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一章 早有准备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赵处野召出一只流火金铃,右手握持,轻轻摇晃,左手负在身后,一招一式地变换法诀。

    铃声清脆,七八声里总有一声直入人脑,并不响亮,却能令人心惊肉跳,铃器通常用来震慑妖魔,流火金铃似有形似无形,乃是最高品级的法器之一,威力极为强大,数十名符箓师虽非妖魔,听在耳中也觉得恐慌不安,慢慢后退,直到城楼边缘,若非宗师尚未下令,他们真想飞离这个地方。

    慕行秋站在赵处野对面,相隔七步,承受了铃声的绝大部分威力,可他并不觉得难以忍受,甚至还感到几分悦耳。

    “你在抵抗。”赵处野并不着急,想让魔魂显现绝不容易,需要强大的法术,还有寄存者的配合,后者可能更重要一些,“控制你的内丹,它在自动驱使法力保护你的魂魄。”

    慕行秋心中不太情愿,但还是存思三枚内丹尽量控制它们不要转动得太快。

    赵处野摇晃流火金铃的速度稍稍加快了一些,“你选择帮助凡人,我很遗憾。请相信,我绝无蔑视你的意思,七百三十七年前,我也是一名凡人,直到几个月前,我还跟你一样,把自己当成人类的保护者。随着年岁的增长,保护的理由逐渐发生变化,一开始它是天命所在、情感所寄,必须如此,等到我在凡间的亲友都已死去,情感的理由越来越弱,直至于无,功利的理由逐渐变得重要。”

    “十几万年来,道士们保护人类就是保护道统,大部分道士从凡人中间产生,道统的资源由凡人供给,双方相安无事,这一切都被昆沌祖师打破了。他太强大,强大到不需要普通道士,更不需要凡人。斩妖除魔、保护人类一下子失去意义,因为在祖师面前,一切人都是凡人,保护自己就是保护凡人,我活下去,就是凡人活下去,在弱者身上浪费的每一点精力,都是在扼杀整体凡人。”

    数十名符箓师频频点头。尤其是皇甫养浩,对宗师的这番话特别赞同,他们正需要一个理由安抚心中的创伤与疑惑,赵处野提供了这个理由:保护自己就是保护凡人。

    于是一切行为都变得合情合理了,他们并非站在岸上袖手旁观溺水者挣扎,其实也在水中游动,只是凑巧抓住了一根救命的木头,这根木头只能承载少数人,怎么办?让给别人?或者冒着共同沉没的危险多搭几个人?这都是错误的。

    如果只能有少数人能够活下去。那么强者总该比弱者更有资格吧。

    符箓师们就是这么想的,因此,那个慕将军和这个慕飞电的选择在他们看来就显得古怪,而且错误。

    “加入我们吧。宗师可能是这世上唯一的明白人,而且拥有强大的实力。”皇甫养浩忍不住开口劝说,“帮助普通凡人,只会把你自己拽到深渊中去。与我们联手,大家的实力会更强,活下去的机会也更大。”

    “这不能叫‘联手’。”郑天源纠正道。他的每一句话都是说给宗师听的,“宗师是拯救者,他选中一些人,但是谁也没有资格与他联手。”

    皇甫养浩鄙夷地瞥了郑天源一眼,没再说什么。

    慕行秋做不到心如止水,他失去了记忆,不仅遗忘自己的往事,也切断了与这个世界的大多数联系,对他来说,不管怎么做,理由都不够充分。

    他只有一个念头,紧紧追赶从心底生起的任何一种情绪,希望最终能顺藤摸瓜找到那团特定的“火”,找回自己的记忆。

    他厌恶现在这种无着无落的感觉,人人都在忙着做点什么,只有他完全多余地站在一边,即使有人向他招手、积极地拉拢他,他也没有多少热情,整个世界对他来说就像是一场梦,就算走进火堆里,还是感到寒冷刺骨。

    有什么东西在泥丸宫里翻腾,慕行秋忍住查看的冲动,因为只要意念转过去,内丹就会自动应战,无论魔魂是什么,慕行秋都不想留在体内。

    赵处野也察觉到了,流火金铃摇晃得更快,从这时起,他开始直接对着魔魂说话,“出来吧,魔魂,在拔魔洞里你没有更好的选择,现在你有了,只有我是你最佳的归宿,我会帮你夺回魔种,帮你击败所有强大的对手。祖师并非不可击败,我有一个计划,本来只有五六成把握,有你的加入,就能稳操胜券。”

    慕行秋的脸胀得通红,身体微微颤抖,泥丸宫里的东西越不越不安稳,但它不肯离开。

    赵处野神情逐渐严厉,负在身后的左手多了一件法器,一根黑黢黢的铁尺。

    铁尺是主法器,通常用于施展进攻法术。

    慕行秋看不到,符箓师们却看得清清楚楚,而且也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谁也没有吱声,郑天源甚至有一点兴奋,他曾经败给守缺,很自然地将这笔账也算在慕飞电头上。

    “历代祖师,尤其是前几代祖师,对未来并非毫无准备,他们预料会有昆沌这样一位过于强大的道士出现,所以提前制定了应对计划。念心科自作孽不可活,可符箓科乃是正统道科,它分立出去是有原因的,不只是为了更好地管理凡人,也是为了隐藏一股力量。”

    赵处野已经不在乎其他人的在场,他眼里只有自己与魔魂,“我是怎么知道的?启示,前代祖师给予我启示。我曾经达到过服日芒境界,虽然只有一瞬间,很快就退回服月芒七重,但我看到了启示,它告诉我答案就在符箓之中。”

    赵处野的右臂跟着流火金铃一块晃动,两者融为一体,符箓师看得眼晕,铃声已经刺耳到让他们恶心,一些符箓师实在忍受不下去,转身走到城楼下面躲藏。

    郑天源努力坚持,甚至祭出一张纸符自保,这是一个错误。纸符在他手里没有燃烧成灰,而是发生了一次爆炸,砰的一声将他击飞。

    剩下的符箓师再不犹豫,全都离开城楼。

    皇甫养浩走在最后,望了一眼慕飞电,又看了一眼宗师左手中的铁尺,叹了口气,跺脚走开。

    赵处野对符箓师的离开全不在意,在流火金铃里注入的法力越来越多,“出来吧。魔魂,与我共享符箓的秘密,一块步入至强者之巅。别担心左流英,他在服日芒境界或许也得到了启示,却是另一种启示,与符箓无关,这一点我敢肯定,而且他选择与昆沌祖师携手,是你的敌人!”

    锥子一样尖锐的声音响起。持续不绝,楼下的符箓师们捂住耳朵也挡不住,全都痛苦地惨叫起来,叫声却被淹没在铃声之中。连他们自己也听不见。

    时机已到,赵处野左臂挥起,亮出手中的铁尺,身为戒律科道士。他并不擅长灯烛科的拘魂之术,想完全召出魔魂并让它更换寄存之所,只有一个办法。杀死魔魂现在的身体。

    赵处野毫无愧意,放下一切责任之后,他觉得自己更加强大。

    “破!”赵处野断喝一声,他知道慕飞电法力深厚,不在自己之下,最好一招毙命,起码要将他击成重伤,因此这一招使出了全力,甚至加入诵经科的功夫,叫出的一声令他的法术更强大一些。

    相隔只有七步,对斗法来说,这就是贴身肉搏,亮刀的同时就能扎进对方体内。

    除非被攻击者早有准备。

    慕行秋有准备,他失去了记忆,却没有失去戒备之心,他希望能以魔魂交换法术,但是敢于让赵处野对自己施法,是因为他刚刚学会了一招慕将军的弱者之道。

    赵处野伸展左臂亮出铁尺的同一刻,慕行秋张开右手五指成爪状,手掌正好迎上击来的光点。

    “我身为地。”慕行秋说,这一回他没有吸取法力再以法术形式消耗掉,而是直接将攻势导入脚下。

    光点停在慕行秋掌心上,像一只吸血昆虫,拼命地想要钻进活人体内,结果撞上的却是一堵铜墙铁壁。

    整个城楼都在摇晃,石砖碎裂,发出一连串的咔嗒声,楼下的符箓师们惊慌失措地夺门而逃,许多人忘了郑天源的教训,试图祭符飞起,结果符箓全在手中爆炸,身形乱飞,幸运者飞得更远,不幸者又被送回城楼内。

    城楼摇摇欲坠,赵处野怒不可遏,因为自己精心准备的战术居然被看破了。

    光点一个接着一个,连续十一招,连成一线击向目标。

    “破、乱、休、断……”赵处野念出十一字诵经之咒,激发每一点潜力,要凭借法术上的巨大优势击杀对手。

    城楼坍塌了,城砖化为齑粉,没有一块是完整的,只有地方鼎没有破,整个向下坠去,符箓师们大呼小叫地逃亡,还是有几个人慢了一步,被巨鼎四足砸中,立时毙命。

    正在斗法的两人飘在空中,慕行秋脚下没有依托,弱者之道失效,只能改为吸取法力,可这一次赵处野全力施法,而且一招接着一招,法力是上一次的数十倍,瞬间全都化为法力形势涌入慕行秋的经脉之内。

    赵处野没有忘记魔魂,流火金铃摇得更快,他曾经手下留情,现在要让魔魂知道谁才是更强的人。

    一团黑烟从慕行秋左眼里喷出来。

    赵处野微微一愣,在他想来,魔魂不应该拥有任何可见的形态。

    黑烟化成开半截人形,只有头、颈、半边肩膀和一条手臂,手臂伸长,弹出一指,正中赵处野额头。

    星山宗师大叫一声,收回法术转身就跑,飞出百步之后,施展瞬移之术消失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第一千零一章早有准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