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一十六章 校尉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谢谢读者heathe的飘红打赏。)

    乱世有一个好处,每个人都可以给自己安排一个官职,用不着经过官府的同意,唯一人的难处是要得到足够多的人承认,这个“足够”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三五十人就可以,三五万也不嫌多。

    古神教“姚校尉”的称号就是自封的,在江南一带口口相传,知道的人可不少,因此听说他被请来,整座小城都轰动了。

    说是城,其实只有五六百居民,而且是从附近百里之内聚集过来的幸存者,五行之劫之后,各地出现不少类似的城镇,它们在大难中受到的破坏相对小一些,很自然地吸引到附近的难民。

    姚校尉原叫姚雀儿,为了纪念慕将军,他自称校尉,以示谦逊。黄昏时分,他带着唯一的随从乘船来到小城,圣符皇朝的陆路大都遭到破坏,水路成为最畅通的交通线,人类幸存的城镇大都沿水而建。

    一多半居民站在简陋的码头上迎接贵客,还有一小半躲藏在地下,如今的世道不太平,女人和孩子都不敢出来见人。

    小城从前是一座大城,如今城墙只剩下几段,房屋就没有一间完整的,由于盗匪横行,各地居民都不愿意新建房屋,宁可向地下发展。

    姚校尉对此一点都不意外,两年多以来,他走过的城镇村落在都如此,那些恢宏的城池如今只是一座座迅速腐朽的巨兽骨架,回想过去的圣符皇朝,人们会觉得那是一场从未变成现实的梦境。

    居民们默默地看着客人,心里都有些失望。

    姚校尉穿着农夫式的短衣长裤,头上戴着斗笠,脖子上挂着三首神像,看上去更像是一名流浪的乞丐,而不是赫赫有名的古神教护法。

    姚校尉见惯了这种表情。并不以为意,越是乱世,人们越看重外表,想当初,他也将破衣烂衫的慕将军当成过疯子。

    “我是古神教护法姚校尉。”他摘下斗笠,自我介绍道,目光在众脸上一一扫过,“时间紧迫,这就开始布阵吧。”

    城里没有官员,唯一的长老不得已走出人群。堆笑道:“姚校尉不先了解一下情况吗?”

    “边做边说。”姚校尉大步挤进人群,走到高处略望一眼,指着西北方说:“那里比较平坦,可以布阵,把人都叫出来,越多越好。”

    人群没动,姚校尉的自信的确给他们留下不错的印象,但还没到言听计从的程度。

    姚校尉对这种情况同样也不意外,扯下胸前的神像。高高举起。泥塑神像如珠宝一样发光,与此同时,姚校尉和随从的额头上出现一个红圈,像烙印一样。又像是第三只眼睛,火一样的眼睛。

    奇迹总是有用的,在一个迅速崩溃的世界里,它可以说是最有用的行头。远超富贵者的鲜衣怒马,堪比帝王的仪仗。

    古神教如今是极为普遍的信仰,码头上众人纷纷取出自己的神像。惊讶地看到它也在发光,与姚校尉的神像互相辉映。

    姚校尉高举神像走向西北方,众人不自觉地跟随其后,还有一些人跑去招唤其他居民。

    长老小跑着追上来,终于相信多日来的传言:姚校尉乃是古神使者,只有他愿意向普通凡人提供保护。

    如果他是飞来的就更好了,长老心想,皱巴巴的脸上挤出更多笑意,“一共是七名修士,三天前来到我们这神佑城,在四周设置了法术,说是许进不许出,又说让我们准备金银、食物若干,今晚二更来取。可这兵荒马乱的时节,活人没多少,强盗倒是遍地有,就在这附近,至少有三位大王,隔三差五抢人抢物,我们哪还有余物送给修士啊,他们的胃口还大,一张嘴就是百两黄金、万两白银、数十石粮食,就是当年的盛世……”

    长老一个劲儿的诉苦,姚校尉只是点头嗯嗯,类似的话他听得多了,知道哪些该当真,哪些无需在意。

    神佑城并非此地的原名,而是避难居民们自己起的新名,越是破败不堪的地方名字越光鲜,神、帝、皇、道等字必有其一。

    西北方的空地上同样堆满了木石,姚校尉收起神像,打量了一会,奇迹已经行过,该是做实事的时候了,他对唯一的随从说:“六儿,地方够大吧?”

    罗小六儿是名壮实的青年,背着大大的包袱,相貌憨厚,点点头,“能容纳一千人。”

    “我们神佑城总共就五百多人。”长老插言,表示地方足够。

    “那就开始吧。”姚校尉走到空地中间,将脚边的石头木块一样样搬走,腾出一块丈余宽的空地。

    罗小六儿包袱也不拿下,就这么背在身上,冲跟在身后的人群招手,“都过来,我给你们安排位置。”

    姚校尉以擅长布阵闻名,据说经他布阵的地方都会变得安全,盗贼远避,散修不侵。

    人群还是有些胆怯,直到长老点头,才稀稀拉拉地走过来,罗小六儿也不客气,直接为每个人指定位置,让他们围着姚校尉站成数圈,期间极少说话,总是不容置疑地用手一指,即使那里摆着硌脚的石头,被指定者也必须站在上面。

    姚罗两人有过经验,与其解释不如命令,凡人更愿意相信胸有成竹者。

    同心圆阵很快形成,罗小六儿回到姚校尉身边,放下包袱,退到最里圈自己的位置上。

    长老被安排在第二圈,用手里的拐杖拨拉脚边的石块。

    姚校尉放眼望去,看到的尽是老弱病残,不少人连稳稳地站在那里都有点困难,摇晃不已。

    太阳已经落山,城外传来野兽的嗥叫,姚校尉走到空地边缘,弯腰拣起一块石头,举过头顶念叨了几句咒语,那石头就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变成了一尊精美的神像,奕奕闪光。仿佛一根粗烛。

    姚校尉将发光的神像放在空地边缘,又拿起另一块石头,随着他施法,周围的居民兴奋地交头接耳、指指点点,对这位其貌不扬的护法又多了几分信赖。

    十七尊石制神像围成一圈,将整个法阵照得若明若暗。

    “这回不怕散修了。”长老满意地小声说,冲居民们不住点头。

    噗,十七团光同时熄灭,神像又变回石头,这可不像是好兆头。众人一下子惶惑不已。

    “姚校尉,有什么不对吗?”长老隔着一圈人大声问道。

    姚校尉点点头,“不行,人太少,古神的力量发挥不出来。”

    “全城的人几乎都来了,足足……四百多,还不够?”长老吃了一惊。

    “四百多名青壮年,肯定够了,你们……”姚校尉摇摇头。“敌人是七名散修,既然敢来索要财物,想必有些本事,我不打无准备之战。请大家散去,各自逃命吧,我们这就走。”

    阵形都站好了,好不容易请来的保护者却打了退堂鼓。众人一下子慌了,有人哀求,有人提醒两人神佑城如今许进不许出。姚校尉全不理会,罗小六儿走过来,又背起包袱。

    人群要乱,长老急忙举起拐杖,制止众人走动,然后大声对罗校尉说:“等等,城里……还有些人,把他们叫出来够吗?”

    姚校尉仍然摇头,“都像你们这样,再来五百人也不够,我原以为古神能破一次例,可惜……神像已破,法阵无效。实在不行,你们还是凑一点财物,恳请散修开恩吧。”

    长老急得直揪胡子,如果这两人一上岸就说不行,倒还好些,可是一步步走到现在,大家的信心水涨船高,很难接受半途而废的结果。

    “等等,姚校尉,城里的人不都像我们这样,有一些年轻人……他们留在家里保护妇孺,所以没有过来,我这就叫人……不,我亲自去把他们都叫来。”

    长老转身欲走,姚校尉叫住他,“不必,派别人去吧,尽快。斗不过散修,你们什么都保不住,把所有人都叫来,就算是刚出生的婴儿也要抱来,古神看重人数,更看重信念,你们不愿意完全相信古神,古神自然也不会全心全意保护你们。”

    众人连声称是,立刻就有两名腿脚利索些的老头儿向城中心跑去。

    姚校尉与罗小六儿互视一眼,对他们来说这也是常见的事,所有幸存凡人几乎都有多疑的特点,从来不会一下子亮出全部家底儿。

    没多久,近百名年轻男女跑来,红着脸,牵着孩子。罗小六儿给他们也都安排了位置。

    姚校尉不再说人数不足的事,站在那里仰望夜空,周围的十七块石头没有变成神像,更没有发光。

    离二更天还有不到两刻钟,长老急了,“姚校尉,不用点亮神像吗?”

    姚校尉目光不动,嗯了几声,用略带神秘的语气说:“古神不太高兴。”

    “啊,全城人都出来了,古神为何还不高兴?”

    姚校尉又嗯了几声,好像在与某个看不见的人交谈,然后扭头看向长老,“古神提示我说,你们这里藏着宝贝,散修前来索取的根本不是金银与粮食,而是那个宝贝。古神不稀罕凡人的东西,可它不喜欢受到欺骗。”

    长老和数百名居民个个目瞪口呆,没想到古神竟然什么都知道。

    “我们这里真没有什么宝贝。”长老简直想跪下哀求了,敌人就将攻来,护法的问题却是一个接一个,惶急之下,他只好说实话了,“就有一个孩子,有点特别,额头上也有……红圈,跟你们一样。”

    “元婴。”姚校尉看向罗小六儿,“散修果然为此而来。”

    罗小六儿打开包袱,露出里面的一堆法器。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