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五章 虚荣与野心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为什么不进山谷?”慕行秋问。

    “我怕眼看着他死去。”守缺变老了一些,情绪失控影响到她的残魂,直接在容貌上显露出来,“我还怕会忍不住吃掉他的魂魄。”

    “你喜欢他?”

    守缺眨了眨满是泪水的眼睛,“这是喜欢吗?我不知道,我只是……只是想听他说话、受他指派,然后大家一块做事。他身上有我最缺少的东西。”

    “完整的魂魄?”

    “不是,你的魂魄嗅上去比他的还要更可口一些,他有……信仰,是我见过的最坚定的信仰,我希望能像他一样坚定。难道你没有这样的想法吗?我觉得咱们两个同病相怜,别人都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着,为此欢欣鼓舞,为此忧伤恐惧,你和我什么都没有。别人脚踏实地,咱们在空中飘浮,别人醒着,只有咱们两个还在梦中,可是为什么多余的是咱们?你说,这到底是不是梦?是谁的梦?”

    守缺死死盯着慕行秋,似乎将他当成了慕将军,希望从他这里分得一点坚定的东西。

    这恰恰是慕行秋所不能给予她的,“你说得没错,咱们两个一样,这是丢失记忆该受的惩罚。”

    慕行秋向谷内走去,守缺失望地又哭了起来,等了一会,远远跟在他身后也走进山谷。

    两个随波逐流的人很自然地要向飘向那唯一坚实的陆地。

    切切私语声从山谷中间向四周传播,像是成群的青蚕在啃食桑叶,由于内丹受损,慕行秋的天目不如从前敏锐,在夜色中只能看见影影绰绰的人群,有的在低声闲聊,有的在专注地祈祷。

    大多数人手里都握着神像,这不是慕将军以法术变出来的东西,而是他们自己用泥土、木头制造的,看上去更加粗糙。有一些就是一截树枝而已。

    “古神保佑慕将军长生不死,让我代替他吧,像我这么不中用的老家伙死多少都没关系,慕将军不该死啊。”老婆婆一手紧紧攥着小孙子的手。一手握着神像,低声向古神乞求。

    小孙子的眼珠滴溜乱转,却不敢吱声,直到他看见迎面走来的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仍然不敢开口,不停地摇晃奶奶的胳膊。

    老婆婆睁开昏花的双眼,借着星月之光定睛看去,也是大吃一惊,“这不是……你不是……”

    慕行秋的容貌引来许多误解,人群涌来又退后,因为这个“慕将军”与另一个不同,不仅头发更短、衣裳更破烂,神情也没有那么多的悲天悯人,而是一种超然的冷漠。既使这样,前方的凡人还是纷纷让路。

    土台周围跪着一圈人,都是慕将军最初的追随者,听到后面的嘈杂声,转身望去,看见走来的慕行秋,也都吃了一惊,他们本来禁止别人接近慕将军,这时却自动让开。

    慕将军坐在土台上,看上去并无重伤。只是脸色白得吓人,他看到慕行秋,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当我听说失去记忆这种事的时候。就猜到会是你。”

    “你认得我?”慕行秋走到近前。

    慕将军点点头,对随后跟来的守缺说:“麻烦你设一道禁制,我想跟他单独谈谈。”

    守缺接连设置九重禁制,都是念心幻术,意犹未尽,又修补了一会。想了想,退出禁制,将地方让出来。

    越来越多的凡人聚在周围,他们能看到两个相貌几乎完全一样的“慕将军”,却听不到他们的说话,后到的人之前没看到慕行秋走来,还以为这是慕将军的法术,免不了到处打听,于是山谷里的声音由群蚕嚼叶变成了雨打芭蕉,响起一片。

    “我叫锦簇,你才是真正的慕将军,你想听听自己的往事吗?”

    “我还是……不听为好。”左流英曾经提醒过慕行秋,最好少了解自己的事情,慕行秋虽然一点也不喜欢这个指手划脚的道士,却觉得他的话有些道理,装得太满的脑海在接受失去的记忆时或许会有麻烦。

    “你想听听我的往事吗?”

    “嗯。”

    “我并非妖族的后代,我的母亲是庞山的一匹锦尾马,我的父亲来自野林镇,是一匹普通的枣红马,它与你有些渊源,所以当我化妖的时候不自觉变成了你的模样,除此之外,咱们没有任何关系,你和我不是兄弟。我曾经是灵妖之王、群妖之王,即使是在化妖之前,我也能与马王一争高下。我相信自己是天生的王者,这是我的信念,所以无论走到哪里,我都会自觉自愿地肩负起最重的责任,大家也者愿意追随我,因为我走入的地方总是险境。”

    “这就是你来皇京的原因?你料到会有五行之劫?”

    “不,我来之前对这场劫难一无所知,我是想挑战自己的能力,从前的王者之位来得太容易了,我利用群妖的恐惧与期盼,轻而易举地获得支持,这让我越来越狂傲,自以为与众不同,事实却证明,我只是一只普通妖族,甚至更差一些,因为狂傲,我不肯改正自己的毛病。所以我走进人类的领土,我来皇京,因为这里是最不可能接纳我的地方,我想如果能在这里也能得到支持,才算是真正的王者。”

    “原来如此。”慕行秋感受到了锦簇的坦率,也明白他为何要私下交谈,这些话在凡人听来可不太好受,“弱者之道是怎么回事?你自己编出来的?”

    锦簇摇摇头,脸上露出神秘莫测的笑容,“弱者之道是存在的,但不是你或者其他人看到的那样。”

    “你教给我的法术难道是错的?”慕行秋有点糊涂了,赵处野等人都认为锦簇是个骗子,他却和守缺一样十分相信“慕将军”。

    “法术没错,但它并非弱者之道的本意。”锦簇停顿一会,开始讲述自己在森林中悟道的经历。

    慕行秋默默地听完,发现自己越来越认同赵处野的观点,“你不觉得自己上当受骗了吗?老人洪福天和那群止步邦妇女,很可能都是法术所化,骗你接受所谓的‘弱者之道’。”

    “据说小孩子生病的时候,父母会编些谎话骗他们吃药。在森林里,我就是那个生病的小孩子,明明知道药是好东西,却因为怕苦而不肯吃下去,于是他采取了迂回的手段让我吃药。”

    “他是谁?”

    锦簇拉开衣领,露出胸前的树形图案,它又长大了一些,但还是小树,“你听说过止步邦里的神树吗?哦,听说过你也不记得了。它曾是世上一切修行法门的来源,后来被道统与魔族联手杀死。”

    “你得到了神树的魂魄?”

    “神树没有魂魄,它就是它自己,外在之形与内在之质不可区分,无处容纳魂魄这种东西。让我问你一句,树死之后会变成什么?”

    慕行秋一愣,“它会腐烂,然后……变成虫子的食物和其它草木的养料吧。”

    “人死之后呢?”

    “跟树差不多。”

    “神树呢?”

    慕行秋若有所悟,寻思片刻,“它要滋养新树……你就是那棵新树?”

    “我不是,我顶多算是一只小虫子,吃掉一部分神树,然后将它传播开。”

    “我不明白,神树死了,为什么还能变化出老人和妇女?为什么还能选中你?”

    “它没有选中我,是我选中了他。”锦簇两眼发光,因为他即将说到弱者之道的核心,“有些东西只会出现在寻找者面前,比如一道费解的难题、一种新的修行法门,比如你的记忆,它们即使出现在不相关者眼里,也不会被认出来。在森林里,我是得病者,苦苦寻找药方,于是它就出现了。你明白吗?它就在那里,但是我找到了它。如果说有人骗了我,那就是我自己,我骗自己吃下了苦口良药,领悟了弱者之道。”

    慕行秋似乎明白了什么,仔细一想却更加糊涂,“那到底什么才是弱者之道?”

    “弱者之道就是强者的虚荣与野心,这世上像我这样的人还有许多,请允许我稍微透露一点,从前的你也跟我一样,天生就想当领袖,为此甚至甘愿走进险地,因为只有险地才有更多出人头地的机会。弱者与强者并非完全隔离的两种生物,有许多东西将他们联系在一起,弱者吸引强者抛头颅撒热血,在这个过程中,力量只是手段。即使是那些最冷漠的道士,其实也在不知不觉为弱者所用,他们之间的竞争、战斗与忌惮,砍倒了一棵棵大树,让下面的小草也能见到阳光。”

    “即使这样?”慕行秋指着周围残破的景象,五行之劫造成的伤害就摆在眼前,幸存的凡人百中无一。

    “这只是开始,只有看到结果之后,你才会知道强者与弱者之间究竟谁胜谁负。昆沌是最大的强者,所以也是最大的祸害,他已经惹起众怒,最终倒下的会是他。”

    “那你现在所做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这一切都是为了满足我自己的虚荣心,我已获得满足,慕行秋,该是你继续下去的时候了。”

    “我?”

    “我借用了你的容貌和名字,从这点说,咱们的确是兄弟,我怀疑连我的虚荣与野心也是从你这里学来的,所以你应该继续下去。用不着非得将凡人聚集在一起,一旦风平浪静,他们很快就会分裂,随他们去吧,越分散越好,他们会将弱者之道传播天下,激发出更多的虚荣与野心。”

    锦簇站起身,来到慕行秋面前,示意他一块走出禁制。

    近万名凡人望着土台,他们看到,慕飞电倒下,慕将军一个人走了出来。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