说话者脸上啐了一口,气急败坏地说:“你懂什么?才过了几天安稳日子。你就以为这世上有好人了?好人能活到现在?我怎么对你们说的,除了城里的人。外面全是豺狼虎豹,一个也不能信,被散修和符箓灭掉的城镇还少吗?就算他们是好人,保不齐认识几个坏人朋友,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土地神一旦被抢走,你靠什么在这乱世活下去?你爹、你娘、你女人、你孩子都要被你这一句‘好人’害死。懂吗?”

    青年面红耳赤,小声嗫嚅:“我还没成亲,哪来的女人、孩子?”

    长老推开两名青年,“反正是死,死三个总比死全城人强,我先撞,然后是你们两个,谁也不准给他们开门,就让土地神烧死他们,一了百了。”

    两名青年想拦不敢拦。厅内的罗小六儿反而慌乱了,“校尉,怎么办?”

    姚校尉走过来。“古神教遍布天下,江南就有数万人,我们两个死在这里,三天之内必有教众过来寻找,到时候神佑城要怎么应对,你想好了吗?”

    长老愣了一下,恼恨地说:“真不该向古神教求助。那也不能放你们出来,走一步算一步,我不自杀了。你们想杀人,动手好了。”

    长老伸长脖子。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与之前那个随和软弱的老者判若两人。

    双方僵持住了。罗小六儿碰了一下姚校尉,让他看自己的右手手心,上面的符箓图案开始变红,表示他快要坚持不住了。

    “好吧。”姚校尉叹息一声,正想让罗小六儿收起法术然后再谈,忽听得外面剑鸣,心知有异,叫了一声“小心”,推开罗小六儿,自己也向边上跳去。

    长老下意识地转身看去,法剑飞来,正中脑门,穿脑而过,顺着两指宽的窗口冲进铁厅。

    长老脑门上多出一个红点,面无表情,眨了两下眼睛,扑通摔倒,气绝身亡,两名青年跪地大哭。

    铁厅内,罗小六儿大吃一惊,低头去看自己的手心,上面的符箓图案已经暗淡,法剑显然不是他操控的。

    那法剑嗡鸣不止,在长老头上造成的伤口只是针眼大小,放出的光芒却有七八尺,像是一颗大光球,在空中稍作停留,直接冲向台子上的元婴。

    孩子察觉到危险,红印再次燃烧,八条链锁哗啦啦直响,上面挂着的器物或放光或异响,全都做出反应。

    法剑却没有攻击孩子,而是砍向连接左手腕的锁链,孩子很快醒悟过来,用力拽紧锁链,法剑连砍三下,将第一条锁链斩断,转而又砍第二条锁链。

    门外的青年哭着喊道:“你们杀死了长老,连我们一块杀死吧!”

    罗小六儿茫然不解,姚校尉却已猜到真相,大声说:“有道士来了,快去通知其他人,能逃多远是多远!”

    青年止住哭声,却没有动,姚校尉紧挨铁门,露出双眼,盯着外面的两人,认真地说:“元婴就要摆脱束缚了,就算道士饶你们不死,元婴会怎么报答你们的‘恩情’?”

    姚校尉让开窗口,让两人查看厅内的情形。

    两人各瞧了一眼,只见八条锁链已去其三,孩子双拳紧握,两眼赤红,透出说不尽的愤怒与仇恨。

    只被盯了一眼,两名青年就吓得心肺欲裂,掉头就跑,连长老的尸体也顾不上了。

    法剑大起大落,眨眼间就将八条锁链全部斩断,那孩子自出生以来大部分时间都受困于此,终于在这一刻获得自由,额上的红印似乎就要喷出火来。

    “我们不是这里的人,跟你一样,也是囚徒。”罗小六儿急忙解释道,法剑已经掉在地上,恢复原样,却不再听他的指挥。

    那孩子不说话,很可能根本就没人教给过他说话,更没人教他分辨是非,他张口嘴,喷出一团赤红的火。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