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八十章 白树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铜葫芦上的文字闪现得飞快,只凭肉眼根本看不清,曾拂想凑近一些,被辛幼熏拦住,“咱们先去看看孕妇的情况吧,葫芦遇到法术攻击就会闪现文字,以后还有机会。”

    辛幼熏敢于冒险,也懂得什么时候该谨慎。

    残破的屋子里有一处地下密室,分成一间间小屋,在其中一间里,两人看到了死去的孕妇,她刚死没多久,伤口在脑门,血迹尚未凝结。

    曾拂恨得直咬牙,“真是便宜了陈观火,原来他不仅手狠手辣,还是卑鄙小人。”

    辛幼熏笑了一下,对于识人她向来很有把握,从陈观火突然出手杀死同伴那一刻起,就猜出他居心叵测,“我还是太大意了,没能救下她。孩子在哪里?”

    孕妇小腹不再隆起,身边却有小被小衣服,显然这里曾有一个孩子。

    曾拂跑遍了十几间小屋,没发现孩子的踪迹,贴在墙壁上仔细倾听,终于发现线索,一块看上去毫无问题的墙壁后面隐隐有呼吸声。

    辛幼熏不敢使用法术,两人又都体弱无力,最后是曾拂想到办法,将外面的麒麟扫帚带进来,用它的角轻轻划开墙壁,终于看到了婴儿。

    婴儿出生没几天,不知是中了法术,还是刚刚吃饱,躺在毯子上呼呼大睡,两只小拳头紧紧握在胸前。

    曾拂将婴儿轻轻抱出来,盯着看了一会,小声说:“是个男孩。”抬起头时泪眼婆娑,“真是奇怪,为什么看着他我就想哭呢。”

    辛幼熏也觉得心底有股陌生的情绪在涌动,甚至想将婴儿从曾拂怀里夺过来,但她忍住了,“把他送到镇上去吧,留些钱。会有人愿意照顾他的。”

    扫帚也凑过来观看,却没有母性产生,伸出舌头想尝一下味道,被曾拂毫不客气地推开。

    来到地面上,曾拂说:“你觉得他是胎生道根吗?”

    “我不知道,左流英出生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那是四百多年前的事情,听说他出生不久就摆出修行的姿势,可他是道门子弟,有父母传授,其实没什么了不起。我觉得这个小家伙……有胎生道根。”曾拂肯定地说。

    辛幼熏露出微笑。“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想留下他,可是怎么喂他呢?得有奶水什么的,而且得去附近问一问他的家人是否还在。”

    “总有办法,去看看你的麒麟吧,它刚救了你一命。”

    就这么一小会,辛幼熏的目光已经有点舍不得离开婴儿了,深深地看了一眼,才转身跑向麒麟。

    麒麟已经站起来。胸前的符箓甲片替它挡住大部分攻势,身上只是一些皮外伤,辛幼熏不懂得怎么疗伤,带的丹药和符箓却不少。能用的都给用上,麒麟只好步步退让,不停地点头,表示没问题了。

    辛幼熏带着麒麟走回来。盯着铜葫芦看了一会,上面的文字已经消失,“九大至宝当中的拔魔洞不就是一只葫芦吗?”

    “什么?好像是吧。我没见过,铜葫芦是道统常见的法器……拔魔洞怎么可能莫名其妙地掉在地上?真要有这种事情,整个道统都得震惊,起码星山道士要全体出动。”

    辛幼熏也觉得不可能,从包袱里找出一件暂时用不到的裙子,裹住铜葫芦拿了起来,本想擦拭干净,结果上面一尘不染。

    “走吧,得找个地方,小家伙一醒来就得吃东西。”曾拂说。

    两人带着麒麟向外走去,都对婴儿产生了感情。

    如果她们再多等一会,就能看到另一个奇迹,可是没人愿意在一个到处都是尸体的破落庄园里驻留,辛幼熏和曾拂错过了奇迹,也逃过一难。

    等到两人完全消失,四周一片安静的时候,陈观火仅剩的一片血迹开始向上涌起,好像地下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

    一株小树苗破土而出,在夕阳的照耀下慢慢长高,周围泥土里的血迹则逐渐消失,那树极为奇特,不散叶、不开花、不结果,就是一根主干加七八条树枝,通体雪白,怎么看都像是玉雕,而不是真正的树。

    白树长到九尺高,突然爆裂,从里面跳出一团白光,只剩半截树桩立在原处。

    白光在院子里飞了一圈,先是钻进孕妇死亡的地下密室,很快出来,又飞到四名修士尸体上方,停留的时间稍长一些,剧烈地抖动,然后又飞了一会,终于落地,白光变成了一袭白裙的女子。

    念心传人守缺复活了,容貌却苍老了许多,现在的她看上去至少有五十岁,脸上皱纹丛生,身上的光迅速消退,与普通人无异,但她仍然站得笔直,与寻常老妇全然不同。

    “生魂,我需要更多生魂。”守缺舔舔嘴唇,挥手变出一面镜子,照了一会,随手将它扔掉,脸上抽搐几下,突然仰天大笑,笑声凄厉而疯狂,好像她就是地下密室里死去的女子,复活之后发现自己孩子不见。

    “如果这是梦境,为什么我会变得如此丑陋,还有生魂可吸?如果这是现实……不可能,只有幻咒能将我救出来,谁也不能打破拔魔洞,谁也不能。这是一个奇怪的梦境,我只想要更多、更好的生魂,必须是道士的生魂,这是我的梦,应该要什么有什么。”

    守缺缓缓吸气嗅闻,真实的空气令她全身微微发颤,可她仍然不肯相信这是真实世界,一心只想吞吃道士的生魂。

    她嗅到了,近乎完美的生魂就在不远处,像是带血的生肉吸引着狮子、老虎。

    生魂就在剩下的半截白树里。

    “我好像想起了什么。”守缺走向白树,抬手在额角上轻轻敲打,“我的魂魄,我的记忆……有人偷吃了我的魂魄,啊,我为什么要做这样的梦?必须将缺失的魂魄补回来,必须……这只魂魄就很好。”

    半截树桩第二次爆裂,这回整个消失。一片烟雾消散之后,地面上躺着一名衣裳破破烂烂的男子。

    “慕行秋。”守缺止步,一个名字脱口而出,“我竟然认得他,却想不起是怎么认识的……怪梦,真是怪梦,我得小心些,没准这是拔魔洞在对我发起进攻。一定要小心,但我要先吃掉他的魂魄,真是完美的魂魄。这才是梦中该有的东西。”

    守缺在“梦”中自言自语,目光离开地上的身躯,盯着七尺高的一点虚空,“你的魂魄还没有与身体融合,没错,就应该这样,这是我的梦,一切都应该随我的心愿……”

    守缺再度变成一团白光,极快地扑到慕行秋魂魄所在的位置。剧烈地抖动了一会,退回原处,化成人形,眉头紧皱。好像吃得太大意被鱼刺卡了嗓子,容貌却慢慢由苍老变得年轻。

    “别不服气,魂魄,在我的梦里。你的挣扎只是给我增添吞吃的快乐。”守缺两手捏出不同的法诀,右手指向额头,左手按在下巴上。努力“消化”刚刚吞进来的完美魂魄。

    她抬起头,发现“梦境”越来越古怪,居然多出来一群莫名其妙的凡人。

    七八十名凡人站在庄园大门口,有持镐的老者、双手握着扁担的老妇、单手举着擀面杖的女子,就是没有年轻男子。

    “你们为什么会出现?”守缺不只纳闷,还很愤怒,她的梦可以稀奇古怪,可以出乎意料,但是绝不应该出现脆弱的凡人,他们就像是菜肴中的虫子一样令人倒胃口。

    “消失,全都消失,不要出现在我的梦里!”守缺挥手驱赶,若不是全部力量都用来对付新吞进来的魂魄,她早就将这群凡人一招抹杀。

    这些人是为孕妇报仇来的,可是看到修士横尸当场,院子里站着一个白衣疯子,他们有点害怕了。

    “这个疯老太婆是哪个村儿的?从前好像没见过啊。”一名老者疑惑地问,裤腿、袖口全都卷起,两手各抓着一张泛黄的纸符,跟他一样手握纸符的还有几个人,本来是用来对付散修的,没想到四个已经死了,还有一个去向不明。

    他们不知道散修的实力有多强,只是出于愤慨前来讨个说法。

    “是后山杨村放猪老六的疯娘吧,听说她疯了好几年了,说自己是古神下凡。”

    “不是,我见过那个疯婆子,比这个矮,穿的衣裳花里胡哨的,没这么白。”

    “咦,这哪是老太婆,她好像……好像变年轻了,这是谁家的傻媳妇,被掳到这里来的吧?”

    “有可能,带回镇上去,问问老张家的儿媳妇就知道了。”

    凡人议论纷纷,领头的老者收起纸符这东西很贵,不能随便用走向疯女子,关切地说:“你记得自己叫啥吗?夫家姓什么?住在哪儿?怀孕多久了?”

    守缺洁白的脸颊开始变红,并非因为羞怯,而是快要控制不住那只被她吞下的魂魄了,魂魄的反抗越来越强大,令她对整个梦境越来越不满。

    守缺突然一跃而起,升到十几丈高,直挺挺地坠向地上,将大门口的众多凡人吓得目瞪口呆,走来的老者更是一屁股坐倒,叫了声“妈呀”。

    守缺又变回老妇的模样,她感到愤怒,更多的却是恐惧,这是噩梦,不是她能随心所欲的美梦。

    她逃了,化作一团白光,没头没脑地向远处飞去,一刻也不想停留。

    凡人不知危险何在,只是被疯女人的法术吓住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慢慢向倒在地上的男子走过去。

    “这是绑架孕妇的散修之一吗?”

    “不像,瞧他的衣服破烂成这样,大概也是被抓来的人。”

    “动了,瞧,他动了,还没死!”

    慕行秋睁开双眼,慢慢坐起来,茫然地看着一群陌生人,问道:“我是谁?”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