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一十三章 戒律道士的理由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赵处野脸色发青,既有怒意,也有惧意,他“后悔”了,“施含元是服月芒道士,一度到达过服日芒境界,我是星山宗师,同样的服月芒道士,而你……”他看着笑吟吟的守缺,更显恼怒,“你是逃出拔魔洞的念心科传人,整个道统的仇敌他居然把我出卖给你!”

    夜色正深,半轮明月压住满天星辰,偶尔有薄云悠闲地掠过,守缺的神情就跟这夜空差不多,“同样是道士,施含元没其他人那么死板,我想这和他误杀过太多道士有关。”

    守缺的实力不可能操纵十二名高等道士,她采取的办法是劝说,目标是施含元,两人以神游的方式暗中交谈,施含元被说服了,愿意给慕行秋一次机会,于是削弱赵处野的防御,引导一缕幻术趁虚而入。

    赵处野于是开口说出违心的话,其他道士都没看出破绽,还以为星山宗师为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感到羞愧,所以想戴罪立功如果道统还在,这种事情是会发生的。

    慕行秋得到了一名高等道士“相助”,但他不能留在山谷里,其他道士正在那里布阵,谁也不能干扰,慕行秋只好和赵处野、守缺和符临到山谷外面另寻地方。

    守缺带着他们飞到附近的一座高峰上,这里曾遭受过五行之劫的轮番攻击,山头被削去一大截,形成一片略微倾斜的平面,即使这样,仍比周围的大多数山峰要高一些,视野极佳,正是理想的写符、祭符之地。

    这里唯一的不好就是乱石众多,边角锋利如刀剑。守缺降落的时候没有注意,符临被划伤了腿脚,强忍住没敢叫疼。

    赵处野的法力受到束缚,但他不怕乱石,只为自己沦落到凡人手里感到悲哀,“你以念心幻术强迫我同意帮忙,可这没用,我不会心甘情愿让你们用我的血在我身上写符,心境会影响符箓效果。你应该知道吧?而且慕行秋也没有你以为的那么厉害,他想用顶天立地符消除全天下的祖师法术,根本不可能。”

    赵处野转身望向数十里外的山谷,他宁愿当道士们的俘虏,也不愿意帮助一个法力近乎全无的凡人制造符箓,在他眼里,没有道士名分的慕行秋和守缺与凡人无异。

    “你对魔魂不感兴趣了?”慕行秋刚刚与符临将乱石稍稍收拾了一下,清理出一小块立足之地,这时走到赵处野面前。

    赵处野冷冷地看着慕行秋,“魔魂归祖师所有。成机成熟的时候他自己会拿走,已经与我无关了。”

    慕行秋笑了笑,“这样吧。我有一个设想,在山谷里道士们不愿听我说完,我现在说给你听听,如果你感兴趣……”

    “我为什么要感兴趣?”赵处野道心已破、法力受限,两者相加,剥去了他服月芒道士的形象,此时的他更像是一名虎落平阳、心有不甘的王侯,对什么都看不顺眼。“百余名道士布下的法阵至少能保证二三百里以内的安全,比我之前设想的顶天立地符范围小些,却更加安全,我为什么还要帮你写符?”

    一边的符临插口道:“当然是为了救更多的人,你是星山宗师,道统戒律科第一人,就不为自己这些天的行为感到一丝羞愧吗?”

    若在平时,赵处野绝不屑于搭理普通的凡人。这时也很勉强,目光扫了半圈,最后还是落在慕行秋身上,“羞愧是凡人的情绪,戒律科的道士不会羞愧。我也没什么可羞愧的,道统塔倒掉、九大至宝失踪的那一刻。道统已经不复存在,道士身上的各项职责自然也就得到解除,一切但凭己意,与凡人并无区别,只是力量更强大一些而已。”

    “原来戒律科最擅长的是给自己的行为找理由。”符临愤愤地说。

    赵处野面露鄙夷,“无知的凡人,众生不分贵贱、不分族类,没有一刻不在为自己的行为找理由,戒律科只不过是将这种事情变得更有条理、更为坚定,你们看我变化多端,我看自己却从未变化,星山宗师、服月芒道士、戒律科之首、道符的传承者,这都是我。”

    “戒律科还跟几万年前一样能言善辩。”守缺抬头看了一眼月亮,“开始吧,我能让这位不变的道士‘心甘情愿’当活符箓,就算效果差一点,也比没有强吧。”

    慕行秋点点头,对符临说:“顶天立地符最多能传播多远?”

    “号称千里,顶多五百里,不过以赵宗师的道血与仙体或许能再远上几里吧。”符临语气中也带着鄙夷,他曾经很崇敬道士,即使在道统退隐期间也是如此,现在这种崇敬却越来越少。

    “如果顶天立地符在途中得到法力补充,会不会扩散得更远一些?”

    符临愣住了,想了一会才说:“你的意思说在符箓快要结束的时候追加法力吗?应该会让符箓继续下去,可是……谁会那么凑巧在几百里以外给符箓加注法力?”

    赵处野也开口道:“我还以为你真有一点想法,原来是一通胡思乱想,就算几百里以外真有一名道士等在那里,也不能给符箓注入任何法力,那是你的法术,有你的印记,别人只能攻击它、消灭它,不能帮助它,明白吗?除非你们组成法阵,融为一体,可我还没听说过相隔几百里的法阵。”

    慕行秋抬起手臂,略显兴奋,“关键就在这里,我不用法阵,也不用别的道士在几百里以外帮忙,我用自己的法力扩散顶天立地符。”

    见众人不解,慕行秋转身对守缺说:“对我施法,别太强。”

    守缺是唯一站在空中的人,足不沾地,与他们相隔二十几步,二话不说,挥手扔过来一道霞光,冲到慕行秋身前一步时停下,发出轻微的嗡嗡声,像是一群被纱网兜住的飞虫。

    慕行秋伸出手对准霞光,手里没有法器,另一只手也没捏出法诀,霞光突然消失得干干净净,没有造成任何伤害,慕行秋的手臂用力抡出半圈,指向另一变,射出一道闪电,正中山角,轰下去一块石头,他自己也踉跄后退数步。

    “抱歉,法力用得太多了。”守缺笑着说,只有她对这一幕无动于衷。

    符临见过慕飞电将符箓直接转化为法术,突然见到慕将军也会类似的一招,不免有些意外,赵处野才是真正的大吃一惊,倒不是因为慕行秋的这一招有多厉害,“你连法力都没有……”

    慕行秋有一点法力,却不足以施展任何法术,这才是赵处野真正吃惊的地方,这违背了最基础的修行规则。

    慕行秋也不知道为什么,内丹停转、法力稀少减弱了他的感受力,对他吸收法术中的法力却没有多少影响,这种能力似乎独立于三田之外,另有一套规则。

    “现在的难题有两个,第一,我该怎么将自己的能力融入到顶天立地符里?”

    “修身符!”符临喊道,他对符箓的固有看法接二连三被打破,再也不认为哪些事情是完全不可能的,“修身符能暂时复制本人的身躯,甚至法术。”

    “没错,就是修身符,我在昏迷中隐约记得有这么一种符箓。”慕行秋到现在也没想起来具体场景,脑海中却总有一张纸符冲着自己大笑。

    “你打算吸取祖师的法术?”赵处野问道,语气中虽有疑惑,却没有鄙夷与不屑。

    “这是第二个难题,昆沌的铺垫法术遍布天下,既是顶天立地符要消除的目标,也是无所不在的法力来源,可是它们的印记太强,转化成五行之劫的时候我能吸收一点,平时却不能。”

    “你当然不能,祖师用了一年时间施放铺垫法术,将它们附着在天地万物身上,看似简单,其实是一种极复杂的法阵,印记不只一道,而是十几道,就算是服日芒道士也未必能破解,只有在它们转化五行之劫的时候,才会露出一点破绽。你的计划很大胆,但是行不通。”赵处野又开始摇头了。

    慕行秋沉默了一会,似乎真的走进了死胡同,然后他盯着赵处野,死死地盯着, “你能。”

    “我能什么?”赵处野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昆沌给了你祖师塔,令你能够调集五行之劫,只需要再往前一步,你就能打破铺垫法术的印记,然后修身符就能吸取法力了。所以,我需要你的配合,真心实意的配合。”

    “原来你早就在打我的主意。”赵处野终于明白慕行秋为何迟迟不肯写符,而是跟他浪费口舌了。

    “其他道士若肯帮忙,效果肯定会更好,但你是最重要的。”

    赵处野抬头望了一眼夜空,离子夜顶多还有半个时辰,星山宗师冷笑一声,“你想让我背叛祖师?”

    “嗯。”慕行秋干脆地说,“你是戒律科道士,我就不提供理由了,你自己找一个吧。”

    赵处野想要大笑,这真是他听过的最滑稽的话,他没有笑,而是转向守缺,“怎么,不打算对我施展幻术了?”

    守缺耸耸肩,没吱声,幻术能让一名道士说出“同意”,却很难强迫他施法,念心幻术在这种时候用处不大。

    赵处野又望向山谷,施含元等人布置的法阵已具雏形,用天目能看到微弱的光芒在逐渐扩大。

    “好吧。”他说,真的给背叛祖师找到一个极佳的理由。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