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通知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妖兵据点里发生的一件事情,再清楚不过地表明人类与妖族之间绝不可能和解。

    大部分妖兵都离开据点前去观看斗法,留在营地里的妖兵不超过一百,基本都是普通女妖,与此同时,受到关押的人类奴隶却有一千多,天亮的时候少数奴隶被放出来打扫营地,远远地望见了山谷上空密布的乌云和冲天而起的光束。

    人类分不清这些法术属于哪一方,是惊慌失措的妖兵们泄露了斗法结果,“圣云惨败”的消息很快转变为“妖云惨败”,打扫营地的奴隶们用眼神互相沟通,同时开始反抗,并释放了所有被关押的奴隶。少量女妖兵促不及防,虽然杀死一些奴隶,最终还是寡不敌众,全都被杀死,据点里的哨塔与地洞也被点起大火。

    当慕行秋等人返回的时候,妖兵在东北方的一大据点已经毁于火海,近千名人类奴隶兴高采烈地守在大门口,等着救兵将他们带出妖族的地盘,此一举动既表明他们不甘于沦为妖族的奴隶,也给道士们出了一道难题。

    在所有道士的计划中都没有拯救人类奴隶这一项,他们原打算只带少数人迅速离开西介国,集结各家道统的力量,一举收复失地,到时候再解救所有被妖《一〈本读《小说族俘获的人类,没想到突然间多了这些累赘,其中一些人还是妇孺老弱。

    辛幼陶是西介国王子,所以由他带领欧阳槊和邓羡去安抚众人奴,道士们远远停下,商量对策。

    乱荆山的张素琴预感慕行秋又要多管闲事,按她的想法,根本没必要去见这些凡人,安抚会产生同情,同情则导致责任。所以她第一个开口,“咱们必要立刻离开,理由很多,最重要的一条是妖族并不可信,妖云使逃走,很快就会带来更多妖兵,我想你没办法凭一己之力击败成百上千的妖术师吧?”

    被问到的慕行秋摇摇头,他当然没这种本事,妖云使绝不会是妖族的最强者,他们的认输承诺也不会对整个妖族产生约束力。很快就会有更多更强的妖术师扑来,道士们想逃出险地尚且不易,何况是带领这么多凡人?

    “被妖族俘虏的人类不下十万,这些人只是极少数,咱们收集的情报已经足够了,最重要的任务是尽快与各家道统取得联系,组建一支有高等道士参加的军队,到时候道统要救的是所有人,而不只是某些人。”张素琴稍稍停顿。“请允许我实话实说,现在看来,斩妖会就是一个玩笑,只凭几百名低等道士。根本不是妖族的对手。咱们来自各家道统,应该一起向高等道士说明这件事,他们不能再置身事外了,对抗魔族非常重要。可是想要安心备战除魔之役,就必须先将妖族铲除干净。”

    张素琴说出的是大家共同的想法,没人提出反对。可她知道自己仍未说服慕行秋,这名已经退出庞山的道士此时的随口一句话都比自己的长篇大论更有效,她转向万第山的丰东晨,“丰道友有什么想法?”

    丰东晨被救之后一直沉默寡言,初次见面时的冷硬高傲荡然无存,“第一,还有十名道士在妖族手里,我宁愿妖云使言而有信,能够将他们送回来。第二,慕道士救了我一次,在回报这份人情之前,我听他的安排。”

    慕行秋救的人不只是丰东晨,乱荆山三名女道士也是他救下来的,张素琴的语气缓和下来,“你放走妖兵的举动,我很赞同,咱们是道士,斩妖除魔也得光明正大,那群妖兵的表现也让我有点意外,或许他们也能展现出一点宽宏大谅,暂时放过这群人类。”

    这只能是张素琴的一厢情愿了,人类奴隶杀死了据点内的所有看守,妖兵不可能不进行报复。

    申己突然指着西北的天空,“道士回来了。”

    幸存的六名妖云使真的遵守了斗法之前的承诺,将剩下的十名俘虏都放了回来。

    十名道士没有法器,全凭纯粹的法力在空中飞行并驱逐不洁之气,老远就看到了地面上的道士,立刻飞过来。

    万第山道士杨纯兴奋不已,一落地就向丰东晨深施道统之礼,“多谢丰道友、张道友的救命之恩,妖族外强中干,真的公平斗法,怎么会是星落道士的对手?”

    其他道士也都向丰东晨和张素琴行礼,他们不知道斗法详情,只是按正常思维推测,击败妖云迫使妖族释放自己的必然是两名星落道士,其他人只是配合一下而已。

    张素琴冷淡地嗯了一声,侧过身,不接受道士们的施礼,丰东晨指着慕行秋,“你们都得感谢他,咱们所有人都得感谢他,是他击败了七名妖云使,我们只是帮了一点小忙。”

    获释的众道士惊愕不已,都觉得此事不可思议。

    静默片刻,牙山道士寥化元摇摇头,脱口说道:“不可能,我亲眼看到他被妖云追杀,要不是……有人相助,他早就被妖云俘虏,而且那只是一团妖云。”

    慕行秋此前受到妖云威胁的时候,是辛幼陶和突然出现的申己替他挡住了妖云的进攻,寥化元则在最危急关头逃走,不知道其后的事情,但他非常确信,慕行秋绝不可能是妖云的对手。

    丰东晨轻轻撇下嘴,“知恩不报是你们牙山的事,我们万第山可不会做,杨纯,从今天开始你亏欠慕道友一个人情,你对你的性命有多看重,就准备多重的回报吧。”

    杨纯也是满腹疑惑,但他相信本门星落道士,立刻向慕行秋施以正式的道统之礼,“请慕道友见谅,今日之恩,杨纯铭记在心。”

    “杨道友客气。”慕行秋也不多做谦虚,他们都是道士,有恩必报不仅是道统的规矩,也是修行的必然要求。

    称一名退出道统的弟子为“道友”,万第山的两人再清楚不过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其他道士再不迟疑,陆续向慕行秋表示谢意,寥化元最后一个走过来,“不是我多疑,实在是……在知道牙山赵知劲道友的真实遭遇之前,我不能多说什么。”

    “赵道友已经死了。”丰东晨平淡地说,“真相要由各家道统的高等道士们共同确认,可我不认为他的死与今天这件事有何关系。除非寥道友欠赵道友一个更大的人情,否则的话,你欠慕道友一个救命之恩。”

    一旦转向普通的低等道士。丰东晨的冷硬高傲又露出来了。

    寥化元不是特别情愿地低头,“慕道友确实救了我一命,我不会忘,在不违背牙山利益的情况下,我就是赴汤蹈火也要报答。”

    对这个三心二意的谢意,慕行秋同样回以一句“寥道友客气”。

    前去安抚奴隶的三人回来了,辛幼陶扫视获救的十名道士,亲切地点头致意,轮到寥化元时脸上的笑容更盛。“世事无常,就算是服日芒道士也猜不透吧,我真没想到还能再见到寥道士,不对。应该是寥道士没想到会见到我。曾几何时,我和一名散修抵抗妖云之箭,慕行秋存想去除不洁之气,寥道士转身飞走的身姿何其飒爽。可我们三个居然没死,你很意外吧?”

    寥化元脸色铁青,却不肯屈服。昂首道:“你们三个都不是道统弟子,我没有义务舍死相帮。”

    他这句话一出口,众道士都相信辛幼陶的指责了,丰东晨哼了一声,对杨纯说:“道统各有规矩,别人家的事情咱们管不着,可万第山的规矩咱们不能忘,你告诉我,若遇妖魔害人,万第山道士会怎么做?”

    杨纯与寥化元私交不错,这时却不能站在他这一边,正色道:“道士不插手凡人事务,可若遇妖魔加害,必舍死救之。”

    寥化元面红耳赤,又不敢独自离开,讪讪地垂头不语。

    辛幼陶对丰东晨立刻印象大改,笑嘻嘻向他施了一礼。

    丰东晨转向张素琴,“我说过,我听慕道友的安排,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是要先说出自己的看法,咱们得带走这些凡人,不能将他们留给妖魔。从前看不到的时候,咱们可以自我安慰说事不关己,可既然遇上了,就再没有别的借口。别说什么道统大军拯救所有奴隶的事,咱们都知道注神道士们做个决定有多难多慢,等他们出手,西介国的凡人都死光啦。”

    张素琴默然不语,辛幼陶却又向丰东晨施了一礼,这回神情严肃,没有半点嬉笑之意,“我替千名西介国百姓感谢丰道士。我已经问过了,他们宁可死在逃亡的路上,也不愿意留在这里等妖兵回来报复。所以道士们若愿相助,他们感恩不尽,若是无暇分身,他们就自己向东边出发。”

    刚刚获释的十名道士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丰东晨简单地介绍了一遍,最后说:“没有道士护送,这群凡人必死无疑。”

    鸿山的一名星落道士略显迟疑地说:“就算咱们护送,他们怕是也逃不过这一劫,妖云使放我们走的时候说过,他们要向巨妖王请罪,还劝我们逃得快一点,因为巨妖王会倾尽全力追杀闯入妖族地盘的道士。”

    “嗯,怎么做都有道理,关键就看如何选择,我将自己的选择权交给慕道友。”

    众人刚刚获救,谁也不能忽视救命恩人的意见,于是一块看着慕行秋。

    慕行秋沉吟片刻才开口,“乱荆山张道友说得没错,关于妖族的情况得尽快报告给各家道统,万第山丰道友说得也没错,有些事情必须得做,而不是看情况才做,如果力有不逮就绕开,道统以后又如何面对魔族呢?所以我决定兵分两路,一路报信,一路护送。”

    张素琴毫不客气地指出来,“留下来的人无异于送死。”

    慕行秋摇摇头,“我不想送死,也不想等漆无上派兵追赶,我要单成一路,吸引妖兵主力,或许能为这些凡人争得一线生机。”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