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三章 吐符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左流英,左流英……”手持法器的赵处野最忌惮的人不是慕行秋,而是那个神出鬼没的服日芒道士。

    流火金铃嗡嗡作响,百褶铁尺冷光浮动,赵处野缓缓挪动脚步,目光偶尔一瞥,像是从黑暗的角落里射出来的冷箭,又狠又准,可他找不到目标,除了他和慕行秋,整个卓州城里再无活人。

    “是左流英把你从拔魔洞里放出来的?”赵处野根本不看慕行秋,但他不会认错此人的真面容,这就是真正的慕行秋,与他最初的猜测一致,现在得到了确认。

    “没人放我,我是……我是自己出来的。”慕行秋肯定地说,虽然他已不记得当时的情景。

    “嘿。”赵处野冷笑一声,仍在四处观望,头顶有时候会突然冒出一件法器,转瞬即逝,他正处于极度戒备的状态,“连祖师都需要其它法器的协助才能离开拔魔洞,你若是能凭自己的力量出来,这世上就没有谁是你的对手了。”

    赵处野是星山宗师,对拔魔洞最为了解,作为九大至宝之一,它只要再多一点人类的灵生与智慧,就足以傲视天下了。

    慕行秋无意争辩,左手仍在不停地变换法诀,体内的法力忽快忽慢忽聚忽散,这是道统秘籍中最简单的一道法术,可他看不懂文字,无法存思法术细节,自然也就不知道法术的用途,甚至不知道它能否施放出来。

    他只知道一件事,这道法术非常耗费法力,他需要的就是这一点。

    赵处野终于确认附近再没有其他活人,神情稍稍缓和,铃声不那么急促,身边隐藏的数件法器也都露出形态,然后回到乾坤袋里,虽然两次斗法都没有击败慕行秋,他仍然相信优势在自己这一边,唯一需要提防的只有意外。

    “这是你左流英和魔魂制定的计划吧?”赵处野越琢磨越觉得有阴谋。“你失忆了,真是妙计,这样一来就不会泄密,左流英呢?他更聪明。置身事外,什么都不知道,自然也不会泄密,所以整个计划的唯一知情者就只有魔魂。”

    “你欠我一道法术。”慕行秋说。

    赵处野的目光变得更加阴冷。

    “还记得你的承诺吧,你对我施法。无论魔魂是否在我身上,你都会教我应对五行之劫的法术。”

    “可你反抗了。”赵处野显出怒意,他又想起了那突然的一击,当时召出魔魂的喜悦瞬间变成大难临头的恐惧,以至于他被吓得逃之夭夭,过后羞愧万分,正是由于情绪过分剧烈的变动,他才会失去道士之心。

    “那不是我,是左流英留下的法术,我毫不知情。既没有允许他这么做,也没想用他的法术对付你。”

    “你们是一丘之貉左流英为什么不教你法术?你的事情他最了解,怎么没多告诉你一些记忆?”赵处野打量慕行秋,开始怀疑对方身上还有左流英隐藏的法术,然后他发现了。

    其实赵处野早就该发现的,只是之前的注意力不在慕行秋身上而已,“你还说自己不记得高深法术?为了除掉我,左流英真是不遗余力啊。”

    慕行秋左手在身后捏法诀的动作被发现了,他没有停下,顺着赵处野说道:“我的确忘记了大部分法术。可是总得留一两招防身吧。”

    失去道士之心的人很难掩饰心中的情绪,甚至不如某些凡人,赵处野脸上明显闪过一丝诧异,“你用烹灵诀防身?”

    “道法无边。赵宗师。”慕行秋随口胡诌,其实连烹灵诀是哪三个字都不是特别肯定,“左流英技高一筹,早已料到你我会有一战,因此留下这一招专门对付你。”

    赵处野脸色一沉,慕行秋说中了他最大的心事。左流英境界比高他一层,聪明才智更是在道统之中数一数二,同样的招式放在别人手里不足为惧,被左流英选中却不能不做提防。

    “用烹灵诀对付我?嘿,左流英还真是奇思妙想。”赵处野半信半疑,迟迟没有发招。

    慕行秋刚才从香炉里看到的场景有数十段,他完全可以换一种,可是就属这个烹灵诀最为简单,连用多遍都不会出错,而且已经唬住对方,所以他坚持不变,右手虚握,护在腹前,真正想用的其实还是旧招:继续吸取敌方法术中的力量。

    “左流英没送你无影明镜吗?”赵处野问道,左手也开始缓缓地变换法诀,流火金铃仍然留在手中,因为是火形态,丝毫不会影响手指的动作。

    “用不着。”慕行秋简短回道,很明智地不多做解释,他知道自己表现得越冷静越怪异,威慑力也就越强。

    赵处野捏诀的动作逐渐加快,右手的百褶铁尺浮光眩目,像是一条蛇在水里游动。

    “你骗我”赵处野终于做出判断,却不是那么自信,没有施展自己最擅长的星河飞度,因为这一招肯定在左流英的预料之内,他双手明明都握着法器,左手甚至还在捏诀,却祭出了符箓。

    符箓是从他的嘴里吐出来的,没有纸木铜玉这一类介质,就是一枚发光的符箓图案,迎风而长,顷刻间变成一尺高五寸宽,笔划繁杂,黑中透红,隐隐似有血迹。

    只是这样赵处野还觉得不够安全,吐符的同时施法瞬移,符箓刚冲到慕行秋身前,他已经出现在数十丈的空中,比符箓更快。

    慕行秋右手迎向符箓,符箓像渔网一样裹住他的手掌,红黑色的墨汁顺着手臂向上延伸,其中蕴含的法力不止普通符箓的千倍,慕行秋没办法一下子全部吸进来,墨汁一直浸到肩膀处才停下来,然后慢慢消退。

    赵处野在空中观察了一会,突然明白了真相,大笑两声,落回地面,神情变得更加阴郁,“原来左流英只教你手法,没给你法器,也没传你心法,可笑,你连烹灵诀的用途都不知道吧?它既不是进攻,也不是防守,而是用来调和周围的天地灵气,方便服月芒道士修行的,我真是太谨慎,差点又上当……”

    慕行秋可没心情听这些,此次吸入的法力没有像从前那样在经脉内乱蹿,而是一点不剩地进入绛宫。

    一个完整的施法过程是泥丸宫存思法术细节,下丹田提供法力,共同汇聚在绛宫,传递到法器上,经过强化之后施放出去,其中唯一可以省略的步骤是法器,慕行秋缺的却是心法,泥丸宫中无字可思,法力聚在绛宫里难以释放,他自己的法力可以重返经脉,外来的法力却没有那么听话,一进入绛宫就停驻不动了。

    慕行秋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飞,用尽全力地飞,一刻不停地飞,用这种方式消耗多余的法力。

    赵处野终于摸清了慕行秋的底细,比飞行,只学会一种气飞之术的慕行秋可不是赵处野的对手。星山宗师一会在前一会在后,每隔一段时间就吐出一道符箓,慕行秋全都接住,手臂上的墨色浸透了袍袖,飞出不过数里,整条右袖化成灰消失,胳膊上的墨色更加清晰,在臂肘和肩膀之间上上下下,总的趋势却是越来越靠上。

    “想不到符箓会有这么大的威力吧?”赵处野以戏耍的口吻发问,与慕行秋的距离远不过百步,近不到十步,“这才只是最初级的道统符箓,慕行秋,别以为左流英是服日芒境界就能比我强,他走错了路,得不到道统的启示,只有我才是道统的未来,交出魔魂”

    赵处野仍未死心,被左流英的法术点了一指之后,他反而更加相信魔魂就在慕行秋体内。

    慕行秋不回答,只是飞,与此同时不停地吸收符箓之力,聚集在绛宫之内。

    他飞得太快,所过之处频频发出砰砰的响声,像是鼓皮绷得太紧而突然破裂,速度更快一些的赵处野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你连飞行之术都这么不像样,左流英给你一招防身法术,然后就让你这么自生自灭吗?休想再骗我,亮出你的绝招吧。”

    赵处野已有十足把握击败甚至杀死慕行秋,没有全力而为主要是为了逼出魔魂,而且想尝试一下新学到的符箓。

    飞出数十里之后,赵处野发现慕行秋并非无目的地乱飞,而是直奔凡人聚集的山谷,“你想找一群凡人当帮手?”

    赵处野觉得可笑至极,很快改变了想法,抬头向天上望去。

    原本晴朗的天空,不知何时聚集了一层淡淡的乌云。

    “原来是五行水攻提前了。”赵处野哼了一声,终于明白慕行秋飞往山谷不是为了寻找帮手,而是为了救人。

    就在他稍一分神的工夫,慕行秋已经飞出两三里,赵处野加速追上,这回没有吐出符箓,而是伸出左手,一把握住慕行秋黑红色的右掌,从他身后像翅膀似地转出两行法器,各有七件,绕着两人快速转动,线路相同而方向相反,却从来不会相撞。

    慕行秋被困住了,墨汁慢慢向胸膛漫延。

    “我说过,凡人不值得拯救。”赵处野冷冷地说,他恼怒的不是慕行秋非要与凡人掺和在一起,而是对方居然不肯相信自己的判断。

    雨滴坠落,掉在慕行秋身上发出咝咝的响声。

    “与凡人无关,准备好接招了吗?”慕行秋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他终于碰到赵处野的手掌,而且对方是主动送上门来的。

    “我身为地。”慕行秋说。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