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七十四章 疯狂的服日芒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顶着强风,八十七名道士追随在狂暴的红龙身后,快速向高空升起,在他们脚下,乌云与红光已经合拢,在他们头顶,红龙散落大量法术碎粒,每一粒都会造成严重的灼伤,甚至致人于死地。

    他们当中没人能料到自己会落到这步田地,居然要与整个道统为敌,但事已至此,他们没有别的选择,要么战斗,要么乖乖回道统,等待修行停止的时候被送进拔魔洞。

    “咱们已经被视为叛道者,绝不能再被认为是懦夫。”这是申己在出发之前对众人说过的唯一的话,他是那种最为传统的道士:不擅言辞,看上去冷漠而高傲,对不如自己的道士视若无物,对更强的道士也只是承认他们的存在而已,但在必要的时候,会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的确是一名真正的道士。

    申己飞在最前面,与红龙时刻保持着五十步左右的距离,左手握持申家男子习惯选择的铁尺,右手不停地弹出各种各样的法器,铜铃、铜镜、香炉、小鼎、玉器、灯烛、古剑……每件法器都有最擅长的用途,此时却都被用来做一件事:消解迎面而来的法术碎粒,为道士们开路。

    沈存异紧紧跟在申己身后,即使在这一小群道士中,他的境界也排不到前二十名,他的勇敢不只源于道士的身份,还因为他是野林镇长老沈休明的儿子,在这场有去无回冒险行动中,绝不能露出半点怯意。

    他唯一的遗憾是没能向心爱的人表明心迹,可这也成为他奋力冲锋的动力:或许地面上的张香儿能看到他的身影。

    云开光散,红龙如烟花一般绽放,湛蓝的天空突然出现在眼前,纯净得像是幻想中的世界,八十七名道士仿佛刚刚从窒息的深渊中跳出水面,新鲜的空气一下子冲进胸膛。

    接下来的看到的场景就不那么令人心旷神怡了。

    数不尽的道士与散修围成直径四五十里的圆圈,身边飘浮着大量法器,原本都在施法。这时已经停下,茫然地望着突然蹿出来的红龙与道士。从他们的角度看,红龙像是被这群道士驱逐出来并且毁掉的,每个人心里都生出同样的疑惑:这怎么可能?红龙是服日芒道士发出的法术。野林镇能坚持将近两刻钟已算是一个不小的奇迹,哪来的力量发起反击?

    八十七名突袭道士需要的就是这种疑惑,申己带头,所有人同时施法,法术漫无目的地飞向四面八方。绝大部分都是餐霞或吞烟境界,与大片的红光相比,就像是围着雄狮打转的飞虫。

    可这些飞虫带来的震撼却比雄狮的怒吼更甚,因为随着法术的飞来,道统军中传来一声响彻数百里以外的尖叫服日芒道士施含元竟然真的中招了。

    道统军中的五万名散修最先溃散,他们对服日芒境界怀有强烈的信仰,因此信仰崩塌的时候感受到的恐惧也更深。

    三千名道士多等了一会,然后也开始散去,他们害怕的不是八十七名突袭者,而是施含元。一名道士,哪怕只是低等道士,也不该在受到攻击之后当众发出惨烈的尖叫,如此失态通常意味着一件事情入魔。

    道士们犹犹豫豫地退却,这份谨慎最终害死不少人。

    杨清音制定的计划居然成功了,申己等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还以为突袭起不到太大作用,甚至带着必死的信念冲上来,没想到道统军真的一击即散。

    申己在任何时候都保持一份冷静,因此第一个发现不对。“撤退!施含元……”

    他的话还没说完,施含元的尖叫声停止了,他或许受了重伤,但是没有死。而且大发雷霆,“站住,你们这群蠢货!战斗还没有结束!”

    一部分散修停下了,道士们却退得更快,两名服月芒道士甚至施展禁制以保护众人。

    服日芒道士不会大发雷霆,大发雷霆的道士必有问题。

    施含元马上就用行动证明了这一点。

    覆盖方圆数十里的大团红光像火山一样爆裂了。至少一百条巨大的红龙一跃而起,四面出击,掀起成千上万道规模小一些的法术,追赶正在逃亡的道士与散修。

    过于谨慎、对服日芒道士还有一丝幻想的人因为逃得较慢而最先中招,惨叫声此起彼伏,被击中者像熟透的果子一样掉向地面。

    两名服月芒道士的禁制稍稍抵抗了一会,道统军再无疑问,全力奔逃。

    红光的攻势由内向外扩散,处于中间位置的申己等人反而暂时安全,但他们被包围了,无路可逃,只能重新退回地面上的野林镇。

    这次突袭为时甚短,唯一的作用就是提前吓退了一大批散修,保住了许多人的性命,可他们自己仍未摆脱危险。

    申己召出最后几件辅助法器,砸向脚下的红光,开出一条通道,其他人快速下坠,至于野林镇能否挡住发疯的服日芒道士,谁也不知道。

    施含元终于发现中心的几十名道士,想起自己此行的最重要目的,“野林镇必亡!”

    好像有一只巨手从高空拍下来,八十七名突袭道士甚至来不及反抗,全都跌进红光之内,然后整团红光猛地向下一坠,边缘则飞溅出更多的法术,追击那些逃跑者。

    疯狂的施含元实力似乎又增长一截。

    没有意外的话,这一击足以压垮整个野林镇,可意外总是有的,施含元正等着它的出现。

    大团的红光被一柄无形的巨刃劈开,突袭道士仍在下坠,与他们相反,另一个身形冲上高空,就是他挡住了施含元的攻势。

    “啊,妖二,只剩你一个了,原来你才是最阴险的那一个。”施含元放弃对其他人的追击,目光只盯着来者。

    “这不叫阴险,这叫聪明,而且也不是我的主意,是万子圣母让魔三这么做,连老娘都被蒙在鼓里……咦。我为什么要叫她‘老娘’?这么说你和另一道残魂融合了?唉,我和魔三当时出手应该更狠一点。”

    “没错,融合了,从此我有自己身躯。再不用跟你争抢。我叫申庚,庞山申庚,过来受死吧!”申庚的残魂彻底压制了施含元的魂魄,从数十里外发出法术,被劈开的红光向上涌起。巨浪滔天,将妖二围在其中。

    “我还是妖二,专打你这种不听话的坏家伙!”妖二仍然没有恢复记忆,但他的立场非常明确。

    从妖二体内接连飞出七颗骷髅头,绕着他旋转不已,抵挡红光的进攻,前仆后继,一个消失另一个出现。

    妖二冲向敌人,他的法术大都是自动产生,进攻的时候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离敌人越近越好。

    被申庚残魂控制住的施含元发出的法术却是层出不穷,一道道看上去极为相似的白光携带着截然不同的各种法术,穿过红光击向妖二,每一击必毁一颗骷髅头。

    骷髅头生出的速度非常快,但还是慢慢地由七减为六,又由六减为五,照这样下去,不等妖二飞到敌人近前,骷髅头就再也来不及保护他了。

    “秃子,你学过法术。还记得吗,你教过我的?”一个声音从妖二身后传来,慕冬儿追上来了,快速地背诵一段功法文字。

    秃子的确跟慕行秋和芳芳一块看过不少道统书籍。虽然不能修行,却记住不少法术,曾经在群妖之地教过一群小妖,还在慕冬儿小时候充当过一段时间的护持者。

    “好像真是这样,让我试试。”妖二伸出手臂,发出一团火球。这是很低级的法术,借助体内强大的法力,效果倒也不差,稍稍挡住施含元的法术,骷髅头又恢复到七颗。

    慕冬儿紧紧跟在妖二身后,大声背诵一段又一段的功法,都是秃子曾经教过他的,虽然都不够高深,但是妖二一下子就能想起来,用不着练习,直接就能施展出来。

    “想起来了!”妖二每发一招都要叫上一声。

    距离施含元只剩一里左右,红光已经毁得毁、散得散,没剩下多少,双方互相看得清清楚楚。

    “你真以为自己是我的对手吗?”申庚的残魂透过施含元的双眼冷冰冰地看着冲来的妖二,突然伸出双臂,两只无形的手掌分别抓住了妖二与慕冬儿。

    妖二的身躯是拼凑出来的,法力比修行多年的施含元还是差了一截。

    申庚允许他飞得近一些,是想清晰地看到这两人死去。

    “这就是跟我争东西的下场,你以为杀死了我的残魂,结果却让我拥有一具更强大的身躯。还有你,小家伙,我一看到你就感到憎恶,我终于想起是为什么了,因为你是慕行秋的儿子。你们两个一块死吧。”

    申庚逐渐增加法力,目光显得越发冷酷无情,他要看着他们慢慢死去。

    妖二与慕冬儿拼命挣扎,却动不得分毫。

    “异史君,再不出手,我就要骂你啦!”慕冬儿大声喊道,终于承认他和秃子不是对手。

    申庚冷冷地哼了一声,“他敢露面我才惊奇……怎么回事?”

    慕冬儿境界低一些,没感觉到异常,妖二却哈哈大笑,“道一,你怎么没劲儿了?我还想让你继续给我松松筋骨呢。”

    申庚大怒,怒意却没有显示在施含元的脸上,“笨蛋,不许跟我争夺身体,听我的命令……不对,有人帮你,是谁?给我出来。”

    没人听从他的命令,申庚的残魂渐渐失去对肉身的控制,原本沉睡的施含元却清醒过来,“发生了……”

    服日芒道士还没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妖二已经摆脱无形手掌的束缚,冲到他面前,又忘了施法,狠狠地击出一拳。

    施含元尚未恢复对肉身的完全控制,眼睁睁看着拳头击来,却无法躲避,脸颊被击中,骨头似乎断裂了,整个人飞了出去。

    妖二正要追赶,身后响起冷清的声音,“让他去吧。”

    妖二转身,呆呆地看着不知何时出现的女子,慕冬儿这时也摆脱了束缚,欣喜地问:“龙魔阿姨,你什么时候来的?”

    “龙魔。”女子重复这个名字,好像它与自己无关。

    (明天有事情要处理,晚上发一章,后天恢复正常,抱歉。)(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