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八十六章 逃难者的哀求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火正在吞噬家园,幸存的居民们松散地站在附近,静静地看着自家的财物和亲人化为灰烬,脸上无悲无喜,而是一种茫然不解的神情,有些人手里明明拎着水桶也不上前救火,更多的人两手空空,好像这场火与自己完全没有关系。⊙,

    小镇的人口本来就不多,这时只剩下三四百人,像是孤岛上从来没见过猛兽的小动物,呆呆地看着它耍威风,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更不知道大难已经临头。

    人类与妖族正在远方准备进行决战,镇里的官差一如既往地欺压百姓,可这都不是致命的问题,决战肯定会胜利,只是谁能有幸活着回来的问题,官差也好打理,该付出多少代价大家心里都有数。

    灾祸怎么会莫名其妙地降临呢?百里之外的皇京和道统塔呢?道士们不是正在保护所有人类吗?近一年来,从那里传来的法术令凡人心旷神怡,更令他们相信所有的难题终将得到解决,结果突然蹦出来的却是灭亡。

    道统塔的法术昨天夜里已经消失,修行者感受清晰,凡人却一无所觉。

    火势渐弱,夜色重新露出冷冷的面容,像是在无声地嘲讽人类的无知。众人这才发现,灾难从发生到结束,只用了不到三个时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镇守大人呢?那些公差呢?他们应该知道点什么吧。”

    “都死了,我亲眼看见衙署接连被两团火球击中,里面的人一个也没逃出来。”

    “家里就我一个跑出镇子,当家的回来,我可怎么交待啊,呜呜……”

    “罗老头儿,这不是你儿子吗?他不是……他不是几个月前已经死了吗?”

    “一把火又给烧活了,瞧。不只我儿子一个活了。”

    虽然没得到任何解释,幸存者们却终于摆脱茫然,显露出七情六欲,有人跺脚骂街,有人放声痛器,有人深感庆幸,有人冲进镇里的废墟,想找点可用的财物。人群中有几余名年青人特别引人注意,他们本应参军的,却都先后得病亡故。或者因为种种原因下落不明,如今却都活生生地站在这里。

    官府的人都烧死了,百姓自然不会多管闲事。

    远处飞来三道身影,一人落地,另外两人守在半空中。

    “是符箓师!”人群呼地围上来,七嘴八舌地询问情况。

    落地的符箓师四十岁左右,头戴七重冠,在龙宾会里应该是一名重要人物,举起双手。威严地说:“听着,方圆五百里之内都受到了攻击,五百里以外的情况还不清楚,但是皇京还在。大家都去那里避难。”

    众人的问题更多了,“这些火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妖族攻来了吗?慈皇、熏后知道这些事吗?道士们怎么不救火?”

    七重冠符箓师一挥手,略带怒意地说:“我没工夫跟你们解释这些,还想活命的就往东边去。龙宾会征召劳力。十五岁以上、四十岁下的人都站出来,不分男女。”

    “什么?连女人也要当劳力?十五岁还是孩子啊。”

    七重冠勃然大怒,往地上扔下一张纸符。一股浓烟冲起十余丈高,百姓们全都闭嘴了,他们早已习惯服从官府的命令,若是有漏洞可钻,自然不会放过,但是当着官差的面,谁也不敢反抗。

    符箓师不是官差,他们比官差的地位更高。

    几名躲过征兵的青年人最先走到符箓师指定的地方,脸色苍白地频频回望父母,接着是二十余名青年女子。人群中还有一些少男少女,尽量曲膝显得矮些,却都被七重冠指出来。

    “他才十四岁,符箓师大人,才十四岁,他有一个哥哥已经被圣符军征走,我家男人刚被烧死。”一名老妇哀求道。

    “个子够高就行。”七重冠推开纠缠不休的老妇,祭符变出三根长长的圆木,命令被选中的劳力都坐上去,“这是一场规模空前的大战,敌人来自四面八方,谁都躲不过,人人都要参加,今天是他们,明天就是你们。”

    空中、地上的三名符箓师同时祭符,带着将近五十名青年男女升入空中,向西南方飞去,圆木上的凡人大都是平生第一次上天,吓得一动不敢动,甚至没法回头望一眼亲人。

    这次征召为时甚至短,跟火焰攻击一样突然,而且不合规范,连人名都没记录,直到符箓师消失,百姓们才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追问了。

    再度失去亲人的家庭放声痛哭。

    “别哭了,去皇京吧,没准在那里能见到他们。”

    “可是符箓师带着他们往西南飞,皇京不是在东南边吗?”

    “大概是去别的村镇继续召人吧。”

    剩下的人没有别的选择,只好带上仅剩的不多财物,稀稀拉拉地走上前往皇京的官道,一会伤心地痛哭,一会惶惑地唉声叹气,若不是前方还有地方可去,他们真的要崩溃了。

    天亮的时候,一小队骑士从皇京的方向疾驰而来,百姓们让在路边,心中生出一股希望。

    一共十名骑士,九名黄符军士兵和一名身穿铁甲的五重冠符箓师。

    “尔等百姓,欲往何处?”五重冠符箓师文绉绉地问,他很年轻,大概二十三四岁,生着一张贵族的精致面容。

    “去皇京避难。”有人怯怯地回答,虽然龙宾会地位更高,百姓还是比较惧怕穿盔甲的士兵,如果有配刀的公差,他们就更怕了。

    五重冠眉头微皱,等百姓聚过来一些才大声道:“昨夜道统塔倾覆,皇京已毁于天火,我符氏皇族幸免于难,已在此地三十里外建立营地,尔等可去投奔。”

    这个消息一下子让人群炸开了,将十名骑士团团围住,后面的百姓也都匆匆赶上来。

    “你们不是说皇京没事吗?征走的人呢?还我儿子!还我女儿!”

    五重冠没经历过这种事,脸色发红。说出的话根本没人听,最后是九名士兵拔出符箓长剑,百姓们才停止围攻,还是有不少人在哭。

    五重冠稍稍松了口气,“尔等休要惊慌,且听我一言。皇京罹灾,生灵涂炭,符氏皇族力挽狂澜,拯万民于水火之中,唯龙宾会数十宵小。趁此国难欲自立门户,我乃皇族符临,奉命追捕逆贼。”

    众百姓呆呆地看着年轻骑士,一句话也没听懂。

    五重冠不得不改换说话方式,“龙宾会数十名高等符箓师背叛圣符皇朝,他们带走你们的亲人,绝无好意。”

    人群安静了一会,忽然间哭声震天,最坏的事情发生了。

    五重冠不停地摆手。示意百姓止住哭声,“符箓师逆贼逃往何方?待我率兵前去捉拿。”

    大家听懂了这句话,纷纷指向西南方,有一名百姓不那么轻信。壮起胆子大声说:“那三个符箓师会飞,你们不会打得过吗?”

    “逆贼心虚,怎敢抗拒圣符军?”

    百姓们沉默了,他们不懂法术。分不太清谁强谁弱,可是从这位皇族符临的话里,他们听不出胜利的可能。

    符临察觉到百姓的不信任。心中微恼,挥下手,身后的九名士兵冲上来,驱散人群,符临策马前走,暗下决心,一定要将背叛者一举拿下。

    逃难的百姓不是老人就是小孩,符临看到两个例外,一个衣裳破烂、相貌丑陋的中年男子和一名年轻貌美却穿着火焰道袍的女子,女子躲在男子身后,不像夫妻,也不像主仆,倒像是拐带人口。

    若在平时,符临一定要管这件闲事,今天却有要务在身,心中稍做犹豫,还是加速离开了,对那名女子的遭遇深感同情。

    逃难的百姓陷入慌乱,一些人继续前行,希望皇族营地真的存在,另一些人留在原地不知所措。

    罗氏老两口没动,老太婆哭哭啼啼,老头子焦躁不安,好不容易留下儿子在家,没想到竟然被龙宾会的符箓师骗走了,早知如此,还不如去当兵,起码能逃过这一劫。

    危急时刻,有些人的脑筋转得更快,罗老汉也看见了站在路边的一男一女,他们在难民当中显得太年轻,而且脸生,没人记得他们是怎么混进队伍的。

    罗老汉记得那身破破烂烂的衣裳。

    他推开老太婆的手掌,怀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大步走向那两人,眼睛一眨不眨,生怕转眼间他们就会消失。

    老太婆停止哭泣,惊讶地看着丈夫的身影,不明白他要做什么。

    “我认得你,你是……你是慕行秋?”罗老汉相信方圆几十里之内再找不出这么破烂的衣裳。

    慕行秋嗯了一声,左流英让他另起一个新名字,可是对方记得他,自然没必要瞎编。

    “你变得不一样了。”

    “嗯。”

    “杀死女妖了吗?”

    慕行秋指了指身后的守缺。

    罗老汉大吃一惊,他想起来了,这个女人就是白衣女妖,只是年轻得多,而且神情胆怯,没有那股疯劲儿了。

    罗老汉扑通跪下了,“求您救救我儿子吧。”

    慕行秋摇摇头,他没赶上三名符箓师征召劳力,即使赶上也未必会干涉,他走在人群中,只想感受他们的情绪,而不是帮忙。

    “灾难尚未结束,你们终归一死,救来何用?”慕行秋说这句话时一点也不觉得内疚。

    罗老汉却只是磕头,一些百姓看见了,不明所以,也过来磕头,守缺大气不敢喘,慕行秋仍不为所动,百姓磕头,他就摇头,“我没有理由做这件事,这毫无意义,天地间还有法力蓄势待发,你们还是关心自己的生死吧。”

    慕行秋不怎么会施法,感觉却极为敏锐,发现昨晚的天火只是开始,不知什么时候还会有下一拨灾难降临,凡人无处可逃,大部分符箓师也难以幸存。

    罗老汉抬起头,终于明白哀求是没用的,半是绝望半是愤懑,他大声说:“你吃过我家的一碗粥。”

    “我吃过。”慕行秋还记得那碗粥的味道,对于饥饿者来说,那是令人印象深刻的美味。

    “我要求回报。”罗老汉更大声地说,跟他一块下跪的百姓惊讶极了,一碗粥就想让对方冒险,即使是在最讲义气的时代,好像也不能成立。

    慕行秋却没有马上拒绝,他感觉到一股微弱的情绪在心底产生。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