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七十章 微风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先生曾经对慕行秋的魂魄悄悄施展过轮回之术,但那只是法术的一部分,目的是用来寻找觉醒的魔魂,就连这一点法术也被芳芳转移到霜魂剑上,在一次爆炸中消失得干干净净。

    慕行秋因此对轮回之术所知甚少,唯一可资借鉴的是七篇魔尊正法和秦先生教给他的相生相克技巧,他又花了一些时间观察祖师塔施展的轮回之术,终于找到两三处可能的漏洞。

    百余名服日芒道士的魂魄只剩下不到二十只,慕行秋来不及再做更细致的分析,必须马上行动。

    他施展魔族法术随意抓来一名普通道士的魂魄,去除里面的绝大部分记忆,唯独加深对存想和物用之道的印象,魂魄变成发光的珠子,飞到金色人形的前方,慕行秋随即轻轻拨动祖师塔的法术,将珠子推向朝阳。

    失去魂魄的肉身软软倒下,慢慢向地面降落。

    慕行秋不知道“插队”是否成功,更不知道普通的魂魄能否进入轮回,或者轮回之后能否生出道根,并逐渐唤醒脑海中的记忆。

    他什么都不知道,一切都是被迫无奈的选择。

    慕行秋加快速度,招出更多魂魄,全都去除记忆变成珠子,再由祖师塔送入轮回。

    去除记忆是必须的一步,唯有如此魂魄才能简单纯粹、轻装上阵,最重要的是,初生的婴儿才不会被太多的记忆压垮。未经修行的人类与妖族承受能力有限,婴儿时期尤其如此,稍微繁杂一点的记忆能将他们逼疯,甚至丢掉性命。

    招来沈昊的魂魄时,慕行秋犹豫了一会,注入的修行记忆稍多一些,沈昊已到注神境界,或许承受力会更强一些。

    数百具道士的身体缓缓坠向地面,永远也不会醒来了。

    最后一个轮到甘知味,“我只要物用之道的记忆。别删减,要全部,反正是冒险,要么成功。要么失败,千万别处在中间:我轮回了,好不容易找回记忆,结果却是残缺不全,也不知道到时候去哪找你。”

    其他人没学过物用之道。慕行秋给他们加持的只是对这四个字的印象,日后若有机缘,他们很可能会对修行此道极感兴趣,甘知味修行过完整的法门,而且信心十足,或许可以多留一些具体的记忆。

    “好,那就冒一次险。”慕行秋还是将物用之道尽可能精简一些,准备注入甘知味魂魄形成的珠子里。

    “也不知道我哥哥结缘没有,若是凑巧给他当儿子……慕行秋,你永远不要告诉他真相。”甘知味吐了口气。努力进入存想,清醒状态接受招魂可不好受。

    祖师塔还在将金色人形一个个地送入轮回,这时只剩下十个了,慕行秋突发奇想,在剩余者的魂魄中也注入物用之道,每人一段,内容不多,任何能将物用之道传送出去的手段都值得一试。

    金人被送走了,看不出有何不妥。

    只剩三名金人时,甘知味终于做到无思无想。慕行秋招出他的魂魄,送到金人队列的前方。

    意外发生了。

    祖师塔毕竟不是活生生的道士,施展不了太复杂的法术,道统的轮回之术毕竟不够完整。对魂魄的要求比较严格。甘知味承载的记忆太多,别人只有一个印象或者少量文字与图像,他却拥有五六成的物用之道法门,祖师塔察觉到这一点,毫不犹豫地砍掉一多半记忆,然后才将珠子送入轮回。

    慕行秋根本来不及干涉。

    甘知味就这样被送走了。谁也不知道这些残缺不全的记忆对他会有何影响。

    周围再没有活人,慕行秋的心境生出波动:即使轮回成功,这算是生命的一种延续吗?他忍不住怀疑自己抢在拔魔洞之前“杀死”了数百名无辜道士。

    这就像一场棋局对弈,一方能想到数百步以后的局势,另一方却只能见招拆招,顶多布下十余步的计划,慕行秋就是弱势的一方,对手是从十几万年前就开始布局的老家伙。

    “去他妈的吧。”慕行秋不用再向任何人展露镇定、无畏、深思熟虑等等素质了,他只想咒骂一声,然后该干嘛干嘛。

    倒数第三名金人消失,守缺的法身失去人形,变成一个直径近丈的圆球,慕行躲在里面。

    倒数第二名金人消失,圆球之内还有一个鸡蛋大小的**白色珠子,表面布满一个个小黑点,这是守缺的魂魄,受到法术的限制,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慕行秋施法将自己的魂魄送入其中,获得一层强大的保护罩。

    最后一名金人消失,祖师塔继续施展毁灭拔魔洞的法术,天边的朝阳终于整个跳出地平线,阳光瞬间变得炽烈,大地只坚持了一小会,万物就像在火中烧了一天一夜,开始变成灰烬,地面上的肉身最先灰飞烟灭,接着是花草树木,最后是土石房屋……

    皇京上空的圆球在燃烧,却一直没有破裂。

    慕行秋没什么可做的,只能默默地等待,如果最外层的法身护罩破裂,他的肉身也很难保住,剩下的就是魂魄了,守缺是众多残魂凝聚而成,只要不是幻术一类的进攻,她应该能多挡一会,直到拔魔洞与真实世界完全融合,最终彻底消失。

    毁灭的过程非常快,朝阳升起一竿还不到,整个世界已经变成空虚,万物消失得干干净净,连灰烬都没留下,只有光,越来越刺眼、充斥四面八方的光。

    砰!

    结束了。

    慕行秋不知道自己的肉身还在不在,他的魂魄开始受到攻击,守缺的魂魄护在外围,可是凝聚在一起的残魂被击裂了,一道道小法术顺着缝隙钻进来,向躲在里面的魂魄发起进攻。

    多年以前,慕行秋曾经经历过一次类似的战斗,那时他是进攻者,防护一方是众魂之妖异史君,老妖被左流英击败,无力抵抗,只能交出大部分魂魄的记忆,唯独将乌鸦本魂留在最深处。

    时过境迁,轮到慕行秋防守了,经过一段时间的炼魂之后,他能在纯粹的魂魄状态施展一些简单的法术,比当时全无反抗之力的异史君要强一点,即便如此,面对强大的进攻,他也不得不仿照异史君的策略:牺牲不重要的记忆,以保护最核心的记忆。

    他没有异史君那么多的魂魄,也没有几千年的寿命,可他的记忆却不少,首先是他夺来的他人记忆,挡在最前面,接着是大量功法,只保留物用之道和极度精简之后的念心幻术,再后是他个人的记忆,不多,却十分珍贵,如今也只能交出来,只剩下最重要的一小部分。

    这些记忆加在一起,也只是多坚守了七次眨眼的时间。

    这也是拔魔洞毁灭的时长。

    道统九大至宝之一的拔魔洞毁掉了,对真实世界的影响是一阵微风,却没有多少人将它当回事。

    道统塔内,左流英知道这是极不寻常的事情,他的房间里不可能有自然风吹过,只有法术,而且是极为强大的法术,才可能造成这一点点影响。

    但他不知道这风来自何处、意味着什么,唯有追问本性,心中微微一悸,福祸难料,他想,未知的事情正在发生,于是借助道统塔,施展大神通,将法术层层推广,方圆十里、三十里、五十里……直至三百里之内,搜寻一切可疑的迹象。

    他找到了,不只一处,而是数十处,几乎都与婴儿有关,其中一些甚至还没有出生。

    左流英仍然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但他做出了决定。

    二十七名道士同时接到左流英的命令,结束存想,分赴各处,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他们将标记多名与众不同的婴儿,并直接招收其中的一些进入道统。

    还有一个生灵对微风心生怀疑。

    不是施含元,他是当今世上第三位服日芒道士,正在围攻野林镇,被一件意外所困扰,注意不到从身边一掠而过的微风有何异常。

    也不是异史君,他自以为是天下最强大的妖族,此刻的注意力都在那块霜魂剑碎片上。

    万子圣母独自站在庭院里,一阵正常的夏季热风之后,她敏锐地察觉到一股清凉的微风吹过,“这是法术。”她自言自语道,施展妖术追赶微风,直到它完全消失,“奇怪的法术,昆沌也施展不出来吧。”

    小青桃恰好从外面走进来,手里拿着一封符信,她刚刚得到熏皇后以符箓送来的消息:申庚的魂魄被分成若干份,其中两份很可能寄存在三魂怪和施含元身上。

    消息来源是曾拂。

    这个消息非常重要,能够解释一些事情,小青桃因此来通知杨清音。

    万子圣母天生奇怪的直觉,她将这次偶遇视为某种预示,于是向小青桃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小青桃不明所以,她根本没发现刚才有一阵稍凉些的微风吹过,出于礼貌,她还以微笑,但是不打算开口问好。

    “多久了?”万子圣母却不打算就这么让她过去。

    “什么?”小青桃只好停下脚步。

    “你肚子里的胎儿。”

    小青桃吃了一惊,然后想到万子圣母对这种事肯定比一般人要敏感得多,“一个月。”

    万子圣母点点头,“这将是一场真正的大战。”

    小青桃不知该如何回答,干脆不吱声,迈步逃向杨清音的房间。

    (本卷结束)(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