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七十二章 以二对一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颗头颅长在一个肩膀上会产生诸多不便,其中之一就是不能同时仰头,道一不懂什么是谦让,想抬头就抬头,通常做出妥协的是魔三,他也不觉得天空有什么好看的,放眼望去全是乌云,低到只有百余丈高,用力一跳似乎就能够到。

    决战即将开始,看与不看并无区别。

    妖二也不关心头顶的变化,被慕冬儿手中层出不穷的镜子迷住了,不停地发出惊叹声,“真厉害,太厉害了,你是专门造镜子的吗?”

    慕冬儿腰间挂着五只百宝囊或乾坤袋,脚边堆满了各式各样的镜子,手里不停地召出新镜,滔滔不绝地介绍,觉得好就收起来,不好的就扔在地上。

    “难得一见的紫铜镜,没什么法力,当不了战斗法器,就有一个好处,能照出骨骼,凡人用它检查哪里骨折,咱们就不用了。不喜欢?那就扔掉。”

    “这个好,特意留在后面才拿出来的,它叫照心镜,是魔种以魔族秘法造出来的,世间独一无二。有一些妖族专门将心脏炼成妖丹,等他们死后,部分心丹会比金刚石还要坚硬,需要这种心丹九十九枚,以妖血为柴、以妖骨为炉,燃起魔火焚烧八十一日,再用魔念打磨八十一日,静置四十九日,不可沾染一尘,成镜之后必须在七日之内连杀一百零八名有法力的人类或妖族,才能去除镜面上的裂缝,让它光滑无缺,你说这有多难?”

    慕冬儿说一句,妖二惊叹一声,对着镜子左照右照,最后问:“这么难得的镜子,有什么用途?”

    “呃……”慕冬儿想了一会,“魔种用它监视我的行踪,控制我体内的魔念,现在……照出的容貌更清楚一些吧。”

    妖二仔细看了一会。“是啊,好像连汗毛都能看得见。”

    魔三摇摇头,长叹一声,“辛辛苦苦炼成的妖丹居然只是用来造一面镜子。妖族什么时候才能摆脱‘活为奴隶死为材料’的命运?”

    “永远也不可能。”仰头观天的道一冷冷地说,“弱者就该被踩在脚下,否则的话当强者还有什么意义呢?难道是为了保护弱者吗?可笑。弱者之所以有资格活下去,就是因为他们‘有用’。人类也是一样,他们为道统提供弟子。还有数不尽的材料,挖矿、种植、采摘这些琐事由道士来做就太浪费时间了。你们两个听好了,不要总扯我的后腿,‘有用’的我才保留,‘没用’的,等我再强大一点就把你们吸个干净。”

    “你瞧不起弱者,自然还有更强者瞧不起你,这样下去,整个世界都会灭亡。”魔三对道一的想法不以为然。

    妖二听得似懂非懂,小声问:“他俩在说什么?”

    慕冬儿不屑地撇撇嘴。他没有宏大的理念,只凭情谊深浅确定立场,“申庚想把你们两个都杀死,独占这具身躯,有我在,他休想得逞,就算只剩一颗头颅,也是你。我小时候欺负过你,现在一定要偿还……我说偿还不是让你欺负我,是我会在必要的时候救你几命。”

    妖二笑呵呵地点头。他还是想不起往事,但是对慕冬儿有着天生的亲切与信任。

    “大言不惭。”道一冷冷地说,没将小孩儿的威胁当回事,若不是有另外两颗头颅阻拦。他会先杀掉野林镇的道士,再与外面的道士决战。

    杨清音走上来,对儿子说:“去帮其他人组建法阵,决战就要开始了。”

    “我留在这儿帮你和秃子。”慕冬儿不想离开。

    “不行,大家各有任务,你凭什么例外?”

    慕冬儿两三脚将地上的镜子踢飞。还是不敢违背母亲的命令,只好跳离木塔,飞在空中对妖二说:“明天我带你在镇子里逛逛,这里不少人叫我太爷爷呢。”

    止步邦里的时间与外界不同,小秋的弟弟二秋逝世多年,留下不少子孙,家谱排得明明白白,上面也有慕行秋的名字,不久前郑重地添上杨清音和慕冬儿,这一支人丁单薄,辈份却高得很。

    杨清音看着慕冬儿飞远,对妖二说:“你不记得从前的事情,但我们都认得你。”

    “呵呵,我也觉得你很眼熟。”

    “待会我要你帮我一个忙。”

    “说吧,我愿意帮你。”

    “从现在开始,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要支持裴子函……支持魔三,让他替你做出决定。”

    “我一直都是这样做的啊,魔三比较讲道理,道一太蛮横,我不喜欢他。”

    道一哼了一声,他不喜欢任何人,被迫无奈才接受眼下的状况。

    “这一回你要特别支持他,你们两个要在意志上压过道一。”

    “好,我们二对一,肯定没问题。”

    道一又哼一声。

    杨清音召出一柄三尺长的玉斧、一截蜡烛和一面铜镜,铜镜没什么特点,刚刚饱尝盛宴的妖二对它不感兴趣。

    “必要的时候我会将你的魂魄收进这柄玉斧,请你相信我,无论如何我会给慕行秋一个交待。”

    “慕行秋,这个名字好耳熟。放心吧,我肯定听你的。”妖二不停地点头,撞到了道一,惹来一声怒吼。

    杨清音退后两步,在周围布置更多的法器,抬头看了一眼翻滚的浮云和里面驰骋往来的闪电,对妖二说:“如果这一仗打不赢我死之前会先将你杀死,不能让你落在道统手里。”

    “啊?我……你能杀死我吗?”

    “只要你别抵抗就行。”

    这样的要求实在有点匪夷所思,被杀者竟然不能反抗,妖二想了一会,“慕冬儿会一快死吗?”

    “当然,他是我儿子,生死随我。”

    “好,那就一块死吧。”妖二同意了。

    “愚昧,天生奴隶。”道一更瞧不起妖二了,“你最好快点死,好让身体让出来。”

    杨清音没搭理道一,向妖二点下头,目光转向魔三,“万子圣母向你说清楚了吗?”

    魔三嗯了一声。

    “万子圣母?那个竹竿女妖?她对你说什么了?我怎么没听到?”道一立刻生出警惕,他不在乎单纯的妖二,对魔三却一直怀有忌恨,就是这颗平时沉默寡言的头颅,阻止了他的大部分意愿。

    “我早已做好准备。”魔三平淡地说,道一不停催问,他都不做回答,沉默片刻,自顾说下去,“我这一生可能真的做过许多错误的选择,这一次也未必就是对的。”

    “肯定是错的。”道一还不知道真相就下了断言,“妖二只是有点笨,你却是自以为聪明,被人骗了都不知道,死心塌地为女妖卖命。你怎么知道她说的话都是真的?你真叫裴子函吗?从前真是道士后来投奔万子圣母吗?没准这都是谎言,或者将另一个人的遭遇安在你身上,反正你什么都不记得。我可不信这种鬼话,就算我从前真叫申庚,既然不记得了,名字一类的东西就都毫无意义,我就是现在的自己,谁也别想给我套交情,说什么是我的亲弟弟,嘿……”

    “所以人家根本不来找你了。”妖二忍不住插口,“记忆没了,感觉不是还在吗?你从前是坏人,现在还是坏人,跟记忆一点关系没有。”

    道一、妖二吵起来,魔三却不在意,还在顺着自己的思路说话,“可我毕竟在做选择,你们可以将这称为‘背叛’,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在追随本心,从未偏离半分。我同意为万子圣母做事,不是因为效忠,而是因为她看到了我本心……”

    杨清音一直仰望天空,虽然许多人类与妖族奉她为首领、为灵王,可她从来不擅长豪言壮语,更没有长篇大论的理念,反正要打这一仗,想着怎么打赢就是了。

    乌云向四周快速退却,露出后面红通通的一大片光,像是烧红的铁水从天而降。

    杨清音一掌拍中身前的香炉,发出第一道命令。

    野林镇上空的禁制在层层重压之下露出可见的形态,那是一片灰白色的薄膜,承接空中的红光,顷刻间就出现数十个大大小小的窟窿,红光钻进来,化成各种五行法术,无目的地乱飞。

    这是屠杀战斗,道统不在乎法术会击中哪里。

    辛幼陶带领的符箓师和小青桃手下的修士负责堵截这些漏网的法术,这个任务一点也不轻松,往往需要十多人才能拦下一道法术,也只是让它偏离野林镇中心而已。

    不到二百人很快就手忙脚乱。

    杨清音本想多等一会,这时不得不提前再拍一下香炉。

    小蒿、飞飞和一些后备道士加入组阵,迅速堵上窟窿,甚至将护罩抬升了十余丈,但这只是一时占优,红光马上又压下来,开始烧出新的窟窿孙玉露预计在豢兽师的帮助下护罩还能再坚持半个时辰,看来有些过于乐观了。

    “是时候了!”杨清音大声道。

    三颗头颅同时停止说话,只有魔三知道这句命令的含义,他已经从万子圣母那里接到过指示,但他还需要妖二的支持,“攻击道一的魂魄。”

    申庚的残魂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一方受损,另一方会有感应,施含元三天前就是因此突然退兵。

    杨清音和万子圣母希望照此再来一次,然后派出突袭小队在道统大军中制造一场混乱。

    然后,就要看混乱能否大到惊退敌人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