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六十九章 祖师塔的轮回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势已去,天边朝阳露出多半,阳光照耀下的万物生机勃勃,虽然没有活物,地面上却有成群结队移动的影子拔魔洞与真实世界已经极度接近,两者重叠之际,就是拔魔洞消亡之时。【【,

    这是慕行秋阻挡不了的大势,即使他真的练成了无心之用,在这里也没有多少用武之地,复苏的万物正在贪婪地吞吃法力,绝不肯交出一点,只有数百名刚刚身魂合一的道士能够提供支援,而他们的对手却是祖师塔。

    镇魔钟除了镇压魔种之外,还要向拔魔洞里传送信息,这项任务早已结束,功能却还存在。朝阳中间出现一个黑点,黑点慢慢壮大,显出人形,昆沌现身了,在空中向皇京走来,直到遮住多半轮朝阳,投下一道长长的阴影时才止住脚步。

    他的身躯比平时要高大得多,更像是魔族,在朝阳的映衬下,宛如一尊俯视众生的神像。

    “谢谢你,慕行秋,是你提醒了我这世上仍有偶然存在,我出来的太早,也太张扬,暴露了自己的真实想法,这是错误,需要改正。我曾在拔魔洞里隐藏了十三万多年,或许还有人比我隐藏得更深,我已退却,将这个世界让出来,等真正的强者全部现身的时候,我们再进行一场公平决战。但你不在强者之列,对你来说,一切都结束了。”

    这不是真正的昆沌,只是他留下的一段影像,不等慕行秋开口,镇魔钟与拔魔洞脱离,影像消失。

    为了杀死自己,昆沌就要毁掉九大至宝之一的拔魔洞?慕行秋感到不可思议,很快他明白过来,昆沌还有更大的计划:杀死或者逼出隐藏的所有“真正强者”。

    这世上还有什么真正的强者能让昆沌感到忌惮,甚至要再度退却?

    渐升的朝阳有一个好处。最后几名道士也进入存想状态,清醒者只剩下慕行秋和甘知味,昆沌的出现没有惊吓到其他人。

    “这就是凡人和普通妖族面对道士时的感觉吧?”甘知味倒是没有害怕,直接的死亡威胁远远不如守缺的挑拨令他愤怒,“昆沌是第一个,今后或许还有更多像他这样的强者出现,或许他们就是神灵,视万民如草芥,道士也不过是长得茁壮一些的藤蔓,非得依靠在他们身上才能生存。”

    “别这么就泄气。咱们都曾经是凡人,经过修行成为道士,不管这世上还有几个昆沌,就当咱们又要开始新一轮修行吧。”慕行秋还在奋力施法,能拖一时是一时,脑子飞快转动,寻找自救的办法。

    甘知味笑了笑,“没错,咱们有新法门……唉。就叫它物用之道吧,我开始相信它的威力了,可惜,咱们的时间不多……”

    “听着。”慕行秋不会将最后一点时间用来惋惜。而是想出一条对策,“咱们死在这里没关系,物用之道必须传出去。”

    新法门是芳芳创建的,可她只是魂魄形态。霜魂剑已毁,她也下落不明,传承物用之道的职责就在慕行秋身上。而且他加入了许多自己的领悟,尤其是十一层幻术,即便是对芳芳也有重大帮助。

    “你有办法?”甘知味停止感慨,他也醒悟过来,众生与万物蕴含的力量无可匹敌,只是不能集纳在一起,如果能将物用之道传送出去,“草芥”与“藤蔓”或许就有了与“神灵”对抗的资格。

    “守缺的法身是珍奇楼所造,没准能挡住拔魔洞的毁灭一击,我打算将它炼成法器,然后将你的魂魄装进去,很抱歉,我得对你的魂魄做一些改造,让它更坚固一些,只保留少量记忆,这会非常痛苦……”

    “动手吧。”甘知味坦然接受,慕行秋和其他道士付出的将是生命代价,与之相比,魂魄承受的痛苦不算什么,尤其是慕行秋,别人的死亡都是无知无觉,只有他要眼睁睁看着死亡降临,“我应该将记忆交给谁?”

    “任何人,越多越好。”慕行秋施展不了那么精准的法术,能将物用之道送出去就已是一个奇迹,至于送到谁手里,他和甘知味都控制不了。

    大光明镜也动摇了,片刻之后,它与拔魔洞脱离,天边的朝阳完全升起,只剩一点边缘与地平线相接,阳光照遍大地,街道上的影子越来越清晰。

    只剩下祖师塔还连着拔魔洞,它是真正无情无欲的道士,有条不紊地夺取并释放拔魔洞的法力,将一件至宝推向毁灭。

    留给慕行秋的时间没有多少,等不到日上三竿,昆沌的预言就将实现一切结束。

    慕行秋首先要将守缺不正常的魂魄驱逐出去,她是个无法预料的大患,绝不能留在法身之内与甘知味的魂魄共处。

    “祖师塔……祖师塔在做什么?”甘知味察觉到怪异,茫然地看向慕行秋。

    一道柔和的法术正从祖师塔内流入拔魔洞,两人说不清法术的来历,但是非常肯定它与毁灭无关。

    祖师塔在同时施展两道法术,一道是昆沌事前预定的,用来毁灭拔魔洞,另一道却是自发的,似乎另有目的,此刻后一道法术占据优势。

    慕行秋暂缓施法,突然明白昆沌留下的那段话是何含义了,他一定在九大至宝里发现了不受控制的隐藏力量,才会选择暂时退却,并且毁掉拔魔洞,以后可能还会毁掉更多至宝。

    空中陆续出现一个个金色人形,全都盘腿存想,右手道火诀护住下丹田的位置,左手无上剑诀食指、中指并拢伸直,其它三指弯曲抵在两眉之间,从这里内入三寸即是泥丸宫。

    人形面向朝阳,被照得越发金光灿烂。

    慕行秋曾经见过类似的场景,那是在多年前的断流城之战,左流英曾经动用过祖师塔,从里面飞出的就是这种人形,个头很小,数量却更多,而进入拔魔洞的金色人形全是正常大小。总数达到一百左右之后就再也没有增加。

    “你感觉到了吗?他们没有恶意,他们……是来救咱们的。”甘知味声音都发颤了,虽然做好了准备,但他并不真心想死或者忍受改造魂魄的痛苦,“初代三祖没有完全相信昆沌!”

    慕行秋相信这些金色人形没有恶意,是否来救人却很难说。

    朝阳停在原处不动,离完全跃出地平线只差一点点。

    一个金人冲向朝阳,开始速度很慢,逐渐加快,最后消失在刺目的阳光之中。接下来是第二个金人……

    “他们在干嘛?”甘知味糊涂了,三祖或许留下了希望,但这希望与这些偶然进入拔魔洞的道士无关。

    慕行秋也不知道,但他能感觉到有一道更强大的法术在操控所有金人,并将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推向朝阳。

    他小心地施展幻术,触摸这道连加强天目都看不到任何痕迹的法术,分析它的组成与目的。

    三十三个金人消失之后,慕行秋终于弄清了法术的底细,只有一小半是分析出来的。大多是猜测,而他能猜测出来是因为秦先生。

    “他们在进入轮回。”

    “什么?”甘知味对魔魂的事情只有大致了解,听不太懂慕行秋在说什么。

    “这些人很可能是早期服日芒道士的魂魄,祖师塔在将他们送入轮回。让他们获得重生。”

    “好让他们对付昆沌?”甘知味猜道。

    “三祖未必料到昆沌的性情会发生重大变化,没准是让这些道士帮助他的,而且祖师塔的轮回之术好像不太完整,这些魂魄的记忆都被彻底去除了。只留下一股强烈的修行意志……”

    慕行秋脑子里灵光一闪,突然明白了一些事情,“胎生道根!这不是祖师塔第一次施展轮回之术。但它的轮回之术与魔族不太一样,进入轮回者将会胎生道根,毕生专心于修行。”

    “左流英!”甘知味立刻想到这个名字,“可他为什么要帮昆沌呢?”

    慕行秋想到的不只是左流英,还有慕冬儿和芳芳,一个在胎内炼成散修内丹,一个拥有罕见的灵骨道根,或许也与轮回有关,“因为他还不够强大、还没有觉醒,他可能永远也不会觉醒,这是祖师塔轮回之术的缺点,被去除的记忆再也不能恢复。”

    魔魂在十二岁左右开始恢复记忆与魔力,轮回的道士却不能,在左流英之前也有胎生道根者,除了修行进展快逾寻常,没有记载说他们曾经产过往世的记忆。

    已经有一半金人被送入朝阳,这是前所未有的大轮回,过去十几万年里千载难逢的胎生道根,即将同时诞生上百名。轮回只能在虚空世界的边缘进行,拔魔洞毁灭之前,祖师塔必须完成所有轮回之术。

    “这么说祖师塔不是来救咱们的,想想也是,它的法术都是祖师们事前设定好的,根本不会知道、也不会在意咱们这群人。”甘知味叹息一声,“咱们还是执行原来的计划吧,物用之道一定要传出去。再多的胎生道根也不是昆沌的对手,生在道门之家还好说,若是落入凡胎,能不能被道统发现都难说。”

    慕行秋看了一眼正在存想的普通道士,“咱们可以稍稍改一下计划,仍然要有一个人将物用之道传出去,其他人可以加入轮回。”

    “轮回的可都是服日芒道士,咱们……你或许可以,我们不行吧。”

    “值得一试,或许我能让你们保留一些记忆,十几年以后,当你们觉醒的时候,将将想起一些事情,只要有一个人记起物用之道……”

    “等等,你说‘我们’?进入轮回、保留记忆的应该是你,我才是那个进入守缺法身的魂魄。”

    不管轮回能否成功,承受的风险与痛苦都比魂入法身要小一些,慕行秋将更好的选择交给甘知味,“还是让我来吧,守缺的法身与魂魄都很独特,我用幻术能将她改造得更坚固一些,没准我连肉身都能带出去呢。”

    慕行秋露出微笑,甘知味却一点也笑不出来,慕行秋的计划不是九死一生,而是百死一生。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