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七十六章 不属于这里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异史君跪在地上没动,他有几百只魂魄,遇到太过意外的状况时,它们得先争吵一会才能决定由哪只魂魄出面解决。◎,

    这是一个大漏洞,乌鸦本魂也没办法。

    强硬的魂魄第一个浮现,异史君面露怒容,在绛宫盘踞的法术终于离身,可也只是离身数尺而已。一道极为奇怪的法术迎上来,好像密密麻麻的一群虫子在啃啮同一片树叶,看上去全无危害,不等观者回过味来,树叶已经没了。

    “自然道逆术?”这是异史君的第一个反应,马上觉得不对,“不太像,不可能,逆术化解不了服月芒法术。”

    好奇的魂魄第二个浮现,异史君既没恼怒,也没害怕,而是瞪大双眼,认真地问:“你用的是什么法术?我好像从来没见过。”

    “这是新法门,我还没有给它起名字,而且它有一个重大破绽,需要花些时间收集法力,刚才那场斗法给我提供了许多法力,可我不能一直保留它们。”秦凌霜并无隐瞒。

    “怪不得,三千名道士和五万名道士提供法力,你只要用上一半就比我厉害,我看出来了,这有点类似于真幻吸收魔劫。你只能吸收法术的力量吗?别的呢?比如我体内的法力?”

    “应该能吸收,但是很难,除非你自愿交出法力并且不做抵抗。按照我构想的法门,世间万物都能提供法力:法术是最方便快捷的来源,修行者法力最多但也最难吸收,人类、妖族、异兽,乃至这些木石瓦砾,都能提供多少不一的法力,数量足够多的话,也很强大,可是有一个问题。单独吸收某人、某物蕴含的法力非常容易,随着数量增多、范围扩大,失败的可能就越来越大,花费的时间也更长,我还没有想到办法解决。”

    异史君一边听一边点头,突然跳起来,怒气冲冲地说:“你敢打我?我把你创造出来,你敢打我?”脾气暴烈的魂魄占据了上风。

    秦凌霜又摇下头,“我藏身在霜魂剑的碎片里制造真幻之躯,用不着你来创造。你只是让我提前出来,而且还不太成功。”秦凌霜看了一眼垂在胸前的半蓝长发,“你以为能用大量生魂能将我唤醒,其实我只是从它们那里吸取了一点力量而已,如果给我充足的时间,真幻之躯会比现在更完美一些。”

    异史君连哼几声,换上一只能言善辩的魂魄,“不是我及时将你放出来,你会和野林镇一块被毁掉。哪还有时间制造真幻之躯。”

    “所以我很感谢你,愿意与你一块探讨新法门。”

    异史君又发了会呆,再次换上本魂上场,“咳……你算找对妖了。全天下只有我能给你帮助,这件事待会再说,新法门还不成熟,别弄得天下皆知。我暂时原谅你……”

    慕冬儿正好从废墟里走出来。秦凌霜与异史君的对话他都听见了,疑惑地问:“真幻之躯不是龙魔阿姨的吗?她去哪了?”

    “她还在。”秦凌霜简单地回道,没有再做解释。然后转身对一直默默观察她的施含元说:“我需要大量道统秘籍,希望你能帮我。”

    秦凌霜曾在庞山看过不少书籍,但她那时的境界太低,没有资格阅读高深的秘籍,因此要向服日芒道士求助。

    “你能帮我去除申庚的残魂?”施含元问。

    “现在还不能,我只能以魔尊正法将残魂暂时压制下去,等我完善新法门……”

    “魔尊正法?你怎么会魔尊正法?除了道尊,只有我学过全部七篇。”殷不沉一直躲在异史君身后,这时跳了出来。

    “慕行秋会的法术我都会。”

    殷不沉一脸惊讶,心里很不服气,为了得到七篇正法他可受过不少苦,嘴里不敢多说什么,慢慢地退回异史君身后。

    小青桃悄悄瞥了杨清音一眼,见她神情并无变化,稍稍松了口气,心中还有一些敬佩。

    施含元已经做出决定,他不会效仿凡人的斤斤计较,开口道:“我达成服日芒境界的第一天就沾染到申庚的残魂,那时我还不知道它的存在,只是受它影响,心中杀机炽盛我没来得及查阅道统秘籍,请给我一点时间,如果我还有时间的话。”

    秦凌霜向他施以道统之礼,“时间在你自己手里。”

    秦凌霜能将申庚的残魂暂时压制下去,最终能压制多久却要取决于施含元自己。

    施含元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向秦凌霜还礼,准备离开的时候又问了一句,“你的新法门还属于道法吗?”

    “道法无边。”秦凌霜答道。

    施含元露出一丝微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服日芒境界实在有些名不副实,再不废话,施展瞬移之术离开了。

    “就这么让他走了?”慕冬儿惊讶极了,尤其是谁都没有对此提出反对,“杀死那么多人,亏他还笑得出来。”

    “让道统解决他吧。”杨清音并不理解什么是“新法门”,而是另一个角度出发,觉得放走施含元利多弊少。

    “坐山观虎斗吗?唉,大人的事情真复杂,我宁愿永远不长大。仗打完了,没我的事了,秃子,咱们走。”

    秃子长着大人的身躯、婴儿的头颅,对慕冬儿言听计从,迈步就要跟他一块离开。

    秦凌霜叫住了他们,“等等。我记得你,你叫慕松玄,霜魂剑碎裂的时候,我只留住了你的魂魄,可你的修行不足,魂魄不稳,碎片刺中一只玄武的时候,你进入它的体内。我想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你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秃子呆呆地站在那里,好一会才说:“我什么都不知道,对从前的事情只有模糊的印象,具体都想不起来了。”

    “或许我能给你一点解释。”万子圣母弯腰从房间里走出来,脸上有明显的烧伤,竹竿似的身体摇晃得比从前更加明显,“我在三名妖婴体内发现奇怪的意志,以为魔魂轮回到他们身上。于是送到望山,想借助殷不沉的魔尊正法保住这三股意志,这本是我的突发奇想,结果却生效了。”

    万子圣母希望控制三只妖婴,所以派出裴子函等三妖,准备趁妖婴魂魄不成熟的时候提前占据身躯,两妖中途被杀,只剩下裴子函,妖术却继续生效,从飞霄体内吸来秃子的魂魄。还有莫名其妙出现的申庚残魂。

    圣母骷髅和飞霄的神灵丹提供了大量法力,与此同时还激活了妖婴体内的某种力量。

    “其它事情我也说不清。”万子圣母从出现那一刻起就直直地盯着秦凌霜,眼睛一眨不眨,这时更是伸出手臂,步步走来,似乎想摸一下她,感觉一下真假,但是到了秦凌霜身前,她的手臂又垂下了。“我隐隐约约看到了什么,可是你已经触摸到了,对不对?”

    秦凌霜想了一会,“会轮回之术的显然不只是魔魂。可我即使真的触摸到了什么,现在也没法给你解释。”

    万子圣母微微一笑,“我不需要解释,看到你我就明白了你在觉醒。就像长大的魔魂。”

    只有轮回者才有魔魂式的“觉醒”,秦凌霜感受更多的却是“中断”,但她明白万子圣母想表达的含义。没有反驳。

    万子圣母转向秃子,“等你长大之后也会觉醒,非常抱歉,是我将三只妖婴合而为一,以后这对你可能不是一件好事,好好享受属于你的天真时光吧。”

    “啊?好吧。”秃子向慕冬儿投去求助的目光,因为他完全听不懂竹竿似的女妖在说什么。

    “秃子就是秃子,我不会让乱七八糟的东西‘觉醒’,连做梦都不行。秃子别怕,我会找到办法将妖婴的魂魄去掉。”慕冬儿倒是听明白一些。

    秃子呵呵地笑,仍然没听懂,心里却踏实许多。

    万子圣母摇摇晃晃地向外走去,没向任何人告辞,只在经过小青桃身边时向她眨下眼睛。

    秦凌霜喃喃道:“道统还藏着许多秘密,昆沌只是暴露得比较早……九大至宝……慕行秋……”

    “你见过慕行秋,是吗?”杨清音的声音微有些发颤,她不如看上去的那么镇定。

    “你们进入霜魂剑的时候,我进入了拔魔洞……”秦凌霜发了一会呆,突然说:“我得走了,去弄清一些事情。”

    “留下吧,大家互相有个照应,这个世界变化很大,跟从前不一样了。”无论于公于私,杨清音都真心希望秦凌霜不要离开。

    “就是因为世界变化太大,我才要离开,我不属于这里。”秦凌霜转向小青桃,“好好照顾你的孩子。”又转向慕冬儿和秃子,“记住你们的决定,别急着长大。”

    秦凌霜原地消失了,异史君大叫道:“等等我,只有我能帮助你完善新法门!”

    “带上我吧,老君。”殷不沉讨好地说。

    异史君扭头看向妖仆,鄙夷地说:“我怎么会带着你?笨蛋,好好练你的魔尊正法吧,早晚你会明白,为什么我永远不会碰它,哈哈。”

    异史君也消失了,他能追踪到秦凌霜的法术痕迹。

    殷不沉吓得脸得都白了,“老君……老君是什么意思?”

    慕冬儿同样满腹疑惑,“为什么一说到慕行秋……一说到父亲,她就走了?”

    小青桃也很纳闷,万子圣母和秦凌霜竟然都能一眼看出她怀孕了,“她说她不属于这里是指野林镇,还是指整个世界?”

    杨清音一个也回答不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