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八十三章 火焰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数十里以外升起一团白光,上蹿下跳,经久不散,像是一轮焦躁不安的月亮,没过多久,它向庄园急速飞来。

    “慕、慕小爷,您说‘打不过’是什么意思?”杨吃狼声音发颤,腿也发颤。

    “我想起一些模糊的记忆,我跟白衣女子打过架。”

    “你没打过她?”杨吃狼抬起一条腿,另外四人也都身体前倾,做出准备奔跑的架势。

    “不,我赢了,可是……”

    “可是?”

    慕行秋皱眉回想更详细的场景,远处的白光迅速接近。

    杨吃狼抬起的脚刚要落地,慕行秋说:“我们当时在斗法,我打赢了,可是我现在忘记了大部分法术,只会很少几招。”

    就连这几招也是自动生发,慕行秋很难控制。

    “我的妈呀,您这几招对付我们可是挺厉害。”杨吃狼勉强笑道,心里还在犹豫不决,身边突然有一道身影蹿过去,平时最听话的一名公差,居然比他抢走一步逃走了。

    “混蛋!”杨吃狼愤怒地叫了一声,撒腿开追,几步之后就与公差并肩,伸手将他推开,毫不减速,继续向大门口奔去,另外三人终于明白过来,也向外逃跑。

    五人大呼小叫,跑得比兔子还快,心里都在纳闷自己怎么会听信一个傻子的话,来冒生命危险,还送来大批符箓器物,不知今后要压榨多少百姓才能补得上这个亏空。

    慕行秋甚至不记得念心幻术这四个字,法术都是不知不觉间发出来的,很不稳定,不能牢牢控制受法者的情绪。

    慕行秋试图施法将五人留住,他只能吸取符箓器物中的力量,却不能复原其中的法术,符箓的力量太简单、太直接,他需要将部分力量暂时在人类体内留驻一会,战斗的时候可以增加一些变化。

    这不是他想起来的任何法术,完全是在吸取冰华雪刃时领悟到的战术。

    五人一跑。慕行秋待会就只能将周围符箓器物中的力量同时吸入,然后同时发出去,一招定胜负,中间没有任何变化。

    慕行秋想再次抓住五人的情绪。却总是差着一截。

    杨吃狼一马当先,已经跑出庄园大门,消失在夜色之中,下一刻他却上了天。

    一股细长的火焰突然从地下蹿起,高达十几丈。呼呼作响,如狂风掠过。

    杨吃狼连声惨叫,没一会工夫,就在几人眼前被烧焦了。

    大门口的四人呆呆地望着这一幕,一时间无法理解这是怎么发生的,突然一声转身,向慕行秋跪下,磕头求饶。

    可慕行秋跟他们一样迷惑,虽然他无法自如地驱动体内的力量,但它们绝没有失控。地下蹿出来的火焰绝不是他发出的法术。

    火焰只是一个开始,刚刚消失,杨吃狼的尸体尚未落地,庄园四周陆续升起更多火焰,呼呼声不绝,没过多久,高空也不正常了,大量火球从四面八方飞来,纵横交错,似乎没有特别明确的目标。随意坠落,引发一次又一次的爆炸。

    正在磕头的四人终于明白法术根本不是慕行秋发出来的,抬头仰望片刻,一名公差说:“是那只女妖吧?”

    白光离庄园已经很近了。位置稍低一些,满天驰骋的火球就像是保护它的千军万马。

    四人扯嗓尖叫,起身又跑,经过烧焦的尸体,跑得更快了。

    慕行秋一开始也以为到处冒出来的火焰与白光有关,很快就看出来不对。白光在低空飞行其实是为了躲避飞来飞去的火球。

    一股火焰就在慕行秋前方十几步的地方冲天而起,卷起周围的十几件符箓器物,瞬间就将它们烧成灰。

    慕行秋下意识地舞动双臂,两脚配合着迈动,他甚至不知道这是什么招数,却成功地令火焰低头,像是弯曲的树木,一头被慕行秋按在手下,另一头仍扎根于地下。

    火焰炽烈,慕行秋却只是感觉到温热。

    这是一道法术,持续不了太长时间,在慕行秋的控制之下,它却迟迟没有消退。

    白光飞来,落地化成老妇形态,目光死死盯着慕行秋和他按下的火焰。

    慕行秋也盯着对方,仍然什么都回忆不起来,他想将手里的火焰扔出去,可这股火焰蕴含的力量比周围所有符箓器物加在一起还多,像是粘在了他手上,竟然没法送出去,手动,火焰也动,就是不肯听话地去攻击敌人。

    “你、你拿走了我的、我的东西。”白衣老妇结结巴巴地说。

    如果慕行秋还有一点记忆的话,会对她的腔调感到不可思议,现在却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另一只手开始聚集符箓器物的力量,“你是谁?”

    “我、我好像叫守缺,我不知道、不知道自己……是谁。我的、我的魂魄,还给我……”

    慕行秋微微一愣,他对守缺没有多久印象,可他记得她化成白光吞吃自己魂魄的大致场景,感觉这是一个极其霸道蛮横的女人,与眼前怯懦胆小的老妇全然不同。

    他将左手里凝成黄光的符箓力量掷出去,总得先打败对手,才能查明真相。

    守缺惊慌地仰望空中飞过的火球,对飞来的黄光全未察觉,她似乎被吓坏了,不只是慕行秋,到处涌现的法术更让她胆战心惊。

    又一股火焰从地下喷出,击中飞到半途中的黄光,瞬间将其击溃,随后调转方向攻击施法者。

    危急时刻,慕行秋的施法本能又起作用了,这一回不是吸法,而是释放右手控制的火焰,两股火焰撞在一起,轰的一声蹿起数十丈高,火势膨胀,眨眼工夫占据了整个庄园,断壁残垣烧了起来。

    慕行秋来不及逃跑,可他没有被烧到,刚刚还要置他于死地的火焰,这时却自动从他身边让过去。

    法术之火很快消失,庄园中的自然之火越来越盛。

    慕行秋伸出手臂,一层无形的禁制破裂消失,就是它挡住了狂暴的火焰,可这层禁制不是他发出来的。

    “你救了我?”慕行秋惊讶地说,他原计划引来女妖,将她杀死夺回记忆,结果却大大出乎预料。

    守缺小心地走过来,“这些法术……很奇怪。”天空中的火球越来越多,照得地面亮如白昼,“它们……没有主人。”

    慕行秋觉得自己知道些什么,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只感到头痛欲裂,“你还我记忆,我给你魂魄。”

    守缺点点头,小心翼翼地缓步靠近,“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你和我是怎么回事,可我好像认得你,咱们或许有过恩怨,希望……希望不要太深,还有得化解,请相信我没有恶意。”

    慕行秋的头越来越疼,那块被他抓住的残魂正疯狂地想要逃出去。

    “我叫慕行秋,也不记得从前的事情了,可我有印象,从前的你好像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是吗?我也有一点印象,我好像、好像不是好人。”守缺的脸色居然羞愧地变红了,“如果我做错了什么,请原谅我,如果……我做的事情真的不可原谅,也请先告诉我具体情况,让我死个明白。”

    “我的记忆。”慕行秋哑声说,现在的他只想找回记忆,在茫茫无际的海洋中,记忆是唯一能让他停靠的陆地。

    守缺抬起手,手心里慢慢出现一株晶莹剔透的宝珠,“我不是故意要看你的记忆,它不太完整,还有些不稳定,你要小心。”

    慕行秋用不着取出残魂,它正在泥丸宫中左冲右突,他只需稍一放松力量,残魂自己就能回到原身里去。

    “你的魂魄怎么会分裂?”慕行秋觉得奇怪,虽然他想不起这些念头从何而来,却十分确信魂魄应该是完整无缺的。

    “我不知道!”守缺激动地喊道,这个问题似乎击中了她的心事,“拿走记忆,还我魂魄,我不是故意的,真不是故意的,呜呜……”

    她竟然哭了起来,抽噎不止,既不符合“女妖”的身份,也不像是五十几岁的老妇。

    慕行秋头疼得太严重,不想继续保留那片残魂,于是努力收回力量,与此同时伸手去拿守缺手中的宝珠。

    他抓住了宝珠,守缺却没有收回残魂。

    一束光从天而降,在慕行秋和守缺之间将残魂击得四分五裂。

    慕行秋迅速后退,守缺却感受到残魂被毁时的巨大痛苦,留在原地双手紧紧抱头,长发飞舞,脸上的皱纹变得更多,嘴里发出凄厉的惨叫。

    在拔魔洞里她也有大量残魂被毁,可那时她被法术控制,处于纯粹的昏迷状态,感觉不到太深的痛苦,这一次却是真真切切地发生,好像全身血肉都被从骨头上剔除。

    慕行秋紧紧握着宝珠,发现自己不会将阅读珠内的记忆。

    空中的火球变成了火雨,一道身影落在院子里,背后就是熊熊燃烧的房屋,此人毫不在意。

    “绝不能将残魂还给她。”说话者是一名极为俊美的青年道士,就是他施法击毁了残魂。

    “你是谁?认得我吗?”慕行秋问。

    守缺的疼痛感渐渐消失,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青年道士仔细打量两人,目光停在慕行秋身上,“除非你是你,我才认得你。”

    慕行秋一愣,将手中的宝珠越握越紧,似乎这样一来就能将里面的记忆收回,成为真正的自己。

    一个愤慨的声音从空中传来,“左流英,你已经毁了道统,还要毁掉整个世界吗?”

    另一名服日芒道士施含元到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