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六章 又一个守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将军走了出来,欢呼声响彻山谷。,

    他又一次创造奇迹,挡住了水攻和莫名刮起的狂风,身负重伤然后活了过来,确凿无疑地证明了自己的实力,而他的实力就是凡人的希望。

    人群成片跪下,无不激动万分,甚至喜极而泣。

    慕将军在人群中走了一圈,触碰了一些人的手掌,什么也没说,又回到土台附近的禁制之中,一具容貌与他极相似的尸体还躺在那里。

    追随者们退下,围成一个圈子,劝阻更多的人靠拢,慕将军毕竟是初愈,还需要多休息,只有守缺是个例外,众人当中只有她没跟随慕将军到处巡视,而是一直留在禁制里面,蹲在尸体身边,抱着双腿,像是在观看蚂蚁搬家的小孩子。

    “他真的死了?”守缺问。

    “嗯。”回答得很干脆。

    “从今以后你就是慕将军了?”

    “嗯。”回答得有些犹豫。

    守缺抬头看向新的慕将军,摇摇头,“你有他的模样、衣裳和头发,但你没有他的坚定。”

    慕行秋无力地坐在土台边缘,“不仅如此,我现在连法力都没有,不知道怎么应对最后的木攻,还有赵处野,他不会受骗,明天就会来杀我。”

    “你这个样子就更不像慕将军了。”

    “他会怎么做?哦,对了,他死了,将责任推到我肩上,跟我说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怪话,就是没问过我同不同意。”

    “没准他问过了。”

    “嗯?”

    “你们两个长得这么像,从前肯定很熟,没准他曾经问过你是否会在必要的时候接替他,你同意了,所以他没有再问,而你已经忘记当时的承诺。”守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盯着尸体又看了一会,再次抬头问:“他死了,我能吃他的魂魄吗?”

    “不行,魂魄的最佳归宿就是四十九天之后彻底消失。”慕行秋立刻否决。

    “你肯定?你不是失忆了吗?”

    慕行秋一愣,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能顺口说出这样一句话,“总之不行。”

    “你管得了我吗?你连法力都没有,我吹口气就能杀死你。”

    慕行秋惊诧地看着守缺,“你怎么变得不听话了?”

    守缺腾地站起身,舔了舔嘴唇,大声道:“我饿了。饿得头昏眼花,我想吃魂魄,为什么不能吃?反正他已经死了,反正这个世界已经一团糟,很快就会毁灭得干干净净,在这段时间里大家就应该为所欲为,想干嘛干嘛,像那个叫赵处野的道士一样,我不要学慕将军死得那么快。”

    慕行秋被说得无言以对。好一会才道:“我现在没本事阻止你,就算你想吃我的魂魄,我也没办法,但你想让我同意你的做法。不行。”

    守缺怒目而视,残魂的心境自然也不完整,虽然最狠毒的那缕残魂已被去除,她的性格仍然捉摸不定。连也自己也无从控制。

    “我不需要你的许可。”守缺怒气冲冲地说,话是这么说,心里却突不破那层薄薄的障碍。忽然笑了,“你没有法力,我可以用幻术控制你,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么,然后你就会开口同意我吃魂魄了,哈哈,好主意。”

    说话间她已施法,一道幻术冲进泥丸宫,稍作逡巡,发现真的没有阻碍,不客气地进入脑海。

    慕行秋正处于最弱的一刻,毫无还手之力,神情立刻变得木然,嘴巴翕张,喉咙里嗬嗬作响,似乎要说什么,却没有清晰的字吐出来。

    “快说‘同意’,你想让我听话,我就先让你听话。”守缺非要兜这个圈子,慕行秋越不开口她越恼怒,逐渐增加法力,突然她愣住了。

    地上的尸体发出一层柔和的光,很快消失,胸前的树形图案却留了下来。

    “难道你还没有死绝吗?”守缺看看尸体,又看看木然的活人,突然弯腰抱起尸体,一飞冲天,向谷外飞去,满谷的凡人看到她从禁制中飞走,谁也拦不住。

    慕行秋清醒过来,虽然被幻术控制过一段时间,但他清楚地记得自己什么也没说,也看到了守缺的行为,同样无力阻拦。

    他还看到了尸体胸前的树形图案,尤其是守缺带走尸体的时候树光微闪,给了他一个启示。

    守缺临走的时候打破了禁制,慕行秋暴露在众人面前,看到他还在,大家都松了口气。

    “符临。”慕行秋大声唤道,他看到了人群中的皇孙。

    符临立刻走过来,恭敬地躬身致意,他看不出区别,以为这就是真正的慕将军,一点怀疑也没有,“将军唤我何事?”

    “你怎么没死?”

    符临惊愕地看着慕将军,一时间没明白这个问题有何意图,“呃……这个,和其他人一样,全都仰仗慕将军的保护。”

    慕行秋发现自己问得太突兀了,“抱歉,那个……慕飞电告诉我一些事情,你的血曾被用来写符,如今顶天立地符已经祭出,你怎么没事?其他人呢?”

    符临明白过来,松了口气,“原来白天的那阵狂风是顶天立地符,我还以为是水攻的一部分,奇怪,赵宗师怎么提前祭符了?真的,为什么我没事?其他人也没事,谁也没有特别的感觉。”

    “一滴血也没流?”慕行秋记得赵处野当时可是鼻血流个不停。

    “没有。”这回符临也想不通了,他对符箓算是比较精通,非常了解顶天立天符的威力,献血者绝不该毫发无伤,就算慕将军替他们承受了符箓力量,也该有所显示才对,寻思一会之后,他拍了一下额头,“是皇甫先生,他在写符时动了手脚。”

    “可是据我所知,赵处野在祭符时确实受伤了,而且皇甫先生已经死了。”

    符临垂目默哀片刻,“皇甫先生并非为虎作伥的人。他只是太痴迷于写符,可他不想害人,我了解他,只有他能略微改变写符规则。”

    慕行秋从怀里掏出那卷书册,递给符临,“这是他的遗物。”

    符临接过来,显出几分惊讶,“慕飞电带来的?他是专门来救将军的吗?”

    慕行秋点下头。

    “慕飞电是个好人,虽然有点古怪,在现在这种世道。能不害人的强者已属难得,像慕将军这样的人凤毛麟角。”

    符临翻书查看,可是夜色太深,他又没有天目,一个字也看不清。

    慕行秋召出一沓纸符,“这也是……慕飞电给我的,本来是你的吧?还给你。”

    符临更惊讶了,“谢谢将军,慕飞电……真是古怪。守缺姑娘带他去哪了?他没事吧?”符临等人只看到慕飞电倒下,不知他是死是活。

    “不用管他,瞧瞧这本书,里面的记载或许有用。但我不是很懂。”

    慕将军居然向自己求助,符临受宠若惊,急忙找出一张照明符,祭出之后半空中出现一盏油灯。正好照亮符临眼前的一块空间。他打开书卷,一开始想快些找到顶天立地符的记载,看着看着就入迷了。又翻回第一页重新细读,全忘了身边还站着慕将军,又过了一会,他干脆坐在地上,小油灯跟着他一块下降高度。

    慕行秋没有打扰他,将十几名追随者叫到一边,询问山谷中的情况,顺便记住这些人的名字,以免露出马脚。

    锦簇离开森林入世的时间并不长,在五行之劫之前,弱者之道吸引的信众也不多,这些人对慕将军其实没有太多了解,只是觉得他再次复原之后比从前健谈,倒也没看出什么破绽。

    不知不觉间,慕行秋越来越觉得自己就是“慕将军”了。严格来说,他并没有同意锦簇临死前的请求,可也没有明确拒绝,他想知道自己是否真有想当王者的虚荣与野心,还想知道自己在人群中能坚持多久。

    白天时从附近又来了一些凡人,守缺带回来的最多,如今谷中已有近万人,缺吃少穿,连躺的地方都没有,但是五行之劫尚未过去,大家对这点苦还都能忍受,也肯听从安排。

    慕行秋没什么想问的了,符临仍在专心致志地读书,慕行秋回到土台上坐下休息,他很累,还有点困,闭上眼睛却睡不着,每次睁眼总能看见黑夜中有无数道目光在盯着自己。

    这些凡人的真的将性命托付给了一只马妖。

    天边将亮的时候,符临终于看完全部书卷,一跃而起,两步跑到慕行秋面前,激动地说:“果然是皇甫先生,他发明了一种新的写符方法,没有记在顶天立地符这一条里,而是写在别的地方,瞧,就是这句话,‘一笔两符大概可行’。”

    “什么意思?”慕行秋对符箓了解不多。

    “写符需要专心,只有心意坚定者,才能写出圆满符,心意一动,符箓即断,算是一截,即使笔划还是连着的也不行,符箓有十八个等级,从无截的圆满符一直到十七截符,越好的符箓越需要心如止水,所以一次只能写一道符,这本是铁律皇甫先生将它打破了。”

    符临兴奋至极,他是符箓师,深刻理解一笔两符有多么困难,忍不住原地转了一圈,“这就是皇甫先生做的事情,他成功了,他在顶天立地符里加入了另一道符箓,就是这道符箓救了我们这些献血者的命!至于赵宗师为什么会受伤……我需要再找找原因。”

    “来不及了,你找出最强大的几道符箓,咱们要开写了。”

    “什么?现写符箓?这里什么也没有。”

    “我有一些皇甫先生留下来的材料。”

    “好……吧,可我写不出圆满符,顶多五截,更做不到一笔两符。”

    “无论几截,能用就行。”

    符临已经非常相信慕将军,再不多说,又翻开书卷,准备找几种最厉害的符箓。

    守缺从谷外飞回来了,没带尸体,落在土台附近,容貌恢复年轻,神情却是冷若冷霜。

    “你到底还是吃魂了?”慕行秋问。

    守缺扫了慕行秋一眼,等了一会才淡淡回道:“没有,我把他埋了,将那缕对他最迷恋的残魂也留在了坟墓里。”

    守缺迈步走到慕行秋面前,用高高在上的威严目光打量他几眼,“走开,我来对付赵处野。”

    这既不是残暴的守缺,也不是天真的守缺,而是一名冷漠高傲的道士。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