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八十四章 我想起了火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离开野林镇之后,施含元没有立刻回到皇京,而是到处寻找散落的道士与修士,希望向他们说清真相,结果不太成功,众人已是惊弓之鸟,一听到他的名字就仓皇奔逃,根本不容他开口。±,

    就是因为听说他要回皇京,大部分幸存者都往别的方向逃亡,反而躲过一场劫难。

    皇京又一次毁于大火,这回不是妖火,而是五行之火,从地下冒出、从空中降落、从墙里喷射,甚至从某些人类和牲畜口中吐出来。

    火势并非一蹴而就,而是逐渐盛大,大量居民本来还有机会逃出这座不幸的城池,可他们被莫名其妙出现的火焰弄得茫然不解,只有少数人逃往城外,大部分居民跑到街道上,遥望空中的道统塔。

    道统塔曾经给皇京带来愉悦与希望,在最危险的一刻,它却慢慢倾倒。

    施含元恰好看到这一幕,大吼一声,命令凡人立刻逃亡,然后冒着巨大的风险冲进道统塔。塔内的道士还都在存想,他们是最痴迷于修行的一批人,无辜道友被关进拔魔洞、已经结束的野林镇之战、即将开始的人类和妖族决战都没能影响到他们的心境,燃烧的皇京和倾斜的道统塔自然也不能。

    施含元以法术打破塔内各间房屋的禁制,惊醒存想中的道士,然后直奔第八层,正好看见左流英以瞬移之术消失了。

    经历服日芒境界的孤傲与喜悦、统率庞大道统军队的不可一世、遭遇惨败的震惊与愤怒、发现自己被残魂操控的羞愧与自责,施含元的道士之心早已被冲撞得残破不堪,在看到左流英消失的一刻,心境彻底破裂了。

    他找到了左流英的瞬移痕迹,追踪而来,可是位置稍有偏差。施含元怀着一颗暴怒之心,在高空中巡行,终于在左流英施法的时候发现了他的踪迹。

    “左流英。你已经毁了道统,还要毁掉整个世界吗?”暴怒的服日芒道士厉声发出质问,“祖师信任你,将道统和人类交到你手里,你的报答就是将一切都毁灭吗?”

    施含元本该一开始就施法的,可他太愤怒了,必须说点什么,等他做好一切准备,却看到了地面上的另一个人,一个绝不应该出现的人。

    “慕行秋!怎么会是你?不可能。你不可能出来……”施含元转向左流英,心中怒意更盛,“是你打破了拔魔洞?!”

    左流英抬头看向空中的服日芒道士,嘴唇微动,似乎要说什么,可他接下来做的动作却是挥手发出一小片光。

    光似流星,一小点,身后拖着一尺长的尾巴,极快地飞向目标。途中两次与飞过的火球相撞,火球炸裂,消散在空中,光却丝毫不变。连速度都没有减缓一点,继续前进。

    施含元还招,终于明白为什么道士的心境必须与实力同步提升,那些最为高深的法术需要纷繁复杂的手法与存思过程。失之毫厘差以千里,怀着一颗暴怒之心,他的手法与存思出现了瑕疵。

    瑕疵只是一点。却能大大影响法术效果,施含元发出的是一团光,拳头大小,比左流英发出的星光大了几倍,而且闪烁不定,即使是普通的修士也能看到些微痕迹。

    左流英也失去了道士之心,却以冷酷无情弥补了漏洞。

    不等两道法术相遇,施含元已经知道结果,于是接连发出第二招、第三招,光团一个比一个小,但是都比左流英的星光要大。

    星光接连穿越三只光团,只是稍微明亮了一些,其余再无变化。

    施含元发出的光团并未消散,而是继续冲向地面,可他知道自己输了,一败涂地,同样是服日芒境界,半个多月前他只比左流英差一点,现在却已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与两人的真实位置正好相反。

    三只光团与空中的火球相撞,发出耀眼的光芒,即使是肉眼也能看到,然后它们与火球一块消失。

    星光击中施含元,他从空中飘落,火球擦身而过,他也不做避让。

    左流英的目光转回慕行秋身上,“你还在等什么?”

    慕行秋已经使出全身的力气,体内流转不息的法力只是看热闹,根本不帮忙。

    砰的一声,施含元掉在地上,慕行秋手里的宝珠也破裂了。

    施含元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慕行秋站在那里也一动不动。

    一直在跪在地上抱头颤抖的守缺慢慢站起,长发披散,遮住多半张脸孔,“你是谁?为什么如此残忍,毁掉我的魂魄?”

    左流英侧行两步,“念心幻术果然有它的独到之处,竟然能够凝聚众多残魂,抵挡拔魔洞的强大攻击。可这些残魂并没有真正融合,它们只是被粘合在一起,相互间还有一点点裂隙。被我击毁的那片残魂对你并无好处,而且你丢失的残魂也不只它一片,之前已经损失了许多。”

    守缺双手用力按住两边太阳穴,指甲深陷进去,过了一会她说:“怪不得我忘了许多事情,可你怎么会知道?”

    “我看到了你剩余的记忆,再加上一点猜测。”

    “我怎么才能找回……不,我怎么才能让剩下的魂魄真正融为一体?吞吃更多魂魄吗?我不喜欢这种事,或许有其它办法。”

    “你给自己起名叫守缺?”

    “是吧。”守缺记得这个名字,但是记不起来历了。

    “有些人必须找回记忆,有些人还是忘掉从前的事情比较好。你叫守缺,就该接受残缺的魂魄。”

    “可是还会有人打碎它、消灭它……”守缺又颤抖起来,残魂毁灭时带来的痛苦已经深深印在她的脑海中,比拔魔洞的折磨还要深。

    左流英摆下手,表示待会再说她的事情,转身看向慢慢爬起来的施含元。

    施含元像是喝醉了酒,脸色微红,身子摇摇晃晃,“皇京和道统塔不是你毁掉的,这些火焰跟你的法术不同。”

    左流英摇摇头,他可以向魂魄不全的念心科传人做出解释,对另一名服日芒道士,却一句话多余的话也不想说。

    “拔魔洞呢?也不是你,可是哪来的念心科弟子?哪来的慕行秋?”施含元沉默了一会,他在查看这两人的记忆,结果看到的却是一片狼藉,没有任何记忆能证明这两人真是从拔魔洞里逃出来的。

    “我不明白,我不明白……”施含元抬头遥望空中飞行的火球,接着是周围燃烧的房屋,再后是远处冲天而起的一股股火焰和此起彼伏的爆炸声,他不是不明白,只是不想承认,“祖师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终于得出唯一的结论,能在如此广大的区域内制造法术的人只有一个,绝非左流英,而是一直以来用法术滋补天下的道统祖师昆沌。

    直到这时,左流英才肯对施含元开口说话,“何必猜测祖师的想法?既然没死,接招就是。”

    施含元笑了两声,道士之心还处于破裂状态,理智却已恢复,“天下人都会认为这是你的错,你能说服他们看清真相吗?”

    左流英摇头。

    “可惜我帮不了你,在天下人眼里,我已经是入魔道士。”

    “真相并不能帮助我击败敌人。”

    “我在野林镇碰到一名奇怪的女道士,自称叫做秦凌霜,我记得她是庞山道士,曾在断流城碎丹而亡。”

    左流英低下头,对此不置一词。

    “她的法门极为奇特,与道统截然不同,或许是个希望,但是不够完善,她需要道统秘籍,我拿到了。”施含元伸出手,露出一只小小的香炉,他没有忘记自己的承诺,在道统塔内停留的时候找到了秘籍的载体。

    “送给她吧,在这种时候任何意外都不算坏事。”

    “不,你送给她吧,我快要弹压不住申庚的残魂了。”施含元失去道士之心,最大的影响就是给予申庚的残魂以可趁之机。

    “残魂?”守缺插了一句。

    左流英冲她摆下手,表示这里的残魂与她无关,然后对施含元说:“秘籍自然有人交给秦凌霜,有件事倒是很适合由你来做。”

    “我就要去除记忆,与残魂同归于尽了。”施含元还以为左流英能看透自己的所有想法。

    “死亡太容易了,那不是服日芒道士该做的事情。”

    “难道你有办法?”

    “让守缺吸出申庚的残魂,由我将它消灭,你的境界会因此降低。”

    “我本来就不配做一名服日芒道士。”

    “可你达到了,哪怕只持续一天,你也要担负起服日芒道士的职责。未来的几个月里,会有一批奇特的婴儿在皇京附近降生,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他们值得争取、值得培养,这是你的职责。”

    施含元沉默了一会,点点头,“你不担心火焰会杀死这些婴儿吗?他们可能连出生的机会都没有。”

    不等左流英做出回答,施含元自己已经醒悟了,“机会从来就不属于所有人。”他将秘籍香炉在空中推给左流英,然后坐在地上闭目存想,准备接受去除残魂的法术,他已完全信任左流英。

    左流英又将香炉推向慕行秋,“你想起了什么?”

    “我想起了火。”

    左流英也沉默了一会,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我明白了,你很聪明。”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