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章 这就是凡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独自一人来到卓州城,城池已经变成一片乱石场,东北角也已倾毁,只剩一座孤零零的城楼仍然安稳地蹲坐在一小段城墙上,楼顶不见了,露出整个地方鼎,数十名符箓师围鼎或站或坐,个个显得百无聊赖,赵处野站在城楼边缘,半只脚掌踩在外面,道袍飘飘,正是由于他的存在,符箓师们才能在一片废墟之中如此放松。

    慕行秋放慢速度,缓缓落在城楼上,符箓师们神情冷淡地打量来者,谁也没有开口说话,离得最近的几人走开,将地方让出来。

    “你不该出手相助。”赵处野头也不回地说,卓州城离山谷百余里,昨晚的事情他都看到了。

    “他们的法术比较奇特,对我很有启发。”慕行秋给自己的多管闲事找了一个理由。

    “弱者之道。”赵处野对山谷中的事情了若指掌,他转过身,对一名符箓师说:“你叫什么名字?”

    “郑天源。”他曾经被守缺控制,从赵处野体内吸出一点血,帮助皇甫养浩提前写成顶天立地符,当时被宗师一招击晕。

    “说说你对弱者之道的看法。

    “啊?”郑天源对这种东西一无所知。

    赵处野抬手在脑边挥了一下,将一段记忆直接送到郑天源脑子里,对他来说这是一个极简单的五行之水幻术,高等道士经常对低等道士这么做,可以节省许多解释的时间,而且不会因为转述而出错。

    可郑天源不是道士,体内没有内丹,心境也没有那么坚固,外来的记忆像一柄重锤击在脑袋上。令他站立不稳,以手扶额,摇晃了几下才回过神来。既惊愕又敬佩,神情先是慌乱。很快变成皱眉冥思,“让我想想。”

    赵处野无奈地摇摇头,他选择了这群符箓师,就只能忍受种种不便,“说说你来的目的吧。”

    “我希望能让凡人来卓州城避难。”慕行秋说。

    赵处野看向四周的废墟,“随便他们挑选,此地无主,人人皆可居之。”

    “我还希望你能施法保护他们。或者你可以传我法术,由我来保护他们。”

    “等等。”赵处野随手指了一下站在一边的郑天源,示意对方可以开口。

    “这就是弱者之道吗?看上去像是一种江湖骗术:这位慕将军先付出一点代价拉拢凡人,等到追随者达到一定数量,我猜他会用邪术将众人的力量收归己有,他最后在血泊中复原,就是一个暗示。”郑天源猜道,浑身是血的慕将军没有打动他,反而让他更相信星山宗师才是唯一值得信赖的靠山。

    赵处野接连挥手,将相关记忆传送给所有符箓师。然后对慕行秋说:“道士境界越高,想法越一致,即使彼此敌对。也能互相理解,凡人心杂,往往以己度人,这位郑天源心存嫉恨,所见所闻自然都是自私的阴谋。”

    郑天源脸色一红,不敢开口反驳。

    写符者皇甫养浩对记忆的接收速度比别人都要快一些,开口道:“我倒觉得这位慕将军是真心实意想要挽救万民,世上的确有这种人,自认为肩负着某种重要使命。为了达成使命不惜一切代价,即使是牺牲自己的性命也毫不在意。”他轻轻叹了口气。“可惜他是妖族,还是一只会露出原形的马妖。否则的话,我倒是真想去见见他。”

    “这位皇甫养浩写成顶天立地符,立下大功,以后也有用处,所以他感到很安全,对人类与妖族的区分比普通凡人要看得更重要。”

    “当然重要!”皇甫养浩恃才傲物,即使在宗师面前也改不掉这个脾气,“人是人,妖是妖,今天联手,明天妖就会吃人,妖族不可信,这位慕将军或许是个例外,但听他的意思,很快就会引入大量妖族,注定会酿成大祸。好心办坏事,慕将军越是无私,今后害死的人类就会越多。”

    其他符箓师陆续完成对记忆的接收,这时纷纷开口,意见纷纭,但有一点是相同的,谁也不认为所谓的弱者之道能够挡住最后的道火之攻,即使皇京内外的凡人都聚在一起,也积攒不出能与祖师昆沌相抗衡的法术。

    “说白了,弱者之道还是要依赖强者,没有慕将军居中坐阵,就算百万人站在一起,也是无用,皇京被毁那一晚就是证明。”一名符箓师说。

    皇甫养浩举起手臂,要求别人闭嘴,他对这件事有点感兴趣了,“慢着,如果凡人都聚在卓州城附近,用这个弱者之道挡住接下来的水攻、木攻和顶天立地符,是不是就跟咱们一样能躲过道火之攻了?”

    符箓师纷纷点头,赵处野没有吱声,目光投向慕行秋。

    “慕将军受了重伤,表面复原,内里却没有,他召集不到足够的凡人,除非有更大的奇迹发生,他捱不过接下来的水攻、木攻。”慕行秋说,弱者之道就像是慕将军胸前的树苗,日后终有长成参天大树的一天,现在却需要呵护,否则的话很容易夭折。

    符箓师们沉默了,最后是郑天源开口道:“那就不应该救他们,乱世需要的是强强联合,而不是扶助弱小。还有,弱者之道的这个阵法会逐渐增强,就算真能坚持到那一天吧,岂不意味着又一个强者产生?我是说,咱们已经决定追随赵宗师,没必要再浪费精力扶植另一位新强者了吧?不管怎么看,最终获益的都是那个鬼鬼祟祟的慕将军。”

    郑天源发现宗师对符箓师的个人性格并不在意,自私也好,无私也罢,在赵处野看来都是一回事,所以郑天源敢于直抒己见。

    “没准慕将军挽救的凡人当中就有你的家人呢。”皇甫养浩怒气冲冲地说,“再说多一位强者没什么不好,祖师不知去向,留下的法术就这么难对付了,他若是再回来,哼哼……”

    皇甫养浩脾气再暴。也不敢当面说赵处野实力不足。

    郑天源不小心伤过宗师,想方设法要讨好他,冷冷地说:“咱们当时已经做出决定。要学道士的绝情弃欲,我宁愿家人都死在皇京。活下来不过是多受一段罪。就算还有人活着,我也当他死了,一了百了,救得了一时,救不了一世,牵肠挂肚的怎么修行?皇甫先生,你应该比我更明白这个道理。”

    皇甫养浩不吱声了,他在写符的时候正值家破人亡。却一点不受影响,事后心中有一点悲痛,全被他压制下去,不愿在其他符箓师面前显得软弱。

    赵处野点点头,“他们几乎把我的话都给说了。”

    郑天源露出微笑,以为自己猜中了宗师的想法。

    “不一样。”慕行秋说,他对阵法的观察更直接、更深入,不是一段记忆所能比拟的,“弱者之道没有进攻,无论慕将军聚集多少凡人。他所要做的都只是自保,不会参与强者之战。”

    “那就更没必要帮助他们了。”郑天源大声说,自视为宗师的代言人。“顶天立地符才只是开始,我们今后要跟随宗师挑战世上的所有强者,一群只会自保的凡人能有什么用处?何况凡人掌握在慕将军手里,怎么使用还不是全看他的意思?”

    慕行秋知道不是这样,弱者之道确实没有进攻能力,但他解释不清,也不想与郑天源争辩,转向赵处野,“要怎样你才肯教我法术?”

    赵处野微微一笑。“你还是没有明白。”他伸手指向数十名符箓师,“他们就是凡人。今日的分歧就是未来的分裂,那个马妖永远也不可能召集到理想的人数。一旦危险解除,哪怕只是暂时的,凡人也会开始猜疑,他们会和这位皇甫符师一样记起马妖的身份,会跟这位郑符师一样怀疑马妖别有用心,会跟所有符师一样各执己见。你想挽救的是一堆流沙,即使勉强堆起,早晚也会自动倒掉。”

    赵处野走向慕行秋,神情又变得冷漠而严肃,“一切道都通往自强,弱者无道,这是显而易见的真理。我知道这个假慕行秋是谁,他叫锦簇,从前是庞山的锦尾马,化妖之后自称王者,手下聚集了一批妖兵,最后为魔种所操控,成为道统的俘虏,祖师却将他们释放。”

    “如果你还不明白,那就太让我失望了。这只马妖天生野心勃勃,为了获得万众景仰,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像他这种性格,最容易遭到强者的利用。”

    “你是说所谓的弱者之道是祖师传给他的?为什么?为了制造混乱吗?”

    “我说过,我不会猜测祖师的用意。你与其向我求取法术,不如去问问马妖如何悟道的,那段经历倒是很有趣。”

    “可我还是想帮助他。”慕行秋说,“没准我们从前相识,等我恢复记忆,会因为没救他而后悔莫及。”

    跟所有高等道士一样,赵处野很少做无谓的劝说,通常情况下,他在一开始就能看到结果,没必要浪费时间,魔魂寄存者是个例外,不过劝说该到此为止了。

    “你真想学我的法术?”

    “是。”

    “那就让我先对你施展一道法术,你既然更愿意向下走,那就将魔魂让给我好了。”

    “我从来没说过魔魂在我身上。”

    “让我对你施法,你不要做任何抵抗,无论魔魂在否,我都会传你法术,把这当成一桩交易吧。”

    “好。”慕行秋并不在意魔魂,可是刚刚表示同意,他就感到一阵心烦意乱,好像自己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这感觉如此强烈,以至于他脸色骤变,想要开口反悔。

    赵处野再次面露微笑。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