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四章 再落凡尘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赵处野被一股强劲无比的力量击中,这股力量来自他所祭出的符箓,转了一圈,又回到他体内,却已不认原主,狂暴地闯进经脉里大肆破坏。

    弱者之道原本不能用于进攻,对慕行秋来说这却不是问题,吸法并释放的过程他已经做过好几次,熟门熟路,而且他和赵处野都飞在空中,上下无着,这股力量只有一个宣泄渠道。

    赵处野的第一反应是松手,发现自己被牢牢粘住之后,他也没有惊慌,接连施展几道法术,先是护住上中下三田,随后引导那股不听话的法力,反过来再次进攻慕行秋。

    这场斗法就像是相距不到十步的两名力士互掷数百斤的大铁球,抛的时候固然需要用尽全力,接球更是危险无比,光凭蛮力是不行的,必须选准角度与时机,以丰富的技巧化解铁球的冲力,然后再反掷过去。

    慕行秋与赵处野的距离更短,两拳相接,留给对方的反应时间也更少,接招、化解、引导、还击,一切都要在瞬间完成,赵处野的优势是精擅道统高深法术,更从容一些,慕行秋的优势是几乎不用存思,大部分反应都是自动完成。

    两人都不开口,专心斗法,赵处野不能手下留情了,魔魂重要,保住自己的命更重要。只需眨眼工夫就足够两人互发一招,慕行秋胳膊的墨痕迅速消退,拳头却变得赤红如血,每接一招就发出一声巨响,配合着细雨,像是半空中的雷声。

    五行之劫中的水攻提前了一两个时辰发作,雨淅淅沥沥地下起来,大部分雨点都还正常。另一些雨点却是落地即炸,仅仅是一滴微不足道的雨滴,就能在地上留下深达七八尺的大坑。如果被这种雨点砸到的是草木或是人畜,立刻就会粉身碎骨。

    这又是一场走运与倒霉的游戏。雨点在空中时完全没有区别,部分修行者或许能够提前分出好坏,凡人只能祈祷自己走运了。

    慕行秋和赵处野每交一招都会消耗掉一点符箓之力,以声响的形势散发出去,在两人周围形成一个直径数丈的无形护罩,遇到法术雨点,就会在空中引发一次爆炸。

    这是一幅奇特的景象,两个人飘在空中。外围环绕十四件法器,更外围是滴水不漏的护罩,连续不断的巨响声中,时不时发生一次爆炸。

    这样的斗法持续不了太久,符箓的力量很快消耗殆尽,大铁球变成了小铁丸,两人却不会就此罢手,开始动用自己的法力继续战斗。

    慕行秋从这时起开始处于下风,这是短兵相接,他来不及吸收并转化对方的法力。他又基本不会法术,只能催动三枚内丹,将自己的法力毫无修饰地送上战场。赵处野的法术却是层出不穷,一分法力能当成两分、三分使用。

    一方是赤膊上阵,一方是全副武装,而且训练有术,赵处野稍稍松了口气,他终于度过最危险的阶段,又换成他紧紧握住慕行秋的拳头,不想撒手了。

    这是一场典型的消耗战,两人的法力在手掌处相接。僵持片刻然后化为一声巨响,造成的无形护罩稍小一些。仍足以挡住法术雨点。

    赵处野横眉立目,什么魔魂。什么左流英的计划,他全都不在意了,没有道士之心的牵制,杀心炽盛得能将他整个吞下。

    七百多年的绝情弃欲,一旦释放出来,力量比七百多年的修行还要强大。

    失去记忆的慕行秋曾经无限接近道士之心,无论做什么都没有太多热情,寻找记忆也好,救助凡人也罢,都有点三心二意,即使不成功他也不会特别遗憾,只有在这一刻,面对着生死危机,面对着敌人几乎要燃烧起来的杀心,他的一股情绪也高涨起来。

    这股情绪像是愤怒却没有冲昏头脑,像是激昂却没有带来太多斗志,只能勉强称之为不服输,就像那些倔强的孩子,一次次被打倒,一次次爬起来,等到长大之后,就再也不会做这种愚蠢的事情。

    在打架这件事上,慕行秋从来就没有完全长大。

    他根本不留法力,三枚内丹疯狂地旋转,将法力提供到极限,他咬牙切齿地盯着敌人,忘了满天雨水,忘了山谷中的凡人,甚至了忘了他一直想找回来的记忆。

    赵处野嘴角露出一丝狞笑,他不怕对方拼命,他承受得起。

    砰的一声,两人一块向高空飞起。

    慕行秋的左手还在习惯性变换法诀,脑子里迅速转动,终于找到一种心法,与烹灵诀无关,是守缺教他的气飞之术。

    两种完全不相关的存思与法力在绛宫相遇,变成一种奇怪的法术施放出去。

    首先,两人的手掌分开了,因为慕行秋的法术太怪异,不仅攻击敌人,还攻击自己,打破了平衡。

    接下来,两人一块向高空飞去,还有周围的法器以及十几丈以内的雨点,全都跟着他们一块上升,飞行之术练到一定程度可以携带数量不等的同伴,慕行秋的法术却将周围的一切有点重量的东西都带了上去。

    逆行上升的雨点与正常下降的雨点撞在一起,引发了一连串的爆炸,两人斗法时所无意形成的护罩已经消失,爆炸的威力直奔两人而来。

    慕行秋不在乎,也没精力在乎,他被自己的法术震得全身发麻,除了追随法术的惯性不停上升,什么也做不了。

    在乎的人是赵处野,这种敌我不分的打法他可从来没领教过,对方不要命,他要,急忙利用周围的法器施放出数重禁制,阻挡爆炸的雨点。

    “你入魔了吗?”赵处野怒声喝道,终于稳住阵脚,可以对慕行秋继续施法了。

    慕行秋经脉内法力已乱,他正一点点将它们纳入正轨,准备接招,既然没死就要接着打下去。

    赵处野没有出招。

    他的神情很古怪。像是发生了不可思议的怪事,没过一会,慕行秋也看到了怪事。的确不可思议,星山宗师居然流鼻血了。

    服月芒道士虽非不死之身。身体却早已脱离凡人的范畴,左流英的幻象能在赵处野额头上留下一个小黑点已算是非常了不起,却也不能令其受伤流血。

    慕行秋很惊讶,自己胡思乱想出来的法术居然有这么大的威力吗?

    赵处野更惊讶,但是很快找到了真正的理由,“蠢货,他们提前祭出顶天立地符!”

    顶天立地符能用来驱散昆沌的铺垫法术,目的是阻止最后的道火之攻发作。此时五行之劫的水攻正在进行,木攻尚未到来,祭符乃是一次大大的浪费,铺垫法术很快就能从周围重新流入这里。

    可那些符箓师已经等不下去了,没有赵处野的保护,他们的符箓根本挡不住倾泄而下的法术之雨。

    雨还在下,一阵狂风吹过,所到之处拔树飞石,雨点引发的爆炸却都停止了。

    顶天立地符十分霸道,曾经为它提供过鲜血的人都会因此流血不止。直到死亡。赵处野有办法自救,前提是进入存想状态,这在斗法的时候可做不到。

    在继续战斗和尽快施法自救之间。赵处野必须马上做出选择,他希望能一招杀死慕行秋,可这个家伙每到危急关头总会使出奇招、怪招,如果再一次陷入缠斗,支撑不下去的就是赵处野自己了。

    鼻血越流越多,赵处野恨恨地说了一句“你活不过明天”,施展瞬移之术,带着他的法器消失不见。

    慕行秋即使在正常状态下也追不上星山宗师,何况现在能动用的法力极少。他还在向上升起,七次喘息之后。他冲到雨云上方,体内的法力总算变得驯服。

    他停下了来。俯视脚下正在消散的*,又一次感到凡人的渺小,是那种看不到的渺小,仿佛暗处飞舞的灰尘,只有极在意的目光才能见到他们。

    他把自己击伤了,三枚内丹运转得都不顺畅,调息了一会也没有恢复正常,体内的法力反而越来越少,他只好向地面降落。

    离地面还有数丈时,雨停风住,慕行秋的三枚内丹不转了,经脉内空空荡荡,再没有法力可用于气飞之术,他一头栽下来,这是今天的第二次。

    好在这里不是卓州城,没有砖石,只有泥土,摔得不算太惨,只是沾了一身雨后的污泥。慕行秋翻身爬起,四处遥望,发现自己认不出路径,走上一座小土丘,观察了一会才分出东南西北,大致确定了山谷的位置,迈步走去。

    慕行秋先是抄近路,想直接穿过一边荒野,走出里许就感到疲惫,没有法力支撑,他的两条腿斗不过遍地的荆棘和碎石。

    他只好绕回官道上,路上虽然到处都是坑洼,也比荒野要好走一些。

    黄昏将至,他看到了地方鼎和那群符箓师,鼎倒在路边,数十名符箓师一个也没活下来,他们用符箓消除了水攻,却没有躲过顶天立符的力量。

    此符一出,除了山谷里,方圆五百里以内基本上不会再有活着的凡人了。

    入夜之后慕行秋终于走到山谷入口,里面静悄悄的,也没有火光,人好像都不在了,再走几步,他听到一阵压抑着的哭声。

    守缺一个人蹲在路边抽泣,听到脚步声她抬起头,看着恢复原貌的慕行秋,一时没反应过来,脸上闪过一丝惊喜,然后她认出了来者的真实身份。

    “慕将军快要不行了。”她说,声音里带着口腔,“我不要再做这个梦了,求求你让我醒来吧。”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