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七十一章 乌云压顶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乌云静悄悄地占领天空,中午下了一场小雨,雨后没有天晴,云中的水分更是丝毫未减,反而增多了,云块像铅一样堆在空中,沉重得缓缓下坠,好像有一只手在拎着它们,而这只手疲惫得就要坚持不住了。

    任谁看见这样的云都会觉得暴雨将至,可直到黄昏,云层只是越垂越低,偶尔撒下几滴雨,像是出阵挑战的小将,身后的大军却迟迟不肯发起冲锋。

    沈存异站在屋檐下,抬头仰望,看的不是铅云,而是自家望楼上的那个人。

    镇外的道士都退了回来,分散各处组成法阵,对抗空中的乌云,这对他们来说太勉强了,外面有三千正统道士和五万名修士,更不用说还有两名服月芒道士和一名服日芒道士压阵,他们能坚持到现在只有一个原因:对方还没有使出全力。

    张香儿和两名同伴站在沈家的望楼上,轮流维持法阵,面对空中乌云戏弄式的步步紧逼,谁也没有退让,也从不谈论这个话题。

    沈存异屏住呼吸,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够多站一会、多看一会。

    “你连组建法阵的资格都没有吗?”一个声音偏偏在这个时候传来。

    沈存异脸一红,尴尬地咳了两声,转身看了一眼殷不沉,“我有别的任务。”

    “跑腿送信,任务还挺重的。”殷不沉讥讽道,对实力不如自己的人,他从来不会嘴软。

    沈存异飞快地向望楼瞥了一眼,张香儿等人还在维持法阵,轮到休息就专心存想,“我们的事情不用你管。异史君呢?还在研究碎片?”

    “老君的事情也不用你管。”殷不沉向天空望了一眼,“真搞不懂道统是怎么想的。往常与妖族作战的时候,不都是以少击多吗?怎么对付野林镇却要以多欺少?好几万人搞出这么一大团乌云,还不如施含元三天前的见风长。”

    沈存异虽是道士,身上却没有多少洒脱,无意与殷不沉闲聊,又不好意思走开,只好敷衍道:“段道友说了,这是一种仪式,所有参与屠戮野林镇的道士和修士。即使只是旁观,手上也会沾上鲜血,这是我们鲜血、道士的鲜血,沾上的人从此永坠杀道,这才是施含元的目的。”

    “嗯,这像是小蒿会说出来的话……咦,你的意思是说妖族和凡人的鲜血就不重要了。”

    “那不一样,战斗双方都是道士,所以才会……残杀同道是一项重罪,左流英再残暴也只是将叛道者送入拔魔洞。施含元却要全部杀死,这中间……这中间……”

    “我明白。”殷不沉矜持地点点头,“和妖族的阵前献祭差不多。尤其是那些愚蠢的兽妖,打仗之前总是先杀一两名同伴,以此鼓舞斗志,他们以为能用仇敌之血洗涮战友之血,真是蠢得可以,但是挺有效果。”

    沈存异一点也不觉得这两者有何相似之处,但他无心反驳,忍不住又抬头望了一眼。

    “看来你没多少信心啊。”殷不沉说。

    “信心?你是说对这场战斗的信心……谁说我没有?咱们三天前能击退施含元。今天也能,杨道友已经做好安排了。”

    “啊,三天前,我记得,除了被万子圣母控制的三魂怪,只有我敢于冲上去迎战服日芒法术,跟随道尊多年,从他身上我得到不少勇气。他教给我一个道理:如果避无可避,与其逃跑不如迎头而上,对手想跟你保持距离,你就想方设法消除距离。”

    “道尊是慕行秋叔叔吧,他的话很有道理。就有一点,想接近高等道士可不容易……”

    “嘿。你算什么?一个小道士而已,居然敢质疑道尊的话!”殷不沉摇摇头,“不对不对,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我说你没有多少信心,因为你不想死后留憾,所以很想在死前把该说、不该说的话都抖漏出来,没准结个缘……”

    “嘘嘘。”沈存异脸更红了,虽然当初离开皇京的时候他曾经大胆地表明过心迹,可那是对着道统塔,张香儿不在现场,现在的他即使只是远远一望,心中的勇气也没剩下多少。

    “别急,等道统全力发招,整个野林镇都会‘嘘嘘’了。”殷不沉很喜欢这句话,自己先满意地笑了。

    沈存异有点困惑,“你怎么一点也不害怕?”

    “我为什么要害怕?难道你以为我的胆量还不如你?三天前我冲进见风长殊死搏斗的时候,你在哪里?三魂怪是谁大老远送来的?又是谁以魔尊正法供养他的?没有我,他就是三头六臂的废物。”

    沈存异被一连串的质问逼到了角落,脸愈红而嘴愈笨。

    “我们当时都在山峰上,看到阁下的‘英勇事迹’了。”有人替他做出回答。

    张香儿不知何时从望楼上飞下来,就站在沈存异身后,沈存异一转身,脸上已经红得像是煮熟的虾。

    “你们得感谢我,野林镇所有人都得感谢我。”殷不沉得意地说。

    “感谢你不如感谢异史君,瞧你这么镇定,异史君必然已有应对之法,去告诉他出招吧,我们快要坚持不住了。”张香儿直接得出了结论。

    殷不沉瞪大眼睛,目光中的恼怒逐渐退为不屑,“老君说了,绝招就是绝境中才能施展的招数,不宜过早暴露,等野林镇的人死掉八成以后再来找他。”

    “死人来找还是活人来找?”张香儿本来就没想依靠妖族,这时更无幻想,哼了一声,对沈存异说:“去通知杨清音道友吧,顶多再有半个时辰,道统就会发起全面进攻。”

    沈存异点头,正犹豫着要不要说点什么,张香儿已经纵身飞回望楼上了。

    殷不沉终于回过味来,自己居然在斗嘴中输给了一名境界不如自己的女道士,可是人已经离开,最好的反驳机会也随之溜走,眼睛转了几圈,抬手在沈存异肩上拍了两下,“死心吧,小子,你镇不住,你这是羊入虎口,当心连骨头渣都不剩。”

    殷不沉现学现用,说完就走,不给对方还口的机会。

    沈存异根本没想还口,兴奋地向外面跑去。

    他从小跟张香儿玩到大,早已习惯她的强势,并不反感,更没想过非要“镇”住谁,而且两人之间有着某种默契,是外人尤其是殷不沉这样的外妖理解不了的。

    杨清音的住处在街道另一头,与沈宅距离较远,对于道士来说却不是障碍,相互间还有法器以供即时沟通,不是特别重大的事情,基本不需要特意传信。

    张香儿只是找个借口过来帮忙,沈存异像是刚刚提升了一层境界,在街道上跑得飞快,好一会之后才想起自己能飞。

    杨清音的住处是野林镇最高的一座木塔,塔顶的三魂怪一动不动,底层可以住人,沈存异一进来就听到杨清音在分派任务,于是退到一边听着。

    杨清音已经知道空中的战况,跟张香儿等人一样,她也没有将希望寄托在异史君身上,那是一只不可理喻的老妖,想帮忙随时都会出手,不想帮忙怎么哀求也没用,野林镇必须自救。

    “各家的木塔、木楼都建好了?”杨清音问,小青桃、小蒿、飞飞、沈休明、申己、孙玉露等人都站在她对面,只有万子圣母坐着。

    “建好了!”沈存异大声答道,显得过于兴奋,引来几道疑惑的目光,他急忙退后。

    房间异常简陋,地面还是泥土,连层草都没铺,中间摆着一张歪歪斜斜的桌子,万子圣母坐在唯一的椅子上。

    “止步邦的黑木能够抵御一部分法术,再去提醒大家:千万不要离来木塔,决战一旦开始,我分不出太多人手保护他们。”

    “放心吧,我这就去。”沈休明严肃地说,向外面走去的时候瞪了儿子一眼,本想将他带走,转念又改了主意,沈存异毕竟是道士,应该跟这里的人待在一起,而不是像普通居民那样躲进木塔里。

    “法阵还能坚持多久?”杨清音问。

    “不到半个时辰。”孙玉露回道,看了一眼小蒿和她身后的飞飞,“有豢兽师相助的话,应该还能多坚持半个时辰。”

    玄武灭世和幽寥将作为野林镇的最后一道防线,与道士们一块抵挡进攻。

    “足够了,突袭队伍准备怎么样了?”

    申己回道:“八十七人都已准备妥当,马上就能到位,只等道统法术出现漏洞。”

    杨清音点头,申己向外走去,沈存异跟在身后,他是八十七名突袭队员之一,殷不沉有一句话说对了,与道士斗法必须冲到近处才有胜算。

    “开战之后形势必定大乱,扑火一类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两个了。”

    辛幼陶和小青桃同时领命,他们带来的人不多,参与不到法阵当中去,因此专职防御失控的法术。

    所有这些都是战斗的辅助,杨清音最后转向万子圣母,“只要能守住野林镇,我会亲自将你送回阻风山,与你并肩抗敌。”

    万子圣母不仅坐着唯一的椅子,脸上还有着房间里唯一的笑容,“只要你得到的情报没错,施含元与三魂怪果真分享同一个人的残魂,我就有办法。”

    木塔顶部,慕冬儿正对着妖二的头颅说话,“秃子别怕,我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妖二不停地眨眼,努力回忆自己的过去,另外两颗头颅则望着头顶的乌云,一声不吭。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