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九十六章 绝望与希望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山坡上到处都是在土攻中倒下的树木,慕行秋坐在一截树干上,双脚渐渐陷入松软的泥土中,双手托腮,静静地俯视山谷中忙忙碌碌的凡人,偶尔也有人抬头观望他,但是没人走上来,慕将军通过追随者发出建议,希望任何人都不要上山打扰这个古怪而丑陋的中年人。

    慕行秋召出一面铜镜,第一次查看左流英给他变幻的容貌,那是一张坑坑洼洼的脸,长着横肉,看上去很凶,目光里却透着忧郁,像是一头遭到族群驱逐的狼。他盯着镜子看了一会,突然想起一个奇怪的问题,他失忆以来只照过这一次镜子,怎么一看到慕将军就肯定对方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呢?

    有一些记忆就在脑海中萦绕,比任何时候都接近水落石出,慕行秋还是抓不到。

    他收起镜子。

    罗老汉夫妻幸运地逃过了土攻,与儿子重聚之后已经激动得抱头痛哭了一次,听完慕将军的演讲,又哭了一次,一个劲儿地向慕将军作揖、下跪,好像这才是救命恩人。

    罗老汉夫妻见过易容之前的慕行秋,可这对他们似乎一点也没造成困扰,镇上的一些幸存者的确声称他们见过一个“失忆的慕行秋”,与慕将军就像是一个人,可是在数不尽的传言之中,他们的说法很快就被当成吹牛而淹没,等到慕将军手举神像激起大家的信心,连罗老汉也将另一个慕行秋和自己送出的一碗粥忘在了脑后。

    守缺更是对慕将军心悦诚服,俨然是他最忠诚的信徒,跑前跑后,无私地奉献出自己擅长的念心幻术,有问必答,有几次还向山坡上指指点点。不知道都说了些什么,反正慕将军没有特别的反应。

    慕行秋对这些全不在意,只是静静地观看。

    山谷中唯一保持清醒的人是符临,午后不久,他一个人走上山坡,不等邀请就坐在慕行秋身边,揉了揉疲乏的小腿,说:“他们挡不住今晚的金攻。”

    “嗯。”慕行秋也有同样的看法,到目前为止。慕将军只是激起大家求生的意志,布置的法术却少得可怜,绝对无法与五行之劫抗衡。

    “可这个慕将军很奇特,他是骗子,却无所求。我调查过了,他从西介国来的,好像跟祖师杀死的那个慕行秋真的很像,他在断流城被人错认为慕将军,干脆取而代之,利用慕将军的名声招收信徒、传播古神教。本来这也没什么。每到大灾大难降临的时候,古神教总会突然兴起,等到风平浪静。信众就会大幅减少这倒是一位好说话的古神。”

    慕行秋没吱声,拿起一根树枝,在地上画了三幅图像,分别是古神的三颗头:代表死亡的骷髅,代表慈悲的女像,代表无差别的雷字符脸。

    “如果古神真能创造奇迹护佑大家度过这次劫难……我也甘愿当它的信徒。”符临像是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随后自嘲地笑了一声,“可这不是天灾。而是道统祖师的法术我为什么还称他为祖师?他叫昆沌,是个邪恶的道士想挡住五行之劫,也只能依靠法术,就像星山宗师做的那样。”

    慕行秋仍不开口,抬起右脚将地上的图像抹去。

    “赵处野其实能够挽救许多人的性命,卓州城那一小块地方,他们保护得很好,承受住了火攻、土攻。挤一挤的话。那里起码能容纳上万人,如果他们愿意,还可以将地方扩大。顶天立地符的威力可能还不如五行之劫,只是扩散的范围比较广,能将几百里内昆沌铺垫的法术驱逐出去。令最后的道火之劫无法产生,百姓仍然可活。对不对?”

    “赵处野不是不想救人,只是不在乎。”慕行秋说,他现在的心态比任何时候都接近道士之心,能够理解星山宗师的决定。

    “你呢?也不在乎?”符临宁愿选择相信山上的慕飞电,而不是谷中的慕将军。

    “不在乎。”慕行秋想了一会才说出答案,这是他真实的感觉,“我对之前死去的人不在乎,对今后将死的人当然也不会在乎。”

    没人知道整个天下的情况,但是在皇京周围,大部分凡人都已亡于头两天的火攻和土攻,山谷里只有几千人,即使加上其它地方的幸存者,大概也不过数万人。

    既然没救活多数,也就没必要救少数,这是慕行秋的想法。

    符临垂下头,良久之后他咬牙切齿地说:“我不想死,说了半天,其实我最想救的是自己,我的亲人、朋友都在第一轮火攻中死了,那时我还以为自己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对自己说国家为先私情在后,所以我不该悲痛,而是很高兴地接受了将军的任命。第二轮土攻之后,我听说后面还有三四轮进攻,凡人都会死亡,我的将军梦就此破灭,可我仍然不为亲友的死亡悲痛,我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怎么活下去。”

    符临扭头看着恩公,“如果你能救我一命,我甚至愿意向你下跪磕头。”

    “磕头对我来说还不如一碗粥。”慕行秋察觉到对方的情绪在迅速变化,像是狂风卷动的山岚,他觉得很有趣,但是仍然不为所动。

    “呵呵,我的肚子也在咕咕叫,真有一碗粥的话,未必愿意给你。”符临站起身,“请原谅,我是凡人,符皇后裔只是个称号,里面一无所有,连我的血也不比普通人更特殊。只有当我确信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才能鼓起勇气面对死亡。恩公救过我一次,不管那是为什么,我都要感激你。以后这个世界上或许不会再有凡人了,大地上尽是拥有法力的强者飞来飞去,恩公必然是个大有来历的人,自然能在强者中生存,请接受一个凡人卑微的祝福:希望您能早日找回记忆。”

    “谢谢。”慕行秋点下头。

    符临迈步向山下走去,他已了无希望。步伐却比上山时更加坚定,连情绪也变得单纯,没有恐慌与畏惧,只有坦荡的轻松。

    慕行秋盯着符临的背影看了好一会,确信自己真的没有要救这个人的意愿。

    太阳渐渐西倾,慕行秋的关注焦点渐渐由山谷里的凡人转为无所不在的铺垫法术,与赵处野一番交谈之后,慕行秋对法术的理解更多一些,感受力也因此更加敏锐。他以同样的冷漠心态察看周围的法术。渐渐地看出一些门道,这些法术并非均匀地散布在空气中,它们都附着在某件东西上,大至树木石头,小至一粒灰尘,树倒了,法术却没有离去,仍然寄存在死树体内。

    慕行秋的感受力慢慢扩张,突然发现一股奇特的法术,与周围的铺垫法术都不相同。更集中一些,他扭头向身后的一块石头望去,盯着它不放。感受越来越清晰。

    法术消散,石头显出人形,星山宗师赵处野站在那里。

    两个冷漠的人互相看了一会,慕行秋扭回头,继续观望山谷里的凡人,赵处野也将目光移开,望向更远的天空,“这一次轮回有些不同吧。你的法术在记忆之前觉醒了。”

    “我只会飞行之术,还会祭几道符箓,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你能看破法术的细节,这是最强大的法术,就算是服日芒道士也未必能做到。”

    “可我看不破自己的法术。”慕行秋伸出手,慢慢地以拇指和食指拈住一小粒灰尘,“我能感觉到这里面的法术,能在脑海中看到它的一些细节。却不知道为什么能做到这一点。”

    “这一定是你轮回之前的设置,因为你知道这一世危险重重,找回记忆不是最重要的,尽快拥有自保的能力才是最紧迫的任务,所以你选择一具体质极佳的身躯。并且让法术先于记忆觉醒。”

    “自保?有人要杀我吗?”

    “很多,但他们都不是你的对手。道统祖师才是你最大的敌人。”

    “星山宗师也属于道统吧?”

    “道统已经不存在了,道士们死的死、散的散,瞧,我甚至没有挽救星山道士,而是带出来一批符箓师。很显然,我也不是祖师选中的幸运儿,所以我无需再效忠任何人,想在这个正在毁灭的世界中自保,我需要与更强大的力量联合,也就是你。”

    慕行秋再次扭过头,觉得有些奇怪,失去希望的凡人符临意志坚定,还没有完全失去希望的服月芒道士赵处野,心境却有些微的波动。

    “你就不怕认错吗?虽然我失去了记忆,但我真不觉得自己是什么魔魂转世。”

    赵处野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这正是你的自保手段之一,连你自己都不相信的事情,自然很难被祖师发现。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切断了自己与祖师塔的联系,我的名字不在里面,祖师不会通过我察觉到你的存在。遇见我是一次偶然,但这次偶然对你对我都有好处。”

    慕行秋甚至不知道什么是“好处”,“我想起了火,据说找到这种火我就能找回记忆。”

    “我会向你展示这世上所有的火,但这也不是最重要的事情,咱们得找回魔种,完整的魔王才能与祖师对抗,只有魔魂还不行。”

    慕行秋又转回头,继续盯着山谷,对寻找所谓的魔种提不起太大的兴趣。

    “留在这里欣赏凡人的毁灭吧,如果它对你有帮助的话。”赵处野飞上天空,周围的铺垫法术太多,他不想冒险使用瞬移之术。

    慕行秋没提起左流英,心里觉得这两名道士同样不可靠。

    夕阳挂在山头,谷里的凡人已经摆好阵势,慕行秋仍然感觉不到强大到能抵御金攻的法术。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