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七十九章 欲擒故纵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铜葫芦看上去很古旧,表面布满裂痕,有些地方已经生锈,葫口无盖,曾拂向里面看去,只见漆黑一片,仿佛千年深潭,盯得稍久一些就会令人头晕目眩。

    “你怎么得来的?”曾拂双手捧着葫芦,觉得它挺沉。

    “说来话长……”

    “稍等,先止住你的血。”辛幼熏说。

    陈观火腹部已被鲜血浸红,听到这句话如蒙重赦,急忙取出丹药内服外敷,却不敢抬头观瞧。

    另外四名修士已经自行止血,远远躲在院子另一头,惊恐地看着服软的陈观火和银角闪烁的麒麟。

    陈观火站起身,恭恭敬敬地垂身站立,像是一名刚刚受过训诫的奴仆。

    “先将那些孕妇放走,就说你们认错人或者弄错法术了,不要提起我们两个。”辛幼熏没忘记此行的真正目的。

    陈观火连声应是,捂着腹部、拖着残躯亲自去放人,廖姓修士等人不停地使眼色,想弄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陈观火却不理不睬。

    辛幼熏和曾拂退到庄园的角落,扫帚重新变成毛驴,目光一直不离几名修士,四蹄轻轻地原地踩踏,它第一次参加真正的战斗,有点兴奋,还有点不过瘾。

    十几名肚子大小不一的女子从一座半倾的房屋里出来,匆匆地向四周望了一眼,马上惊慌失措地向大门跑去,都被吓坏了。

    陈观火最后一个出来,向远处的两女说:“我分发了银两,让她们去附近的集镇寻求帮助。”

    “还差一个,你说有十四名孕妇,现在只有十三名。”辛幼熏没有被慌乱场面迷惑。

    陈观火头垂得更低了,沉默不语。一边的廖姓修士再也忍不下去,大声道:“陈兄,当初我们几个敬仰你的胆气与见识,才愿意追随左右,谁想你却是个懦夫,这两个女人什么来头,让你一败之后变成这个样子?她们全仗着麒麟撑腰,其实没什么本事……”

    陈观火先向两女鞠了一躬,然后走向四名同伴。“我所做的一切都有理由,请诸位兄台相信我的判断,如今天下大乱,人人如履薄冰,一步走错即坠万劫不复之地,你我无门无派,更需加倍小心……”

    四名修士连连点头,觉得这番话倒是没错,可是这么轻易就认输,实在太胆小了。

    陈观火走到四人面前。嘴上没停,手上突然施法,“绝不能泄露行踪。”

    几个字尚未说完。四名修士的腹部皆被洞穿拇指粗的窟窿,没有血流淌,却有丝丝热气冒出。四人满脸的惊骇莫名,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中招了,远处的曾拂发出一声惊呼,辛幼熏却不动声色地观察。

    “抱歉,与其在乱世中沉浮,不如死在我的手里。话说回来,咱们也不算太熟。”陈观火迅速摘下四人身上的口袋,转身走向两女,相距二十步的时候停下,将口袋都放在地上。

    在他身后,四名修士接连倒下。

    “曾姑娘不愿泄露行踪,我不敢保证他们几个能够守口如瓶,只好杀死。现在请曾姑娘杀了我,以绝后患。”

    曾拂也被吓坏了,掀起面纱,脸上的惊恐不比刚刚倒下的四名修士少,她从小生活在庞山。离开道统之后服侍的也是公主,从来没见过陈观火这种心狠手辣的人。甚至连想象都想象不出来。

    “你、你……我又没说不相信你,干嘛杀人呢?”

    “我们每天都会发几条誓言,扭头就忘,只有死了才能保密。”陈观火甚至召出自己的法剑,捧在手中,表示绝不反抗,“而且……一名孕妇不幸难产而死,我们五个罪有应得。”

    曾拂直摇头,她可不想杀人,只得瞧向辛幼熏。

    辛幼熏一直坐在毛驴上,平淡地说:“你不用死,去南海吧,越远越好。”

    “是是,我将尸体收拾一下,立刻就走。”陈观火盯着自己的脚尖,不敢表现出自己认得熏皇后。

    曾拂手脚发软,勉强爬上驴背,她见过场面大得多的杀戮场面,都不如陈观火人突如其来的这一招令她惊慌失措,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对陈观火既同情又厌恶。

    辛幼熏拨驴向大门口行去,几步之后又停住了,转身道:“葫芦还在我们这里。”

    曾拂将铜葫芦放在扫帚背上了,拿起来说:“对对,这是你的东西,我们不要……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们是怎么得来的呢。”

    陈观火站在原地没动,“我们五人之前都加入了圣符军,可是到了前线怎么都觉得这场战争没有意义,更像是给道统卖命,道士们却没有任何许诺,甚至连看都不看一眼,于是……我们当了逃兵,十多天前回到皇京附近,打算专心修行。”

    离道统塔越近,祖师提供的法术越浓郁,对修行的助益越大,五人刚回来不久就遇见一桩奇事。

    “这只葫芦是从天而降的,更准确地说它是在十几丈的空中突然出现,然后砸在了地上,当时它在燃烧,一个时辰之后熄灭,又一个时辰之后才冷却。”

    “这么巧,它就掉在你们几个人身边?”曾拂觉得难以置信。

    “其实是掉在七八里以外的一片树林里,他们四个在修行,我正好放哨,正好看到,于是飞过去查看情况。我想这事有些蹊跷,没准这葫芦是件宝物,那里离皇京不远,道统大概已经有所察觉,很快就会派人来取走。可我猜错了,一直到葫芦冷却,也没有道士出现。我守在那里,看到了葫芦上的字。”

    曾拂看了一眼铜葫芦,“哪来的字?”

    “当时有文字不停闪现,冷却之后就消失了,我去得晚了一些,没看到开头,好像是一部功法。内容古怪,根本就不能修行。最后出现的几段文字说的却是另一件事,声称大批道士魂魄重返人间,轮回为婴儿,最明显的特征就是胎生道根。”

    “胡说八道,照这么说,左流英也是前代道士轮回了?他活了四百多年,一点前世的记忆也没有。”曾拂连连摇头。

    “是是,一开始我也不信。只是将葫芦带走。可不久之后就有道士在皇京周围有规律地飞行,他们寻找的不是铜葫芦,而是各地的怀孕女子,还用明镜照射,所以我想没准是真的。于是我们就等道士退回皇京之后,找来……一些孕妇,想看看等她们生产之后能否出现胎生道根。”

    “无耻!”曾拂愤慨地说,对四名修士的死亡不那么遗憾了,“你们是想夺取胎生道根吧?”

    陈观火脸色微红,“道统塔的法术早就开始不稳。我们担心它早晚会停止……我们已经习惯现在的修行速度,一旦放慢或者停止……总之是我鬼迷心窍,听信他们几个的教唆……”

    “谁教唆谁还不一定呢。”曾拂开始觉得陈观火没那么老实了。

    陈观火低头不语。

    “曾拂。把葫芦还给他,这东西来历不明,咱们不能留在身边。”辛幼熏对任何能自动显现文字的东西都抱有警惕。

    曾拂想将葫芦抛过去,可是它太沉,想就这么扔在地上,觉得太不礼貌,“你过来,把葫芦拿走。唉。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种人?慕行秋和杨清音也是没眼光,你得好好反省一下,不要再做坏人了,大不了找个地方隐居起来,修行进展快固然是件好事,放慢或者停止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道士还有各种劫呢,你们……”

    陈观火走到曾拂身前。不停称是,伸手去接铜葫芦,到手之后,轻轻地松了口气。这个动作很轻微,完全是无心之举。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辛幼熏注意到了,不仅如此。她还出手了。

    她吸取第一次祭符的教训,没再祭出一堆符箓,只用一张,而且一直等到陈观火走到近前才出手。

    双方相距不到五步。

    陈观火也吸取了教训,手里一直拿着法剑,直到接过铜葫芦之后才稍稍放松警惕,即便如此,他仍然做出反应,挥剑阻挡,与此同时向后跳跃。

    只需拉开一点距离,他就能立于不败之地,进可攻退可守。

    可他想不到这张符箓的威力有多大。

    辛幼熏也没想到,她只知道这是龙宾会提供的保命符,只有五张,本应留在最危急的时刻使用。

    轰的一声,符箓爆炸了,天崩地裂一般。

    两头毛驴抬起前蹄,同时显现原形,站立起来帮助主人抵挡爆炸,扫帚脖子上挂着铜铃,另一头麒麟胸前套着符箓甲片,饶是如此,也被震飞数十步,撞上残破的墙壁才停下。

    曾拂觉得全身骨头都碎了,在砖瓦中躺了一会才勉强爬起,先查看扫帚的情况,它没事,只是被震得有些发蒙,趴在地上不停地眨眼睛。

    曾拂向前跑去,看到地上的一滩血迹,陈观火和法器都没了,只剩下铜葫芦在地上旋转。

    对面的辛幼熏也从废墟中出来,她的麒麟不如扫帚强大,身上受了伤,她的面纱也没了,头发散乱,脸上有血迹。

    “死了吗?”辛幼熏不在意自己的伤势。

    曾拂茫然地点点头,呆呆地站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恼怒地问:“怎么回事?不是说好放过他吗?”

    辛幼熏慢慢走来,“此人不可信,他向你求死,故意不说认识我,心中其实已有杀机,只是想避免杀害皇后的口实。”

    “就凭这个?”

    “还有,他拔剑在手,你表示宽恕,他也迟迟不肯收回,目光每次抬起都会看葫芦一眼,明明想要回去,却一直不开口。他这是在欲擒故纵,如果咱们身后还藏着卫兵,他就一直假装认罪,如果确认只有咱们两人,他一定会动手杀人,就跟杀死那四人一样。”

    曾拂想了一会,“唉,当道士我没道根,当凡人我没心机,等你缺钱的时候不会把我给卖了吧?”

    辛幼熏笑了笑,“放心吧,我有更值钱的东西。”

    曾拂皱起眉头,弄不清这是调侃还是赞扬。

    “陈观火说有一名孕妇死了,但他没提婴儿是否出生,我猜他肯定隐瞒了什么。”

    “如果他在这件事情上撒谎,我就完全相信你对他的判断。”

    曾拂正要跑向关押孕妇的房间,辛幼熏却指着地面让她看。

    铜葫芦还在旋转,上面微光闪闪,似乎出现了一行行的文字。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