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九十九章 弱者的法术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头顶的夜空没有一丝风、一片云,繁星密布,似乎伸手可及,慕行秋向下望去,只见一团团浓重的钢铁风暴席卷地面,其中一团风暴正转变方向朝他涌来。☆→,

    慕行秋已经吸收够的法力,可以恣意地挥霍了,可他就像是第一次进城的乡下少年,茫然无知,怀里揣着金银珠宝,却不知道该怎么花出去,他只能飞行,能飞多快就飞多快。

    风暴艰难地调转方向,先是昂头向上,仿佛一头跃出水面的巨鲸,但它没有正常坠回海里,而是在升到最高处的一刹那发生变化,由鱼成鸟,展开垂天之翼,紧紧追赶渺小如微尘的猎物。

    涌来的钢铁碎粒太多了,慕行秋来不及吸收其中的法力,只能以身体硬抗,他的体质比慕将军要坚强得多,而且法力充沛,身体表面比钢铁还要刚硬,碎粒纷纷被弹飞,失去法力,缓缓向地面飘落。

    伤势不是很重,疼痛却是实打实的,钢铁碎粒前仆后继地砸来,慕行秋本来就已破烂的衣裳寸缕不剩,皮肤被击出大批红点,没多久红点连成一片,使得通体皆红,他就像是一段飞行的木炭。

    他改变方向,急速下降,奔着一座高耸的山峰坠去,尽其所能地加快速度,然后在撞到峰顶之前的一瞬间突然再变方向。

    被他引来的钢铁风暴相对笨重一些,狠狠地扑下来,像是另一座山峰从天而降,地面上的山峰略输一筹,顿时矮下去一截,此后还在不停下挫,扬起的灰尘比风暴的规模还要庞大,很快就吞没了附近了几个山头。

    慕行秋飞出十余里才落在另一座稳妥的山峰上,脚下的土地在震颤,四周轰鸣声不绝于耳。五行之劫正以冷酷的力量改变地貌,几天之后,如果皇京还有幸存者,将很难认出来自己的家乡。

    金攻快要结束了,规模较小的风暴已经消失,剩下的一些也露出疲态,步履蹒跚,模样吓人,内里的钢铁碎粒却已失去锐气。

    不知又有多少生灵亡于此劫。

    慕行秋起身飞往山谷,中途时才注意到自己身上没有衣裳。在腰间小皮袋里找了一遍,发现一身道袍,于是就在空中换上,头发七零八落,只剩下几寸长,倒是不用收拾了。

    山谷里很安静,神像发出的光芒没有了,地面留下风暴刮过的痕迹,像是被一柄巨刀连削多次。

    人群聚在一起。默默地看着中间的慕将军,没有显出获救的喜悦,也没有战胜强敌的激奋。

    慕行秋落在人群后面,慢慢挤进去。他的变化不小,头发短了、衣裳换了、身体的红印还没有完全消失,只有坑坑洼洼的脸孔还能让人认出来。没人知道他在最后一刻伸出援手,众人让路。只是因为不敢得罪会飞的修行者。

    慕将军还站在土台上,保持着最初的姿势:右手握着神像的残骸护在心口,左臂直直伸出。手掌朝向山谷入口。

    他像是被血水泼了全身,从头到脚都在滴血,这是一个恐怖的景象,同时又具有难以言喻的威严,就像原始初民的祭天仪式,那时候鲜血、杀戮、死亡还都带有神圣的含义。

    “瞧。”守缺看到了慕行秋,极小声地说,她的神情比周围的任何人都要崇敬,痴迷得像是要冲上去吃那些血。

    慕将军没有死,在他血淋淋的胸前,出现一棵幼苗样子的图案,它还不大,只有三根浅绿色的枝条和五根乳白色的嫩须,流动的血液全都避开图案,在一片血红当中,幼苗显得极为突出。

    “他的魂魄……啊,我从来没见过这种魂魄,我真想……把我的魂魄献给他。”守缺残破的魂魄在颤抖,她说不清自己的感受,只知道面对这样的魂魄,自己生出的不是饥饿,而是自惭形秽与由衷的奉献意愿。

    “他是怎么坚持下来的?”有人轻声问,生怕打扰到慕将军。

    “咱们需要做点什么吗?”

    “咦,我的手背上也有……”一名十来岁的孩子惊奇地举起手臂,让大家看他手背上的图案,它与慕将军胸前的树苗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小一些。

    不只是孩子,其他人也陆续在自己身上发现了同样的图案,位置稍有差异,但都是神像曾经触碰过的地方。

    慕将军摔倒在地,许多人同时迈步想要搀扶,被他的那些追随者拦住了,“为慕将军祈祷吧,不要接近他。”

    大家不会复杂的祷文,于是一遍遍地低声吟诵“我为”之句,少了激昂慷慨,多了柔和诚挚。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倒在地上的慕将军变成了一匹马,一匹长着五彩长尾的锦尾马,全身仍是鲜血淋淋。

    “天哪,他是……他是一只马妖!”人群中响起惊呼,胆小者惊恐地后退,让出一块地方来。

    少数人没动,慕将军的追随者们各从地上用双手挖出一捧土,对着土继续祈祷,偶尔还会亲吻泥土,守缺模仿他们的动作,弄得满脸脏污也不在乎。

    “慕将军怎么会是妖族?”

    “他为什么要救咱们?是要把咱们吃掉吗?”

    “当心,别靠得太近……”

    人群议论纷纷,之所以还没有作鸟兽散,唯一的原因是太震惊、太意外,一时间无人带头逃跑。

    皇孙符临是少数没动的人之一,转过身,面对其他人大声说:“你们还没有醒悟吗?人类最大的威胁不是妖族,而是道统,是那些比人类和妖族都要强大得多的力量。就像慕将军说的,强者向上,飞得越高,看地面上的众生越渺小,同情也就越少。站在地面上的众生要将他们拽下来,哪怕拽下来一点也好,可咱们是弱者,人类如此,妖族也如此,非得联合起来,像刚才那样站在一起。互相保护、互相支持,才有可能与强者抗衡。你们看到的是一只妖、一匹马,我看到的却是众生之王。”

    符临弯下腰,从地上掬起一捧尘土,转向血泊中的慕将军,说了一句“我身为地”,将整张脸深深埋进手中的尘土里,然后满脸脏兮兮地继续念诵“我为”之句。

    大家都已知道符临是皇室子孙,见他做出这样的举动,称妖族为“众生之王”。全都吃了一惊,很快,大批凡人追随他的行为,年幼的孩子们尤其像模像样,对于亲吻泥土一点犹豫也没有。

    就这样,山谷里无人逃却,数千人共同为慕将军祈祷。

    守缺将一捧土送给慕行秋,他摇头拒绝了,迄今为止的种种仪式对笼络人心非常有效。 可他不需要,别人看到的是奇迹,他看到的是极其与众不同的法术。

    锦尾马恢复人形,身上一点伤也没有。连胸前的树苗图案也消失了,只是显得非常虚弱,两名追随者立刻走上土台,给慕将军披上长袍。扶他站起来,守缺没赶上,遗憾地跺了下脚。心里暗暗记下这道程序,决定再有下一次,自己一定要第一个走上去。

    慕将军脸色苍白得像纸,全身的血液好像都已流尽,他先向慕飞电点下头,然后目光扫过人群,说:“请看你们的手臂。”

    “我们看到了,有小树!”一个孩子兴奋地大声说,“咦,现在不见了。”

    “不,看你们手臂上的伤口。”

    众人低头看去,都在自己的胳膊上看到几处小小的伤痕,多则十五六处,少则两三处,都不大,有些地方流过血,这时已经凝固,他们其实早就发现这些伤痕了,可是相比于慕将军的全身重伤和众人的大难不死,这点小伤实在不值一提,因此谁也没有特别在意。

    “相信你们自己的力量,相信弱者之道吧,这就是证据,你们能够挡住强者的法术。”

    众人恍然,慕将军自己承接了绝大部分法术,其他人也非一无是处,他们分担了少量攻势,如果是在平时,一枚钢铁碎粒就足以杀死一名凡人。

    于是,除了感激,他们又生出更强的信心。

    慕将军推开搀扶者,大声说:“去呼唤更多的凡人吧,告诉他们这里有弱者之道,告诉他们,幸运不会总降临在他们头上,弱者唯有聚在一起,才能承接强者的进攻与陨落。”

    人群轰然应是,慕将军的几名追随者立刻走进人群分派任务,很快就建立起一个临时的组织,有人出谷召集附近的流散者,有人准备食物,有人照顾老弱,整个山谷比白天还要忙碌。

    守缺会飞,自告奋勇去更远的地方召集凡人。

    没人给慕行秋安排任务,大家已经习惯将他当成冷眼旁观者,走路时绕开他,从不抬头看一眼。

    只有慕将军是个例外,他走下土台,来到慕行秋面前,“听说你在寻找记忆。”

    守缺对慕将军知无不答,但她还是保住了秘密,没说慕行秋的真名,在慕将军眼里,他仍是名叫慕飞电的奇怪修行者。

    慕行秋点下头。

    两人互相对视了一会,慕将军说:“谢谢你的帮助。”别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有他察觉到钢铁风暴最后阶段的转向。

    “像你这样能坚持多久?”慕行秋问。

    “聚集的人越多,坚持得越久,这是弱者之道的根基。”

    “但这仍是一道法术,而不是纯粹的弱者集合。”

    “当然,弱者也需要法术,但这不是强者的法术,每一次施法之后,作为整体我们会变得更坚韧,作为个体,作为我,将会越来越弱,直到与众生无异。”

    慕行秋终于明白自己之前为何察觉不到强大的法术了,因为法术太分散,以后还会越来越分散。

    “恐怕你来不及召集足够的凡人了,水攻、木攻之后还有道火之攻,按我的推测,就算是十万凡人也挡不住最后一击。”

    慕将军握紧拳头,“弱者常受欺压,但弱者不会认输,强者才有大起大落,弱者一直站在这里,背后紧靠着死亡,无路可退,所以不会认输。”

    好像有一道闪电射进脑海,慕行秋眼前一片光明,大片记忆似乎就在眼前,可是只持续了一瞬间,光明暗去,记忆也随之消散,什么也没留下。

    “不认输……也得有手段,我带你们去卓州城吧。”慕行秋说。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